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48、第四十八章
    从柳府出来, 柳家下人对徐家一家子的态度热切了不少。

    徐宴雇的马车还在外头等着,见到一家三口出来,靠在门边儿的车把式立马就迎上来。马车穿过城南往梨花巷子驶去, 苏毓靠在摇晃的马车上闭目养神,心里就在琢磨一件事。毓丫跟芳娘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危机直觉告诉苏毓,芳娘对她并不心存善意。

    徐宴瞥了一眼面色纠结的苏毓,忆起寿宴上芳娘的作为, 眼神不由暗下去。

    他的箱笼里还有一幅画在,那日有人来王家庄寻人, 他便觉得这里头事儿有些古怪。今日看到芳娘的表现, 徐宴觉得恐怕他是猜到了十之五六的。但这点猜测不足以说明什么,他们人在金陵, 离京城那是远了去。到不至于为这点猜测便大动干戈,只能说往后要存个心。

    苏毓靠着马车昏昏欲睡,小屁娃子缩在苏毓的身边也早已睡着了。母子俩这般贴在一处,几乎一模一样的穿着,看着就叫人忍不住会心一笑。一缕碎发随着马车摇晃挡在了苏毓的眉前,似乎有些痒,她手指抠了抠。晃悠了一下又挡过来。

    徐宴坐在一旁看得好笑, 伸手替她别到耳后。

    正准备动手呢,马车突然停下。突如其来的惯性叫苏毓整个人往前一冲,差点磕到。徐宴反应极为迅速, 长胳膊伸过去一捞,将人就利索地带到怀里。再左手一把,揪住睡得流口水的小屁娃子的后衣领,将人整个儿单手拎起来。

    冷不丁窝到一个清冽气息的人怀里,苏毓差点没吓得大脑空白:“!!!”

    “怎么了?”苏毓瞪大了眼睛, “外面发生何事?”

    徐宴的眉头微微蹙起来,将半昏半睡的小屁娃子拎到一边放下,安抚性地拍拍苏毓的后背。苏毓的眼前就是徐宴那间或上下滑动的漂亮喉结。

    她飞快地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什么,脸颊莫名有些红了。

    徐宴抱着人,掀开车帘子看了一下。因为巷子的路实在是窄,马车驶进来,确实不方便两辆马车并行。此时正前方一辆青皮大马车就挡在前头,把路挡得死死的。刚准备开口问,就听外头车把式道:“徐小相公,前头有人挡路了。你看,咱们是不是换一条路走?”

    徐宴低头对苏毓说了一句:“你先坐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放开苏毓,掀了车帘子便下了车。

    苏毓看了一眼睁了一下眼睛又很快闭上的小屁娃子,将车厢里一早带出来盖腿的小毯子盖到他身上。眼看着徐乘风又睡熟,嘟着嘴巴贴着车厢,她便也跟着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入眼就是一辆比一般马车大出一倍的青皮大马车。外头都是朴素的装饰,停在路中间。别的看不出来什么,就是驾车的那匹枣红大马看起来十分丰神俊朗,比一般马匹要高大漂亮许多。驾车的人也格外挺拔,看着至少比徐家这边的车把式体面太多。

    那驾车的人走过来,苏毓俨然从这个车把式脸上看到了煞气。他脚踩在地上,落地无声的。

    眨了眨眼睛,苏毓脑子里刚想到什么,就见那人看到徐宴便连忙过来。

    说实话,这阳春三四月的,天儿虽然说不冷,但也不至于那般热。眼前这人额头脖子的汗不要钱往外冒,仿佛热得不行,看着委实令人诧异。

    徐宴目光扫过去,就看到青皮马车里影影绰绰的,似乎不止一个人。听这人语气挺着急,便询问出了何事。原来是前头那辆马车车轴坏了,如今停在半道儿,等着家中下人过来修。只是等的过程有些久,怕车里主子等不及,过来问这边可有方便歇脚的茶馆酒楼叫他们家主子去歇息一下。

    苏毓这会儿刚好过去,便抬头看了一下四周。

    这里快到梨花巷子,怪不得道路很窄。梨花巷子里住的人多,房子也拥挤,这般道路都是窄窄的。这一片除了读书的人家,没什么茶馆酒楼。

    徐宴自然也是这么跟对面的车把式说的。他飞快地打量了车把式的装扮,断定那马车里头坐着怕是非富即贵。虽然不清楚怎么跑梨花巷子里来,但还是淡淡道:“若是你们想寻体面点儿的酒楼茶馆,怕是要出这一块,往南边儿或者西边而去。”

    “马车走一刻钟,那是不行的。”车把式一口否决。

    主子在这等这么一会儿已经要他们的老命了,如何能叫主子再等?他张口想说什么,就听到后头青皮大马车吱呀一声推开了车厢门。里头一个细眉细眼的姑娘唤了一声车把式的名儿,然后下了马车将车把式拉倒一旁。这姑娘一下车,苏毓只觉得一下子眼前就亮堂了。

    身上穿得那极漂亮的湖蓝绸缎,走动间,衣裳裙摆都是闪着细碎的光。姑娘的眼睛很规矩,下了车就盯着那车把式看,半点眼风不往徐宴苏毓身上跑的。

    她声音压得低,但也听得一清二楚:“主子叫你莫急,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这话说完,那年轻的车把式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

    苏毓与徐宴对视一眼,意识到里头怕又是什么身份贵重的金陵外客了。刚想帮不上忙就让徐家的马车先回去,左右这里离梨花巷子也就一条巷子的距离。

    走到这,后面就不远了。没必要叫马车非得进去,来回折腾。自家走路过去兴许还更省事儿。

    徐宴也是这么想,于海扭头去跟车把式说了就送到这。

    苏毓见他去说,就打算去马车上等着。

    这边刚要走,就听到那穿得十分体面的姑娘靠近,含笑地问她道:“……不知二位是不是住这附近?梨花巷子?”

    湖蓝绸缎的姑娘问的突兀却又理所当然。

    苏毓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她。

    姑娘的眼神十分明确地传达了肯定,表示她确实就是在跟她说话。

    苏毓看她笑得温和,人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教养,说话也温温婉婉的叫人听了不会不舒服。便点了头:“是梨花巷子,不知姑娘……?”

    姑娘眼睛倏地一亮,顿时又道:“那可太好了。”

    “?”苏毓眨了眨眼,不懂她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我家主子久闻金陵梨花巷的大名,一直想寻个机会来瞧瞧。这会儿正好有空闲,便想着进来走动走动。谁知不凑巧,马车在进梨花巷子的途中坏了,”姑娘仿佛一眼能看穿人想什么似的,都不必苏毓开口,便能搭上话来,“出门的时候带的人不多,大家伙儿都不懂修车,这才在路上耽搁了这么久。如今我家主子有些累了,车厢里坐着也不便……”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她殷切地看着苏毓道:“不知娘子家中可方便,叫我家主子去歇歇脚?”

    苏毓被她这理直气壮的提议给惊讶了一下。老实说,上辈子苏毓可没遇见过陌生人去不认得的人家里歇脚的。难道说古代规矩格外不同?人情格外浓烈?

    因着愣住,倒是没回话。

    “娘子且放心,我家主子确实是累着了,”姑娘掏出一个荷包,塞到苏毓的手里,“你看可行么?”

    ……穿得这么体面,衣裳料子比他们身上都强太多,到不太像骗子。苏毓捏着手里沉甸甸的荷包,心里如是想到。毕竟梨花巷子这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确实不大方便歇脚。

    苏毓都没看徐宴,十分自然地将荷包塞衣裳里头,点了头:“不嫌弃的话,便来我们家里歇歇脚吧。不知午膳可用了?正巧我们还未用午膳,一会儿回家做新鲜的,在我家里用午膳也可的。”

    那姑娘见她这般顿时笑了,倒也没说什么,谢过苏毓便转身回了马车。

    没一会儿,那马车的两边车厢门都打开。

    里头竟然有四个穿得大差不差的姑娘,个个漂亮。其实说是姑娘家,都有双十五六上下了。几个姑娘先下了马车,然后搬来了踏脚凳,搀扶着一个气质雍容的中年美妇人下来。

    那妇人瞧着约莫三十五六的年纪,一双沉静又深情的桃花眼,鹅蛋脸,红唇琼鼻,十分美艳。面上略施薄粉,这个年岁也保养得宜,一身皮子能白得反光。

    这样前簇后拥地走过来,美妇人步子不疾不徐的很有一股风范。

    那美妇人走过来,徐宴倒是避开了,转身去车厢里将里头睡觉沉得像猪的小屁娃子抱下来。苏毓直勾勾地盯着美妇人瞧,旁边搀扶美妇人的姑娘们似乎是觉得苏毓直视太冒犯,张了张口想呵斥来着。但被美妇人拍了拍手,又将到嘴边的呵斥咽下去。

    苏毓挑了挑眉,没有在意。

    怀里荷包沉甸甸的,她转身掏了银子,付了车把式今日租车的费用和车把式一天的辛苦钱。

    车把式今日也就跑了一趟,在柳家门外还等了一天。苏毓除了给辛苦钱,还格外封了个红包。那车把式一捏红包眉开眼笑。说了两句吉利话,甩着马鞭,将马车赶走了。

    徐宴正巧抱着小孩儿从苏毓后头出来,刚一出来,这边的几个人都看得呆住了。一来还是相貌,二来也是这一家三口的衣裳。虽然没看到睡懵的小娃娃的脸,但一家三口穿得款式、布料看得出来是一模一样。先前没仔细瞧没发现,这会儿仔细看了,才惊觉这小夫妻俩的皮相都出众,尤其这家男人,惊艳。

    美妇人讶异地微微瞪大眼睛,还真被晃了一下眼睛。

    她目光在这一家三口身上转了转,觉得十分有意思,笑眯眯地说:“衣裳做得真好。”

    苏毓听这话笑了:“做着玩儿。”

    美妇人也没说什么,笑眯眯地在一家三口身上落了落。

    这一家子和睦的感觉,当真叫人十分舒坦。她没计较苏毓的态度,事实上,她方才在马车里头一眼看到这小妇人。不知是不是那句老话说中了,有时候人啊,还真就是讲究一个眼缘。她一眼看到这小妇人就有种感觉,仿若故人。

    这会儿凑的近,她一边走一边打量苏毓,越看越觉得她有点儿面善。

    既然离梨花巷子不远,徐家这边能动的马车也被堵在巷子口进不去,那就只能走了。美妇人似乎平日里不大走动,走得慢吞吞的:“不知如何称呼?”

    穿过巷子,很快到了梨花巷子。苏毓走在前头,离美妇人近:“夫家姓徐。”

    “哦,徐娘子,”她目光又落到后头的徐宴父子俩身上,觉得这后生的皮相未免也太好了些。不过莫名的,她觉得跟这小妇人说话挺有意思,“今日冒昧叨扰,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苏毓兜里的银子沉甸甸的,笑得十分真诚:“哪里哪里,夫人客气了。”

    没一会儿,一家子连带这莫名其妙的美妇人来到了徐家的院子门前。隔壁张家的姑娘不知何时又冒出来,在院子里头绣花。此时瞧见人,埋头往屋里去了。

    苏毓推开院子的门,一大批人进屋。徐宴怀里的小屁娃子揉了揉眼睛,脸转过来,醒了。

    他张着小红嘴儿打了个哈欠,乌溜溜的大眼睛雾蒙蒙的。还没下地呢就对上了几双眼睛。其中美妇人看着这面团子似的小男娃娃,还有几分惊喜:“哎哟,这小娃娃可生得讨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