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伤心着呢

 热门推荐:
    常欢乐匆匆忙忙地往操场方向跑,就像身后有一条大灰狼追着跑一样。

    事实上,她也不是单纯地为了躲避王谦睿,而是趁着奔跑把这两天憋的一口气给出了。

    常欢乐到停车棚的时候,刘轩已经找到自己的自行车了,他正在开锁,抬头看到常欢乐停在他身边喘气。

    刘轩看她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乐呵呵地道“乐乐,你跑那么快干嘛,有人在追你?”

    常欢乐双手叉腰,正喘着气,没空理会他。

    刘轩也丝毫不在意,往常欢乐背后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那个高瘦清癯雅致的少年。

    刘轩好奇地提了一句“乐乐你不跟王谦睿一起走啊?那我们一块儿!”

    刘轩也是最早一个走出教室的,他赶着回家玩游戏,为了备战月考,半个多月没有玩了,现在手痒的很。

    “好啊!”常欢乐呼吸了一会儿,感觉气顺畅了不少,点了点头,反正她就是不想和王谦睿一起走。

    “你最近和王谦睿吵架了?”

    刘轩从自行车棚里把自己的车推出来,常欢乐的自行车刚好停在他的自行车旁边。

    常欢乐刚把自行车车锁打开,听到他这样问,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没有!”

    “真没有,我怎么感觉你们最近都在冷战,王谦睿连午饭都没有去吃。”

    这时常欢乐也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出来,走在刘轩身旁。

    “你怎么知道他没吃午饭?”

    常欢乐表示惊讶,她最近确实没有和王谦睿一起去饭堂吃饭,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会自己去饭堂吃。

    “有一次我亲眼看到的啊,上次中午吃饭时间我留在教室补作业,王谦睿就一直坐在他的座位上,没有出去过,我问他怎么不吃饭,他就是冷冷地看着我,然后摇了摇头。”

    常欢乐听他这么说,确实想起自己每次吃完午饭回到教室的时候,王谦睿早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休息了。

    她当时觉得很正常,想当然地以为他是男生,自己一个人吃饭会比较快,毕竟女生们坐在一起的话,总会聊聊天什么的,因此吃饭时间比较长。

    她从来没想过他连午饭都没吃,难道就因为自己没有陪他一起去饭堂?

    常欢乐沉默了下,“这个我真不清楚,可能他妈妈给他准备了午饭吧!”

    刘轩点点头,也不在意,率先上车,两人回家方向一样,到一个分叉路口分开。

    常欢乐有点心不在焉地跟在刘轩身旁,两人边骑车、边闲聊。

    在分叉路口分开的时候,刘轩招了招手,“乐乐,再见!”

    常欢乐同样朝他招了招手,“下周见!”

    常欢乐一到家,就闻到了家里饭菜的香味,她连忙放下书包,跑到厨房里去,

    先到水池边洗一下手,便站在刘芳身后,戳了戳她的腰。

    有点闷闷不乐地道“妈妈,有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吃的,我饿死了,要先垫一下肚子。”

    刘芳正在炒着红烧鸡翅,没空理她。

    抽空回她一句“你去冰箱里面找个苹果先垫一下肚子。”

    常欢乐地踮起脚,看了一眼锅中正在收汁的鸡翅,吸了一下嘴巴。

    无奈之下打开厨房的冰箱门,从里面找出一瓶酸奶来先垫垫肚子。

    她先掀开酸奶盖,把盖子上的残留的酸奶舔干净,再拿出只勺子,慢慢地品尝那一瓶草莓味的酸奶。

    酸酸甜甜的,挺好吃的。

    “妈妈,你知道吗,这两天我们月考,是到别的教室去考试的,王谦睿和我在同一个教室,他收到了女生送给他的情书。”

    刘芳关上火,把收好汁的鸡翅装上碟子,瓷白色的碟子上每一只鸡翅色泽均匀,看起来异常好吃。

    她听到女儿的话,下意识地回问了一句“谦睿收到女同学送的情书了?然后呢?”

    “没有然后,他都没拆开看看顺手就给人放抽屉里了,后来人家又送了两回,还在信封上写了王谦睿收,但他几次好像都没有收。”

    刘芳笑了笑,“这样子那个女生应该挺伤心的!”

    常欢乐心想,那女生伤不伤心我不知道,但你女儿我伤心了,当然,这话她只是在心里想一下,并没有说出口。

    刘芳转而道“我可提醒你,你初高中三年都不许早恋!你要是敢在外面乱来别怪我跟你爸不讲道理!你谈一个我拆一个!”

    “你不要忘记了,自己还是小孩子呢,谈什么恋爱。”

    “说起来,现在的小孩子也真是早熟,前头我就看到隔壁家的那个小孩带了一个女同学回家,他还只是上小学呢,居然光明正大地把女孩子带回家,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想的。”刘芳叨叨絮絮地说完。

    常欢乐也很吃惊,她隐约记得隔壁的小男孩才上五年级吧,听说还经常抽烟喝酒打架什么的,居然还有女生喜欢!

    “还有啊,比你大两年的,家住村委门口的那个男孩,今年不是刚读初三吗,人家现在都快要当孩子的爸爸了。”

    常欢乐“……”

    “听说那个女孩也是读初中的,初二、还是初三来着,反正听住在他隔壁的那些邻居说,那男孩因为父母常年都不在家,晚上或是周末的时候,总会开着一辆摩托车把人家女孩子载回家过夜,没想到这样过了几个月,邻居那些阿姨就看到那女孩子肚子大了起来。”

    刘芳正在水池里洗着青菜,说着说着,还轻微叹了一口气。

    “你不知,那女孩子的父母还来那个男孩家里闹过呢,说要那个男孩给女孩家里补贴一万块才愿意让自己女儿跟他交往。”

    “你也不想想,人家也只是一个读初三的男孩子,父母在外打工,常年不回家,老家就只有一个爷爷在家,哪里有那么多钱。”

    “最后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听说那女孩还因为大肚子休学了。”

    “所以,我说你们女孩子还得好好保护自己,别整天想着早恋什么的,人生还长着呢,你怎么知道你现在遇到的人就是合适的。”

    “要是把握不好尺度,以后有你们后悔的!”

    常欢乐惊悚地听完别人家的故事,吃完最后一口酸奶,撇了撇嘴,“妈,你不用担心,你女儿想早恋也得有人看得上才行啊!”

    刘芳把青菜下锅,回头看了自家女儿一眼,刚吃的酸奶还有不少残留在嘴角。

    无奈地轻笑一下,“嗯,你确实还是个小孩,别人会不会找你我不知道,但你也得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常欢乐表示不解,“我有什么小心思……”

    刘芳没有多加解释,只说了一句“谁没年轻过?你想什么我不知道?行了,别吃零食了,去洗手,准备吃饭。”

    常欢乐我信了你的邪,平常除了在吃喝上关心我,没见你关注过我的精神与灵魂。

    比如此刻,你女儿我正为了王谦睿收到情书一事伤心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