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城西的一家茶馆里, 苏李氏与李婉仪对面跪坐在窗边的矮几两边,静默无声。

    厢房的门紧闭,仆从们都守在们挖。两人之间的矮几中央摆着一个鎏金的三足蛇首香炉, 炉顶正冒着袅袅青烟,一股清淡的香气在屋中弥漫开来。亲近的仆从跪坐在苏李氏身边小心地为两位主子斟满茶水,安静地跪坐一旁。苏李氏将其中一杯推到李婉仪面前。

    踌躇了许久,她才开了口:“婉仪,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

    李婉仪垂眸瞥了一眼茶, 并没有接过来的意思。她上下一寸一寸地打量起苏李氏。从头发丝儿到衣裳, 苏李氏比起她离开京城之时老相了许多。不晓得她国公府少夫人的位子是坐得不稳还是怎么,不仅没过的滋润, 反倒弄得原先一张讨喜的脸也变得苦相。

    李婉仪打量了苏李氏许久,才垂下眼帘,去端起那杯茶水浅浅呷了一口。

    上等普洱茶,这种茶水她已经五年没有喝到过了。细细品了品茶水,李婉仪放下杯盏,目光流转的瞬间注意到苏李氏搭在桌角的手。或许苏李氏自己也没注意到,用力太过她那只手的指尖都掐得发白。心里嗤笑了一声, 李婉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姐姐觉得呢?你看我过得好吗?”

    苏李氏脸颊上的肌肉机械地抽搐了一下,她目光不受控制低落到李婉仪身上低等的丝绸上。这等劣等的丝绸就是赏给下人,在苏家也不可能拿得出手。如今这样的料子穿在李婉仪的身上……

    紧抿着嘴角, 苏李氏端起杯盏来掩饰尴尬,“精神瞧着不错。”

    李婉仪听到这话就忍不住愤怒。

    她今日并非是追责年幼时候被亲姐姐怂恿私奔之事。毕竟若她立身正,脑筋拎得清,无论李秀仪怎么怂恿她也不会与人私奔。李婉仪怒就怒在,李秀仪半点不为曾经做出的事情感到羞愧。如今坐在一起, 李秀仪对过去避而不提,堂而皇之地说她的精神不错,这般粉饰太平的模样太令人心寒。

    “姐姐你的精神看起来就差多了,”李婉仪并非一尖锐的人,她性子怯懦,秉性温良。只是此时面对李秀仪难得露出了尖锐的姿态,“是姐夫对你不好么?”

    苏李氏冷不丁地被她这一句给刺了心。

    “李婉仪,当初私奔是你自己做的决定!我可没有逼你!”李秀仪胸脯一起一伏的,想到曾经的种种就觉得心里苦得都冒胆汁了。都怪她,都在怪她!那谁能体谅她的苦?

    六年前,她肚子都八个月了,她那个脑筋拎不清的继母就想着将虚岁才十三岁的妹妹送到国公府去给她的相公做小。这是人干的事么?这是人干的事?!她李家就是再破落再穷,好歹也是个官宦之家吧?且不管让亲妹妹分自己的相公这事儿她愿不愿意,就说李家嫡出的姑娘都能送到国公府做小,叫苏家人怎么看她?怎么看李家?李家就是没皮没脸,也不可能做出二女共侍一夫的事情来。

    但是她不允许,架不住亲爹被继母哄得昏了头,非要送小妹上苏家来小住。李秀仪既反抗不了亲爹又斗不过继母,柿子挑软的捏,便只能让小妹消失。李婉仪的性子是自幼就怯弱胆小,经不住吓。多吓唬个几回,暗中怂恿她跟家里的西席之子私奔了。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但重新提及还是会让苏李氏如鲠在喉:“你小小年纪不检点,与西席之子有私情。我不过是顺水推舟推了一把,怎么就能全部怪我?”

    李婉仪被她噎得一顿,确实不该怪她。但这事儿不是这么论的,李秀仪可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姐姐。母亲早逝,继母当家,本该相依为命的亲姐妹,她对李秀仪毫不设防全心全意信任依赖。结果李秀仪却在她年幼之时怂恿她与人私奔,这如何不叫人心寒?

    苏李氏仿佛找到了反驳的理由:“你若是不与人有牵扯,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婉仪小媳妇儿被气得小脸儿通红。她不是个能言善道的性子,此时笨嘴拙舌得反驳的话都不知该怎么说。憋屈了半天,气得话也不愿多说一句,转身就走。

    苏李氏看她这幅模样心里既心虚又愧疚,但事已至此,她不可能让李婉仪来打搅自己的日子。早在她这妹妹离家以后,李家便当没这个嫡次女。

    想想,她唤住气得要走的李婉仪,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摘下来。扭头看了一眼仆从,仆从也将身上的银两都掏出来。苏李氏三两步上前全塞李婉仪怀里,不自在道:“李家已经当没养过你这个女儿,你如今再回去也没有人认你。这里有些值钱的物什,你该当的当了,拿去填补家用吧……”

    婉仪小媳妇儿看到这些气得浑身直颤。当下抬手一挥打掉她的手。

    她眼圈瞬间通红,指着苏李氏的鼻子怒道:“既然如此,那往后便老死不相往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没我这个妹妹,我也没你这个姐姐!”

    说罢,甩开苏李氏便夺门而出。

    苏李氏看着她的背影走远,帕子掖了掖眼角,趴到一旁的位置上哭了起来。

    并非她无情无义,她这也是没办法。因着婆母闹得那腌臜事儿,苏家的名声已经差到这个份上。若是再叫人知晓她有个私奔的妹妹,她和曜哥儿还如何做人?

    且不管苏李氏如何伤怀,苏毓这边生意开张的第一日,华容阁的粉底液一炮而红。

    苏毓这边命人清点了第一日的销售额,将半个月的门面租金给赚回来,还多出了三百五十两。不得不说京城的这些后宅贵妇人是真的舍得。为了自己能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多少银子都舍得掏。眼看着全部售空的货架,苏毓命人立即准备第二批上架的货物。

    果然化妆品行业,不管在哪个朝代,都属于暴利行业。

    开门红,后面的生意就好做了。只需要严格把控了上架的货物品质不会差,接下来的生意基本不需要苏毓太费心思。苏毓坐在回府的马车上便在琢磨着妆前乳的上架。

    古代没有敷面膜这一说,这些粉底液上到太干涩的脸上,还是会出现浮粉卡粉的状况。

    苏毓真在专注地琢磨着后期如何顺利地将妆前乳推上市场,就感觉到吱呀吱呀摇晃的马车突然停下来。她瞬间回了神,掀了车窗帘子看出去。

    就见前面路中央,两辆奢华的马车面对面地僵持住了。

    苏毓一愣,命车把式将马车赶到一边去。她在车里等了片刻,前面的两辆马车没有相让的意思,苏毓终于踩着马车凳子下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的马车中央,一左一右的两辆马车车帘子都是掀起来的。车里的主子没有下车,不清楚是哪家的。倒是两边的仆从站在大街上,你一句我一句,掐得是脸红脖子粗。四周渐渐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路人,指指点点的,苏毓才隐约知晓了怎么回事。

    这两边其实是一家,这家人苏毓也不陌生,就是曾在金陵碰过的林清宇的家眷。

    左边的这辆马车里载着的是他的亲生母亲,也就是李国夫人,白清欢。右边的这靓马车载的是老冀北候的心头肉,如夫人,王氏。深居简出的李国夫人今日难得趁着天色不错出门走动,来西街这边吃吃茶散散心。王氏则是今日刚从岭南那边回京。

    两人这正妻宠妾不凑巧的,居然在这大街上狭路相逢了。两人一左一右地占了这条街,谁也不乐意退后一步,让谁先行。仿佛退了一步就是输了似的,此时可不就僵持在这大街上,进退不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说起来,这冀北候府的内里也是一团糊涂账。与定国公府荒唐差不多少,冀北候府是老冀北候宠妾灭妻,为了这妖妖娆娆的如夫人,差点没逼死正房母子俩。

    这么多年,带着如夫人一家子去岭南上任,将偌大的冀北候府丢给正房不闻不问。

    这不,如夫人的长子林青峰今年参加武举入仕,如夫人不放心长子在一家回京便亲自跟回来坐镇。王氏人还没进府呢,当街碰上了白清欢便想着给她一个下马威。好让白清欢掂量清楚,哪怕老侯爷没能跟回来,她一家子不是谁能碰的。

    苏毓对冀北候府的陈年往事知之甚少,这种事还是头一次听说。

    对与白清欢,苏毓的感觉是十分复杂的。一来这是白启山老爷子的亲生女儿,林清宇的亲生母亲,与徐家也算是渊源颇深。但苏毓只要想到白清欢就是当初掉包毓丫与晋凌云的人,对这个人的所有遭遇都生不出可怜之心来。

    正是应了那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于是又看了一眼两辆马车,这时候倒是看出差别了。左边这辆马车刻了冀北候府家徽,右边的一样也刻了家徽。单看马车看不出什么,但两边的仆从便有很明显的高下之分。左边的就是些婆子丫鬟,哪怕嗓门大也强不过右边,右边的是身材健壮的护卫。

    前后左右各站了两个,总共八个护卫。应当是老冀北候特意派来给护着王氏的。似乎是觉得自己没跟上京城,怕王氏受了委屈吃了亏,特地给的打手。不得不说,王氏的这份阵仗,比李国夫人更像正头夫人。

    苏毓听了一会儿闲话,见两边仆从你来我往的,半天没吵出个结果。

    她本身对别人家的八卦也不大感兴趣,但一想白清欢是老爷子的亲生女儿。只是热闹的行人堵着路,徐家的马车过不去。苏毓抬头看了眼天色,转身上了自家马车,吩咐车把式绕道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