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新生始于新生

 热门推荐:
    大巴司机把车直接开进学校,映入眼帘的是大路两边长得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初秋季节,这些高大的桦树依然生机勃勃,葱绿盎然,好似森林一般,遮挡住周围的建筑。

    大巴一路向前开,路过一个拥有四百米跑到的大操场,操场上有各种各样的体育设施。

    过了操场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湖面开满荷叶的小湖。荷花盛开的季节,绿油油的荷叶上面,一朵朵荷花从荷叶里冒出来,亭亭玉立,像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嫩心凝珠沁人心脾。

    荷花的花瓣一层一层往外展开,下面洁白如玉,顶上有淡淡的粉色。荷花拖着绿色的莲蓬,暂放迷人的身姿,像是热烈欢迎这群学生到来。

    不一会儿,大巴开过层层密林之后,来到一个大广场,广场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司机大叔一声充满京腔味的声音在同样热闹的大巴里响起“到了,可以下车了。”

    司机大叔把车的两个大门打开,学生和家长陆陆续续地挤着下车,隐隐约约还听到有人用不怎么标准地普通话喊着“别挤,别挤,慢点来,慢点啊!”

    可是此刻学生和家长都很激动,哪里有人顾得上这样的喊话。

    常欢乐和常海川是最后下车的,下车拿了行李之后,常欢乐就按照开学须知上的指示,找到自己的学院,拿着录取通知书去完成报到的任务,并在报到的过程中得知了自己的宿舍号。

    之后,便有一位师姐很热情地带路,指引常欢乐往宿舍的方向走。

    那位热心的世界在路上还不忘为常欢乐介绍学校的宿舍管理、住宿须知、住宿条件等各种情况。约莫过了一刻钟,师姐把把常欢乐带到所一幢宿舍楼前面,对常欢乐介绍,这就是你以后四年的宿舍“凌霄阁”。师姐笑了笑道,“师妹,你先到宿管阿姨那里领宿舍钥匙,宿舍号也是很好找的,我就不跟着你一起上去了。”

    常欢乐点头微笑,说了一声“谢谢!”

    期间,常欢乐还加了那位师姐的电话号码,师姐很热情地告诉她,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情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

    因为师姐还忙着去招呼其她同学,便先离开了。

    常欢乐自来到这里后,一路上收到热情的接待,让她产生了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

    从宿管阿姨那里凭借校园卡领了自己的宿舍钥匙之后,常欢乐拉着行李箱乘电梯来到八楼808宿舍,常海川自知自己来到这里后,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一直跟在女儿身后帮忙提行李。

    常欢乐打开宿舍门,宿舍里面还算整洁,放着四张床,都是上床下桌的形式。此刻,宿舍里面安安静静的,常欢乐踮起脚尖往床铺看了一眼,四张床位都是空的,说明还没有其她舍友搬进来。

    常欢乐随意找了一张床,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好,也没着急收拾,便拉着常海川出门解决午饭问题。

    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从早上下火车到现在,两人没吃一口饭。

    常欢乐的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了,而且这几天在火车上度过的,吃了几天火车上的泡面和米饭之后,她觉得她的嘴巴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吃过正常的米饭了。

    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常欢乐也没打算到外面吃,直接在学校里面找了一间饭堂,往校园卡里冲了三百块钱,带着常海川到食堂的窗口打了几个饭菜,常欢乐怕爸爸肚子饿,还专门打了三份肉。

    午饭就这样简单解决了,其实父女俩都是勉强填饱了肚子,吃的并不是很尽兴,主要是南北方饮食习惯上的差异,两人都不是很习惯这种重口味的饭菜,常欢乐给自己点了一个番茄炒蛋,没想到这番茄炒蛋还是咸的。

    吃完午饭之后,常海川知道自己女儿一个人在这个新的环境没有什么问题后,也不多加停留了。

    想着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还得麻烦女儿照顾自己,便提出自己要立即回去的想法。

    常欢乐本来还想着爸爸难得来一趟京都,要不要留下来玩几天什么的。

    常海川拒绝了,说是自己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好玩的。

    至于那些旅游景点,自己一个人逛真是没意思。

    没办法,常欢乐只好让常海川先回家,亲自送常海川坐上开往火车站的公交后,常欢乐脸上的神色一直很平静。

    其实,她心中满是不舍,可是再怎么不舍,路是自己选的,咬牙也得坚持下去,但常欢乐转身的时候还是哭了。

    她其实有很强的恋家情节,以前高中的时候,午睡有时候睡醒,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家,情绪一上来,她就偷偷哭过几次。

    一个人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总是忙碌的,接下来的一个月,常欢乐就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忙碌之中。

    作为一名刚入学的新生,她开学这一个月,上了一周新生入学教育课、抽空做了新生心理健康测试、英语水平测试、体能测试还有新生入学体检。

    之后,还有维持一个多月的军训。

    如陀螺般旋转了两个多月后,才开始正式上课。

    等常欢乐褪去“新生”这个标签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二月了。

    京都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十二月刚开始,常欢乐已经披上了她厚实的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在慢慢熟悉了学校的环境之后,因为大一的课程还不算多,常欢乐算了算自己这几个月的消费,早早超出了预算,还有两个多月才放寒假,常欢乐不想打电话回家开口向父母要钱,便从学校的兼职招聘网站上找了一份家教来做。

    这份家教是教一个四年级的女孩英语,常欢乐只需要在周末两天时候上课八个小时,还算轻松的。

    主要是家教地址离学校比较近,就在学校南门过了人行天桥那一边的住宅区,连公交都不需要坐,这样还剩下了从学校到家教地点来回的车费。

    常欢乐去试用了一周,女孩家长对她还算满意,常欢乐自己也觉得这份家教还可以,就签了一年的家教合同。

    当然,这份合同没有要求说双方违约的时候需要赔偿什么的,主要是一份简单的约束,要求雇员不能随意旷课。

    总的来说,常欢乐对于自己找了一份家教补贴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费这一件事情还算满意的,虽然牺牲周末偷懒的时间。

    几个月下来,常欢乐已经在班导、同学、舍友的帮助下,基本摸清的学校的环境、路线,还有一些条条框框的规则,一切都算走上了正轨,除了学校的饭堂伙食还有大澡堂令她不是很习惯之外,其它一切事物都在掌握之中。

    说起学校的大澡堂,常欢乐想起第一次进去的时候那种拘束,到后来不得以慢慢习惯,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她对大澡堂的接受程度已经到达了可以和舍友互相帮助搓澡的水平,这对于以前的她来说简直是难以置信。

    有了对环境的熟悉、同学的认可、现在还多了一份可以赚伙食费的工作,常欢乐已经慢慢融入了这个新的环境,新的起点。思家情绪也比刚刚开学那一两个月少了很多,现在她都可以和同学互相开玩笑了。

    然而,也许因为对一个新的环境熟悉之后,你身体潜在的那种任性、想当然的因子又会慢慢滋生。这不,常欢乐就吃了“想当然”的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