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98、第九十八章
    夜深以后, 雪越下越大。四下里门窗紧闭,屋中地龙烧着,廊下的仆从勾头缩脑地快速穿行。呼啸的寒风吹得树木咯吱作响, 树影摇晃。苏家除了苏威的书房还亮着灯,各个院落早已熄了灯火。苏威端坐在书桌之前,摇晃的灯火映照的脸上一片阴沉。

    主子没睡,仆从谁也不敢动。除了窗外的风声, 书房之中安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见。

    许久,苏威啪地一下将笔扔到地上, 砸得嘭地一声响。

    噤若寒蝉地龟缩在角落里的仆从们瞬间抬起头, 惊恐地看向书桌那边。只见苏威那张阴沉的脸骤然狰狞,霍地一下站起身。

    几人面面相觑之后, 忙取下架子上的大麾惊慌失措地跟上。他们试图将大麾披到苏威的肩上,但人呢还没凑近,苏威便已经黑着一张脸走远了。

    门哐当一声砸在了墙面上,但谁也顾不上关门。苏威黑着一张滴水的脸穿过游廊往南边去。

    国公爷突如其来的火气,下人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此时坠在苏威的身后跌跌撞撞的跑。廊下的灯笼被风刮得歪斜,手忙脚乱想起回头提灯笼再追出来的仆从被风雪吹得睁不开眼。主仆一行这一路埋头疾行。

    等好不容易追上,眼前已经是玉兰阁的门前。

    苏威怒意不减, 风雪交加仿佛更助长了他心中的怒火。盯着玉兰阁的牌匾他的表情有几分阴森扭曲。此时不顾玉兰阁早已经黑了灯落了锁,抬起一脚狠狠踹向身边的仆从:“去!叫门!”

    仆从早已习惯了国公爷时不时的发疯。此时半点不耽搁地冲到门前,握起拳头就重重地砸门。

    这大晚上的, 风雪交加,砸门声都湮在了风声里。仆从敲了许久,一行人冻得脸都发青了里面人还没有动静。眼看着苏威又要发怒,两个仆从不敢耽搁,用力地砸起门来。两人的力气不小, 砸得门哐哐作响。在这寒风呼啸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渗人。

    许久,玉兰阁里面才终于有了动静。有人急匆匆地穿过回廊过来开了门,就见门哐当一声被从外面推开。苏威推开挡在前面的仆从,大步流星地闯入了院落。

    过来开门的嬷嬷一看那怒气冲冲的背影脸都吓白了。这么多年来,国公爷时不时就来玉兰阁发一回疯。每回他来,夫人都是遍体鳞伤。两人互相折磨了这么多年,国公爷也不肯放过夫人。嬷嬷心里拔凉拔凉的,披着衣裳跌跌撞撞地追上去哀求:“公爷,公爷,夫人歇下了!”

    苏威根本不搭理她,大步流星地往院子里走。行走之中带起一道风,风雨欲来。

    这又是要做什么啊!嬷嬷心惊胆战。但又不敢真的阻拦苏威,说到底,这国公府里国公爷才是主子。夫人半辈子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她们这些仆从还能做什么。心里哀切,她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黑暗之中,长廊的地面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雪,走得快些都打滑。那嬷嬷七滑八滑地跟到主屋门前,主屋此时已经亮起了灯。里头的人听到门外的动静已经起身了。

    苏威携着一身冰雪,脸色阴沉得吓人。骤然停下来瞪向身后之人。

    亦步亦趋的仆从腿都软了,根本不敢上前。嬷嬷还想挣扎,期期艾艾地追到了苏威的跟前想要婉言相求。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夫人浅眠,身子骨弱,根本经不得吓。恳请苏威能不能看在夫人身子骨弱的份上多多疼爱夫人。苏威一脚将那嬷嬷踹开,黑着脸便推开了门。

    屋里的人果然起身了。此时四周墙角的雁足灯晾着,灯火通明。

    门一开,屋中弥漫着淡淡的安眠香。一座巨大的秀梅花屏风挡在正门的地方,苏威踩着地毯绕过屏风走进去,四处追着的竹帘被门外的风吹得乱晃,撞得哒哒作响。墙角的雁足灯晃悠,就见一个满头青丝散开素面朝天的妇人端坐在桌案边。

    似乎刚刚才起,她身上穿着单薄的亵衣,内里小衣的颜色都透了出来。在灯光下看着格外的绮丽。一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怒睁,眉宇轻蹙,看人之时眉宇之中仿佛天然笼着薄雾。明明年岁不小了,面上却有着少女的娇憨。这般瞪着人时,一股子奇异的纤弱感。即便素面朝天,她也美得我见犹怜。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苏恒兄妹三人的生母,白清乐。

    苏威一闯进去白清乐便披衣站起身,盈盈如水的一双眼睛戒备地看向苏威:“你又来做什么?!”

    几个仆从立即挡在她身前,戒备又掩藏不住惊恐地盯着苏威。

    苏威的靴子踩在地毯上,一路积雪打湿了鞋底。此时踩在地摊上都能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晃动的灯光加深了他面上的扭曲,苏威一步一步地靠近。高大的身影仿佛狩猎的猛兽一般锁定似的笼罩下来,白清乐的脸刷地就白了。

    屋里的几个女人头皮绷着,一步步往后退。直至将几人逼至墙角,苏威才冷喝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仆从们面面相觑,还是牢牢地护在白清乐的身前。苏威脸上的戾气更重了,眼看着就要动手。白清乐煞白着一张脸,眼泪不自觉地在眼圈儿里打转,她咬牙道:“你们都退下去。”

    仆从无奈,刚想说什么,就听她厉喝:“听到没有,都退下去!”

    仆从们不敢不听,都退出去。

    随着门吱呀一声关上,苏威一把掐住白清乐的脖子,将人拖拽着给箍到了怀里来。他死死地抱着白清乐,手十分不规矩地就从衣襟的下摆探进去。俊美的脸上全是恨,灯火摇晃之中,白清乐奋力地挣扎,苏威就是不放手:“你听说了吧?你跟狗皇帝的女儿找回来了。”

    白清乐被人制住,躲也躲不掉,挣又挣不开。身体被人作弄,她脸上浮现了羞愤欲死的表情。那双漂亮的眼睛瞬间盈满了泪水,摇摇欲坠:“住口!你住口!”

    “住口?”苏威忆起今日在门前看到的那双眼睛,心脏就仿佛被一只手捏住似的,痛得他五脏六腑都不能自在了。他心里不舒服,白清乐就也别想好过,“你也知道廉耻么?白清乐!自己做得出来还不准旁人说么?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你住口!住口!”白清乐的泪珠儿一颗一颗地落下来。

    她膝盖撞到了凳子上,磕得重重一响。然而苏威却仿佛要将她的自尊碾碎了似的,极尽羞辱地作弄她!

    “你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被爷亲自捉到了还敢抵赖?”

    曾经的种种就好似一根刺扎在了苏威的心里。这么多年,不仅没有拔去,反而越扎越深,深到伤口化脓腐烂:“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你以为我苏威就是那睁眼瞎?告诉你白清乐,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两次机会,三次机会!是你一次又一次的红杏出墙!你背叛我!”

    “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不要脸?你算什么?幸运地披了白家名声的婊.子而已!出身再高贵也掩盖不了你骨子里的风骚,不知廉耻的婊.子!”他撕拉一声撕碎了衣裳,将人按到桌子上便开始行凶。满脸狰狞的恨意,让他俊朗的面孔仿佛魔鬼。

    “我是婊.子你是什么?”白清乐气得浑身发抖,纤细的肩膀抵不过苏威的压制。这么多年,她终究也是学会了反抗,“你能比我好多少?一院子的乌七八糟的女人也配指责旁人?和离,和离啊!”

    “想都不要想!”苏威被她‘和离’两个字气得发疯,理智崩溃,一双眼睛瞬间血红,“白清乐,你嫁入我苏家,就是我苏威的人!这一辈子,生是我苏威的人死是我苏威的鬼。逃不过我,别想逃过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永远不会让你好过!”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那你就杀了我啊!你杀了我!”白清乐痛哭失声,挣扎得躲不开。

    尖利的哭喊穿透门扉,屋外焦急地等着的仆从们心都揪起来。屋里的施暴却还在继续。十四年了,十四年了,苏威这个疯子折磨她这么多年,为什么就不能和离,各自安好?白清乐受不了了:“有本事你今日就杀了我!苏威,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懦夫!你就是个没胆量没魄力的懦夫!”

    “那就一起死!”苏威怒道,“我带你一起死!”

    屋外的仆从听着声儿不对,忙拎起灯笼就去前院寻苏恒。

    ……

    仆从跌跌撞撞地冲来了前院,火急火燎地请大公子救命。苏恒彼时已经睡下了,被人惊动,一肚子火气。但父母的事即便真心的漠不关心,也不能表现得太明目张胆,否则要被人骂不孝了。苏恒披了衣裳起身。面无表情地听完玉兰阁下人的告状,他无动于衷。

    这么多年,这一对疯魔的夫妇从来就没有消停过每回都要死要活,苏恒早就麻木了。

    “真的死人了你再来,”苏恒冷酷道,“别一回两回都干打雷不下雨。”

    仆从急得快哭出来,但苏恒不管,她也没办法拖人去。

    这边的动静丝毫没有惊动苏毓。苏毓自躺下以后便失去了意识。她这一路上确实是累狠了,从金陵北上来京城,骨头都累酥了。沾到高创软枕,可不就到头就睡熟。

    次日醒来,昨夜的爱恨纠葛早已被风雪掩盖。她看着银装素裹的庭院,转头就看到苏恒领着人从廊下过来。

    苏恒换了身衣裳,一身华丽的锦袍。看到窗口边站着的苏毓便扬起了笑。那笑容苏毓还没觉得有怎么,倒是将苏毓身边伺候的一众下人给惊得不轻:这是她们冷酷的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