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74、第七十四章
    传言传了一个月, 徐宴看似没去管,其实私底下有在查流言的源头。

    流言蜚语这种东西自来都是三人成虎的。一旦传起来,口口相传的, 就很难查到源头。不过这种针对苏毓的阴司,一看就出自后宅女子之手。徐宴怀疑过几个人,尚未有定论。甄婉和芳娘两人,都在其中。如今看甄婉这幅经不起激的样子, 就知十之八.九是她。

    若非不得已,徐宴是不愿给个未出阁的姑娘难堪的。女儿家的名声重要, 有时候害了姑娘家名声, 当真会坏人的下半生。况且他也没自认自身出众到叫个勋贵女子不顾名声来为他折腰。今日若非甄婉当众羞辱苏毓的身份,徐宴是决计不会对一个姑娘家如此口出恶言。

    徐宴垂眸看了眼苏毓, 见她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心里一股火气涌上来。

    脾气再好的人,自家妻子被人欺辱也是要怒的。何况徐宴其实并非一个好性儿的人。他只是藏得深,戾气和脾气都藏在心里,面上维持一幅温文尔雅的姿态罢了。

    果不然,此时看甄婉一幅泫然欲泣的神情,徐宴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觉得很有几分厌烦。

    他淡淡撇开脸,不叫眼中的恶意露出来。鸦羽似的眼睫半遮着眸子,外人根本看不清他眼中神色:“甄姑娘, 你若当真感激徐某的救命之恩,就请姑娘你来打搅徐家的平静。”

    嗓音也是淡漠的,情绪藏得滴水不漏。

    婉仪小媳妇儿躲在苏毓的身后,瞥了一眼不露神色的徐宴,偷偷地咽口水。

    旁人都道她胆小, 只有亲近之人才知晓,她心细如发。早在见到徐宴第一面时,婉仪便觉得徐宴有着与常人不同的冷漠。外人都道徐宴好脾性,只有她恭恭敬敬的不敢造次。婉仪总觉得徐宴不是个好相与之人,此时看来,她没有看错。

    婉仪心中如何想,苏毓不知。她感觉小媳妇儿抓她袖子捏得紧了,以为是今日剑拔弩张的场面吓到她了。一边冷冷注视着眼圈儿已经红了正死死盯着徐宴的甄婉,一边安抚地拍拍她的手。

    婉仪挪的离徐宴更远些,心中默默地佩服苏毓。

    与此同时,甄婉这般被徐宴当众羞辱,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

    她此时又尴尬又伤心。四周议论纷纷的声音让她腿肚子都在抖。说实在的,长这么大,除了那日当街纵马被拉下马丢过人,甄婉还没受过这般欺负。她素来是个心高气傲的,此时一张漂亮的脸涨得通红。耳边议论声越大,且句句正巧戳中了事实。

    商贾之人说话难听,偶尔冒出那几句赤.裸裸的言论,差点没叫从未觉得自己有错的甄婉羞愤欲死。

    她袖笼里的手攥紧了,紧紧地攥着。手指的指甲根根掐进了手心,看着眼前仙人之姿的徐宴,又觉得十分不甘心。她实在不懂,明明跟苏毓这个童养媳比,无论是出身还是相貌都远胜一筹。她更年轻,更娇俏,凭什么徐宴看不上她?!

    “徐宴,我问你,你一定要如此与我说话?”即使是被伤到心了,甄婉还愿意给徐宴最后一次机会。

    事实上,虽然一直被徐宴避如蛇蝎,但甄婉却从未觉得徐宴是真的厌恶她。

    在她看来,徐宴出身寒门,上无父母亲族照拂,下午兄弟姊妹帮衬。就是一个没权没势的穷酸书生罢了。任何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这是人的本能。哪怕徐宴与旁人不同,他才学出众,注定了前程似锦,但在甄婉看来,也不过比其他读书人更清高更俊美罢了。

    她可以接受徐宴的清高,看在徐宴相貌绝佳的份上。清高都在她看来都是徐宴与众不同且格外有趣的品质。但不代表她会相信徐宴真的对她没有心思。读书入仕的这一条路上,不是只有考上科举这一件事的。做官也是要有靠山的,就像她的姑父,靠得就是甄家。

    而她,甄婉,是将军府的独女,出身高贵,背后站着的是当朝三品大员。愿意弯下腰去给徐宴一个没有任何帮衬的寒门学子青睐,本身就是十分的屈尊降贵。徐宴嘴上装得再如何清高,心里定然都是盼着她巴上来,享受着她的追逐的。

    甄婉不是个怕流言蜚语的性子,亲爹眼皮子底下都敢惹事儿的主儿。到了金陵,脱离长辈的管教,自然更飞扬跋扈肆意妄为。她贪图徐宴的美色,愿意追着徐宴跑。但这都是基于徐宴一定会妥协之上,她放低身段,不代表徐宴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还当众羞辱她!

    “徐宴!”甄婉面上的神色变了又变,倔强地问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徐宴眼眸渐渐黝黑如墨,面上却维持着冷淡:“甄姑娘厚爱,徐某承受不起。”

    一声落地,苏毓若有所思地看向徐宴。徐宴那双眼睛里头卷着的戾气,都快要逃脱浓密眼睫的阻挡冒出来。苏毓身边的小媳妇儿抖了抖,挪得更开了。

    甄婉却抿起了嘴角,那双嚣张的凤眼威胁地高挑起来:“你再说一遍。”

    徐宴低垂的眼帘缓缓抬起来,黑黝黝的眸子直直地看向了甄婉。别看这徐宴总是一幅万事不上心的冷漠模样,这一双眼睛露出来,野心和戾气便暴露无遗。

    甄婉被这冷冽的眼神心口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把。

    徐宴却嘴角弯了弯,面上神情格外的冷静。他依旧维持彬彬有礼的姿态,仿佛刚才似是而非的话不是出自他口,吐出一句:“既然话不投机,那我们便告辞了。”

    说罢,他握着苏毓的胳膊,便将人带出了食肆。

    苏毓脑子里乱得厉害,但也不是完全失了智。这样的场景还看不出甄婉在背后做了什么,那当真是睁眼瞎。忆起那日她带着小屁娃子上山,甄婉背后能做的,不外乎流言蜚语的重伤。

    说来自从她忙完夏衫的样品和冷饮铺子的装修设计,精神突然一下子松懈下来人都懵了许多。此时晃了晃脑袋,苏毓自然就问了:“说罢,怎么回事?”

    那时候忙着别的事儿就没细究,没想到这事儿还有后续。

    “无事,”书院的流言苏毓没听说,徐宴私心里也不想她知道,“这些事,我自会处理的。”

    苏毓扭头看了一眼甄婉。

    甄婉立在人群中,目光直直地看着徐宴的背影。苏毓总觉得她的这个眼神有些不对劲儿,不自觉地眉头就皱起来:……因爱生恨这种戏码,不会发生在徐宴的身上吧?

    见小夫妻俩走了,婉仪小媳妇儿抱着孩子匆匆跟出来。

    事实上,食肆里发生的这些事儿,婉仪小媳妇儿不声不响的,其实都看在眼里。她看着不说话,但心里都明白的,大约能看出点什么东西来的。那个什么甄姑娘,一看就是对徐家的小相公有情。徐家相公看态度,对那甄姑娘也是耐心耗尽了的。虽然不清楚徐宴跟那个甄姑娘之间有过什么救命之恩,此时她也跟苏毓一样一边走一边扭头去看。

    她看得分明,贴在苏毓的身边,有着跟苏毓一样明明白白的担忧:“……这姑娘不会记恨在心了吧?”

    不要小看女子的自尊心,尤其是骄纵的世家女。若是当真被惹恼,因爱生恨,反过来害人的不在少数。婉仪不知想到什么,脸上有着几分落寞。

    苏毓低头看了她一眼,小媳妇儿抿嘴笑笑,似乎有故事的样子。

    两人从食肆出来,就被徐宴带回了宿舍。婉仪小媳妇儿见到了宿舍,跟苏毓说了一声便抱着孩子去自家相公的住处了。

    苏毓看她宿舍不远,点点头便放她过去。

    小夫妻俩回到屋里,苏毓便走到了床榻边坐了下来,歪着脑袋看脸色不大好看的徐宴。

    刚才徐宴对甄婉口吐恶言,着实惊了苏毓一下。

    其实在一起这大半年,苏毓也算是摸清了徐宴的性子。他是真的清高,不是装模作样,对一个对女子口吐恶言实在是为难他。若非必要,他不屑于用言辞去打压老弱妇孺,甚至不愿跟人纠缠。但能在公众面前那般说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不外乎在甄婉在背地里针对她。

    苏毓不是古代妇人,其实对这等程度的流言的承受力还好,不大在意。毕竟仔细想想,甄婉能拿出来针对苏毓的也就那么几件事,出身,年龄。况且方才在食肆,甄婉已经大声喊出来。

    “宴哥儿,”说到这个,苏毓的眉头皱起来,“看来是有件事必须要跟你谈一谈了。”

    关于毓丫的童养媳身份,在食肆被人鄙夷之前,苏毓是没觉得有多大问题的。苏毓一直以为只是名声不好听,并非大事,如今看来,是她想错了。

    事实上,这样的身份早被扯出来对苏毓来说还是一件好事。毕竟在今日之前,苏毓从未考虑到身份的问题。这种问题一直隐忍不发,或许等将来徐宴当真金榜题名,可能会成为极大的隐患。

    苏毓已经能想象到自己会因这个身份遭受到怎样的非议。届时,恐怕就不会是今日这般能叫她轻松应对的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徐宴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曾经与毓丫成了婚,只是徐宴到了年纪,与毓丫做了夫妻之事罢了。成婚,聘书,拜堂,样样正经的婚事该有的,他们都是没有过的。换言之,毓丫当初嫁给他,只是将身子给了他,该有的名分,成婚礼,没有大人从中主持,她是一样都没有的。

    徐宴早慧,许多事他不是没注意到过,但就是从未在毓丫的跟前提起过。

    “你说。”徐宴端坐在书桌旁,不闪不避地看着苏毓。

    苏毓张了张嘴,突然发现自己对古代婚嫁礼仪说不出个一二。她只知道若是正经成婚,应该有个生辰八字的婚书。但她不太清楚古代成婚,思来想去,不确定这是否是个必要的流程:“……你是否娶我过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