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95、第九十五章
    秋高气爽的时节, 偶尔有几片落叶打着旋落下来,带着一股萧瑟的味道。

    徐宴动作一顿,偏过头来看着她。苏毓此时半靠在床榻上仰头看着纱帐上的纹路, 说话之时颇有些无所谓的样子。屋里顿时静下来,徐宴站起身。窗外的秋风吹动得窗户翕动,光照在他身后。逆着光,细长的光影晃悠, 看不清他面上的神情。

    许久,徐宴走过来在苏毓的身边坐下:“毓娘, 你, 心里怨恨我吗?”

    苏毓一愣,扭头看他。

    徐宴端坐在她的身边, 身影不自觉地笼罩着苏毓。他那一双总是被眼睫半遮的眼睛此时黑沉沉的,似乎里面翻涌着什么,有些压抑。徐宴并非没感觉,他其实所有事都心里有数。

    两人自婚书一事以后失了融洽和亲昵,苏毓的冷淡,他一一看在眼里。虽说婚事七月底已经补上,但迟来的婚礼能弥补, 隔阂却并非一夜之间便消除的。徐宴知苏毓心中失望,但这桩事由来已久,并非他三言两语便能解释得清的。且说句难听的, 当初他本就是故意为之,现如今也无从辩驳。

    徐宴不否认是他自私,他也早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只是在这日之前,他未曾想过苏毓的冷淡会对他造成如此大的影响,令他无法忍受。

    眨了眨眼睛, 苏毓不清楚毓丫恨不恨,但她是有些膈应的:“为何这么问?”

    “那毓娘,”徐宴顿了顿,又道,“你认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不是在谈去京城?怎么突然聊起这些?苏毓眨了眨眼睛,坐直了身体。

    靠得近了,苏毓这才惊觉徐宴的面部线条不知何时褪去了少年的青涩,轮廓越渐锋利。那双眼睛也渐渐少了少年人的天真清澈,变得冷峻深邃了起来。他此时静静地凝视着苏毓,眼帘抬起来,直白的情绪暴露在苏毓的眼前。

    他很冷静地问苏毓:“毓娘是觉得我太自私了么?”

    苏毓一愣,眉头蹙起来:“宴哥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徐宴看着她,“我此时想听你说。”

    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地,徐宴身上一直以来不曾暴露过的攻击力此时倾泻了出来。他直直地看着苏毓,明明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就是叫人感觉到了他身上独属于男人的强势。

    苏毓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苏毓一只都是知晓徐宴这厮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温和,也清楚他必然是个白切黑。否则以他乡野寒门的出身,不可能一路顺风,变成如今的金陵城声名远扬的大才子。并非文章得好的读书人定然名利双收,哪怕有运道在,徐宴年仅十八便有如今的成就,这就不可能是个心事简单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可即便如此,此时直面徐宴的情绪,苏毓还是觉得一阵心悸。她顿了顿,才开口:“自然是自私的。”

    当然自私,若不自私,为何十多年来对毓丫漠不关心。苏毓不管其中到底有多少缘由,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只看后果。后果就是,徐宴父子俩吸了毓丫的血长成如今的模样。

    徐宴点点头,没有否认:“嗯。”

    “装的一副谦逊温和的表象,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高傲,高傲到了自负的地步。所以你才总是对别人家的事情冷眼旁观,因为谁都不入你眼。什么知礼克制冷静自持?不屑一顾罢了。”苏毓毫不客气地指责,用词极尽刻薄,“端方君子?温文尔雅?装的。冷漠,自私,心眼小,爱记仇,下手不留情面……”

    徐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笑起来:“还有呢?”

    平静且沉着,丝毫不受影响。

    苏毓喉咙一噎,歪着脑袋狐疑地看向他:“……你这是想听我□□你?”

    徐宴不知何时贴到了苏毓的旁边,对于苏毓的评价全不否认。他安静地听着,那张清隽的脸平静得近乎坦然。徐宴点了点头:“……没想到,毓娘看我倒是看得很透彻呢。”

    “……”苏毓又被他噎了。

    不知为何,屋里气氛怪异起来。

    “但是毓娘,”顿了顿,徐宴抬手环住她的肩膀将人慢慢揽进怀中,“你已经是我的妻子。”

    慢慢被一个清冽的怀抱抱住……苏毓蹙了蹙眉头,不大明白如今这是个什么发展。

    明明她来书院,是来跟徐宴说不久后随苏恒上京之事。怎么才开口,事情还没说清楚就变成现在这幅局面?徐宴不知不觉之中,已经长成了异样高大的成年男子。宽厚的肩膀,修长的胳膊,被他抱住了一时间都有种逃不开的桎梏感。

    “过去的错我不否认,但你既然选择与我成婚,你我便是要携手共度一生的。”徐宴静静道,“我自私也好,心狠手辣也罢,你是我的妻,不能不要我。”

    苏毓眨了眨眼睛:“……”听着怎么有点不对?

    “苏家是苏家,你是徐家人。”徐宴强调,“我跟我姓,你姓徐。”

    苏毓:“……”

    “我不会永远是个寒门书生,”苏恒的话像一根刺扎在了徐宴的心中,不管过去了多久,徐宴都无法忘记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他一双眼睛黑沉沉的,卷着浓浓的欲望。徐宴的气息喷在苏毓的头上,却清冽干净得不像个男子,“你不必艳羡苏家的富贵。这些东西,以后我也能够给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刺激到徐宴藏得那么深的神经?苏毓很好奇:“嗯,但我还是得上京。”

    徐宴一僵,低头看向苏毓。

    苏毓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权势和富贵这等东西以后再说,苏家长辈等不及了。病情恶化,怕是熬不过一个年头。赶在她临去之前,这一份孝心必须得尽。”

    至少为了原本的毓丫,这是她的血亲。能等的时候自然等,此时等不及,再难她也必然要去尽的。

    “十多年没找过你,临死之前才想起你,这到底有多少情分在里面你不明白?”

    自然是明白。如果这是苏毓自己的亲人,她肯定不去。毓丫坚持了那么多年不肯告知徐家姓名,定然是盼着回去。她对亲人的孺慕之情,苏毓装不出来。但毓丫祖母死前尽孝这件事,苏毓却是可以做到的:“明年最晚四五月份就该动身入京赶考。如今已经快九月,这之间不过半年……”

    徐宴忍不住将脸又埋进了苏毓的颈侧。他能下得去手处理许多事,就是不擅长处理与苏毓有关的事。出手阻止,不好,不出手阻止,他又实在心中难安。

    埋了许久,他才用轻到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毓娘,别讨厌我。”

    苏毓被他这一句给说软了心肠。

    垂在身旁的手终于还是抬起来,环住了徐宴的腰。这男人的腰也不知怎么回事,细得出奇。不过摸起来硬邦邦的,苏毓缓缓环住:“我在京城等你来。”

    徐宴微微抬起头,突然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地吸吮了一下。

    苏毓脖子一痛,等徐宴这厮松嘴,脖颈那一块肌肤都鲜红的像血……

    与此同时,梨花巷子,婉仪看着眼前一身华服的男人窘迫得想要钻到地缝里。小孩儿人还在屋里睡着,她彼时正穿着脏兮兮的旧衣裳蹲在院子里给花除草。此时只觉得自己这一身脏衣服快要将她的自尊给碾碎,她一动不敢动,头低低地垂着,都快要吓死了。

    苏恒负手立在三步远外,蹙眉看着这妇人,十分的疑惑:“小婶子,毓娘这是不在么?”

    小婶子三个字砸下来,婉仪差点站不稳栽下去。虽说自从嫁给严邺,偶尔都会被不知情的人唤作小嫂子小婶子,可这话从苏恒的口中听到,总叫婉仪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她僵硬地站着,没办法抬头,脖子就那么耷拉着垂着:“辰时便出门了。”

    “你可知晓她去了哪儿?”苏恒在苏家院子前等了许久了,还不见人回来,“何时回来?”

    “不,不知晓。”婉仪别的脸都通红了,声音细得仿佛蚊子叫。

    苏恒上下打量了下婉仪,并不认得她。若非实在等太久,苏恒不会来隔壁问。这会儿他虽然感觉到婉仪有些过分紧张,整个人绷成一条线。但苏恒确认自己不认得这个小妇人,便将此归类为平民没见过贵人太拘谨。问不出来,于是也不多问,谢过婉仪便带着人离开了。

    他的背影一走远,婉仪才仿佛是终于活过来,慢吞吞地将脑袋抬起来。

    她盯着苏恒高大健壮的背影,忆起曾在闺中时姐姐告知她的话,只觉得讽刺得厉害。这就是姐姐口中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苏大公子?瞪个眼就能吓到丫鬟的魂?婉仪咬了咬下唇,莫名有一种闷闷的气堵在了胸口,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手里的铲子往地上一丢,她摘了两个袖套走到葡萄架下坐着。院子里凉风习习,吹在身上带了一丝凉意。婉仪神情茫然地盯着脚下的一株野草发呆,不是后悔,就是觉得讽刺。选择是自己做的,事情也是自己做的,怪不到别人。

    严郎很好,只是,姐姐的心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