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生气啦

 热门推荐:
    体育委员王莽记录好最后一名女生立定跳远的成绩,也走到跳高池子边上。

    “哔哔哔”的口哨声响起,班上的原本散开的同学立马按照队形排好队伍。

    跳高和立定跳远一样,男生先开始,女生在后面。

    跳高不像跳远一样是一次性完成的动作,而是按高度不断升高进行淘汰制。

    考虑到快下课了,要节省时间,王莽这个平常看起来笨笨的大块头这次居然变得聪明了,直接让男生从一米高度开始起跳,每次升高2厘米。

    简单粗暴!

    男生平均下来每一轮淘汰6个人,到第三轮的时候,高度升高到1米5,剩下的都是男生中的黑马人物了。

    男生中大部分同学都可以估算出自己的跳高成绩,姚俊杰还是男生中的黑马人物,最终成绩是1米5。

    在跳高项目上,个人身高还是有点优势的,姚俊杰的身高在男生中也算高的,除了王谦睿,姚俊杰算是班上的第二高。

    这是女同学们用她们精灵的慧眼比较出来的。

    常欢乐倒不是很在意这些细节,跳高的时候她特意观察王谦睿去了。因为她察觉出王谦睿在这节体育课中整个人给他人的感觉都是好凶啊。

    在跳高的时候,王谦睿更是一点激情都没有,程冷着脸,在第一轮就淘汰了。

    要不是出于长年累月对他的了解,常欢乐还真信了这是他真实的成绩呢!

    常欢乐明显察觉出王谦睿在跳高的时候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了,装模作样地脚一伸,把栏杆,体育委员宣布淘汰,然后就到下一位了。

    最后姚俊杰挑战1米6高度,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栏杆岌岌可危,姚俊杰跳过去的那一刻栏杆没有掉,在姚俊杰离开沙池的那一刻,很不给面子地掉了。

    难道是女生们尖叫的声波太强给镇掉的!

    可课程时间紧迫,体育委员王莽也不在意这些细节了,直接给姚俊杰定了一个1米5的成绩。

    女同学这边也快开始了,跳高对于女同学来说简直比跳远还快结束。

    从80厘米开始起跳,就有一半女生没有通过,到高度升到1米的时候,剩下只有一个巴掌能数的过来的人数。

    常欢乐就是这几个人中的一个,而且常欢乐也刚好跳过了1米。

    班上的一位同学走过来夸奖常欢乐,语气里明显带着羡慕,“乐乐,你跳高很厉害啊,跳的超高的,你会在运动会的时候报跳高这个项目吧!”

    常欢乐尴笑,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夸奖她厉害,可是她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跳过去的。

    在1米高度的时候,另外三个女生也被淘汰了,最后只剩下常欢乐和班上的另一名体育生。

    体育生身高1米6,而常欢乐目前身高只有1米4。

    王莽本来还想升高高度让她们两人测试一下最高可以跳到多高的,可下课铃声已经响起,为了不影响下节课的课程,这个想法不得已被放弃了。

    “同学们,集合,解散!”失踪了整节课的体育老师优哉游哉地来到跳高池边上,一句令下,同学们乌泱泱地散开。

    人群分成三部分,去洗手间清洗的、去小卖部买水的,还有直接回教室休息的。

    解散后,袁丽丽同学跑过来挽起常欢乐的手臂,笑嘻嘻地说“乐乐,去不去小卖部买零食。”

    一听零食这个词,常欢乐下意识地伸出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很坚决地拒绝道“不去了,我减肥。”

    其实常欢乐是因为今天中午被袁丽丽怂恿了,和袁丽丽以及班上的几位同学出去学校吃了一碗桂林米粉以及一份麻辣烫,搞到她回来就拉了好几次肚子,现在她可不敢乱吃了。

    好在袁丽丽同学也没觉得她说的这话有什么毛病,因为班上很多女生都开始讨论起减肥大业。

    这是从娱乐八卦杂志中看来的,听说女明星为了保持身材,都是通过节食来减肥的。

    比如某某明星,听说一天只吃一根香蕉来保持身材。

    小女生们开始意识到身材的重要性!

    袁丽丽自然不会质疑常欢乐也会有这样的烦恼,毕竟常欢乐的脸也是圆嘟嘟的,看起来也是胖乎乎的。

    “那好吧,我自己去买几包巧乐力来补充一下能量。”袁丽丽同学伸出一只手臂,义正言辞地说。

    常欢乐忍不住笑了出声,“去吧,去吧,我在教室等你。”

    袁丽丽同学相对于班上其她高高瘦瘦却又喊着要减肥的女生来说,是一个实打实的小胖子。

    可是她一点都没有需要减肥的烦恼,因为她坚信民以食为天,身材什么的,相比美味的食物,是排到八百米开外的。

    也就是说完不在考虑范围!

    袁丽丽胖乎乎身影朝着小卖部的方向狂奔而去,常欢乐在人群中搜索王谦睿的身影。

    很快,常欢乐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正往教室方向走的高高瘦瘦的俊朗的少年的背影。

    常欢乐勾唇一笑,快步跟上前面高瘦的身影,还故作恶作剧、趁其不备对准他瘦削的肩膀上用力一拍。

    被人从背后突然袭击的王谦睿下意识地冷着脸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眯眯小脸。

    眸中的冷漠收了回去,王谦睿别扭地转过身去,一本正经的往前走,完没有理会身后跟着的笑眯眯的少女。

    那样子,在外人看来就像一个甜美的少女追着一个颜值高、学习成绩好,却又很高冷的学长。

    常欢乐丝毫不在意他冷清的表情,喜滋滋地跟上去,故意问“你生气啦?”

    常欢乐每次露出疑惑表情的时候都是一脸萌太,加上脸颊上露出的可以盛下一杯酒的小梨涡,很容易让人心软。

    王谦睿更加是逃不出这个魔鬼定律。

    清冷的神色有一瞬间瓦解,没想到她看出来了他在生气,还问的那么直接。

    可王谦睿还是很生气,他对自己生气的源头也没理出一个所以然来。

    因而没有理会此刻已经站在他身旁的人。

    常欢乐见他薄唇紧抿,一声不吭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

    说来也奇怪,王谦睿这个从前只会乖乖听话、不会乱生气的男孩,上了初中以后长相、学习成绩等优势愈发突出,脾气居然也跟着见长。

    难道王谦睿也步入了电视里面常说的那个什么更年期,常欢乐百思不得其解。

    王谦睿现在会时不时就会发点小脾气什么的,可关键是她好像也没怎么惹他生气啊。

    常欢乐尝试性地问了一句“是因为中午我没陪你到饭堂吃饭,所以你生气了吗?”

    看了她那可爱、无辜又带着疑惑的表情一眼,王谦睿原本冷硬的心下意识就软了。

    虽然还是很生气,但他不忍心对她置之不理,很生硬地回了一句“没有。”

    “没有生气,还是没有为中午我没有陪你吃饭而生气?”常欢乐表示不解。

    “都没有!”王谦睿冷着脸道。

    常欢乐你确定没有,没有的话你一副高冷、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给谁看啊!

    当然,这话她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好吧,你说没有那就是没有的哦!”常欢乐嘀咕,我给你机会的了。

    常欢乐本来性子跳脱,话题来得快也去的快,也就没有和他继续在有没有生气这个话题上纠结了。

    “王谦睿,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和袁丽丽她们去学校外面一家面馆吃饭,我吃了一碗桂林米粉还有一碗麻辣烫,回来的时候我差点拉肚子拉到虚脱了。”

    常欢乐和王谦睿一起走上教学楼的楼梯,委屈的抱怨。

    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圆溜溜的大眼里还真的布满了泪水,亮晶晶的,好像现在也很疼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王谦睿一听她说拉肚子的事情,刚刚那点郁闷已经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他担心地问“现在肚子还疼吗?”

    常欢乐可怜兮兮地点点头,“还有点疼!”

    “那你以后不要去外面吃那些食物了,应该是食物不干净!”

    “而且你不是不能吃辣吗,你怎么会点麻辣烫?”

    常欢乐对王谦睿真是很佩服的,每次只有在她身体有毛病的时候才会主动说那么多话。

    她故作乖巧地回了一句“知道了,我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吃过哪些东西,而且看起来也很好吃的样子,袁丽丽她们都吃了,我就跟着买来尝试一下。”

    她圆嘟嘟的小脸鼓起来,像是在说我不是故意吃的。

    王谦睿一听这话、听她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她以后有机会还是会去吃那些东西的,可是他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教训她或者说是阻止她。

    只能在心里微微叹气。

    很快,他们就到了他们教室所在的一层楼,常欢乐因为要上厕所,就和王谦睿分道扬镳了。

    常欢乐解决完生理问题,回到教室的座位上后,很惊喜地看到桌面有一包她很喜欢吃的麦丽素还有一杯刚装满的温水。

    常欢乐转过头,看向坐在第一排最后一桌的王谦睿。

    果然,看见王谦睿一直注视着她,常欢乐转过头去的时候,王谦睿那墨玉般的瞳仁里散发的温柔缠卷的眸光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

    常欢乐扬起甜美的微笑,对着他做了一个口型“谢谢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