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96、第九十六章
    苏毓去意已定, 徐宴再是不舍也无奈。

    当日,苏毓在书院宿了一夜。次日回到城内便直接去白家,与苏恒商量了回京的事宜。苏毓要回京认亲是白家早就知晓的, 毕竟认祖归宗是一桩大事。原本苏毓的想法是十月初启程,但苏恒接到京城的来信。似乎京城发生了什么大事,必须尽早回去。

    这般两人商议了一下将归京的日程给定下来,也就是十日之后。

    日子虽然定好了, 苏毓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安置。

    陈子安陈子玉两兄弟,苏毓没法带上, 只带走如月近身伺候。一个留下给徐宴, 一个给送去了白家。徐宴人在书院,这厮读起书来废寝忘食, 留陈子玉下来不必忙重活儿,就帮着打理一下日常生计,充当一个书童,正好他识字。

    陈子安则被送去乘风的身边,正好比乘风大五岁,照看乘风还是可以的。

    这次去京城,苏家的水深得很。苏毓怀着孕, 实在照顾不了孩子。正好白林氏很喜欢乘风,这半年的功夫就交由白老爷子夫妇照看。

    冷饮铺子最终没开起来,开了一家像茶室的笔墨纸砚铺子。苏恒给苏毓送来一擅长经营的下人, 这铺子便这么开起来。不求挣银,就主要供徐宴平日里读书习字取用方便。若是偶尔来客,没处招待,徐宴也可以带着友人去茶室坐一坐。有小二伺候茶水,还清幽安静, 正好方便徐宴交友。

    出发之前,徐宴父子俩都回来了。徐宴是请假,徐乘风则是沐休。一大一小两张极为相似的脸,巴巴地看着苏毓,给苏毓这铁石心肠都看软了。

    小屁孩儿抱着苏毓的腿两眼泪汪汪:“娘你不要我了么?”

    苏毓简直哭笑不得:“谁说我不要你?”

    “那不然你怎么不带我一起走?”小屁孩儿可伤心了,这段时日他跟着先生上课,都好久没跟他娘腻在一起。好不容易沐休,他娘就要走,“我也要去京城!”

    徐宴不说话,抿着唇修竹一般立在苏毓旁边,脸色是一脉相承的低沉。

    “明年你就给你爹一道上京城寻娘。”苏毓无奈,“几个月罢了,眨眼就过去。”

    徐乘风才不晓得什么几个月,他就是舍不得。往日跟亲娘不亲近的时候没觉得,自从来金陵,日日跟在苏毓屁股后头跑,如今连徐宴都要往后排。他不管,平常不大哭的孩子一哭起来那才让人心疼。他抱着苏毓就是一阵呜哇大哭。

    苏毓长这么大还从未被谁的眼泪给吓住,上辈子哭过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冷心冷肺的苏博士此时看着小孩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得直抽抽,心里跟揪住一样疼。

    心一软,苏毓差点就答应将他一道带去京城。等苏恒一句‘苏家也有族学’落下来,瞬间将苏毓的这点心软给扑灭。乘风这般聪慧,带去京城放到苏家族学里哪有放在白老爷子跟前受教好?老爷子是当世大儒,豫南书院的山长,还有谁能比老爷子更会教导孩子?

    有句话叫‘三岁看到老’,虽然有些武断,但并非全然没有影响。乘风在老爷子这里立稳了根,将来的路才好走。苏毓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嘱咐道:“明年跟你爹来寻娘,娘就在京城等你。”

    徐宴立在旁边,别的什么话都没说,就塞给苏毓一个信封。

    “回屋里的时候看,”他嗓音凉得仿佛这秋风,垂眸凝视着苏毓的脸颊,“先揣好。”

    苏毓捏了捏,厚厚的一沓。拿到手上能闻见浓厚的墨香。抬眸看了他一眼,见徐宴没多说什么,便狐疑地将信封揣进了衣裳袖子里。

    金陵是有码头的,作为一个四通八达的商贸城池,这里不仅陆路发达,水路也十分便捷。想当初芳娘一家子南下,就是坐船。如今顾忌苏毓怀着孕,坐马车马车摇来晃去的实在太辛苦,苏恒便选了走水路。徐宴父子俩将苏毓送到码头,眼看着她上船,船开了,许久才折返城内。

    从金陵做水路到京城至少一个半月。这一路上,孩子出奇的乖。不仅没有孕吐的状况,苏毓的精神头格外得好。每日不仅能抽出空儿来去甲板上溜达,还能跟苏恒对弈两局。

    在船上,也没有别处可去。还别说将近一个半月的朝夕相处,兄妹俩倒是亲近了许多。

    关于徐宴的那封信,在即将抵达京城之前,苏毓终于打开看来看。

    里面厚厚一沓,是徐宴不知从何处得来的关于京中的形势。

    似乎怕苏毓看不懂,他尽量写得十分浅显。关于朝堂,后宫,京城的世家,乃至苏家的事儿,他都尽可能地写清楚。所以哪怕苏恒并未跟苏毓提及皇后病重,苏贵妃极有可能有所打算,苏毓也还是了解苏恒仓促启程回去的缘由。

    还别说,徐宴若是不提,苏毓还真不清楚苏贵妃跟如今皇后的区别。虽说她大致记得剧情,但书是从甄婉的角度出发的。换言之,大多剧情都只是围绕着甄婉来说。

    所有的故事都是围绕甄婉如何一点一点软化徐宴的心,如何借用娘家的势力帮助徐宴,经营徐家和教养前头童养媳所生的孩子,如何柴米油盐的平淡又幸福。围墙外面的事情,除了徐宴年纪轻轻官居首辅,别的都甚少有过交代。苏毓还不曾知晓当今皇后姓白不姓苏。

    皇后姓白?苏毓看到这点,眉头蹙起来:这个白,该不会是白老爷子的白吧?

    在金陵许久,苏毓忙着挣钱,倒是没有深入了解白家的事情。不过白家这样的威望声势,出一个皇后似乎也不是特别不合理的事?这般琢磨着,苏毓莫名觉得有些古怪。

    抵达京城这一日,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京城天寒地冻,寒风凛冽之中夹杂着砂砾一样的雪粒子。才一下船,那如刮骨刀似的寒风便吹得苏毓无法呼气。如月一个大麾披上来,将苏毓整个儿包进去。苏毓慢吞吞地吐出一口气,挺着六个多月的肚子一步一步地往下走。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苏恒从旁护着,看得是心惊胆战。

    这一个半月,兄妹俩朝夕相处,倒是一日比一日亲近。苏恒虽是个对外人吝啬薄情之人,但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却纵容宠爱得很。兼之苏毓在外受了那么多年的苦,性子又十分的乖巧。这一路上京城,他照顾起来自然是无微不至。

    他见苏毓行走实在困难,干脆揽着人,半抱着走。

    苏毓有些尴尬,除了徐宴,她还真不适应旁人身上的气息。但风夹雪吹得实在睁不开眼,她的身子又笨重,一个踩不好就摔了。苏恒是大哥,想想,自然就任由他抱着走了。

    苏家的人接到消息,早早就在码头等着了。这么站在风口一眼看到一身灰色大麾的苏恒抱着个大肚子的妇人小心翼翼地从船上下来,两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是咯噔一下。不过主子的事情不是他们能置喙的,别的不敢多问,两人立马就迎上来。

    来人是苏老太君跟前伺候的嬷嬷黎嬷嬷,还有定国公身边的常随陈松。

    两人眼看着苏恒抱着苏毓踩到了实地还没放开,伸着脖子就往苏恒身后瞧。没看见人,不免惊讶:“大公子,不是说将二姑奶奶带回来了么?人呢?”

    苏恒确信苏毓站稳了才缓缓松开手,扭头眉头就蹙起来:“这就是二姑奶奶,马车呢?”

    两人顿时一凛,看向苏毓。

    苏毓的脸被兜帽遮着,看不清楚。两人不敢耽搁,立马上前行了一礼。然后引着人往马车停靠的方向去。苏恒让他们将马车赶过来,自己便扶着苏毓在一旁等。一边等一边轻声细语地嘱咐:“一会儿回到家中先去用些吃食,梳洗一下。老太太那边先不必过去,去的话,哥会过去找你。”

    苏毓点了点头,被苏恒小心翼翼地上马车。

    来接苏恒的苏家人从旁看着,眼珠子都要惊掉地上去。苏恒可是苏家出了名的冷面人,除了老太太能叫他脸色好看点儿,就是小公子都不一定能得苏恒一个笑脸。这二姑奶奶还没进府宗族归宗呢,就得了大公子的爱护,这是又来了一位祖宗。

    苏家的马车是特制的,里面四面都铺了厚厚的毯子。不仅暖和还防震,苏毓上了马车便将大麾脱了。别的不说,这一双与苏家母子三人一脉相承的眼睛亮出来,黎嬷嬷和陈松心里就有了定数。

    再仔细地打量了苏毓,两人不免就比较起来。先前那个二姑奶奶,他们自然也是见过的。眼前这个跟先前那个眼底藏不住算计的二姑奶奶比,那就差太多。眼前之人不仅有一双苏家母子一模一样的眼睛,那通体清冷沉静的气度,一看就不是常人。

    两厢一对比,高下立见,他们对苏毓的态度自然就恭敬起来。

    苏毓不知两人心中所想,只是坐船坐了一个半月,突然下船,还有一种脚不沾地的飘摇感觉。她靠在车厢壁上,心里盘算着苏家的情况。先不说苏家老太爷那一代,早就分家。就说苏威继承国公爵位以后,苏家也早早分了家,如今的定国公府里只有苏威这一嫡支。

    定国公苏威有一妻四妾,通房丫鬟无数。那些没名分的姑且不提,有名分的有子嗣的统共六位。定国公夫人白清乐,两子一女。良妾曹氏,三女一子,良妾邹氏,一子一女。贱妾王氏,李氏,两人统共就四个姑娘。没名分的私生子一个。光苏威一个人,都能让苏家枝繁叶茂。

    不过如今国公府握在苏恒的手里,嫡支这一脉,在国公府地位与那些妾生子不同。甚至因苏恒过于冷酷,手段过于狠辣,妾生子对苏恒苏楠修这几个嫡出的毕恭毕敬,丝毫不敢造次。

    马车缓缓抵达了定国公府,才到门前,就与刚刚归家的定国公苏威碰上。

    门房小厮小跑着从台阶上下来,弓着腰上前来先车帘。苏恒扶着苏毓从马车上下来之时,迎头就看到苏威从马车上下来。只见一个高大俊美的中年男子缓缓行至跟前,他眼神并不浑浊,相反十分犀利。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苏毓看,那眼神,古怪得苏毓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苏恒行了一礼:“父亲。”

    苏毓站着没动,不卑不亢地与苏威对视。

    苏威‘嗯’了一声,上下挑了一眼苏毓,缓缓开口:“这就是毓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