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49、第四十九章
    徐乘风咧嘴就冲她一笑, 笑得几个姑娘心花儿都开了。

    小孩子从徐宴的身上下来,乖乖地像美妇人行了个礼,然后仰着脑袋看美妇人。美妇人看这漂亮的小娃娃的眼睛里全都是亮晶晶的喜爱。为了跟徐乘风说话, 不顾衣裳弄脏蹲下身来。随行的几个姑娘见她这般,脸上都闪过黯然。

    若非少主子无法生育,主子又何至于一看到旁人家漂亮的娃娃就欢喜成这样?

    心里叹息,见这徐家的小娃娃机灵又会说话, 几个姑娘也没忍住逗着徐乘风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徐家院子虽小,但五脏俱全。因着苏毓时常会插花, 装点一下屋舍, 这院子倒是显得温馨又舒适。

    一马车六个人进来,屋里坐着总有几分拥挤。这美妇人似乎修养十分好的样子, 也没多在意。稳稳地坐在主座上,面上还有几分新奇,似乎惊讶百姓家中是坐这样的凳子。美目流转,自然注意到桌案上的插花。是苏毓弄回来摆着的桃花,此时还没败,粉嫩又灿烂。

    她抬了抬眉头,觉得这小夫妻俩虽家贫, 但日子过得也别有一番滋味。四处打量了几眼屋子,虽然简朴,但是布置还算精巧。多看了几眼, 她张嘴便夸赞了几句苏毓会收拾家里。

    苏毓端着一壶花茶从灶下过来,拿出了一套新茶具,替在座的几个人都斟了一杯。

    几个伺候的姑娘一看这瓷杯就蹙了眉头。似乎是嫌杯子不妥,其中一个姑娘没说苏毓什么,只是低头提醒美妇人说是带了茶具出来。美妇人却不甚在意地摆摆手, 对这些不太在意的样子。说着就伸出手,几个姑娘想拦都拦不住,她很自然地就端起一杯花茶来。

    端到近前,她看到杯中盛开的花儿,扬起了眉:“果子?”

    “嗯,”苏毓不太喜欢喝苦的茶水,虽然幼年时被逼着跟老爷子一道喝茶。但十八岁成年以后就搬离了祖父身边,再也没喝过茶。折腾出了不少酸酸甜甜的果子茶,不求味儿有多惊喜,就她自己觉得好喝。正好家里一大一小两男的都挺喜欢,“味儿不算特别好,但解渴。”

    美妇人在仆从不赞同的目光下浅浅呷了一口,眼睛微微一亮。

    虽然不是太精细的吃食,但别有一番滋味。几个伺候的姑娘见她面色,倒也没再拦着。美妇人多饮了几口,眨眼间就一杯茶水喝到底了。

    “还要再来一杯么?”看在沉甸甸的荷包的份上,“还有不同种类的味道呢。”

    美妇人似乎很有兴致,苏毓提及,她便应声了。

    正在苏毓给美妇人一一品尝她的几种私藏果茶,徐宴正好买好了菜回来。他记性好,苏毓做菜用的东西不用她特地提醒,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本身从柳家回来,一家三口就是要做饭,再填一下没怎么吃的肚子。这会儿有人一道用饭,饭菜还照做,就多添几道菜,分量加多些便是。

    见着徐宴回来,苏毓便把小屁娃子叫过来。让他来招待一下美妇人。左右美妇人也挺喜欢他,逗他说话能逗半天不嫌腻歪的。

    徐乘风这小子又恰恰继承了他爹讨女人欢心的天赋,偏生还多了一项他爹没有的嘴甜能力。要是卯这劲儿地讨好,哪个女人都能被他哄得心花怒放。苏毓叫他这会儿,他正坐在院子里的小马扎上吃零嘴儿。零嘴儿是美妇人身边的姑娘给的,小屁娃子吃得津津有味。

    听到他娘召唤,跟个小召唤兽似的屁颠屁颠地就跑进来。

    苏毓抱着他小身子跟他耳语了一番,小屁娃子看了一眼巴巴望着他的美妇人,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哎,娘你去忙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苏毓:“……”这小孩儿如今也不知跟谁学的,自恋得很,还一股子不伦不类的沧桑味儿。

    不过他既然说交给他,苏毓就很不负责任地真交给他。别看这小孩儿年纪不大,应付姐姐妹妹婆婆妈妈的十分有一套。徐宴虽然是主人家,但十八.九岁的青年男子跟个三十五六的妇人也说不到一处去。他坐着顶多镇着场子,让小屁娃子从中插科打诨,也算是其乐融融。

    苏毓来到灶下的时候,肉啊菜啊都处理好了。苏毓只需要将菜下锅炒好便是。

    堂屋里美妇人跟徐宴说话,其实也能说。这妇人出身应当很显赫,见识广博不输男儿。此时跟徐宴聊了几句,许多事儿还真能点到关键点上。这般见识,跟许多深宅妇人相差太多。比有些饱读之士都差不了多少。徐宴听着听着就有些心惊,小小地打量了一下美妇人。

    见她眉眼慈和,言语之中毫无卖弄之意,仿佛这般说话只是平常。

    心里怀疑这妇人的身份,美妇人却也在心惊徐宴的博学。

    并非是她看不起寒门,而是基于家族底蕴的差距。同等资质的贵族子弟和寒门子弟,见识是天差地别的。甚至有些资质远胜贵族子弟的寒门学子,在见识上也有宛若天堑一般的鸿沟。这般说有些残忍,但世道如此。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天生含着金钥匙的人,站得高看得远。

    可眼前这徐家小相公就不同了。十八.九岁的样子,家中清贫,如此博闻强识实属不易。

    两人心里默默对对方有了个印象,美妇人看这一家子就更顺眼了。

    “那徐小相公打算何时下场?”美妇人捏着小屁娃子软绵绵的小手,一手摸着小屁娃子嫩嫩的小脸问,“你这样的学识,明年下场也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徐乘风晃了晃圆乎乎的笑脑袋,生无可恋地看向他爹。

    他爹十分自然地无视了他求救的眼神,谦逊道:“还在求学中,想等学识再扎实些在下场。”

    美妇人闻言笑了笑,倒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是高看了徐宴一等。这个姓徐的小相公有才有貌,为人还谦逊有礼。早下场晚下场都不是事儿,年纪还小不怕等几年。但这徐家小相公性子稳,倒是沉得住气。她目光泛泛地在屋里转悠了一圈,人她看顺眼了,这个小屋子也就怎么瞧怎么顺眼。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几个人在屋里等了好一会儿,苏毓也很快将饭菜做好了。

    因着时辰挺赶,就没做太耗费功夫的肉菜。苏毓在锅里炖了些肉,是徐宴父子俩喜欢的红烧肉。还得炖好一会儿才会软糯,这会儿捞出来红烧铁定塞牙。苏毓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就主要做了几盘子素炒和一些快菜。便就这么开饭了。

    饭菜一上桌,那鲜香麻辣的味道刺激了屋里人的味蕾,就叫人瞬间口水泛滥。

    美妇人和几个仆从姑娘似乎没有吃过这么刺激味道的食物,面面相觑,此时都有些惊奇。还别说,从踏入徐家院子起,这徐家的娘子就好几样叫美妇人新奇的东西。这会儿菜品端上来,没吃过的味道立即就勾起了美妇人肚子里的馋虫。

    “徐娘子,你做得这都是什么菜?”其中一个姑娘小小地咽了口口水,指着酸菜鱼问。

    伺候的四个姑娘和一个车把式,苏毓是知晓古代贵人的规矩的,没同桌用菜。倒是上桌之前,另外置了一桌。菜色都是一样的,同一个锅出来的,盛了两份。

    苏毓见她这般,倒是想起来没问客人能不能吃辣。原本只是想着做几道能上桌的快菜,早点用午膳,便做了一道酸菜鱼一道水煮肉片。豆腐不晓得富贵人家吃得是什么味道,但苏毓作为一个无辣不欢的厨艺爱好者,自然还是麻辣豆腐。阳春三月里许多菜还没上市,吃得种类也不多。素菜就做了几样白灼的,蒜泥的,另外加了一份徐家一家三口都稀罕的香椿炒蛋。

    等着菜品上桌,苏毓才想起来忘记问美妇人能不能吃辣。美妇人身边的姑娘尝了一口酸菜鱼,被辣得脸颊都泛红。见美妇人拿起筷子,当即就上前来制止。

    又是菜色不能入口了,又是吃用的碗碟要换啊,各种不妥。

    美妇人一看他们这般,嘻嘻笑的脸一冷。美妇人长得美艳,笑起来慈和。但脸一冷下来,那股子威严高贵就倾泻出来。她手中的筷子不轻不重地放下去:“出来了,你们倒是管到我头上来了!”

    结果她话一说完,这除了徐家一家子,其余人都脸色发白额头冒汗地跪了下去。

    苏毓一愣,侧身看向徐宴。

    徐宴也有些吃惊,虽说早猜测这妇人的身份兴许很高,却没想到如此威严,身边规矩如此大。他冲着苏毓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苏毓莫要多话。

    苏毓自然知道。早前在破庙遇到甄婉那一次,她就见识过勋贵对仆从的绝对领导权。

    美妇人眼神慢慢地扫了一圈,又拿起筷子,丢下一句‘去用膳吧,我自己用膳。’

    跪着的这一地的人就再不敢多言,麻溜地起身,都去用饭了。

    美妇人抬眸就又换上了一张笑脸,只是这会儿笑脸再慈和,也没了先前的感觉了。她似乎也知道,但没有点出来,筷子就下到那堆满红油的水煮肉片里去。

    菜品其实没多精细,肉质也不是那等顶级的,但是麻辣鲜香的味道一入口就叫人停不下来。美妇人似乎是头一回吃这种食物,辣得脸颊都红了,嘴唇都肿了,也舍不得停筷子。她吃得欢,就各个菜品都尝一下,结果吃了一桌子回来,硬生生将自己吃了个肚子溜圆。

    急急忙忙用完饭过来伺候的,见美妇人如此吃法都惊呆了。显然以往在她们身边美妇人没这么用过饭的。

    苏毓猜的没错,美妇人虽不吃斋念佛,但多年来是甚少吃那等荤腥。吃东西也少的很,有时候为了哄她多吃一筷子,下面的人挖空了心思。可如今在这金陵,这小妇人就很自作主张地备了些菜色,居然叫她们家主子吃得撑着走不动道儿。

    苏毓:“……”还是挺感谢她这么捧场的。

    美妇人这一趟出来,实在是高兴。兴致高昂地拉着苏毓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外头马车下来一个人,急急吼吼地敲了徐家的门进来,见到美妇人,差点没当场跪下来。

    苏毓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

    “无碍无碍,清宇啊,怪不得你在金陵赖着不走呢,”美妇人笑眯眯的,“我也多住些时日吧。”

    林清宇来了,美妇人自然不能多留。她捏了徐乘风脸颊好一会儿,还是眼睛看向了苏毓。越看苏毓,她就越觉得这孩子跟她有缘。然后也不管旁人眼珠子瞪得有多大,她扯下腰间一个玉牌就给了苏毓:“丫头啊,我呢,往后这几个月就都在金陵,你得了空来瞧瞧我。”

    苏毓莫名其妙接在手中,就听她说:“我看你实在有缘,玉牌你就拿着吧。”

    说着就随众人离开了,倒是走在最后的林清宇眼睛落到玉牌上,不轻不重地嘱咐了一句:“这东西你们可揣好了。天上掉大运砸头上,可别弄丢了。”

    苏毓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向了玉牌……

    玉牌上刻了古怪又繁复的纹路,正面似乎是鸟,翻过来是花纹,右下角还印了个小字: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