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97、第九十七章
    苏毓颇有些莫名其妙, 但还是跟着苏恒进了定国公府。

    国公府内雕栏画栋,入目便是巍峨的亭台和方方正正的回廊。廊下立着衣着统一的仆从,见到来人, 步履匆匆地迎上来。回廊下垂着灯笼,每个十步一栏杆。屋檐两端狰狞的兽首俯视地面,仿佛在盯着正门的来人。苏毓跟着苏恒抬腿踏过门槛,里面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庭院。

    凛冽的寒风吹得廊下灯笼摇晃, 如月替苏毓将兜帽拉得更严实些。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定国公苏威便已经消失在兄妹两人的眼前。

    苏威就只是在门口时问了苏毓一句, 进了门以后仿佛没有她整个人, 带着仆从便往右手边的角门离开了。苏毓颇有些莫名,一旁的苏恒却丝毫不觉得诧异。他轻言细语地安抚了苏毓的情绪, 嘴角含笑地亲自引着苏毓往南边的院子走去。

    当初芳娘住的那个院子,苏恒不打算给苏毓去住,另外又拨了一个院子。在苏恒决定带苏毓回京之前,他便已经去信到京城,让李氏将南边的凌霄院收拾出来。

    此时他亲力亲为地替苏毓安排好住处,又吩咐随从将管家喊来,亲自拨了四个丫鬟六个婆子伺候。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毓身边不需要那么多人, 但苏恒坚持,便只好作罢。

    坐下之后,苏毓越想越觉得定国公的态度怪异, 苏恒听了却忍不住笑。

    当初苏楠修找回来,苏威同样也是这态度。苏恒不清楚他的这父亲是将一腔情谊全扑在他那个只晓得哭的母亲身上所以轮到孩子才一滴不剩,还是苏威就是一个自私薄凉的人,他早就对苏威失去了期待。嫡子都能不冷不热,苏毓一个丢失已久且早已嫁为人妇的姑娘, 苏威不闻不问再正常不过。不过这种话他没法跟苏毓说,怕伤了刚归家的胞妹的心。

    含糊地将话圆过去,拍拍苏毓的肩安抚道:“无碍,往后有兄长在,你就安心在家中呆着。”

    苏恒都这么说了,苏毓也不好刨根问底。

    点了点头,她于是笑:“多谢兄长。”

    苏恒摸了摸苏毓的脑袋,心里生出一种怜爱又心酸的情绪。他们兄妹三人,有那样一对不靠谱的父母,也只有彼此照看了。再三确认苏毓身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苏恒才起身离开。

    “今晚太晚了,你好好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临行之前,苏恒还不忘嘱咐一句。

    苏毓谢过大哥的用心,回到屋中坐下便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坐了一个半月的船,可算是踩到实地了。苏毓靠在软榻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又酸又疼。她本身怀着孕,什么事不做都会觉得十分辛苦。如今舟车劳顿,自然就更加疲乏。

    如月立在苏毓的身后,替她揉着肩颈。这姑娘虽说话不多,是的,虽说年岁已经大了,如月还是个黄花姑娘。确实是官宦之家调.教出来的仆从,伺候人很有一手。有她替苏毓舒缓,苏毓怀孕才不至于太辛苦。她假寐了会儿,苏恒拨来的十个仆从便悄然无息地跪在了苏毓的脚下。

    等苏毓睁开眼睛,丫鬟婆子早已等候多时。

    眨了眨眼睛,苏毓颇有些不习惯。她在现代虽然也出身豪门,但这种动不动就跪的习俗她还是适应不良。如月看她不说话,便小声地在苏毓的耳边说了一下大家族收仆从的规矩。

    “都说说,叫什么名儿?”苏毓缓缓地坐直了身子,“都会些什么?”

    被拨过来的四个丫鬟面面相觑,一一上前来自报家门。

    四个姑娘长得都十分讨喜,两个小圆脸,一个瓜子脸,还有一个长得略显英气。瓜子脸的这个叫杨桃。原本就是他院子里伺候的。生得眉清目秀,十分伶俐的模样。自家爷对姑奶奶的态度她自然看在眼里,张口自然恭恭敬敬:“奴婢杨桃,识得几个字,善刺绣,也会做点点心。”

    后面几个丫鬟基本都是看她的脸色行事。杨桃的态度恭敬,她们自然就更恭敬。

    另三个丫鬟,两小圆脸的一个叫锦绣,一个叫木琴,长得略英气的,反倒叫了个花儿的名字,名为荷花。六个婆子就不好记了,除了两个略有些特长的被苏毓记住,国字脸的姓张,张妈妈,对女子妇科一道上略有些精通。生的一张讨喜的笑脸的,姓刘,刘妈妈,有一手做点心的好手艺,只要主子吩咐,她都能做出来。另外四个,苏毓一时间还分不大清楚。

    听完几个人的介绍,苏毓也累了,摆摆手便示意她们自去。看衣裳打扮,张妈妈的衣裳似乎更体面些。苏毓还不清楚苏家下人的规矩,就指了张妈妈管院子:“院子里便先让张妈妈来管吧。”

    张妈妈得了赏识,不慌不忙地谢过了苏毓,便张罗着大家伙出去。

    从下船至今,苏毓还没用过晚膳。就在苏毓沐浴完更衣出来,还没梳妆。杨桃真领着锦绣木琴布膳,凌霄院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李氏,苏恒的嫡妻,也是苏毓的正经嫂子,苏李氏。

    苏李氏进来的时候带了许多的补品。她是一早接到苏恒的信的,知晓苏毓怀了身孕。这不,头一回见,她将库房里补身子的东西都拿了份过来。人从游廊那边过来,天色已经黑了。北方的天儿黑得早,暖红的烛光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苏毓冷不丁的还以为看到了熟人。

    走进了看,苏毓压下了眼中的诧异,扶着如月的胳膊就站起身来迎接。

    “这是毓娘吧?”苏李氏这老远看到苏毓的大肚子,忙小碎步上前来拦住。她抓着苏毓的胳膊,轻柔又不是有力地将苏毓按回到椅子上,抬眸便笑了:“都是自家兄妹,你跟嫂子客气什么?”

    苏李氏,生的一张十分温婉的脸。亮晶晶的杏眼,嘴角一对儿小梨涡。小的时候梨涡陷进去,显得十分的亲切。苏毓打量了她几眼,觉得她有几分面善。不过近来,她瞧许多人都面善,苏毓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她到底哪儿面善,只顺着苏李氏的手劲儿坐好,淡淡地笑了:“见过嫂子。”

    苏李氏点点头,含笑地打量苏毓。

    不得不说,苏李氏长得实在是好。倒不是说长相有多美,而是这股子天然的亲和力,哪怕只是头一次见,苏毓也觉得这苏李氏一举一动都叫人舒适自在。

    两人也没说什么,作为亲嫂子。苏恒前头表示了对亲妹妹的重视,苏李氏作为苏恒的嫡妻,自然立马就过来表态。她手一摆,仆从们将补品一一堆到桌子上。苏李氏抓着苏毓的手便拍了拍,轻声安抚道:“听你兄长说,这些年你在外头受了许多苦。这回回家,往后便不会再受苦了。”

    苏博士的古怪这性子,实在有些受不了自来熟,干巴巴地回话:“……谢谢嫂子的关怀。”

    不过,毓丫确实是受了许多苦。

    两人第一次见,一路上也没听苏恒提起过苏李氏,实在对这位正经嫂子陌生。坐在一处,除了礼节性地寒暄,实在没什么好聊。好在苏李氏就是来送点补品,说了两句便起身。

    “你这一路舟车劳顿,必然十分劳累。”苏李氏十分体贴,一晚上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来过。但太过的热情总是叫人难以消受,苏毓还挺不喜欢上来就姐姐妹妹的。她瞥了一眼膳厅那边摆着没动的饭菜,苏李氏的眼睛自然也追过去。看到那快凉了的饭菜,苏李氏笑容一顿。

    须臾,她站起身,“这般我也不多耽搁你歇息了。你这月份也实在辛苦,用罢了晚膳便早早歇息。改明儿你歇够了就来帆花院坐坐。我平日里也没什么消遣,你来寻我说说话。”

    苏毓自然是满口答应,挺着肚子将人送出去,回到饭菜都凉了。

    虽然饿的厉害,但饭菜一凉,也不好吃。苏毓如今吃东西也挑嘴,凉的一概不碰。饭菜再拿回去热过也不好,张妈妈便做主叫厨房又做了碗鸡丝面送来:“夜里吃太油腻也不好克化。主子如今身子重,吃些好克化热腾腾的汤面,最适合不过。”

    寒风呼啸,雪粒子沙沙地打在屋顶的五片上,北方越到夜里就越冷。屋里烧了地龙,苏毓此时穿着单薄的衣裳就用了一大碗鸡丝面下去,肚子里立即就好受多了。

    张妈妈替苏毓顺了顺后背的筋骨,苏毓坐在那,困得眼皮子都黏上了。

    与此同时,苏李氏回到帆花院,脸上的笑容就收干净了。不笑的苏李氏,与方才春风满面的模样俨然就是两个人。她生得一双杏眼,没有小梨涡,温婉亲和的气度就大打折扣。她此时靠坐在软榻上,盯着桌子上的烛台发着呆。屋里的下人们安安静静地盯着,谁也不敢开口打搅。

    许久,烛台灯芯噼啪一声脆响,将苏李氏惊醒。她才坐起身道:“去打听一下,爷今夜歇哪里。”

    从金陵回来第一晚,按理说应该歇在正屋。但苏恒那个人冷酷且苛刻,并不一定给她这个体面。但苏李氏也不能去怪谁,因为苏恒不是对她这般,他是对所有女子都这般。仿佛她们都只是完成繁衍家族子嗣任务的工具,财物上从不吝啬,但感情上当真是吝啬得过了分。

    她身边的仆从顿了一下,福了一礼,安静地退出去。

    屋里重新恢复了安静,满耳窗外的风声,雪粒子敲打砂砾的沙沙声。许久,就到苏李氏脚尖都有些麻了,那仆从才气喘吁吁地回来:“爷今夜歇书房,让少奶奶您早点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