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40、第四十章
    苏博士是个嘴硬的人。不远不近的关系, 她该道谢道谢,该撒火撒火,进退得宜。但是亲近的人, 便有些羞于说感谢的话。这回她遭了事儿,徐宴所作所为她一清二楚。兼之昨日夜里两人胡闹了大半夜,如今看徐宴,苏毓总是有那么点儿不好意思的感觉。

    徐宴从书房出来这会儿天色已经全黑了, 端坐在堂屋的主座上不知在想什么,神情略有些戾气。听到脚步声, 他抬头看了一眼, 见苏毓从屋外进来便起身站起来。

    两人四目相接,苏毓顿了一下。

    将卷起来的袖子放下去, 她昂起下巴:“做好了菜,你跟乘风去端。”

    此时她立在门边儿,堂屋的烛火映照着她的面颊。

    灯下观美人,越看越美。徐宴的目光顺着她的脸颊滑到她的脖子上,眸子暗沉下来。家里没有高清的镜子,苏毓丝毫不知自己脖子上被印了不少红印子,尤其是后颈和耳朵后面这一块。

    他站着不动, 苏毓飞快地眨了眨眼:“……怎么了?”

    “无事,”徐宴收回视线,勾起嘴角淡淡地笑了一下, 一把抓住蹭着墙角嘴里不知包了什么东西的徐乘风小屁娃子,单手拎起来便往灶下去,“开饭了,我们去端菜上桌。”

    苏毓盯着他背影看了片刻,抓了抓头发, 扭身进了卧房。

    卧房里头的味道早就散了干净,脏了的被褥也拿出去洗了。苏毓脱了烧饭穿的衣裳,刚要换一身,转头就看到床头岸上摆的两碟点心。一碟子豌豆黄,一碟子绿豆糕。她不大爱吃甜食,就这两种点心会吃一两块。徐宴从外头回来,还带了这两包小零嘴儿。

    豌豆黄似乎被人动过,上面爪印还在呢。忆起刚才小屁娃子鼓着腮帮子蹭墙角往外跑的样子,苏毓忽然轻轻啧一声,绷了一天稀奇古怪的心情莫名就松快了许多。

    徐宴去到灶房揭了锅盖,见架子上四道荤菜。除了一道糖醋小排骨是徐乘风整日挂嘴边要吃的,其余全是他爱吃的,忍不住抿嘴一笑。

    小屁娃子眼尖,巴在锅边一眼看到锅里的糖醋小排。他大惊小怪地哇地一声,惊喜道:“糖醋小排骨!”

    “嗯,”徐宴一巴掌拍掉他企图去摸盘子的手。锅盖拿到一边,亲手将那盘小排骨端起来递给他。看他拿稳了才笑道,“你端着去堂屋吧。”

    小孩儿欢呼了一声,端着小排骨欢欢喜喜地跑了。

    苏毓故意讨好,一顿晚膳自然是吃得父子俩都停不下筷子。徐宴吃相十分斯文,不晓得他到底从哪儿学来的用餐礼仪,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别样的好看。苏毓其实也觉得自己现如今颇有点美色上脑,春晓一度以后失去理智。但知道也没办法,她这一双眼珠子止不住地往徐宴身上贴过去。

    徐宴眉眼不动,仿佛一无所知般不紧不慢地用着晚饭。笔直的背脊挺着,间或替夹不到菜的徐乘风夹几筷子菜,眼睛是一眼都没往苏毓这边瞥。

    心里告诫了几声一定要克制矜持,苏毓瘪了口气,低头好好用饭。

    她低头的一瞬,目不斜视的徐宴嘴角翘了翘。

    慢吞吞地用完了晚膳,一家人放下碗筷,小屁娃子看到满桌的碗碟心有戚戚:“……谁来洗碗啊?”

    自从被他爹锻炼过一两回以后,五岁的小屁娃子切身体会到洗碗的苦,如今看到一桌的碗碟忍不住心里发怵。他缩在桌子下面,特别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他爹,又小心翼翼地瞅一眼他娘,生怕从这两人嘴里吐出让他去洗碗的话来。

    苏毓擦了一下嘴,道:“你爹啊。”

    徐宴看过来。

    “我做饭,你洗碗,”一顿饭吃完又恢复常态的苏毓理所当然道,“这不是应该的?”

    徐宴:“……”

    苏毓微笑,虽然美色很上头,但洗碗还是你来。

    仔仔细细地刷了碗,徐宴一边刷碗一边忍不住又是笑。她闷声不吭不说话的时候太疏淡,其实这样也挺好,至少鲜活有烟火气儿。

    等收拾完了灶下,已经是戌时。

    徐宴携了一身水汽推门进屋,屋里没看到苏毓的人影儿。他拎着煤油灯缓缓地走到桌边,才看到床上的纱帐放下来。里头隐隐绰绰的影子在晃荡,他走过去,抬手掀开了纱帐,吓得里头抹药膏的苏毓冷不丁一激灵。

    徐宴笔直地立在床边,一手还提着煤油灯,神情温润。入目就是苏毓衣裳半解,手指挖了一朵药膏正在脸颊微红往下抹药的模样。

    四目相对,气氛有一瞬间的死寂。

    一息之后,他骤然放下纱帐。偏过身子,许久,咳嗽了一声:“……伤着了?”

    苏毓不知为何脸颊爆红。她本身不是个害羞的性子。但自从跟徐宴略有些不清不楚以后,这厮的一举一动,总是叫她面红耳赤。

    她嘴唇颤了颤,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手下快速地将药膏抹好,苏毓穿上了亵裤,没好气道:“伤没伤着你不知道?这时候问我作甚?”

    徐宴的脸低垂着,埋在阴影里,昏暗的烛光下只看得见通红的耳尖儿。对于苏毓的指责,他也不辩解,略显僵硬地走到桌边坐下,才缓缓道:“嗯,我知道。”

    苏毓:“……”特么不如不回答,这样回答她话都不晓得怎么接下去。

    又是一阵死寂,但空气中弥漫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

    苏毓迅速将身上疼得地方都擦了一遍药膏,清凉的药膏抹上去,破皮的疼就舒缓了。穿衣裳的时候苏毓就忍不住吐槽,都是成年人搞这么青涩真的没问题?

    直到衣裳全穿好,苏毓掀了床帐下了床。

    徐宴正在桌边腰杆笔直地坐着。苏毓从桌子边绕过去,看到他手里拿了一本书在看。

    苏毓:“……”有时候,她是真心地佩服徐宴这厮的意志力和自制力。她真的,甚少遇到一个像他这样冷静且克制的人。都这样的场景了,他居然还看得进去书?不过也多亏了他淡定。见他如此冷静,苏毓刚才被人看到,心里生出的那点古怪的别扭感就淡了。

    她将药膏放到妆奁里,趿着鞋子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苏毓背对着桌边坐下,拿出里头买来的古代用的护肤品,一点一点的擦。徐宴眼睑才缓缓从书里抬起头。那一双内勾外翘的眼睛抬了起来,眸中黑沉沉的。

    年轻人精力旺盛,经不起激,这一点无可厚非。但徐宴心里其实清楚,昨日得了那一回是有苏毓被灌药的影响在的。今日一大罐的清热解毒的药喝下去,床笫之事不大可能。再来,人受了伤,刚抹药。无声地吐出一口气,徐宴低头将书合上。

    看半天一个字儿看不进去,不看也罢。

    苏毓慢吞吞地擦了脸,又抹了脖子和四肢,趿着鞋子又往床边走。

    徐宴这会儿已经不在桌边坐着,人坐在床上。一条长腿自然地伸展,一条腿支着。一本书瘫在他支起来的那条腿上,背靠着床柱在安静地翻书。

    苏毓从床脚爬上去,越过他往床里去。爬得过程中不小心蹭到他,两人都是顿了一下。徐宴抬眼看了一下她,灯光照着他的半张脸,也看不清神情。除了一双黑沉沉的眼睛,苏毓头皮一麻,麻溜地躺倒里面去。等背对着徐宴睡好的时候她心里忍不住就想抓头发。

    特么他俩这到底是要搞个什么鬼东西,演古代版的青春偶像剧么?

    苏毓心里纠结,但耐不住秒睡周公的召唤。只几息的功夫,她脑袋一歪又陷入了黑甜的梦境。

    倒是床外拿着一本书看了许久的徐宴在听到她呼吸平稳以后,一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张修长白皙的手遮着上半张脸,他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起身去了书房。

    许久,等徐宴木着一张略显酡红的脸带着一身水汽推门进来,他吹灭了灯,翻身躺下。

    一夜无话。

    次日醒来,又是一个阴雨天。金陵本就多雨的气候,春夏多雨,被子衣裳常年都是潮腻腻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阴雨绵绵的天气隔三差五一回。

    眼看着豫南书院开学的日子快到了,徐宴也要准备起入学的行李。

    纸墨笔砚是肯定要带的,读书人不带笔墨纸砚还读什么书?这不必说。徐宴收拾行李,主要是装些换洗的衣物和梳洗的器皿。徐宴这厮别的都好养活,就一个洁癖很重。他用的器皿,平常是跟苏毓徐乘风分开。家里三口人,一人一套洗漱用的器皿。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苏毓没觉得他性子独,反倒很欣赏徐家的这个习惯的。

    事实上,在大历的乡下,物质条件匮乏,不讲究的人家连洗漱都不洗,讲究些的人家用的东西也都是一个盆一家人轮着用。徐家的这个习惯,苏毓穿过来就很适应。

    姑且不论这些,就说徐宴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与苏毓说了甄婉邀请两人过府参宴的事儿。

    苏毓彼时正在替他归类,闻言眉头就一抬:“去柳家主母的寿宴?”

    “嗯,”徐宴将衣裳规整地叠起来,只见床榻上他衣服大小整齐得像游标卡尺卡出来似的,他满意地将衣裳一件一件放到箱子里,“可以去一下。”

    苏毓听着觉得他口气古怪,意识到不对,便又问他:“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徐宴低头整理,不紧不慢地又去拿了亵衣。本不想多少,但走了两步,还是决定跟苏毓明说:“孙老二的判令下了,孙家可能会找麻烦。”

    苏毓眉头紧紧地蹙起来,心里有种意料之中的果然。

    徐宴收拾了一圈,又走到桌边,仔细地将笔墨包起来。眼角余光注意到苏毓脸色凝重,又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去。他走到苏毓身边,拿走她手里的几本书,转身塞箱子里,淡淡道:“这些日子你在家里待着,外头的事情不用太担心,总会有法子解决。”

    抬起眼帘就看到徐宴一脸沉静,仿佛毫不在意一般,丝毫不慌从容不迫。

    苏毓:“……”这厮也太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