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59、第五十九章
    从西街出来以后, 苏毓忽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这些日子她一直忙着制作面膜,跟徐乘风两人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功夫才磨出来的粉末。从买药材,到配, 到磨粉,到定制木盒,真正一些列的事情折腾下来,前前后后差不多两个月。后面去徐宴书院找人搭线, 让人愿意用,也是个十分艰难的过程。

    但做衣裳就比较简单了, 她脑子里有太多的见解。本人也十分擅长丹青, 画图样式很方便。

    若是改面膜为卖衣裳设计,也不是不可。但既然面膜都进行到这一步, 可以先尝试再做决定。至于卖衣裳设计,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不要什么事儿都想得太理想化。

    可即便如此,这也不妨碍苏毓心里高兴。抱着琴回来的路上小屁娃子想吃点心,她都一一满足了。

    母子俩回到家,天色还早。苏毓抱着琴巷子里走过之时,引得各家院子里坐外头吃饭的人都看过来。还别说, 这一身衣裳抱着把琴看起来是真的风姿绰约。那日苏毓阴阳怪气说得那一通话她们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此时看苏毓的样子,心里一酸, 忍不住就有不三不四的话要说。

    不过说也只敢在背后说说 ,再不敢往外头瞎传了。那日苏毓对张氏说的那番狠话,她们可都是听在耳朵里的。虽然不清楚徐家有什么官家背景,但既然敢说出那番话,肯定是有底气的。

    巷子里嘀嘀咕咕的, 苏毓是丝毫不受影响。她带着徐乘风回到家当天下午就开始了自己的课程。

    弹琴是一门没有捷径的课程。先不管天赋如何,要想弹得好,那就是得练。不过在开练之前,得先学一下基本的理论知识。在理论这一点苏毓倒是很擅长,她这人大小就是脑子好记性佳。琴不弹,久了手会生疏。但理论知识只要记住了,多少年都很难忘。

    徐乘风这小子不愧是徐宴的种,记性好到苏毓咋舌。原本以为至少要教几天才能记住的琴弦和音阶,小屁娃子只需要半个下午就都记住了。无论苏毓如何打乱抽查,他都能答得上来。

    苏毓挑了下眉头,第一次体会到了教学的乐趣。怪不得往日读书时老师都喜欢聪明的学生。

    教了一下午,看时辰差不多,苏毓才去敲了严家的门。

    说来这些日子,她受了严家小媳妇儿不少的照顾。一直以来都只有点心来往,正好严家相公和徐宴都不在,苏毓方才回来还带了不少菜。就邀请严家小媳妇儿过来,一道用午膳。

    严家小媳妇儿别人家邀请不去,苏毓的邀请倒是没有太推辞。她上午就来过,正好方才忙着照看小孩儿没来得及开火。这会儿小孩儿哄睡了,她换了身衣裳就过来了。说来,徐家饭菜好是左邻右舍都知晓的事儿,每日从徐家传出来的香味儿,能馋得人口水直流。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这回我可得好好尝尝。”严家小媳妇儿笑眯眯,端了个小马扎就过来帮忙摘菜。

    苏毓也不跟她客气,把手头的菜让给她摘,自己就去灶上清洗荤菜。

    三个人,严格来说,两个半人吃饭,用不着太多的料儿。苏毓做了三个菜,一荤两素。再加上一锅昨儿炖了半个钟头的大骨汤,今日再蹲了一会儿,有荤有汤的一顿。严家小媳妇儿吃得都走不动道儿,连连夸赞苏毓做得好:“我若是有这手艺就好了,金易哥就有口福了。”

    严相公的名儿不清楚,字金易,今年跟苏毓是同岁。二十有四。

    苏毓瞥了一眼才十七的严家小媳妇儿,闺名似乎是叫婉仪。娘家姓什么不清楚,苏毓也是偶然有次机会听到严相公唤她,才晓得小媳妇儿名字叫婉仪。二十四才娶妻,还是娶得小这么多的媳妇儿,苏毓总觉得这夫妻俩之间也有故事。

    不过别人家的私事儿,婉仪小媳妇儿不说,苏毓自然也不会故意去问。

    婉仪擦了擦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就非得要帮苏毓把碗筷洗了。苏毓拦她不住,便就坐在一旁跟她一道洗。婉仪在徐家坐了好一会儿,听到隔壁小孩儿哭了,才依依不舍地起身离开:“往后毓娘姐姐也多来我家坐坐,我虽做不出这么可口的吃食,但也是能入口的。”

    苏毓点点头,她才擦了擦手回了自家院子。

    夜里苏毓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卖衣裳款式是个好的路子。嘴上虽说着不急,八字还没一撇,她当日夜里还是爬起来,研磨,铺纸,画了不少花样子出来。当然,都不是她的独创。大多数设计是曾经现代出现过的风格,她只是在那些设计的基础上,做了些适合时代的融合。

    看着纸上的墨迹干涸,她全部收起来,整齐地放到一个箱笼里去。

    三日很快就过去。苏毓这回又特意换了一身。这套也是出事之前,她特地找了裁缝上门做得那些衣裳里头的一套。这一套与红裙子有些区别,不至于那么贴身,但在肩颈和腰背的地方做了处理。苏毓就一直觉得毓丫的骨架条件得天独厚,不展露出来未免浪费。

    原先是自个儿穿个高兴,如今带了目的去穿,她特地画了适合这身衣裳的妆容。

    这般一穿出来,小屁娃子的眼睛都瞪大了。他虽然没什么审美,但只要不是眼睛太瘸都能看出这衣裳穿得跟平常人家穿得不同:“娘今儿太美!”

    “你娘哪日不美?”苏毓当然清楚,为了呈现最好的效果,她能用的小心思都用上了。

    小屁娃子想说曾经就很丑。但以前四岁的时候不懂事,如今五岁,也懂得一点道理了。母亲之所以变成那样,是因为养了他和他爹两个大吞金兽。

    意思到不该说,他眨巴了眼睛很麻溜地换了话题:“哇!娘今儿的发髻梳得很漂亮!”

    苏毓忍不住哼了一声,小屁娃子年纪不大,鸡贼得都抓不到他尾巴。

    母子俩也不在家用早膳了。苏毓牵着小屁娃子直接锁了院子门走,预备母子俩去茶馆去吃早膳。只是一出院子就又遇到一群抱着木盆的妇人。这几日,他们日日看到苏毓穿得花枝招展出门,差不多都是早上出门,下午或者傍晚回来。一出去就是半天,这实在很难不叫人想歪。

    “这是又要做什么去?”有人交头接耳。

    “谁知道?”那日苏毓说过的话他们可都在听着呢,心里虚得慌却不忘嘴上耍两句狠,“总不能又去书局抄书打算盘吧?穿成这样去打算盘?给谁看?”

    “唉,徐家小相公长得好有什么用?”有人止不住嘀咕,“人不在家,还不是管不住。”

    “这女人家啊,就不能太有见识。要不圣人怎么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呢?”末了她们还感慨了一句。似乎在为那日被苏毓怼得哑口无言出气了似的,心里很是痛快。

    “可不是?”立即有人接茬儿,“圣人都这么说,可不是有道理!”

    三三两两的过了口头的瘾,抱着自家的木盆,结伴去西街的大户人家去接活儿。

    与此同时,苏毓带着徐乘风去茶馆用了早饭。慢慢悠悠地吃了早饭,又去附近的街道上转悠。苏毓既然有了买衣裳款式的念头,自然就会去各处打探看看。她带着徐乘风进了各大成衣铺子看,里头有着金陵最时兴的衣裳款式。但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来看,其实是差不多的。

    苏毓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女子穿上身是个什么效果。似乎这个时代的衣裳甚少在衣裳款式上下功夫,都是在刺绣和花色上动脑筋。这般看了一圈,苏毓心里有了底儿。

    等转悠得差不多,苏毓才牵着徐乘风去了昨日的那间酒楼。

    那个姓曹的公子早已在里面等着了。苏毓带着小屁孩儿走过去之时,等在门口的仆从忙不迭地就迎上来。他这回的态度显得殷切得多,老远就喊徐娘子,小碎步地引着人上二楼:“我家主子在二楼天字号包厢里等着了,徐娘子快些可好。”

    苏毓点点头,牵着徐乘风不紧不慢地上了楼。

    仆走在前头心里就在想,乖乖,上回主子看中了徐娘子的衣裙,说好,他还看不出明堂。这回贴近了看,确实是好。那一身衣裳穿上身,明明也没多好的料子和花色,刺绣也是简简单单,偏生穿得就像是一套没个三百两拿不下来似的贵气。

    到了天字号包厢,一推开包厢门,曹溪安抬眸看到苏毓这一身,眼睛蹭地就亮了。

    这一身款式,比上回看到的那一身更好些。他看了一眼仆从,仆从忙殷切地上来拉凳子,安排小孩儿吃的点心。苏毓自然没有错过刚才开门之时曹溪安的神情,坐下便单刀直入:“曹公子可是想好了?这笔买卖你是做还是不做?那一身款式,整个金陵,仅此一件。”

    曹溪安笑了一声,拎起桌上的茶壶,取了一空杯为苏毓斟了一杯,缓缓推送至她面前:“徐娘子来之前将这金陵的成衣铺子都转了个遍儿?”

    “自然。”

    曹溪安唔了一声,没说话。

    许久,他又道:“若是徐娘子将身上这一套的款式也卖与我,两套五千两如何?”

    苏毓眼睛一闪,笑了:“这一套比那一套更有适用性。那一套太考验穿衣人的身段儿,这一套就方便许多。哪怕身段略有短处,也能通过衣裳来扬长避短。曹公子,这一套要是卖,可就不止三千两。你这也太会做生意了,两套,一句话给我压了至少一千两。”

    曹溪安笑了:“这也无奈,毕竟如今只有我看上你的衣裳。”

    苏毓听了这话心里不快,眉头蹙起来。

    虽然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说出来就未免有点欺人太甚。苏毓倒是不慌,坦然说出来,就是给留了余地:“若是我不去挣这银钱,待价而沽,总是有人看得上我的款式。金陵城家大业大的人不少,天底下也不是只有你曹公子一人有这眼力。你说是不是呢?”

    曹溪安笑了:“话是如此,但放着眼前的利不抓住,去等那等莫须有的机会,这当真好?”

    “说是莫须有就未免过了,”苏毓笑,“款式我设计的。既然能设计女款,自然也能设计男款。原先是没想过衣裳款式去做买卖,如今既然想起来,自然也是有人能去走。说来也是缘分,外子也是豫南书院的学生,就是不知与曹公子是否认识了。”

    “哦?”曹溪安心里一动,倒是没想到,“不知徐相公名讳?”

    苏毓笑了一声:“单名一个宴字。”

    “徐宴?”曹溪安突然坐直了身体,“徐宴?!”

    别人他是不一定知晓。但徐宴,这个人在豫南书院可谓大名鼎鼎。

    那厮长相离谱就先不说,还有着非常人能及的记忆力。一入学院便被白启山老先生看中,毫不犹豫地收作关门弟子。忆起徐宴那疏淡得像是什么都不入眼的模样,他脸上的轻慢被郑重之色取代。不可置信地看向苏毓,“你是徐宴的内人?”

    说着,他这才注意到,坐在苏毓身边乖乖吃点心的小娃娃,跟徐宴那厮竟然有七八分相像。

    “居然是徐宴的内眷?”忆起学院传得那些关于徐宴内眷的传言,他看着眼前窈窕玲珑的女子和玉雪可爱的孩子,忽然有点迷茫。

    苏毓:“……”这厮在学院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了么?为何提到他这么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