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时间用在刀刃上

 热门推荐:
    在短暂呆滞之后,反应过来的常欢乐麻木地把手中的洗漱用品塞进行李箱的隔层里,顺手拉上了隔层的拉链。

    此刻的她心乱如麻,心口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死死压住,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站起来,故作不在意地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站在一旁,接完电话后同样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常海川说了一声“爸爸,我进房间收拾一下衣服。”

    说完,也不顾常海川有什么反应,她转身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常欢乐进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身体立马往床的方向扑了过去,柔软的床垫随着她身子扑腾的姿势凹下一大块,接着她把身旁的被褥掀开,小脑袋钻了进去,用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的小脑袋瓜,放声大哭。

    常欢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她只是觉得心口闷的难受,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她很难过,她觉得王谦睿不把她当朋友,要离开桂花村都不跟自己说一声,她觉得他们之间十多年的友谊在此刻一文不值。

    常欢乐曾思考过她自己在王谦睿心中的地位,那天,袁莉莉刚好和她谈起一件事,说自己从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朋友突然之间就不理会她了……

    那时候常欢乐想到的是王谦睿,她想的是如果有一天王谦睿交了新的朋友,会不会也不理会她了,但她很快就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因为她觉得王谦睿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就算有了新的朋友或者说是女朋友应该不会不理睬她。

    因为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兄妹,或者说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还要亲近。

    可是现在也是王谦睿给了自己一个棒头喝,她想如果王谦睿真把自己当做朋友的话,又怎么会不告而别呢?

    常欢乐躲在被子里面痛哭的好一会儿,待胸口那如被大石块压住的胸闷散去不少,才想起自己的正事,继而起身用手背胡乱擦了一把眼泪,才转而收拾需要带去新学校的衣服。

    ……

    在家里磨蹭了半天后,吃过午饭,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如果还不出门,就来不及开学报到了,吃过午饭后,常欢乐简单地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转而让常海川开车送自己去学校。

    出门的时候,常欢乐戴了一副墨镜,遮住泛红的眼眶,坐上常海川开的摩托车的后座,一路往市区的方向开去。

    这是一段新的旅途,一段意味着常欢乐即将开始新的学习生活的旅途,这段旅途没有王谦睿参与。

    袁莉莉、刘轩、姚俊杰这几个在初中三年和常欢乐接触得比较多的同学,同样考上了市重点中学。

    常欢乐到学校报到的那一天,就是那么巧的遇上了刘轩同志。

    说起来,常欢乐和刘轩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初中三年,经历两次分班,两人居然每次都被安排到同一个班级。

    没想到,这缘分还一直延续到高中,他们高中高一年级就有三十个班,在茫茫人海中,常欢乐和刘轩居然还被安排在同一个班级。

    常欢乐都不知道该怎样吐糟这种土味狼粪!

    到了学校,走到各自班级报到那一排桌子上,常欢乐很是巧合地遇上了同样是刚刚来报到的刘轩同志。

    刘轩同志一如既往的那样嚣张霸气,嗯!常欢乐指的是他的穿衣打扮,那身五颜六色的东西是什么鬼!

    刘轩排到常欢乐的前面,回头看到她,显然很兴奋,拉着常欢乐唠嗑唠嗑暑假的所见所闻。

    常欢乐心里却是微妙,说不出欢喜还是忧愁,只能感叹人生世事无常,她本来站在队伍后面,看得穿着一身如花孔雀身上的羽毛般绚丽多彩衣服的刘轩,本来还想装作不认识这只花孔雀的。

    怎知,刘轩同学眼尖,哦,不,应该说刘轩同学本来是打算展开他绚丽多彩的翅膀进行求偶的,没想到没有遇上合适的求偶对象,反而遇上了一个熟人。

    刘轩回头看到后面的熟悉身影,立马收起自己花枝招展的翅膀,回到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拉着常欢乐诉说他这个暑假的所见所闻。

    常欢乐现在郁闷着呢,根本不想理会他,特别是想到那个本该和她一起来学校报到,此刻却在祖国遥远一方的王谦睿,常欢乐更觉心里拥堵得难受,无奈地在心里感叹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怎么就是那么的奇妙呢?

    因为得知王谦睿可能永远都不回来桂花村的这一事实,常欢乐在高中开学报到那一天也是无精打采的。

    她直接漠视刘轩的寒暄,在送自己的爸爸常海川离开后,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忙活整理衣柜和床铺。

    刚开学,舍友之间还不熟悉,见面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各忙各的,常欢乐整理完自己的床铺后,躺在还有些许霉味的单人床上,思绪泛滥,想家、想父母,想王谦睿。

    不过这样的哀愁并没有时时出现在常欢乐的脑袋瓜里,因为她已经开始的新一轮的忙活。

    在新的学校、新的环境下,常欢乐忙着适应新的学校生活,忙着适应新的老师的讲课风格,忙着认识新的舍友,忙着适应高中各科科目的学习。

    毕竟常欢乐初中是在镇上中学读的,现在她考上的学校是市里面最好的重点高中,班上大多数的同学小学、初中都是在市区学校就读的。原本城乡在教育资源分配方面就存在很大的差异,学生的水平自然也是参差不齐的。

    至少对于常欢乐这样先天没有多大学习天分、大多数时候靠的是自身后天努力的学生来说,高中的学习就显得有点吃力了。

    常欢乐为了不落后与别人,在新学期刚开始就再次过上了三点一线的生活,主要是她现在又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目标,学习起来比备战中考的时候更加刻苦努力了。

    而且这次没有了王谦睿在一旁的辅助,常欢乐自己在课下学习起来自然就比以前更加吃力了。

    高中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常欢乐的成绩并不理想,甚至可以说是很差,为此,在得知月考成绩排名的那一天晚上,常欢乐闷头躲在被窝里面偷偷哭了一整晚。

    后来,常欢乐在学习上就更加用功了,用尽了十二分的力气,每天都在和习题奋战。

    月考之后,迎来了新学期开学以来的第一个假期国庆节。

    学校放假的当晚,常欢乐自己一个人背着一个装满书本的大背包,在拥挤的人群中,挤上公交车,公交车到汽车站后,常欢乐再换成到乡镇的大巴回了家。

    回到家的那天晚上,常欢乐借了自己爸爸常海川的手机,拨通了一个显示地区是京都的电话,可是电话那边提示的是空号。

    常欢乐异常沮丧,把手机还给常海川之后,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的书桌上,埋头做作业。

    一会儿之后,常欢乐拿出自己的手机,登上了qq,看了一下群聊天记录,又分别回了袁莉莉、刘轩信息之后,把手机关机,重新和桌面上的数学练习题奋战。

    她现在连伤春悲秋的资格都没有,一分一秒都得用在刀刃上,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