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25、第一百二十五章
    徐乘风进宫的当日便被安排进了冷宫。早在徐宴同意让乘风进宫, 白皇后便在着手布置这件事。

    事实上,关于冷宫里藏着一个皇子的流言已经在宫里传说有一阵子。因皇后特意安排,这冷宫中皇子的长相, 年龄,经常出没的地方都被传出来,且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传了一个月犹豫,如今不仅各宫上下都有听说, 就连素来对后宫之事漠不关心的武德帝都听说了。

    武德帝放下杯盏,扭过头去不叫窗边软榻上的皇后瞧见他脸上窘迫的神色。压低了嗓音, 他甚是不悦地问杨秀:“当真有孩子?你可有亲自去瞧过?”

    杨秀勾着腰飞快地摇了摇头。立马告罪道:“老奴确实听过几句流言, 倒是不曾去过冷宫。”

    武德帝脸色立即沉下来:“你怎么做事?这都不去查清楚,朕养你何用!”

    说着, 就抬腿去踹。

    “陛下何必怪罪杨公公?”白皇后突然出声制止。

    说着,她一双冷淡的桃花眼便看了过来。落到武德帝身上,他身子顿时一僵。

    白皇后也没多打量他,只一眼便轻飘飘地移开视线。

    她手端了茶水,此时呷了一口茶水才不轻不重地解围道,“杨公公日日跟在陛下身边,不曾离开半步, 自然是以伺候陛下起居为主。这些个流言蜚语在宫里传的那就多了,若是一一都得去查,那陛下的耳根子可就不得清净了。毕竟陛下这些年这等的这种事儿也不少, 如今有空怪杨公公,不若派人走一趟冷宫。是真是假,一探究竟。”

    “一把年纪了,陛下也该收敛着些,”白皇后嗓音不疾不徐, 说出口却叫武德帝顿时面红耳赤,“省得老传这些个风言风语传到吾的跟前,闹腾得很!”

    武德帝十分尴尬,想解释,被她这冷冷一眼给刺得语塞:“皇后,朕不是……”

    然而话还没说,见白皇后已经端起杯盏,顿时又觉得尴尬。早年彤史还会寸步不离地记载他的一举一动,如今彤史都不大记他偶尔酒兴上头的荒唐事。这么多年没跟皇后闹过,四十好几了,反倒叫这些腌臜东西给闹到皇后的跟前来。

    面对白皇后带着淡淡的讥讽笑意老了,他心口有些闷。想着若非杨秀这老奴才多嘴提了这么一句,皇后怎么会想起这事儿。这口气不顺,他立即撒杨旭身上。抬起一脚就踹向大太监杨秀,他厉声喝道:“杨秀,你亲自去冷宫走一趟!朕倒要看看,到底谁在传这些风言风语!”

    武德帝站起来怒道:“要是冷宫里没有这么个孩子,朕扒了那些嘴碎子的皮!”

    杨秀被他踹得一屁股坐地上,麻溜地原地一个打滚有爬起来,躬身应诺。

    武德帝脸上挂不住,不好跟白皇后撒火气,就插着腰便来回地踱步。见软榻上白皇后连抬一下眼皮子看他的意思都没有,心里顿时更暴躁了。

    杨秀得了吩咐自然立即去办,带着人匆匆往冷宫去。

    人走了,白皇后不给台阶下,武德帝就插着腰满屋子乱踱步。

    转来转去的,转得白皇后眼睛都晕了。她心里一烦,蹙着眉头将杯盏嘭地一声搁到案几上,武德帝暴躁的背影就是一僵。他转过身来,冲白皇后讨好地笑了笑。

    白皇后没有搭理他,冷冷地扫他一眼便又端起了手边的一本游记。

    五月的天越来越热,窗户洞开的,半空中一轮明月照着,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白皇后姿态慵懒地靠着引枕,显得十分的冷清。

    武德帝想了想,屈尊降贵地凑到白皇后身边。皇后的身上有一种旁人没有的宁静味道,靠得近了,叫人心神都静下来。武德帝有时候也奇怪,明明年轻时候他还没那么爱重自己这位中人之姿白皇后。这么多年过去,反倒最放在心上的就她一个。

    许是年纪大了以后念旧,武德帝一边陪着笑脸一面心里唏嘘,他如今最怕皇后不搭理他。

    白皇后嗤笑了一声,话也懒得多说。

    武德帝靠在她身边等得煎熬,其实心里也没底。他在女色一事上颇有些没有节制,尤其是近几年。再觉察出身子大不如从前以后,他反倒更喜欢做这些事来自欺欺人。仿佛沾染的女子越多他越强壮似的,确实临幸了不少女子。冷宫里有没有他留过种的,武德帝根本就说不清。

    不过这后宫里或者的孩子,除了是他的种,也没有旁人。后宫由皇后管着,外□□本进不来后宫。女子总不能无故怀孕,只能是他醉酒临幸。

    墙角的漏壶一滴一滴地滴着水,三足鎏金羊首香炉在袅袅地冒着青烟。淡淡的有点儿苦涩的香味在内殿散开,武德帝凝视着白皇后的侧脸,耳边是她哗啦哗啦翻书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殿外可算是有了动静。

    杨秀带着人急匆匆地折回了正殿,进入内殿的瞬间,目光不期然与缓缓从书中抬眸的白皇后对上。两人视线不声不响地碰上,轻飘飘地移开。他身后呼啦啦一群人晚了一步,全都神色各异地低着头。杨秀手里牵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儿,往地上扑通一跪,脸上的神情是格外尴尬。

    武德帝看到孩子的瞬间脸涨成了猪肝色。他看着眨巴着乌溜溜大眼睛的脏孩子,半天说不上话。

    与此同时,落在最后面的宫侍驾着一个瘦巴巴的疯女人上前。她才一进内殿,身上那股又馊又腐臭的味道弥漫开,连香炉的香味都遮掩不住。人拖进来,嘴里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听不懂的歌谣。她也不怕人,烂泥一团似的盘在地上,盯着自己手里正在编制的花环,专心致志地编。

    “这,这……杨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德帝惊呆了。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卢珊这个人,根本想不起曾经为了得到这个烈性女子的身子,他到底做了哪些被御史台唾骂的事。武德帝嫌恶地皱紧了眉头,越看越觉得埋汰。但顾忌着白皇后在一旁看着,他于是厉声呵斥道:“杨秀,这是谁!”

    杨秀立即道:“陛下您忘了吗?这是卢美人啊!”

    什么卢美人不卢美人?美人那么多,他哪里还记得谁是谁!

    见武德帝想不起来,杨秀忙不迭爬起来,凑到武德帝身边对着他耳朵便是一阵耳语。

    随着他耳语和白皇后似笑非笑的脸色,武德帝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十分尴尬。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原来,这卢美人就是七年前他偶然一次花灯节在京中瓦市里闲逛碰见的良家女子。当时他见卢珊年轻貌美,当即命护卫直接掳了卢珊进宫。那卢珊性情刚烈,几度寻死。但他当时美色冲上头颅,为逼迫这女子就范做了不少荒唐事。似乎还有个颇得推崇的学子是这卢珊的未婚夫,击鼓告御状,状告天子强抢良家女子。为此他还被御史台联名讨伐……

    不过将卢珊弄进宫没多久,就是三年选秀。当时又有了新的美人送上来,他见这卢珊不识抬举,还多次意图行刺便将人给丢到冷宫里去。如今再想起来,也有七年了。

    “这孩子是她生的?”武德帝不愿再看地上这脏女人一眼,倒是目光投向了徐乘风。

    “禀陛下,正是。”

    小孩儿虽然脏兮兮的,但有一双非常明亮的眼睛。此时眨巴着与武德帝对视,清澈又灵动的样子,吸引了武德帝的关注。他指了指杨秀身边的宫婢,“你,带他下去梳洗。”

    宫婢哪里敢耽搁,立马牵着乘风下去。

    乘风全程都表现得很乖巧,既没有看白皇后也没有张口说话,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宫婢将人牵下去,白皇后才将眼睛从书页之中抬起来。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卢珊,说了句:“将她也带下去洗漱。”

    咿咿呀呀地唱歌的卢珊被架下去,内殿恢复了安静。武德帝扭头看向面色恢复冷淡的白皇后,顿时又一股焦灼涌上心头。其实也没什么好焦灼,他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些从来都明明白白地摆在白皇后的面前。但能叫一个孩子在冷宫里藏到这么大才发现,他有种无地自容的羞耻。

    “婉蓉,”武德帝握住了白皇后的一只手,“没想到冷宫里还真藏了一个孩子……”

    白皇后将手抽出来,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陛下龙体康健,雄姿甚伟。”

    武德帝的脸瞬间躁得通红。

    不一会儿,宫婢牵着洗干净的孩子过来。才一踏入内殿,武德帝的脸色就变了。

    那粉雕玉琢的小模样,只一眼就虏获了武德帝的眼睛。武德帝好美人不是假的,他不止好女色。只要是长得好的,他都偏爱。乘风这皮相一露出来,武德帝眼睛都瞪老大。这么多年还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孩子,就是当初的晋凌云,也没有眼前的孩子玉雪可爱。

    “这,这孩子,”武德帝快速地眨了眨眼睛,命宫婢将孩子送过来,“快过来叫朕瞧瞧!”

    乘风仰头看了一眼宫婢,嘟了嘟嘴,缓缓地迈着小短腿走过去。

    人靠近了,武德帝盯着孩子目不转睛。

    他这时候倒是忘了窘迫,揽着孩子的肩膀就上下仔细看起来。越看越觉得生得好,他的心都随孩子一眨一眨的眼睛化成了水:“这,这孩子当真是……”

    白皇后克制地没有伸手,维持着脸上冷淡的神色,一脸挑剔地打量乘风。

    许久,她才吐出一句:“这孩子陛下预备如何安置?”

    武德帝捏着孩子软乎乎的小手,也没有怀疑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藏了这么久。后宫里冒出来的,年龄又对的上,他主观意识里直接断定了这是自己的孩子。听白皇后说如何处置,他顾不上捏孩子的手,倒是又为难起来:“婉蓉,婉蓉啊……”

    白皇后眼睫微微抖动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看,这孩子的母亲是个疯的,这孩子得另找人养着。”武德帝就是喜欢漂亮孩子,乘风合了他眼缘,他自然是要安置。心里飞快地将各宫妃子过了一遍,如今有身份的,都是膝下有孩子的。若说膝下无子的,整个宫廷,怕是只有白皇后。

    目光自然又落到皇后的头上,他很自然地便道:“不若这孩子便养在你宫里吧。你这宫里也冷清,养个孩子热闹些。将来长大了,也是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