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暑假工

 热门推荐:
    高考结束之后的那一个暑假,两个多月的时间,常欢乐并没有选择在家当米虫。

    自从王谦睿不再是常欢乐的邻居之后,以往的假期常欢乐都会选择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学习、做习题。

    现在,高中刚结束不久,也不需要天天做习题了,这样一来,空闲出来的时间,常欢乐反而觉得有点无所事事。

    填报完高考志愿之后,常欢乐就简单收拾一下行李,跟着同村的两个小姐妹,一起踏上了到省城打暑假工的路途。

    她们三个小姐妹,经过一番奔波劳碌之后,来到了属于省会的大都市。

    三个从小城市出来的姑娘对大城市一切事物都觉得新鲜无比,自她们出生以来,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繁华的大都市,至此,她们有迷茫、有担忧、有期待、有害怕、有惊讶、有慌张,说是五味杂陈也不足以形容她们此刻的心情。

    她们下了从她们所在的小城镇开往市区的大巴之后,一行三人、三个小姑娘静静站在马路边,一边照看放在自己脚边的行李,一边好奇地看着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好在,她们等了十几二十分钟之后,她们打暑假工的工厂那边很快就派人过来接她们到目的地去。

    常欢乐一行人跟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善谈的小伙子,走上一辆有些破旧的面包车,面包车把她们载到了一个远离城市喧嚣、有点偏僻的地方,就把她们放下了。

    接下来,还是由小伙子带路,连续走了几个巷口,最后到一个有门岗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带路的那个小伙子走到岗亭边上,伸头对着坐在岗亭里面的老大爷说了几句话,老大爷便把大门打开,小伙子招呼着她们三个走进去。

    常欢乐一行人点点头,提着手中的沉重的行李袋,步履蹒跚地跟在小伙子后面走了进去。

    小伙子带着她们从大门的方向往里走,越过一个宽阔的大广场,让她们三人先站在一旁,自己先上前敲了敲一个大门上“人事办公室”的大门,敲了几下之后,小伙子开门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小伙子出来招呼常欢乐她们进入人事办公室。

    常欢乐进到办公室后,一室的清凉吹散了在外面奔波的燥热,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室内着实凉爽,常欢乐顿觉心里凉拔、凉拔的。

    办公室不大,只有一张黑色漆木办公桌,办公桌边上有一张皮质办公椅。椅子上坐着一位头发挽成一个高高发髻的中年妇女,办公桌的另外一边有着几张矮脚凳子。

    原本低着头的中年妇女,发现她们几个人进来后,抬头,如看一群蝼蚁一样撇了一眼面前的三个女孩,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

    听到中年妇女的冷哼,常欢乐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小伙伴,小伙伴都在往自己的背包里掏身份证。

    稍微楞了一下,常欢乐摸索着,从行李袋的隔层里面翻找出自己的身份证,把身份证递了过去,中年妇女看了一眼,便从桌面上抽出几张纸,交给她们三人,让她们填写。

    几人坐了下来,弯腰开始填写“xx皮包公司入职信息表。”

    填完表之后,面无表情的中年妇女给了她们每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几个人的宿舍号。

    “好了,你们以后就住在我们厂三楼303第三间宿舍,宿舍在出门右拐的一幢房子,你们应该自己能找到吧,找不到就自己问人。”

    中年妇女说完,挥了挥手,招呼她们出去。

    常欢乐提着自己的行李包,先出门,两位小伙伴跟在后面,刚刚带着她们的那位小伙子早已不见身影。

    无奈之下,常欢乐只能带头,按照中年妇女的说法去找宿舍楼,果然她们很快就找到了那间所谓的宿舍楼,宿舍楼是一幢五层高的、楼外边镶嵌的白瓷砖已经泛黑的小楼房,几人提着行李包上楼,找到了宿舍所在的房号。

    还好,这间宿舍是空的,暂时没有人住,常欢乐松了一口气,她刚刚真的有点害怕要和其她阿姨、大婶住同一间宿舍,这样的话接下来两个月的生活估计会不好受了。

    把行李放好之后,常欢乐带着两个小伙伴,找到门卫大叔,咨询了一下哪里有商铺,门卫大叔看了她们几人一眼,也没多说什么,指着大马路道“出门沿着大马路上去往上走就有很多杂货店。”

    常欢乐低头,甜甜地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几人就一起出门采购生活用品。

    席子、蚊帐、洗漱用品她们都没有从家里带过来,这些都需要购买,估计又得花不少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一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常欢乐此刻心里惦记着,钱是她安全感唯一来源,一花钱她就心慌。

    忙活了一天之后,她们总算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住下来了,晚上,几人睡觉前还想着以后有假期可以到省城其它地方玩一下,体会一把大都市的繁华。

    显然,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她们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二天,便开始正式上班。之后,她们就开始了一个月三十天,一天十五个钟,忙个不停的打工生活。

    每天常欢乐累的饭都吃不下,一到睡觉时间就直接躺到床上睡死过去,根本没有时间、没有经历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工作的时候,她们几人一口气都不敢喘,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如陀螺般不停地旋转,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

    期间,稍有做的不好的时候,还会被主管大妈指着鼻头骂,主管大妈骂骂咧咧的,就差没有上前扇她们每人一巴掌。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之下,常欢乐病倒了,她现在还没有拿到工钱,口袋里仅存她爸爸出门时候给的几百块钱。

    常欢乐不敢去看医生,以前在家里就听大人们说大城市的物价水平高,消费贵,看医生简直就是天价。

    想到这儿,常欢乐担心大城市看医生太贵,自己钱包里的钱不够用,深思熟虑之后,常欢乐没有选择去看医生。她找了一间药店,买了一盒感冒药,吃下就算了。

    吃了感冒药之后,常欢乐的病情有所缓解,但也没有完全好转,整个人显得有些病恹恹的。

    就这样,常欢乐也没再管,心想,再熬一下就过去了。

    接下来常欢乐的工作就是一天一天坐在流水线上忙碌,有时候,一天要工作十八个钟,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中间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

    常欢乐并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去的,最后记忆中剩下的只是一天又一天的忙碌还有累到喘不过气来那种痛。

    也是这次暑假工的经历,常欢乐开始意识到父母的钱来之不易。

    以前,她总觉得父母给她零花钱那是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她明白了她的理所当然背后是父母付出的艰辛的汗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