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60、第六十章
    原本安静略有几分紧绷的场面, 因着徐宴两个字突然变得古怪松弛了起来。

    袅袅茶香盈室,水汽氤氲,模糊了两人的眉眼。曹溪安仿佛打量新奇的事物一般仔仔细细打量母子俩, 许久,他缓缓沉吟道:“徐娘子预备怎么卖?”

    若是徐宴的娘子,那确实诚如苏毓所说,她想找人卖衣裳花样子的确不难。

    徐宴如今成白家老爷子的关门弟子, 金陵城想巴结徐家的人绝对不会少。尤其那些有钱无权盼着能与官府搭上线的商贾,乐得捧着银子来跟徐娘子做买卖。他曹家在京城虽然家大势大, 但这里是金陵。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再说,徐宴好似跟冀北候和柳太守也有几分交情。

    “徐娘子, ”曹溪安是当真看到了商机,时下衣裳款式大多雷同,这一套只要有人引领,在人前出几次风头,必然会形成一种风尚。如今尚美成风,衣裳首饰胭脂水粉都是暴利,由不得曹溪安不心动, “既然你说你能画女款也能画男款,不如这样,你与我合作。”

    苏毓心里一跳, 没有说话。曹溪安的这话正中了苏毓心思,若是可以,当然是长久合作更好。

    她垂下眼帘,遮掩住眼中的神色:“那曹公子预备如何做这买卖?”

    “不若这样,六千两, 我买下你上回那一套和今日这一套的衣裳款式。”心中是信了苏毓是徐宴的内眷这话,曹溪安自然也不压那一千两银子。还别说,商贾都晓得趋利避害会看人,他自然更会掂量。做生意都是小事儿,曹家还真不计较这三瓜两枣的小钱。

    他看中的是徐宴这个人,以及徐宴背后的白启山老爷子。

    事实上,在书院他不是没跟徐宴搭过话。但徐宴此人疏淡寡言,不远不近,根本看不出深浅。若是生意上跟徐宴的内眷搭上,这上赶着碰上的好事儿,他总不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弄巧成拙,“徐娘子往后的衣裳款式,先拿来我这过目,若是合适,你入股如何?”

    曹溪安这话说的可以说十分公允,甚至有些让利了。虽说苏毓自认衣裳款式若经营得好确实能赚,但毕竟二人是头一回做生意。开出如此条件,在哪个时代都没有这么好的事儿。

    苏毓并没有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冲昏头脑,听到他主动提及,看他的眼神不由审视起来。

    曹溪安有心,自然就任由她审视。

    苏毓思索了片刻,点头答应。

    还是那句话,有钱不赚是傻子。虽说不太清楚这个人的目的,但做买卖不是做别的。只要看好了合约,旁人也没那么容易诓她。再说,徐家能图的也就只有徐宴这个人了。这是一场相对来说公平的交易。毕竟不到最后,谁也不清楚到底谁占了更大的便宜。

    与旁人只是看好徐宴不同,苏毓可是很清楚这厮最后官居首辅,位极人臣。

    “入股自然可以谈,”苏毓出门之前便想过这点,所以将那日画的男款衣裳的花样子都带出来。只是在他开话头之前没有拿出来,此时淡淡道,“就是不知曹公子有何想法?”

    苏毓不急不躁镇定自若的模样,曹溪安一边看着一边觉得书院的那些传言根本就是扯淡。什么徐宴的内人并非什么明媒正娶的妻,而是乡下十来两银子买来的童养媳。大字不识,貌丑无盐,年老体弱,还不利子嗣。这些年若非徐宴品行好,不离不弃,否则早就该被休弃的。

    曹溪安看着眼前窈窕婀娜的女子,以及一旁漂亮得像观音菩萨座下童子的孩子,心道若是这都算貌若无盐,那传话的人得多倾国倾城?

    “你以花样子入股,经营、裁制、售卖都是我手下人来。”曹溪安既然提出入股,便也条件放宽,“两层股如何?我认为合情合理。”

    苏毓不清楚这个时代的商法,或者说,这个时代就没有商法这一门。若是抽成,抽百分之二十,比起先前卖菜品方子还多出一层。苏毓当然没有不满,只是得来的东西太轻易,总是叫人再三思量:“那曹公子有什么要求?既然提出了报酬,要求总归是有的。”

    曹溪安听这话又笑了,这女子半点不像乡下来的,头脑清晰得厉害:“我得看过徐娘子的样品再做定夺。”

    这话落下,苏毓就放下心了。

    “样品暂时没工夫做出来,”苏毓也不藏着掖着,将那一叠稿子拿出来。这几张稿子也不重,苏毓一大早用画筒卷起来,让徐乘风小屁娃子背着呢,“我这里有画稿。”

    眼睁睁看着苏毓从吃点心的小娃娃背后拿出一个画筒。

    小娃娃无动于衷地任由母亲动作,手里该吃吃该喝喝,丝毫不受影响。曹溪安颇有些哭笑不得。两次见这徐家的娘子,总觉得徐宴家的这娘子有些不一般。这年头姑娘家都讲究温婉贤淑,温顺听话。曹溪安却觉得徐家娘子身上透着一股不安分,但特别有鲜活气儿。

    画筒的盖子打开,将里头的画倒出来。

    苏毓一张张打开,都是男款,那各色各样的衣裳就展露在曹溪安面前。苏毓也是留了个心眼儿的。衣裳呈现的是整体的效果,胳膊,肩膀,腰身如何做,苏毓没有细致的画。若要呈现画作里衣裳的款式,还得苏毓亲自去跟绣娘裁缝商量才可。

    曹溪安看这些衣裳的样式,倒是第一眼没被款式吸引,反而被苏毓独特的作画技巧给惊住了。

    水墨与水粉的自然融合,画出色彩渐变和光色明暗的效果图,曹溪安十分震惊。

    当下的作画技巧就不必再赘述,苏毓的画法当真是新颖独到。曹溪安来金陵晚,十来前天快要开学才匆匆赶到。尚且不知苏毓曾因一幅画在字画局大放异彩,并且还招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此时捧着稿子,忍不住就问苏毓:“你这颜色是如何画出来的?”

    苏毓一愣,发现那日作画没注意,又习惯性用了自己的画法:“哦,这个啊,是我独创的画作技巧。颜色也是我调配出来的,让曹公子见笑了。”

    “哪里,”这若是见笑,那他的画技岂不是滑稽?“徐娘子还擅丹青?”

    苏毓眨了眨眼睛,不知该应好还是应不好。

    曹溪安没听说孙家跟徐家闹得那一出,见她面色犹豫,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便也不多勉强:“这几套衣裳看画作是都不错的,但没看到实物,也说不好呈现的效果。不若这样,徐娘子若是得空将这几套衣裳做出来,叫我看一看上身的效果,我们再来谈入股之事?此事不急。”

    这倒也是,没有那桩合作是一次就谈成的。

    苏毓想想,便将画稿收了起来:“这是自然,正好外子也是豫南书院的学生。原本就答应了得了空便去学院看他,不若约个日子,我将几套衣裳做出来。让外子穿与你看一看。”

    曹溪安想得就是这一出,他还没提出来,苏毓自己倒是把话给递出来了。当下满口的应答。不仅如此,早先说好的衣裳银两他准备好,苏毓身上这套他也是今日一并买下来。

    吩咐仆从立即回府上拿银子过来,他忍不住就与苏毓说起了丹青画作的事情。

    曹溪安本身就是爱画之人,也有收藏画作的癖好。他在京城之时,为了收罗各种画作,说是一掷千金都不为过。那些画作里头,有不少如今已经成了孤品,也有不少渐渐黯然失色。但这丝毫不打击曹溪安收藏画作的喜好,甚至因为孤品的增多,让他对这件事越来越痴迷。

    “徐娘子不必担心,曹某只是十分欣赏各色字画。钦佩有高超丹青技艺之人。”

    他此时毫不避讳自己对画作的喜欢,“曹某手下收藏画作不少,自认也有一定的品鉴能力。方才见徐娘子上色技巧与众不同,着实有些吃惊。徐娘子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这倒也没有。

    苏毓既然打着去字画局卖画的念头,就没有避讳自己擅丹青的事。方才顿了一下,不过是曹溪安那吃惊的模样,叫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再出这个风头。

    此时听他解释便摇摇头:“没什么,我确实擅长丹青。”

    “哦?”曹溪安眼睛都亮了,“那不知曹某可有幸观赏观赏?”

    苏毓:“……”这么自来熟真的好吗?

    “也可,”苏毓无奈,这曹公子似乎是个急性子,苏毓淡淡道:“下回成衣做出来,我与外子带上画作一并去豫南书院寻你。”

    曹溪安比她想的还急,想着当下便去看一看。但一想今日学院不沐休,徐宴定然不在家中。他一个外男不好跟个妇人回家。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徐家娘子也不必做人了。想想,便按捺住了急切的心情点点头:“若是画作好,徐娘子不介意我收藏吧?”

    苏毓听到这话是当真要笑,她是遇到大金主了么?

    “那是自然,承蒙您的厚爱。”

    穿过的衣裳自然不好给个外男的,苏毓在他提出要买之时特地花了些银两另做了一套。等着曹家的仆从将银两取来,苏毓便将上回那套衣裳的样板交给了曹溪安。身上这一套,因着是苏毓临时决定穿出来的。倒也没准备样品,约定下次成衣成型之时一并将样本交给他。

    曹溪安也不怕她跑,一口答应了。

    一次挣了六千两,这对寻常人家来说,那是一辈子都吃不完的钱。苏毓十分高兴,出了茶馆就领着小屁娃子跑去了金陵最大的钱庄。这些银两放家里自然是不安全的,存在钱庄里才稳妥。苏毓去存了银子,扭头就牵着小屁娃子血拼!

    挣钱了,当然要大方。不仅大方,苏毓丝毫不耽搁,又去寻了相熟的裁缝做衣裳。她手里也有徐宴衣裳的尺寸,做衣裳也方便。说来那裁缝替徐家做了不少套衣裳了,赚了不少钱。看到苏毓过来眼睛都笑成一条缝。

    苏毓一面跟她商量衣裳怎么做,一面心里嘀咕:看来是时候给山上的宴哥儿送送温暖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