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武德帝话音落地, 未央宫正殿顿时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白皇后不说话,伺候的宫侍们低着头,连动作都放轻了。武德帝揽着孩子打量了好一会儿, 越看越觉得长得好。抬眸刚要说什么,后知后觉地觉察出不对,这才站起身来。

    “皇后……”

    白皇后将游记搁到桌角,悉悉索索的衣裳料子摩挲声这一刻格外的清晰。天色渐晚, 一晃儿半天功夫就过去。天边的晚霞映照着天空红彤彤一片。暖黄的光照在她身上,光影掩盖了她眸中神色。她缓缓站起身, 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武德帝:“陛下很喜欢这孩子?”

    “这孩子生得可真是……”抬眸对上白皇后的眼神, 武德帝嘴角的笑容便消失了。

    年纪大了以后,他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未央宫。未央宫里有别宫都没有的清净, 没有追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女声,也没有各式各样的撒娇卖痴。若他不开口逗皇后说话,皇后都不带搭理他的。可越这般,武德帝就越喜欢往未央宫跑。若能逗得皇后多跟他说上几句,武德帝这心里便觉得熨帖。

    此时看她这般神情,他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孩子?朕这不是想着各宫膝下都有子嗣,只有你身边冷冷清清。若是添个乖巧的孩子, 与你也是一番乐趣……”

    白皇后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眼神飘到乘风脸上,清冷的面容上浮现了很淡的讥笑:“陛下这是觉得吾膝下无子,只一个公主, 当这皇后便当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朕并非这个意思,你想到哪儿去了!”武德帝立即就否认。

    他哪里是这个意思?皇后是皇后,岂能与一般宫妃相提并论?这是他年少结发共白头的原配,即便膝下无子,他一样爱重她, “朕是想你好,再说这孩子年岁尚小,母亲又是个疯的。只要皇后教养得好,往后就是皇后的亲子。朕只是盼着你身边能热闹些。”

    “热闹?光晋凌云一个还不够热闹?”

    白皇后脸色冷下来,“好生教养?吾也想好生教养。若非陛下总插手,晋凌云能这般无法无天?”

    “凌云哪里就无法无天?”武德帝提到晋凌云心里虚,眼神闪闪烁烁的,“凌云跟这孩子还是不同的。凌云是姑娘家,姑娘家多疼爱些,又不会闹出什么大事……”

    “她做出那种事还不算大事,你还想她怎么闹?”白皇后立即就怒了,“掀翻了大历王朝才算大事?”

    武德帝不想提,也不愿跟白皇后争。争来争去,人死不能复生。除了让凌云去赔命,还有别的法子平息南阳王的怒火?武德帝可舍不得让晋凌云去填盛成珏的命,凌云金枝玉叶,盛成珏算是个什么东西,盛家不配!此时看着皇后怒气冲冲的脸,他只能和稀泥:“过去的事情揪着不放又有何用?不如放宽心。”

    “皇后,皇后你消消气……”武德帝立眼一扫,杨秀立即带着宫侍们退下去。

    宫侍们鱼贯而出,杨秀看了一眼徐乘风。

    小家伙还被武德帝揽在怀中,大眼睛盯着武德帝衣襟上活灵活现的龙,一派天真好奇的模样。武德帝摆摆手,让杨秀赶紧滚:“出去!”

    杨秀只能放徐乘风留下,行了一礼,迅速退了出去。

    人走光了,武德帝才舍下脸皮来哄人。他惯来是个会哄人的,尤其是哄女子。那温言软语的模样,比谁都会说话。白皇后全程冷着脸他也不在意,越哄越称口,倒也不在乎脸皮。

    白皇后眉眼不动,这时候倒是将目光落到小孩儿的脸上。眼睫低垂地盖住眸色,十分克制

    徐乘风从头到尾就安静地听着,既不插嘴也不吵闹。乖乖巧巧的模样,别提多惹人喜欢。武德帝起先是被孩子皮相虏获了,这会儿是真的觉得好。低头看了看眨巴着大眼睛的漂亮娃娃,又看了看似乎有缓和迹象的白皇后,温言劝道:“若你实在不愿养,朕也不勉强你。朕只是希望你身边热闹些。”

    “要吾养他也可,”白皇后吐出一口气,似乎愿意松口的样子,“要做就做得周全些,这孩子记到本宫名下。往后这就是正宫嫡子,与那些庶子可不能混为一谈。”

    “这是自然。”武德帝一口答应,“记在你名下的,自然就是正宫嫡子。”

    说到这,武德帝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显然也想起那些看不清身份的讨债鬼。

    近两年来,晋凌钺那一帮子人越来越猖狂。不过是多宠了些时日,还当真把自己当回事儿。这才尝到多少甜头就以为自己翅膀硬了,胆敢联合朝臣逼他立储?武德帝心中冷笑,他身强体壮,再活二十年三十年都游刃有余,哪里轮得到旁人来逼他让位!

    皇后这句话提醒他了,武德帝再看这孩子,越看越喜欢:“有了嫡子,那些庶子自然得靠边儿站!”

    白皇后嗤笑了一声,似是没留意到他的脸色,轻飘飘地感慨了一句:“你说得倒是容易,正宫嫡子,庶子靠边站?苏氏的那两个皇子多金贵?生了这么个能耐的儿子,满朝文武都敬着她苏贵妃。”

    “她苏氏再是金贵,也不过一个妾罢了。”

    虽说皇家女子的身份自来与外头的女子不同,旁人不敢说,武德帝却是一口一个妾。

    因着晋凌钺在朝堂的一举一动,武德帝如今提到苏氏也是厌烦。那嫌恶的模样,可半点没有曾经关起门来的柔情蜜意:“皇后你就是太好性儿了。总是那般大度妥帖,不争不抢,才叫这些个看不清身份的玩意儿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宝贝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白皇后挑了挑眉,多的话也不说,就端起茶水不做声。

    她不做声,不出言诋毁也不评论劝解。越是这般,武德帝就越觉得她好。

    两人成婚二十七年,携手从潜府走到如今君临天下,从来都是这幅恬淡大度的脾性。不争不抢,后宫却也管理得井井有条。这样聪慧的人却生得一幅嘴硬心软的菩萨心肠,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对谁都心存怜悯。这么多年,他就从未从她嘴里听到一句旁人的不好。

    “你这人啊,若是没朕在一旁护着,指不定被那些混账玩意儿拉扯得吃了。”武德帝握住白皇后的手,感慨了一句,还颇有些洋洋得意。

    白皇后不说话,将手抽出去,这才开口唤乘风:“你可有名字?”

    乘风听了这么一耳朵乱七八糟的话,有些听懂了有些没听懂了,云里雾里的。不过这小子鸡贼得很,不必大人嘱咐,都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模样。此时他指了指自己鼻子,面上神情有些憨憨傻傻。可天生的皮相让他看起来越发的天真不知事儿。得了白皇后点头肯定,他才抬头看武德帝。

    武德帝拍拍他的脑袋,笑起来:“别怕,过去给你母后瞧瞧。”

    乘风于是乖乖地走到白皇后身边,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何意?”白皇后握起了乘风的手,看似没什么异常,但触手一碰,手心里都是汗。不过她嗓音还冷冷淡淡的,看不出端倪:“是有名字,还是没名字?”

    乘风犹豫了一下,试探地开口:“小屁娃子。”

    细细奶奶的嗓音一出,白皇后的手就是一抖。武德帝的眉头都拧起来。显然,这位顺风顺水的帝王还没听过谁家给孩子如此下里巴人的小名儿。

    但转念一想,孩子母亲是个疯的。疯子能起什么好名字?

    事实上,小屁娃子是苏毓经常喊他的别称。那丫头促狭得很,故意给孩子起一些怪名儿。若非武德帝在,她都要蹲下来将乘风抱怀里:“多大了?”

    “六岁。”

    “六岁了?”白皇后克制地蹲下身,盯着乘风看。许久,她才开口,“陛下,这孩子我养了。”

    她这么说,武德帝脸上的笑容瞬间就绽开。他就知道皇后这人嘴硬心软,最是喜欢孩子。瞥了一眼徐乘风,武德帝也觉得孩子讨人喜欢。正好皇后喜欢,他便顺水推舟:“旁的事你就别忙了。朕来吧,孩子尽快记在你名下,往后这就是中宫嫡子。”

    “小名儿实在不雅,往后莫叫了,换个名儿……”

    武德帝目光在殿中转了一圈,刚想开口,就听白皇后开了口:“叫风儿吧,乘风而起,扶摇直上。”

    “乘风而起,扶摇直上?”武德帝眨了眨,咂摸了一下这名字,觉得怪好听的。寓意也好,与凌云的名字也相配。凌云壮志,扶摇直上。想了想,他干脆将名字给定了。原本是打算将孩子记到皇后名下才定大名,这会儿武德帝直接拍了板,“就叫乘风吧。”

    这名字一定,白皇后眼睫剧烈一颤。她状似沉吟地犹豫了下,点头:“陛下做主便是。”

    武德帝感觉自己给取了个好名字,十分高兴。

    白皇后笑了笑,抚了抚乘风的脸颊,淡漠的脸上倒是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武德帝就在盯着白皇后,这么多年,甚少能从她脸上看到如此松快的笑容。难得窥见一次,武德帝有些受宠若惊,越看孩子就越满意。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幽幽地感慨了一句:“自古以来,不管是皇家还是平名百姓,终究还是得得讲究一个祖宗礼法。子嗣再多,也得分个高低好坏。中宫的子嗣,才是正统。”

    白皇后眉心一跳,眼眸深沉:“陛下这是何意?”

    “嗯?”武德帝凝视着徐乘风,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没什么意义,朕不过是随口感慨。”

    白皇后轻飘飘地‘嗯’了一声,仿佛也是随口一问,就放过去了:“陛下,孩子记到吾的名下,吾自会好生教导。吾如今只有一个要求,这个孩子吾要如何管教,陛下切莫再插手阻拦!”

    这话一说,就又拐到晋凌云身上。

    武德帝有些尴尬,立马保证:“这是自然,朕信任皇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