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71、第一百七十一章
    苏毓站在左回廊的尽头将一切纳入眼底。心口仿佛这漫天的寒风, 忽然间遍体生寒。

    虽然早已深知古代社会人命如草芥的事实,也清楚武德帝自私自利的脾性,但亲眼看着将刚刚还缠绵的女子一剑刺死, 苏毓还是觉得无法接受。风夹杂着湿润的水汽吹进屋,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苏毓一眨不眨地盯着正屋的方向,屋里的所人仿佛这是自然的。

    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苏毓还是有些无法承受这样血腥的场面。鲜红的血水染红了地毯, 离得远根本闻不到血腥气。但苏毓屏住呼吸,手脚冰凉地从角落离开。

    回到前院之时, 白皇后的马车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

    两个孩子已经在马车上, 苏毓扶着仆从的胳膊爬上了马车。她靠在马车边缘,脸色煞白, 一声不吭。白皇后见她脸色不好,以为她是因为看到了父母不堪的一面,心中无法接受。不免解释道:“毓娘,对不住,母后并非意要带你过来看到这 些龌龊。只是,些事必须要做……”

    “白清乐死了。”苏毓突然出声打断,声音很轻, 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什么?”

    马车里一瞬间的沉寂。

    “白清乐死了。”苏毓看着她又说了一遍。

    ……白清乐死了?白清乐死了!

    白皇后愣住,飞快地眨了两下眼睛,显然是完全没料到的。她颤抖着抬起了眼帘, 闪烁的目光不期然与苏毓对上。两人的眼中都是震惊和惊恐。不过苏毓是目击了白清乐被杀的过程,而白皇后纯粹是为武德帝的冷血胆寒:“……怎,怎么会?”

    武德帝能杀任何人都不会杀白清乐。不是为了白清乐连女儿都换了?把晋凌云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六年,心爱的女子说杀就杀,这还是个人吗!!

    “就在刚才, 陛下一剑刺死。”

    白皇后:“……”

    须臾,她微微瞥过了脑袋,陷入了谁也不懂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马车都已经进入城内,白皇后才注意到苏毓看似镇定但脸色尤其的煞白。伸手拍了拍苏毓搭在膝盖上的手,触手冰凉。白皇后立即这才反应过来,苏毓是受到了惊吓。她的女儿自幼生活在乡野。日子虽然过得穷苦,却是从未见过血的。

    意识到这一点,白皇后立即冲马车外吩咐道:“来人,去张太医府请太医去公主府。”

    白皇后突然有些后悔。苏毓才落水受惊,好半个月才回过来。如今又让她目睹武德帝杀人,当真是!

    “毓娘,是母后疏忽了。你……”

    “无事。”苏毓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事。

    实际上,苏毓并非多么胆小怕事的人。她只是在文明社会呆久了,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古代人命如草芥的现实。白清乐这个人,哪怕苏毓的内心对她并无多少感。但人在苏家的时候,确实也是抬头不低头。活生生的人说被杀就被杀,这感觉就未免沉重:“娘娘无需在意,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但苏毓的手却没回暖过,冰凉凉的。

    她悄悄将手指藏在了袖子里,不让白皇后发现。身边两个孩子不知何时睡着了,嘬着手指就依偎在她的身边。苏安静地毓盯着孩子,心里仿佛被敲响了一个名为‘权势’的警钟。

    经此一遭,苏毓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武德帝此人,毫无谊可言。

    哪怕她并未亲眼见证过去武德帝对白清乐的迷恋,但能让苏贵妃和白皇后都忌惮的人,不可能这样草草结局的。就算是苏威,将白清乐都捉奸在床了,宁愿气死亲生母亲也不舍得休妻。武德帝能帮白清乐养育晋凌云多年,怎么也不可能……

    但现实就是,武德帝杀了白清乐。因为白皇后甩袖离开,便毫不犹豫地杀了白清乐来取悦白皇后。

    眼睑低垂着,苏毓犹如被醍醐灌顶,突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愚蠢可笑。‘人不犯我不犯人’只是她片面的以为罢了,她所坚持的道义在武德帝面前似乎是不值一提的。

    这一刻,苏毓忽然就懂了徐宴的心思。她总是不明白徐宴对未雨绸缪,但如今她懂了。权柄握在武德帝这样的人手里,们这些被卷入皇权中心的人处境危矣。尤其乘风年幼,作为武德帝立储的挡箭牌,根本就是把把柄递到了武德帝手中。如今是武德帝看似对白皇后有感,乘风才如此得到重视。可一旦白皇后失势,武德帝心思变换,乘风的命也会如白清乐一样轻贱。

    回程的路上,马车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大雨还在下,马车停到公主府时,已经是午时。白鹏宇脚程快,太医早已经久候多时。

    白皇后不放心苏毓的状况,怕病加重,跟着一道下了马车。她本想着跟着苏毓住进公主府,住一段时日再说。但一想她刚跟武德帝撕破脸,乘风还在宫中,指不定武德帝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离谱的行为。于是便等太医给苏毓号完脉,再走。

    两人一坐定便前来替苏毓号脉。诚如白皇后所想,苏毓受惊过度,并无大碍。

    太医开了些安茶,当下便告退了。

    苏毓身子不适,喝了安茶,便去睡了。白皇后是看着她睡着才离开的。回宫的马车里,白皇后的耳边一直回荡着‘白清乐’死了这句话,仿佛一个桎梏,再一次打破了她对武德帝底线的认知。这个她以为知之甚深的人,比她想象得还要冷酷无。

    许久,许久,她暗暗做了一个决定——武德帝不该是个长寿之相,这样的人,不配长寿。

    马车的车窗帘子随着车子晃动而来回地扇动。时不时有光漏进来,映照到白皇后的脸上,一无言的晦暗令人心生压抑。近身宫侍们默默地看着主子,只觉得她脸上的很古怪。

    她们不知白皇后心中所思,苏毓与白皇后说的话铃兰梅香几个也都听见了。老实说,她们的震惊没有比白皇后少。对于武德帝的冷酷,她们早已心知肚明,反而没有苏毓那般难以接受。只是此时看白皇后脸色晦暗沉默不语的样子十分担心:“娘娘,主子……”

    白皇后一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手指,缓缓地捏着。这是她心紧绷之时便会的举动,铃兰和梅香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劝说。

    “无事,”白皇后下定了决心,便不会后悔,“先回宫吧。”

    既然决定了不让武德帝长寿下去,那么些事必然要好好筹划一下。不过在武德帝之前,宫里那几个碍眼的皇子或许该处置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白皇后虽然不爱见血,也不喜欢伤人性命。但身在后宫,又稳坐后位二十多年,她手里并非没有过血。后宫的那些皇子,照理说不太可能会被迎上帝位。但这是武德帝在的况下。一旦武德帝倒下,储君年幼,没有心思的人也会慢慢生出心思来。

    些事需要从长计议,白皇后回到宫里的第一件事,便是给远在赣南的徐宴飞鸽传信。

    与此同时,徐宴正在泥泞的堤坝上,看着随行的副官与当地的地方官争执不休。

    滂沱的大雨落下来,砸在地上就是一个泥坑。雨声溅得到处都是,黑沉沉的天气,所人说话都是只能用喊的。赣南的水路四通八达,河流也多。一旦雨水过多,很容易便洪涝肆虐。但此时主干道的水路堤坝决堤。大水灌满,淹没了上游大片附近的村庄。

    这大冷的天气里村民们无家可归,冻死的千千万。

    徐宴要求当地的官员召集劳力,立即下水疏通堤坝,而非一味地垒高堤坝。堵不如疏。但地方官显然并不相信京城的年轻官员。上游淹没,下游还没有到这况。们只想堵住这一条河流,不让上游的水漫过来,下游的村庄便不会事。

    就为了堵还是疏,这堤坝上的人闹得不可开交。

    “主子,这赣南的小县令根本说不通,该怎么办?”们已经为此吵闹了半个月之久,赣南的这些小地方官依旧一意孤行。天高皇帝远的,县令就是小地方的土皇帝。京城来的官员长得花里古哨的,年纪又轻。们根本不将徐宴等人放在眼里。

    徐宴擦了擦脸颊上的雨水,看了眼天空,忧心忡忡。

    这个鬼天气,大雨一时半会儿根本不会停。据徐宴了解,赣南的雨水从去年十一月份便开始,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几个月之久。许多地势低洼的地方早已经被淹没,村庄被毁,河流决堤,村民们无处可去,从去年入冬开始,便有不少饿死冻死。

    这装况不只有赣南这一个地方发生,事实上,大历今年诸多地方遭受暴雨侵袭。尤其是南边,赣州整个州府多处洪涝。只是地方官隐瞒不报,直到五河主干道决堤,浮尸千里,们才意识到严重性。此时上报,已经是最坏的况。

    如今徐宴担心的不仅仅是河流决堤的问题,徐宴更担心洪涝之后可能会瘟疫。

    “必须得快!”

    徐宴虽然没现代生化知识,但也知道尸体泡在水中会尸毒。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喝了泡过尸体的水,况都不会好。当然,这只是徐宴的担忧,惯来习惯了未雨绸缪,“三日之内,若是无法说服这老顽固,那就请地方驻军来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