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不切实际的梦想

 热门推荐:
    毫无疑问,按照以往的惯例,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同学们又是在讲试卷的煎熬中度过。

    应试教育阶段就是这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就是上课、考试、评讲试卷。

    常欢乐发现,经过这两次月考,还有多次的批评,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再次上升了一个level,虽然她还是很在意老师们的一些批评与看法。

    月考成绩并没有打倒常欢乐,常欢乐坚韧的意志却被另一件事打倒了。

    月考之前的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留下一节语文课的时间让同学们写一篇作文,作文的题目很简单,叫“我的梦想。”

    很简单的一道作文题,连题意都简明易懂,对于刚进入初中的同学们来说,脑袋里还没有那么多绕弯子,当然就直接按照题意来写好了,心中想的是什么就直接写什么,没有梦想的就随意瞎扯一个梦想完成任务好了。

    常欢乐拿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也是头脑空白的,梦想啊,现阶段的她还真没有什么长远的梦想,短期的目标倒是有的,就是把自己的成绩提上去。

    毕竟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学习才是这个阶段的重要任务,至于那些长远的梦想,都是通过优秀的学习成绩实现的。

    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实现阶级跨越呢?

    常欢乐心里像明镜似的,当下,她真的没有什么伟大的不可诉说的梦想。

    但这作文她还得完成啊,那怎么办呢?

    常欢乐拿出作文纸,想了想,也开始下笔了。

    她写的是她的梦想是当一名英语翻译家。

    这梦想倒没什么出格的,总比更小的时候谈论的我长大以后当什么科学家、航天员的梦想实在多了。

    特别是当中国航天员第一次成功登上月球的时候,记得当时全班的同学都梦想着自己以后能当一名飞行员,飞上月球。

    还有全天滚动的电视直播,想想都觉得帅气。

    综上,常欢乐觉得自己这个当翻译家的梦想真的没什么出格的。

    可是,她们班上的语文老师却不是这样认为的,月考试卷评讲完之后,还剩下一点时间,语文老师便把月考前写的作文发下来,顺便讲评了。

    常欢乐拿到自己写的作文,看了一下评语,心情低到谷底。

    老师你觉得我作文逻辑不通、不合题意打低分就算了,怎么评语还那么伤人。

    原来自己随意写下的一个小小的关于梦想的作文底下,语文老师写的评语是“不切实际,麻烦考虑一下自身情况,你的这个梦想能实现吗!”

    常欢乐随意扫了一眼同桌袁莉莉的作文评语,这评语更伤人,写的是“你不可能实现的,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就不能实际一点吗?作文需要的是真情实感,而不是胡诌!”

    袁莉莉写的是什么梦想,常欢乐不知道,她觉得理想这是一个很私密的事,不管能不能实现,都是鼓励自己前行的动力之一,所以不必要拿出来给被人取笑。

    毕竟,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都能有赶英超美的梦想,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就不允许个人有自己的梦想或说是理想了吗?

    常欢乐班上的语文老师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她教两个班的语文,一个重点班,还有一个就是常欢乐这班。

    常欢乐在一次课间见识过她在重点班上课的样子,布满皱纹的黄脸上永远都是笑眯眯的,整个个人看起来很和蔼的样子。

    可是一到常欢乐这个班级,就完全换了一个人,常欢乐有时候也在怀疑当初自己无意中看到的哪位在重点班上课的故作慈祥温和的语文老师是不是眼前的这位上课如“藐视一群蝼蚁”的这位。

    这位语文老师上课的时候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看人的时候总是眼高于顶,在她看来,你们这群人都是一群没有思想的蝼蚁,成绩差就算了,还那么不切实际。

    因此,在讲评作文的过程中,这位中年妇女已经穷尽了她毕生的绝活儿。

    怼学生怼的那个爽啊!

    常欢乐心里猜测,底下的一些男生恨不得脱掉鞋子,扔到她的恶魔般的脸上了吧!

    不过听说这位中年妇女有着很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也许人家写给男生的评语并没有那么恶意满满。

    还有,成绩好的学生自然也不会收到这样的评语,毕竟她平常上课提问的时候,对着成绩好的同学,也是笑脸相迎的。

    常欢乐坐在她的位置上,低下头,拿起一支笔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

    讲台上的中年妇女气势如虹,口沫横飞,常欢乐胡思乱想,想要自动屏蔽那一切的恶语。

    “你们这群不切实际的人,写这篇作文前我说了什么,我说的是要真情实意,我说的是要符合实际。”

    “你们自己看看,你们交给我的是一遍什么样的作文,那叫符合实际吗?”

    “你们想想,以你们现在的蠢样,以你们现在的成绩,能实现你们写下来的那个梦想吗?照我你们就是异想天开!”

    “那些写了想当什么翻译家、医生、大学教授的,能不能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你们这样乱扯一个梦想,交给我一篇作业就完事了吗?这样的话,写这篇作文的意义何在。”

    “现在你们就给我好好反思一下,能不能先给自己定一个符合实际的梦想,是你们能实现的,我不需要你们乱扯一通!”

    底下的常欢乐看了一眼自己的这篇作文,当初写下这个梦想的时候,她想的是自己现在对英语这个学科还是挺喜欢的,说不定以后就专门修这个科目了。

    那么学习英语专业出身的人能做什么工作呢,常欢乐能想到的是翻译家。

    因此,她灵光一闪,就写下了这篇关于“梦想”作文。

    她没有想到,这在面前的这位教书育人的老师面前,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并且她对此毫不客气地指正出来。

    不管怎么样,常欢乐真的被面前这位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语文老师伤到了,恶心到了。

    难道她们这群人就得给自己定一个我要当农民工的梦想,那样多符合实际啊!

    常欢乐暗地里默默唾弃眼前这位中年妇女,叫她一声“老师”她觉得侮辱了自己。

    这在常欢乐的人生旅途中留下了小小的阴影,后来她也曾想过,这个教师言语上的暴力能不能也算一种校园暴力,毕竟她当时真的被深深伤害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好不容易熬完了最后一节语文课,常欢乐心情抑郁,想找王谦睿聊聊天,可是一想到他们两个最近正在冷战,常欢乐却步了。

    常欢乐看了一眼同桌袁莉莉,好像完全不把老师的评语当一回事儿的样子,下课之后立马狂奔楼下的小卖部去了,常欢乐想了想,最后还是以尿遁的方式平复一下心情。

    世界真是无巧不成书,常欢乐上厕所等位的过程中,刚好听到两个重点班的女生在谈论作文“我的梦想”一事。

    一位女生问“你的作文写得“梦想”是什么?”

    站在常欢乐前面的女生回答了一句“我写的是当一名无国界医生。”

    “哇,你那么厉害,还想着当无国界医生啊!那顾老师给你写的评语是什么!”女生很激动地追问。

    顾老师就是常欢乐班上的语文老师,常欢乐听到这个,也竖起耳朵来听,她也想知道写这个伟大梦想的女生,哪位顾老师给了什么样的评语。

    站在常欢乐面前女生娇笑了一声,含羞带怯地道“老师的大意是说我的梦想很伟大、很无私,加油,好好努力你一定能够实现梦想的。”

    那女生更加激动了,像是找到了知己,很高兴地道“我写的是我以后要当一名外交官,为国家外交事业做出一番贡献,顾老师写的评语也是让我好好加油,说我一定能够实现我的梦想的。”

    女生接着道“原本我还以为我的梦想有点不切实际,离我很遥远,不过老师既然都相信我,我就得好好努力了。”

    站着常欢乐面前的哪位女生点点头,“对啊,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不然都对不起顾老师对我们的信任!”

    听了全程的常欢乐无奈地撇了撇嘴,心里却在呵呵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