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46、第一百四十六章
    “禹王?”苏毓眉头拧起来, “宴哥儿,你是认真的?”

    徐宴眸光幽沉沉的。自从他在苏毓的面前暴露了野心以后,时常也会暴露出戾气的神情。此时他沉着一张脸, 眼角藏不住冰冷。苏毓看他这模样,自然也想起禹王曾来过徐家之事。只是那次以后,徐宴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苏毓便以为事情过去了。

    “禹王要纳你入他麾下?”苏毓不想说原书之中禹王最后别说荣登大宝, 他连命都没有保住。看徐宴这幅模样,她只能点一句:“禹王如今声势太强, 早已被皇帝忌讳, 成不了气候。”

    徐宴眼眸微动,须臾, 抬起了眼帘:“我知道。”

    “那……”苏毓立即住嘴了。知道,但还是得加入,无外乎禹王强逼罢了。

    禹王虽然走不长远,但如今势力确实大。徐宴才将将步入官场,若是禹王一心打压使绊子,徐家如今的情况是根本避免不了的。苏毓眉头蹙起来,“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避开?宴哥儿, 你如今既然已经被万大人赏识,是否可以走一走万大人的门路?”

    跟禹王搅合在一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无论徐宴是不是虚与委蛇,只要沾上, 将来禹王被清算时,徐宴必然会惹一身腥。

    苏毓私以为,徐宴既然走得翰林的路子,身家干净才是最好的。

    徐宴如何不知晓,他只是突然提了一句, 倒不是真的要跟禹王同流合污。既然已经走了万国凡老爷子的路子,成了天子门生,徐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自甘堕落去沾染党派之争。如今乘风尚且年幼,他并不急着拉拢势力。只需要稳扎稳打地升上去,后面所图才能长久。

    想着,他忽然倾身抱住了苏毓。说起来,他近来特别喜欢一声不吭地抱着苏毓。仿佛她身上有什么能支撑他的东西似的,多吸两口就圆满了。

    心里吐槽归吐槽,苏毓还是伸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拍了拍。

    温热的手揽在肩上,一股淡淡的女子香气萦绕到鼻尖,徐宴忍不住心里一软。他于是将脸颊埋在苏毓的颈窝,蹭了蹭,许久才抬起头来。说到底,再聪慧的人,如今也不过十九岁而已。徐宴慢慢吐出一口气,仆从确定华容阁四周没有禹王的人守着。他才从华容阁另一个小门离开。

    苏毓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也叹了口气。路既然已经选好,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心里这般想着,她扭头将目光又投放到楼下。

    楼下的气氛已经被炒得火热,不少贵妇人已经打发了仆从去向华容阁的侍者打听粉底液的产品。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这一日以后,这门生意必将一日千里。苏毓想着是时候加快工厂生产,让新一批的货物上架。与此同时,就听到下面侍女又开始推销起了卸妆水。说来,这也是苏毓必将要推广的理念。任何化妆产品,单靠水洗是不能完全洗干净的,实际上,卸妆水也是这次几种货物中的主打。

    正当苏毓盘算着生意的事情,眼前突然走上前一个人。

    这人并非外人,正是这次应苏毓邀约来参加所谓‘发布会’的苏李氏。原本苏毓开个胭脂铺子,苏李氏是没放在心上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胭脂水粉铺子,能开出什么花样?但今日见到这样的阵仗,她忽然就看到了这生意的潜力。

    这人嘛,多多少少有点占便宜的心理。看到了潜力,她自然就有想法。

    “毓娘,”苏李氏走过来,掐着帕子在苏毓的旁边坐下来,“这铺子开起来,怕是花了不少银两吧?”

    苏毓坐直了身子,没想到苏李氏会直接上来。她扭头看了一眼楼梯处,如月站在角落里一脸怯生生的。苏毓笑了一声,命如月上茶,才淡淡开口:“还可以,主要是花得心思较多。”

    “自然,自然,有眼睛都看得出来。”

    苏李氏笑着连连点头,坐在苏毓的这个位置往下面一看,乌泱泱的都是人头。其中不少已经拉着侍者询问色号的,热闹得不得了。这种场面,不用多说就能预料得到未来会有何种盛况,“不知你这铺子如今可缺股子钱?正巧嫂子手里握着不少闲钱……”

    “多谢嫂子关心,这就不必了。”苏毓眼眸微闪,笑着拒绝了。

    苏李氏又看了一眼楼下的热闹,忍不住又问:“那你还有没有开分铺子的打算?若是有,嫂子这边能出点银钱和人手,都是一家子人,嫂子做事你也可以放心。”

    说起来,苏李氏虽然在苏家掌着中馈,但其实还是颇有些缺钱。苏家财大气粗,其实庶务却掌握在苏恒的手中。公中有些闲钱,但维持苏家一家老小的生计和整个府邸的运作以后,根本抠不出多少来。二来,李家主母不善经营,李侍郎又有收藏古董的爱好,换言之,李家清贫的厉害。苏李氏嫁到苏家这么多年,不仅要维持苏家的账上好看,还得贴补娘家。

    娘家一旦开始贴补,那就没有断了得时候。李家时不时朝她伸手,她靠着拆东墙补西墙,只勉强撑着两家的生计。此时看到苏毓的铺子挣钱,可不就有想法?

    “这才第一家铺子,将来如何还说不得准。”苏毓敏锐得很,哪里不晓得苏李氏的意思。不过是想借此让苏毓分她一杯羹。老实说,这种堂而皇之要求的话听着挺刺耳。她做这个生意,花费了将近大半年。从生产到宣传耗费了她太多的心血,有情分都不可能分,何况没什么情分?

    苏李氏一听苏毓这话,将手里的杯盏搁下去。

    她抽了帕子掖了掖嘴角,抬眸看向苏毓便教育道:“毓娘,这就是你目光短浅了。做生意这等事儿,讲究的是一鼓作气。你若是瞻前顾后,钱不是都叫旁人赚了?!”

    说着,她列举了一些列做生意的案例。从玉香楼到琳琅阁,她举起例子来倒是头头是道。

    苏毓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还是拒绝了。

    苏李氏看她不为所动,脸上的笑意就淡了许多,于是也不说话了。场面于是冷淡了下来。苏李氏端起杯盏闷不啃声地饮茶,等着苏毓开口转圜一下。

    结果她等了半天,苏毓连转头看她的意思都没有。苏李氏一口气冲上来,脸色就有些难看。她此时也坐不住了,随口含糊了两句话便起身告辞。

    她这么说话,苏毓倒是扭过头来:“如月,送嫂子下去。”

    苏李氏听这话当真是气着了。接下来的发布会她也懒得看,扭着腰便提前走了。

    说来也凑巧,苏李氏的马车才到门口。她人扶着仆从的胳膊刚踩上马车凳,就撞见了一身蓝色绸衣作妇人打扮的婉仪小媳妇。

    两人狭路相逢,面上都是震惊。

    李婉仪是去年年中随相公一道进京的。人在城北住了好久最近才搬来了城西。只因这次科举,严毅下场,中了二甲第一名,是今年的亚元。严毅刚被分配去了京兆尹衙门,正跟在京兆尹身边做事。虽然未得到明确的官职,但这个去处也算是非常有前途的。

    俸禄发下来,严毅又得了不少赏,严家如今家境慢慢好起来。李婉仪想着徐宴做了翰林,苏毓人也在京城,便趁着今日新铺子开张特地来恭贺一二。来的凑巧,没想到跟苏李氏撞了个正着。

    李婉仪顾不上进去找苏毓,扭头就要走。

    苏李氏一看她这幅情态,忙甩开仆从搀扶的手追上去:“婉仪?是婉仪么?”

    李婉仪脚步不停,走得飞快。

    苏李氏急起来,高声喝道:“来人,给我拦住她!”

    一声令下,两个粗壮的婆子便冲上来一把抓住了李婉仪。被抓着胳膊的婉仪小媳妇儿回到马车旁边,抬起头看苏李氏之时,眼神倒是漠然了起来:“姐姐,这是要作甚?”

    “……真,真的是你啊?”苏李氏原以为是看错,毕竟李婉仪离开京城已经有四五年。方才冷不丁看到一个颇有些相似的,她下意识地开口。此时等对上李婉的眼睛,她慌了一瞬,面上极快地闪过了尴尬。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偏过头才开口问:“婉仪你,你这几年到底去了哪里?爹娘找不到你都以为……”

    “以为我死了是吧?怎么?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李婉仪对上苏李氏的时候,倒是没了那份羞怯。反而一字一句仿佛带刀,显得十分不客气,“说罢,你抓我过来作甚?”

    “……不是抓你。”

    “这里说话不便。”苏李氏扭头看了一圈四周。四周不知不觉多了很多人。她于是指着马车:“你先随我上马车,我们有话别处说。”

    “不必了。”李婉仪干脆地拒绝,“我还有别的事,这就走了。”

    说着,她甩开抓着她胳膊的仆从的手,转身就想走。

    苏李氏想留住她又有几分忌讳,一时间没有开口喊住。反倒是婉仪小媳妇儿走了两步,顿住脚步,忽然又怒气冲冲地折回来。

    她一把抓住苏李氏的衣领,如今的她已经比姐姐高出半个头。李婉仪一双眼睛静静地盯住了苏李氏,一字一句问道:“看到被你怂恿私奔的妹妹好端端地出现在面前,你慌不慌?李秀仪,当初你编谎言骗我,吓唬我,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心里就没有愧疚过么?”

    苏李氏被她突然的口无遮拦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捂住李婉仪的嘴:“有话咱们借一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