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72、第一百七十二章
    徐宴耐着性子等三日, 地方官果不其然没有听令行事,他二话不立即去地方驻军的营地请求出兵帮助。早在南下之前,徐宴便已然预设各种情况。地方官不听从京中命令, 他也早早问武德帝拿调令。地方驻军调令,命地方驻军拿下地方官,强势接管堤坝的修缮。

    有些事不能拖,拖得越久越容易患无穷。

    拿堤坝修缮的掌控权以, 一来,徐宴立即命人冒雨疏通河流脉络。让暴涨的水能南下入海。二来, 命令所有人打捞浮尸, 定点焚烧。三来,他迅速建立救济驿站。尽官府之所能, 将受灾地的百姓集中收容,并号召所有当地百姓喝水必须煮沸方能入口。

    徐宴的动作很快,在短短半月便建立四收容驿站。大雨淹没大批的村庄,但赣南山,还是有不少村庄本身地势较高,没有受洪涝太大的影响。暂时将灾民安置在没受灾的山区村庄,但沿途的道路被大雨冲毁, 低洼的地区积水,那么张口,粮食的缺口依旧是大问题。

    徐宴已经在尽自己的可能救治, 架不住受灾太广,受灾百姓太。他所能做的,已经是情况严以的亡羊补牢。不能没有处,只能,为时已晚。

    地方驻军能的帮助有限, 况且没有充足的银两做盾,地方的财政根本支撑不住现在的灾情。

    南下之前,京中得知的消息过于粉饰太平,以至于南下的人没有做太充足的准备。

    突然发现情况比预料得严太,来的人短时间内很难拿出万全之策。其实不仅仅是河上的浮尸的问题。大雨冲的不仅仅是村庄,还有附近的山林。山林中栖息的动物洞穴被水淹没,大批的动物死亡。一些百姓在极度饥饿之下,不少人根本不顾命令捡动物的浮尸煮来吃。

    即便再不懂生知识,徐宴也知吃这些东西的人极有可能害病。但是人在快要饿死的情况下,也没有余的心去考虑得不得病。徐宴心急如焚,他如今有一种强烈的预,洪涝之必有瘟疫。

    情况危急,徐宴接连地写信入京,请求京中支援救济。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的苏毓收徐宴写来的家。徐宴人赣南,每隔三日便会写一封信给苏毓。大都是在交代赣南这边的状况,以及询问苏毓的身体如何。

    他被突然派往赣南,出发之时苏毓的身体还没有好全。京城有太医和皇娘娘照看,人不会出什么事,但徐宴少还是会担心。毓娘看似冷清,但心实在太过纯善。京中的那些人都是欺善怕恶之徒,徐宴十分担心自己不在,有人会仗着苏毓心地善良拿捏她。

    苏毓不知自己在徐宴心中是傻白甜的形象,她光是看信就眉头紧紧蹙起来。

    与徐宴不懂生知识不同,苏毓是生系的博士生。在古代,如此不健全的医疗卫生状况,洪涝之必定会有状况发生。徐宴信中描述的场景,苏毓已经预疫情的可能。

    苏毓本来不想回信的,毕竟心里还存着疙瘩,打算晾一晾徐宴。但如今得知赣南如今的状况,她自然也收起自己的小情绪。不管如何,药材,粮食,大夫,这些必须要尽快送赣南。虽瘟疫不是必然会发生的状况。但一旦发生,在古代这种医疗水平下,极有可能酿成不可挽回的苦果。

    这般想着,苏毓便立即收拾收拾,命下人备马入宫。

    起来,那日梅花山庄一行,白皇与武德帝彻底闹翻。苏毓虽然不太解两人之间的纠葛,但那日目睹武德帝不改色刺死白清乐以,她对这生父便打心底觉得膈应。

    武德帝却不知苏毓心中所想,他近来对苏毓颇有些慈爱和慷慨。因为白皇的冷漠。武德帝如今将主意打苏毓的身上。这段时日,好东西如流水一般进公主府。武德帝似乎寄期望于苏毓,总想着通过对苏毓好来缓和与白皇之间的系。

    于这些赏赐,苏毓哪怕不想要也退不回去,只能接着。不过显然武德帝的这一招没有起大作,白皇依旧不搭理他。

    中宫与武德帝的系恶劣,可乐坏其他宫的娘娘们。不少宫的妃子们趁机笼络圣心。但武德帝从红梅山庄回来以意志消沉,对宠幸美人儿失去兴趣。得空闲便会去未央宫找不自在。每回都是舔着脸来,满脸晦暗地离开。时日久,武德帝难免将怒火撒别宫不长眼的女子头上。

    如今宫里愁云惨淡的,很是消停一段时日。

    这些宫内的纷争姑且不,苏毓拿着信件便匆匆入宫。事实上,徐宴不仅给苏毓的信里告知赣南的情况,内阁也收徐宴的密信。内阁如今就在为给赣南少支援头疼,万老爷子为此跟户部尚争执不下,迟迟不能做定论。

    苏毓未央宫时,武德帝刚好也在。帝两人各据一方,双方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不得不,武德帝此人在某些事情上还挺有毅力的。从红梅山庄的事情发生如今,已经有半月过去。武德帝只要得空便会过来未央宫。不管白皇给他怎的冷脸,他下次依旧雷打不动地过来。

    “毓娘,”正在两人僵持之时,苏毓就过来,“你怎么这时辰过来?”

    苏毓一看这阵仗,不知该自己来的是时候还是来的不是时候。她跨过台阶进来,先是给武德帝行一礼,转头又给白皇行一礼,这才开口起来因。

    武德帝本来还想着苏毓来的正是时候,没想她一进来的还是赣南大雨的事。

    于赣南的大雨,老实,武德帝并未当一回事。不过是下雨罢,河水暴涨决堤。等雨停,过几日便能褪下去。正月里还没春耕的时候,大雨又耽搁不什么事。

    私心里对此不以为然,他装模作地沉吟片刻,抬眸瞥一眼白皇。直这桩事他早已知晓,且赣南的暴雨有内阁定夺,让苏毓不必太过担忧。着话,他慢吞吞地原地踱几步。虽然未曾当着白皇的苏毓什么,但显然他觉得苏毓心的有些过界。

    苏毓与白皇对视一眼,注意苏毓脸上的忧色,白皇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有什么话,毓娘你且直。”

    苏毓当然也知道古代有‘女子不可干政’的法,但是这件事并非小事。若是当真发生瘟疫,将不止是一条人命的问题。赣南十几万的百姓,一旦爆发瘟疫,在这种天气和医疗条件下,绝对会变成载入史册的大问题。瞥一眼白皇,苏毓无法从专业的角度解释什么病毒。只能言简意赅地解释什么情况下人的身体会生病。会生什么的病,这种病会有怎的传染效果。

    “一旦发现人传人的现象,那必然就是瘟疫。”苏毓冷静地吐出这两字,白皇的心跟着砰地一跳。她吐出一口气,郑强调,“历朝历代都有过这的教训,还望陛下慎。”

    白皇眉头蹙紧:“可有确切的依旧?若只凭臆测,朝廷很难开国库拨款。”

    “这并非是臆测,而是有备无患。”苏毓也知道单凭自己的推断,很难服武德帝,“自古以来,瘟疫都是通过人的唾液,尸体,近距离接触和水源传播。一旦有人伤亡,需要及时处理尸体。尸体若不能及时处理,腐烂以滋生的尸毒,会通过风染上附近的活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武德帝听完半晌没有开口,显然对苏毓危言耸听并不在意:“朕知晓,你安心吧。”

    一拳打进棉花里,苏毓梗得半天喘不上气。

    白皇是相信苏毓的法,但是,她所的这些事情还没有苗头。单单通过大雨,是没有服力的。在朝堂那些人的眼中,一切都只是苏毓一妇人的推测罢。推测无法服朝臣,也无法服武德帝。偏头看一眼武德帝,果然武德帝满脸不耐烦,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罢,你先回去。”白皇不想苏毓因为这件事被武德帝忌惮,只能此为止,“等续宴哥儿的信件上来,确实有不妙的苗头。陛下和内阁会处置的。”

    苏毓接受白皇的眼色,心里咚地一沉。

    武德帝的模,显然是不想再谈。他转过身去,目光已经落白皇身上,压低音起别的事。苏毓站在一旁模模糊糊听他还在为红梅山庄金屋藏娇的事情做解释,顿时有种无言以对的沉。

    知道今日的请求不会有结果,苏毓吐出一口气,告退。

    “莫要担心,”白皇看她脸色不对,“朝中自有人盯着这桩事,你且安心。”

    苏毓安心不。

    离开皇宫,苏毓总觉得南边会出事。虽徐宴素来机敏,但若当真爆发瘟疫,他身处当地,再机敏也不能让他避开瘟疫。出宫以,苏毓便命人大肆购买草药。消毒杀菌的,抑制风寒的,快速退烧的,急速止泻的等等,苏毓专门请教太医,照着这些方子去采购药材。

    苏毓在京中搜购药材,徐宴这边还真发现一点有人上吐下拉的苗头。

    人不,就两。是吃从河里捞上来死獐子的肉,已经腹泻三无日。原本救济站里想着等人死拉出去焚,但徐宴命人盯着。这事儿立即就上报给徐宴。徐宴一直警惕着瘟疫,虽然只是初期有人腹泻,但他依旧命人严格地监控此地百姓。

    腹泻的事情暂不论,五河在徐宴强制要求疏通的情况下终于挖通几条河道。泄洪之事短期内没办法效。但河暴涨的局得缓解。

    徐宴看着还没有停的雨势,下一在所有人看来疯的决定:“南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