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41、第四十一章
    柳家的请帖没几日便如约递到徐宴的手中。是甄婉堵在徐宴常出现的书局, 亲自来送的。

    徐宴常去的几个书局,都是金陵久负盛名的大书局。里头往来的书生学子无数,时常围坐一起论道。去得多, 彼此之间都有些了解。似徐宴这样样貌出众又才思敏捷的,才子之名早就在圈子里传遍。但徐宴这人性子疏淡,交友也不曾深交。常来书局的人虽知晓徐宴此人,却甚少清楚他家中如何。

    如今似甄婉年纪小, 样貌出众,一看就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贵族女子上赶着贴上来。不少与徐宴略有些熟识的学子伸着脖子多往这边看了两眼, 心思不免就飘了。

    老实说, 甄婉的皮相无疑是十分出众的。别看如今年纪尚小,但完全可见往后的美貌。

    人从马车上下来, 腰间环佩叮当作响。两只绣金的鞋子,鞋底是一点儿灰尘都不占的。脚落在地上,鞋面上便绣了好几颗龙眼大小的东珠。一身色泽极正的火红衣裙,精美的刺绣……这些先不必说,就端看她通身高人一等的气派,叫不少寒门子弟眼睛都看绿了。

    甄婉不知是当真不懂男女大防,还是肆无忌惮。她踏入书局便直奔徐宴身边。

    身后簇拥的仆从都来不及, 抬腿忙跟上。她在徐宴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下巴高昂着,目光却殷切地盯着不放:“徐公子, 我来给你送请帖。”

    徐宴厌烦的同时又十分无奈,小姑娘话不能说重,说重了伤及颜面就未免太过。

    他将书本合上,抬头冲她颔了颔首。

    甄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只觉得窗外的光给这人照得整个人都在发光。她盯着徐宴的脸一颗心砰砰地乱跳, 越看越觉得好看。前些时日,徐家发生的事情她如今全听说了。徐宴家里的那个女人差点被人当玩意儿送给冀北候了,只是被徐宴给算到了,及时拦下来。

    听完柳之逸说的这些,甄婉心里还遗憾呢。若是徐公子没拦住就好了。徐家的那女人年纪大,相貌也不算好。徐公子有情有义才对她不离不弃,若是自身惹事儿,经此一遭正好下堂。实在是可惜了这女人运道好,有惊无险地躲过了。

    心里这么想,这会儿又看到徐宴,她心里又在开始嘀咕着可惜。见徐宴看过来,她忙从仆从手中接过请帖,双眼亮晶晶地递上去:“你一定要来哦。”

    徐宴接过来,道了声谢,站起身便要告辞了。

    甄婉嘟着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不高兴每次她一来徐宴就要走。但她再目中无人,被避开的次数多了,多多少少也有些察觉。徐宴的性子清高疏淡,与一般的男子不同,定然是极不喜欢被人纠缠的。若她太缠着不放,会被徐宴看低,被他打心里看成一个轻浮的女子。

    她不希望被徐宴看低,于是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目送徐宴离开。

    徐宴从书局出来,转身又去了一趟城南。每隔五日,他都要去白家交上一篇文章的。白启山先生十分喜欢他做得文章,每回都会亲自去品鉴点评。每次徐宴去都是半天才能出来,白家总是留饭。但徐宴偶尔会留下用饭,大多时候得了新的题目和书籍便会离开。

    徐宴去过白家以后又应林清宇和谢昊的约,扭头又去了一趟御和坊。

    御和坊在金陵城的城东,听名字挺正经,实则是金陵久负盛名的风月场所。徐宴往日不曾去过,但不妨碍他清楚里头都有什么。作为金陵最有名最大的销金窝。男的女的妓子,燕环肥瘦样样都有,娈童也有。金陵城里出入御和坊的不是腰缠万贯,便是达官贵人。

    这御和坊既然是风月场所,自然是在太阳下山后开张。林清宇也是有意思,一大早的约徐宴去御和坊会面。原本林清宇是要派人来接的,不过徐宴因着要先去白家要耽搁不少功夫便拒绝了。

    此时他到了御和坊的门前,果然门可罗雀。

    三两个拿着抹布,扛着扫帚的龟公小子打着哈欠地胡乱洒扫。御和坊的门也半合半开的,门口蹲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四处张望。那少年一看到徐宴,眼睛蹭地一亮。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然后拍拍屁股后头的灰,拔腿便跑过来:“可是徐公子?”

    徐宴点点头。

    少年立即就咧嘴笑了,胳膊一打开便引路道:“侯爷谢公子等候多时了,您请随小的来。”

    徐宴抬眸看了一眼巍峨奢华的建筑,眼眸阴沉沉的。也没多话,抬腿随少年进去。

    御和坊里头比预料得更大,朱红的漆柱,雕梁画栋的门廊。地面上全铺了木板,里头的人都是赤着脚走。徐宴目不斜视,跟着少年上了二楼,进了天字一号的厢房。

    门一推开,就看到林清宇和谢昊两人一正一歪坐在屏风后头软榻上,脚下五花大绑着一个圆润的年轻人。那年轻男人赤.裸着身体,受到了惊吓,脸上和身上白花花的肥肉在剧烈地颤。他的嘴巴被人拿破布给堵着,口水湿了一地,却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过这般更好人害怕,一双眼睛被黑布蒙住了。看不到后面,更加惊惧交加。

    “来了,”林清宇抬眸看到徐宴,用脚踢了一下地下一摊肥肉,“孙家的老大,孙子文。”

    徐宴迈开腿走进来,孙子文听到动静,费劲全身力气地往后转头看去。

    干净的衣裳下摆从眼前擦过,孙子文脖子拱得老高。

    好半天甩开了黑丝带,他才看清楚是一个人走进来。徐宴人绕过屏风,不紧不慢的步子仿佛猜到孙子文的心口上,叫孙子文额头的冷汗狂往外冒。等到他清晰看清来人,孙子文那与孙成志一脉相承的小眼睛才不期然瞪大,然后,痴了。

    说到这个孙子文,其实是孙家的庶长子。也是孙家如今最大的子嗣。本身年纪不大,虽不算是特别聪慧,但比起心性不定,心性偏激的二儿子,他也算稳妥的。按理说,应该比孙老二更得看重才是,但事与愿违,孙子文在孙家颇受厌弃。此事另有内情,其实,随着孙子文长大,孙家渐渐发现,孙子文与常人不同,有个叫人无法启齿的怪癖。

    孙子文不爱女子,爱男儿。

    若只是喜爱男色便也无碍,孙家有银子,多买些男宠养家里玩乐,不闹出去,孙成志也不至于会厌恶他。但孙子文的怪癖与那些有断袖癖好的男子略有不同,他爱男色并非是贪图这后头的趣味儿和新鲜,他纯粹是个躺榻上任由别的男子骑的货色。

    被人.骑,和好男色可是两件事。孙子文对女子都硬不起来,将来岂不是没了孩子?这叫孙成志如何忍受?孙家那么大的家业,到头来一场空,孙成志就是死了也得气活。

    孙成志放弃了他,孙子文渐渐就被排挤出了孙家的生意。孙老二私下做了不知多少事,叫孙成志这老色痞看一眼孙子文都嫌弃,除了逢年过节让他回,平常见都不乐意见他。

    孙子文由此便被孙老二取代,整日混迹在登月场所,醉生梦死。

    此时,他盯着眼前三个人高马大体格精壮相貌绝佳的年轻男子,那双小眼睛亮得出奇。

    视线滴溜溜转一圈儿,他整个人立即像一条胖蚕虫一般拱动了起来。

    林清宇见状,一脚踩在他肚子上:“管好你的眼睛,管不住,本侯便替你剜了它。”

    孙子文心头一悚,立即收回了乱飘的眼睛。

    显然,屋里的三个人,孙子文这会儿自然是认出来了的。如何能认不出来?孙家老二惹得那么大的事儿,叫柳太守和冀北候都出面了,如今那老二还关在衙门的地牢等着斩断腿。孙子文作为孙家人,怎么可能不清楚。只是他没想到,徐家妇人的相公会找上他来。

    他小眼睛偷偷摸摸地瞥徐宴,心道,乖乖,这徐家相公比那徐家的妇人可强太多了,身段也好……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对上徐宴冷冽的眼睛,他收回了色心。

    “来人,”林清宇不晓得自己哪儿来的那么多好心,但既然出手了,不若帮到底,“替孙公子解开。”

    孙子文赤.裸地站在屋子里,虽说都是男子,但依旧十分尴尬。

    不过徐宴没那么多口舌与他说废话,等到孙子文随手捡了袍子将自己裹起来,他才淡淡地开口道:“孙家的家业你还想要么?”

    孙子文脸上肥肉一颤,然后,站直了。

    “……若我帮你拿到你想要的,你替我做些事情如何?”

    ……

    等徐宴从御和坊出来,天已经全黑了。他立在御和坊的门外弹了弹衣袖,总觉得自己身上沾了一些里头特有的香粉味道。左右嗅了嗅,味道还挺浓。

    他眉头不由微微蹙了起来。

    林清宇看了一戏,意犹未尽地随后出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徐宴左右嗅衣裳气味,心里一动。没想到看着就极有主意的徐宴,会是个惧怕内人的脾气?

    “徐公子要是不嫌弃,去我的别院换一身衣裳?”虽说见过徐宴的次数不多,莫名其妙的,林清宇就是看这个寒门学子挺顺眼。

    徐宴本想拒绝,顿了顿,不只想到了什么,明显迟疑了。

    林清宇张口说出那话本是揶揄徐宴,原以为徐宴会置之不理,谁知徐宴当真心动。

    他愣了一下,当即哈哈大笑:“罢了罢了,玩笑话。徐公子且随本侯来,车上就有备着干净衣裳,看你身材与本候相差不大,应当能穿。本侯还未用过,且与你穿吧。”

    徐宴:“……”

    谢过了林清宇,徐宴还真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