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以往的惯例,月考之后的一周为各个科目讲评试卷的时间。

    学生在老师的帮助下总结、巩固第一个阶段学习的各个的知识点,及时发现不足,进行查漏补缺,免得到期末的时候才知道临时抱佛脚。

    初一的第一次月考当然也不例外,任课老师按部就班地对月考试卷进行讲解、分析、总结。

    常欢乐带着王谦睿帮她整理的错题笔记本,上课听数学老师讲解的时候终于不是云里雾里的了。

    这一周,常欢乐因为听了一周的试卷讲解,头脑晕乎乎的,面对了一周她满满红色叉叉的试卷,她都要吐了。

    周五晚上放学的时候,常欢乐给奖励自己一堆零食,美其名曰要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并且很诚实地告诉王谦睿,这周周末需要放松,因为她这周的大脑容量已经填满了,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周末的补习了。

    ”所以我们这周周末就好好休息。“常欢乐一手拿着一个冰淇淋,一手拍了拍王谦睿的肩膀,很豪气地道。

    王谦睿很无奈,只能点头答应。

    所以之前约定好的每个周末都补课的计划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周六、周日,常欢乐因为没有约上王谦睿一起学习,因此她有两天的空闲时间,这让年少的常欢乐美滋滋的。

    零食加上小说,绝对是常欢乐这种肥宅,哦,不,青春美少女休闲日最好的搭配,想想都觉得美。

    人生得意须尽欢啊,举杯高歌应尽时!

    唯一的遗憾是曾阿姨那满满母爱的作业甜点也就没了!

    常欢乐拿起一本她周五放学的时候在学校附近书店租借的弯弯言情小说,躺在床上有滋有味地看了起来。

    可是,原本只要一看小说就会投入进去的常欢乐发现这次自己居然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剧情说了什么完不知道。

    感觉那那都不对劲儿。

    常欢乐躺在自家床上,烦躁地翻来覆去,时不时从床上爬起来,到书桌上拿出零食吃,吃得腮帮鼓鼓的,像个偷吃的小松鼠。

    吃饱喝足之后再次躺回床上,打算让自己畅游爱情的海洋。

    常欢乐在心里默念美美的女主和帅气的男主,让自己可以尽情投入到精彩的剧情中,然而还是失败了!

    常欢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起,拿起被她扔到一边的小说,出门的时候顺手牵过放在桌面的一包薯片。

    出门的时候和正在客厅里专注中午十二点狗血剧的刘芳说了一声,直接往王谦睿家里走去。

    这个时候是刚吃完午饭的时间,王谦睿还没午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动物世界,bbc做的纪录片。

    曾倩雪在厨房里面忙活,常欢乐进门后,一屁股坐到王谦睿身旁,看了一眼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画面。

    两只正在努力为繁衍企鹅家族后代做准备的帝企鹅。

    冰天雪地中,那两只胖嘟嘟的企业紧紧抱在一起,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生生世世和你在一起

    常欢乐当然没看懂画面,可是奈不住人家有字幕啊!

    常欢乐瞥了一眼正专注于电视屏幕的王谦睿,他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常欢乐表示学霸的世界本宝宝不懂。

    在心里默念的一会儿,待那两只胖嘟嘟的帝企鹅依依不舍分开的时候,常欢乐扯了扯王谦睿的手臂,示意他到房里去。

    王谦睿清雅的俊脸满是不解,是要学习吗?

    可她不是说这个周末要休息、休息,下周再战的吗?

    常欢乐看到王谦睿满脸疑惑,就知道他想歪了。

    无奈之下瞄了一眼厨房里擦着灶台的纤细身影,凑到王谦睿耳边低语“去你房间玩好不好?”

    常欢乐特意加重“玩”这个字,并且秀丽的眉毛网上挑了挑,表示你懂的!

    常欢乐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直接喷在王谦睿的耳边,王谦睿的耳垂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浑身都酥麻感觉瞬间渗透四肢百骸,那软软热热的气息,从耳边一直蔓延到心间。

    王谦睿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忙不折叠地点点头。

    常欢乐看到他点头,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毫不客气地先往王谦睿的房间走去。

    王谦睿愣了愣,起身跟上她的步伐。

    走进王谦睿的房间,常欢乐把手中的小说一扔,扔到王谦睿的天蓝色的大床上,自己也跟着噗呲一声,躺了下去。

    常欢乐眼角余光看到王谦睿跟着进来了,闭了闭眼,眼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轻轻颤动几下。

    常欢乐看向房门,以命令式的语气道“王谦睿,把门关上。”

    王谦睿你这是要干嘛?

    王谦睿很听话的把房门关上了,不过关上门之前,他又出去了一趟。

    王谦睿走到厨房的门口,对曾倩雪说了一声“妈妈,我先去午睡了。”

    曾倩雪正在清理厨房的灶台,忙里抽空回应“去吧,妈妈清理完灶台也去午休了。”

    王谦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常欢乐这时已经拿起她带来的小说有滋有味地看起来了。

    这次,倒是没有烦躁的感觉了,一会儿就投入到精彩又无聊的剧情中去了。

    王谦睿进门,温和的双眸注视了躺在床上拿着一本小小的书的常欢乐一样,他不清楚这书讲的是什么内容,但只是看拿书的封面,就知道是一本爱情小说。

    封面上的画着的男女正在互相拥抱,有种像泰坦尼克号经典一幕的悲凉。

    王谦睿移开停留在书皮封面上的眸光,转向正躺在床上的常欢乐,那本小说就离她的眼睛半尺远。

    王谦睿忍不住出声提醒一下“欢欢,躺着看书对眼睛不好!”

    常欢乐听到他的喊声,把小说扔到一边,抽空看了一眼站在床边显露出一副忧心忡忡样子的王谦睿。

    无奈地撇撇嘴,换了一个趴着的姿势,再次拿起放在一边的小说,从新投入到剧情中去。

    王谦睿这姿势和刚刚那姿势有什么区别。

    可王谦睿也清楚地知道常欢乐那固执的脾气,只能由着她,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转身离开,到他自己位于房间一片空地上的的工作区,这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很多都是王谦睿小时候玩腻的了。

    王谦睿没有理会那一堆玩具,着手玩弄起他的那一堆木头来。

    两人就在安静的空间中各做各的事,可这安静的气氛中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和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