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73、第七十三章
    苏毓是来过一回的, 在她上回来豫南书院之前,书院里都流传着她貌若无盐行为粗鄙的流言。这等流言不知是何人传的,但自上回苏毓来过一趟以后就不攻自破了。但流言这等东西传起来容易, 辟谣难。哪怕有不少人知晓流言不实,但还是多了去的人想来见识一下徐家娘子到底有多上不得台面。

    尤其是在书院前面的屏风上见过徐宴的名儿的姑娘家。这不芳娘叫破了苏毓的身份,食肆里的人目光都看过来。个个仿佛打量什么稀奇的东西似的,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苏毓。

    苏毓悉心养得这大半年, 坚持每日自虐,早已不是往日模样。

    如今她身姿纤细, 身段窈窕。一双桃花眼潋滟如湖水, 唇红齿白,眉如墨画, 通体一股寻常闺阁女子没有的从容与自信。那是骨子里带来的属于高级知识分子的底气,也是多年良好教养的气度。此时缓缓掀了眼帘看人时那等沉静的姿态,一旁婉仪小娘子瞧着都觉得跟徐宴都差不离。

    “甄姑娘,”苏毓向甄婉颔了颔首,目光投向了芳娘,“芳娘。”

    “芳娘是你叫的?”芳娘厉声打断。她如今最厌烦过去,细枝末节跟过去有关的东西都不能提。听苏毓提及她曾经的闺名, 芳娘脸色沉得滴水,“你是个什么身份?如此无礼放肆!”

    苏毓眉头紧紧皱起来,抬眸看着她。

    芳娘错开眼神不与她对视, 斜着眼睛看过来。那双圆亮的杏眼看人时,满是高傲和轻视。曾经眉宇之中爽利,短短一年不到的日子就消弭得干净。苏毓不晓得她在被家人找到以后经历了什么,心性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但不可否认,此时的芳娘看着当真是讨厌极了:“那不知你该如何称呼?”

    今日豫南书院月度考核张榜, 芳娘过来自然是有目的的。

    说来,原先在双门镇,不仅仅是徐家一家在供读书人。芳娘嫁到了李家村,李家的相公也是读书人。不过李家相公不像徐宴,才子之名声名远播。李家相公自十岁开蒙以后,读了十年的书。资质有限,十多年也没读出个名堂来。

    前年乡试落榜便放弃了读书,开始跟着芳娘四处跑生意。直到去年芳娘被苏家人找到,一家子被接到了京城去。李家相公胆小怕事,不敢跟人打交道便又重拾了读书这一条路子。

    去到京城以后,芳娘开了眼界,见识了许多好东西。正好她那个苏家的弟弟在读书,芳娘便找苏楠修问了关于读书上的事儿。

    这么一打听,听说了豫南书院是最好的书院,就存了心思要将李家相公送到豫南书院来。她心想,哪怕相公读到几年没读出名堂,在豫南书院呆几年也不是白搭。就光豫南书院一个金字招牌,她家相公出来也算是镀了一层金。届时别说科举,她好生求求府中太君,给她相公在衙门谋个差事,这般也是极好的。

    说什么不远千里来金陵做生意都是假的,收绢丝,她自然也在收。跑金陵来,就是想借国公府的威风,再借助金陵太守的手,把她家相公给安置到豫南书院来。

    不过她算盘打得响,人在柳家也耗了快一个月了,丁点儿用没有。柳夫人不仅再三推脱,话说多了,还隐约流露出鄙薄的神情来。芳娘心里气她不识抬举,但自己多少斤两自己清楚。说是定国公府的姑奶奶,但她手里头根本没多少能叫柳夫人甘心替她办事的筹码。

    左思右想,没办法可想。这般打听到豫南书院对外开放的日子,就跟着甄婉的马车过来了。

    她心里不如意,看苏毓自然就不顺眼。尤其在知晓徐宴不仅被豫南书院的山长看重,还考取了月度考核首席的位置。进来这一上午到如今,她耳边都是在打听徐宴的。芳娘心气儿不顺,看到苏毓落单,自然就上来撒气。此时一张口就是在鄙夷苏毓:“乡野女子就是不懂规矩!”

    说起来,那日在柳府莫名其妙被芳娘针对,回到家中的路上,苏毓也琢磨了许久。思来想去,她没想明白芳娘记恨她什么。若是说因为徐宴,那倒有些过了,徐宴再如何相貌好,也不至于是个女的就喜欢他。况且,芳娘针对苏毓之时可没避讳徐宴,明显就是对徐家一家子都看不顺眼。

    “既然不懂规矩,那你也别凑上来多话了。”

    苏毓一开口就给她噎住了。

    芳娘气急,柳眉倒竖:“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么跟我说话?”

    “我不算什么,我就是个从小地方来的妇道人家。”现如今身体不适,苏毓的脾气也不太好,“但我这等没什么规矩的乡野妇人,惯来是个嘴巴没把门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是分不清的。奉劝你别招惹我。若惹到了我,我这一没规矩就心直口快。到时候说了什么,你也别怪罪我。”

    “你!”芳娘一下子被拿捏的七寸,后头的气都不好撒了。

    苏毓见小媳妇儿身边的饭菜吃得差不多了,也懒得在食肆里多待。她左右是不晓得什么定国公府的。京城天高皇帝远的,外人也不晓得定国公府的姑奶奶到底多尊贵。不过看芳娘来金陵这么久,出门却跟一群未出阁的姑娘混作一团,就大体猜到柳夫人不大待见她。

    想想也是,那柳夫人一看就是个清高性子。不仅清高,还有点目下无尘的意思。那日生辰宴上,芳娘开口的两句,柳夫人的那张脸差点没到拉地下去。

    “这位贵人,若是你是在瞧不上民妇,便别总将眼睛落到民妇升上来便是。”苏毓很直白地就点出来,丝毫不跟她客气,“总凑上来刺我两句,您可真够闲的!”

    古代的权贵,说到底还是男子。在这个女子是男子附庸的社会,身份再尊贵,除非是有食邑的金枝玉叶。否则脱离了家族母族,在外依旧是个弱女子罢了。再来,芳娘若当真在定国公府那般受宠,怎地不见她去白家别院?白姨十之八.九是定国公国公夫人。芳娘作为国公府的姑奶奶,跟白家搭不上线,整日跟柳家的小辈混在一处是个怎么回事儿?里头弯弯道道儿,有点脑子的都瞧出来了。

    果然苏毓这话一说,芳娘拿腔拿调的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上来华。

    张了张嘴,她想反驳苏毓。但又怕自己多说说一句真惹了苏毓乱说话,说出什么来叫她丢人,只能憋住。此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却也只能干瞪眼的份儿。

    “若是无要事,我们这便告辞了。”说着,苏毓跟婉仪就起身要走。

    芳娘觉得这毓丫的性子变得不是一点两点,往日在双门镇,毓丫哪里是这等伶牙俐齿的模样?那温吞木讷的性子,多说两句话都能憋红脸,如今是消磨得丁点儿不都剩了。当真换了个地儿人的变化就这般大?芳娘想不通,心里更觉得憋闷。

    其实,倒也不是她说不过苏毓。苏毓再能说,芳娘也是这么多年买卖坐下来,嘴皮子利索得很。只是如今自觉身份变了。在外虚的顾忌身份才不好什么话都往外说。眼看着苏毓要走,她憋得脸都青了。

    “站住!”甄婉突然出声唤住。

    早在破庙里见到苏毓的第一眼,甄婉就不喜欢她。看到这个人,她便觉得苏毓给她一种格外碍眼的感觉。后来见了徐宴,对徐宴一见倾心。她心中对苏毓的厌恶就更深了一层。

    甄婉不觉得自己看上有妇之夫有哪里不对,她只觉得苏毓挡了她的道儿。甄婉与旁人不同,作为甄家独一无二的孩子,她自小就懂了她爹说的一个‘勇’字。事实上,甄婉从六岁将甄正雄一个怀了孕的婢女推到湖里以后就懂了这个道理——好东西得自己动手抢。

    看上的东西,只有勇于伸手去拿,最终才会变成自己的。畏缩不前的人,永远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过姑娘大了要顾及名声,她如今已经想明白。徐宴与她弄死了也不会有惩罚的婢女不同,她看上徐宴,是不能强逼的,只有徐宴自己乐意才可。

    然而像徐宴这样清高的读书人,是最不喜轻浮女子的。若是甄婉图他美色也就罢了。她如今不只是想要徐宴这个人,她想要得到徐宴的欣赏和喜欢,所以就必须得克制自己的行为。

    甄婉这段时日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约束自身。甚至为了更大家闺秀,她还请姑母找嬷嬷教她规矩。忍到今日才借着豫南书院对外开放来看一眼徐宴,对她来说,已经是做出了极大的努力。

    正因为自觉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甄婉内心俨然将徐宴视为所有物。此时再看苏毓,自然就觉得是苏毓占了她的人:“徐家婶子,借一步说话如何?”

    她高昂着下巴,神态十分倨傲。

    十四岁的小丫头片子,即便抽条了,姿态再高傲,依旧是个单薄的稚嫩少女。尤其上回目睹甄婉被曹溪安从马上拉下来,砸得鼻青脸肿。苏毓实在难对她畏惧得起来,只觉得这姑娘忒烦。

    “不方便。”苏毓淡淡地环视一圈,那清凌凌的目光从所有打量过来的眼神掠过,“没空。”

    甄婉被她噎了半晌,想叱骂却苦于词汇空泛:“无礼!粗俗!”

    苏毓不痛不痒,转身便要走。

    听了这么一会儿的闲话,自然都晓得这边坐着的是月度考核榜上首席的家眷。不少一进门就打听这位外来才子婚配情况却听了一耳朵书院内不实传言的的妇人姑娘们看到苏毓这人时,都有些惊了。目光在她脸上、身段上落了落,心不由沉下去……

    甄婉眼看着苏毓头也不回地走远,一股火气冲上脑袋。她都不管这是什么场合,张口便高呵道:“……你如此目中无人,就不怕我将你是徐家童养媳的身份说出来?!”

    这年头,童养媳其实等同于半个下人。身份比之大户人家的妾室也没正经多少。厚道的人家还能念及从小养到大的情分,当个妾养着。那等刻薄寡恩的人家,买了童养媳回来,就是当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使的。真轮起来,不就跟勋贵人家子弟屋里养的通房丫头都差不离麽!

    就这么个身份,这毓丫无论是擅画也好,擅刺绣也罢,不管如何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甄婉如今再看苏毓一幅徐宴正妻自居的架势就觉得十分好笑,装得跟正妻似的,这徐娘子到底凭的什么?!

    苏毓脚步一顿,偏过头看着她。

    “怎么?你自己是童养媳,还不允许旁人说?”甄婉可是派人去查了,这苏毓就是徐宴的童养媳。别说什么多年来相依为命,童养媳就是童养媳!

    苏毓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破空而来。

    “这么说,书院里那些传言是你传的?”一字一句,冷冽如冰。

    徐宴不知何时过来了,此时逆着光缓缓走进来,那双眼睛凉得仿佛数九寒冬里凛冽的寒风。

    甄婉冷不丁见到他,心里一慌。

    高傲的脸上极快地闪过慌张,她想说什么反驳,对上徐宴的那一双眼睛却不知该怎么说。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甄姑娘可真是好手段,徐某到底与你何仇何怨,你要如此重伤徐某的家眷。”徐宴缓缓走到苏毓的身边,垂眸看她的脸色有些泛白。神情冷冽得像敷了一层冰,看人眼神能射出利刃来,“甄姑娘别说什么救命之恩涌泉相报的话,徐某受不起。”

    他的这些话一落地,食肆便瞬间安静到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徐宴站在苏毓的身前,用身子将她的人挡在了自己身后。

    食肆里安静了一会儿,突然一阵哗然。人群中爆发了一阵嗡嗡声,看热闹的人左看看徐家人,右看看脸色古怪眼睛瞬间红了像是要哭出来的甄婉,顿时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