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撸起袖子加油干

 热门推荐:
    这个周末常欢乐同学过的还是挺滋润的,在王谦睿家里蹭吃蹭喝了两天,美得她尾巴都要摇上天了。

    在周末为期两天的补习中,使得常欢乐同学最、最、最不满意的事情就是补习过程中死了她不少脑细胞。

    要是没有学习,生活就更美满了,年轻的常欢乐内心真是这样想的!

    殊不知,等长大之后就会发现,当年还是太年轻!

    周一早上一早,常欢乐同学就早早起床了。

    她起床的时候,她妈妈刘芳还在厨房里面煮早餐,见到自家平常却不会自己早起的女儿精神奕奕地站在厨房门口,还吓了一跳。

    “你房间的闹钟坏了?”刘芳把一窝粥端出来,放在客厅的餐桌上,一脸疑惑地看向满脸笑容的女儿。

    真是见鬼了,从来没有看到自家女儿到点起床的先例,今儿怎么起那么早。

    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女儿房间的闹钟坏了,

    常欢乐笑嘻嘻地端坐在餐桌旁,为自己勺了一碗粥,再往碗里加了点咸菜。

    尝了一口粥的温度,嗯,刚好合适,喝着粥的常欢乐含糊不清回自家妈妈一句“闹钟没有坏,是我自己爱好学习了!”

    刘芳从厨房里拿出用碟子装着的面包,放在女儿面前。

    无意中翻了一个白眼,鬼才相信她的鬼话,自家女儿什么性子的她难道还不清楚。

    “做噩梦了?”刘芳随口说出自己能想到的理由。

    “没有,妈妈,我说了我是勤奋好学的娃儿,你能到就不能给你女儿一点信任吗?”

    常欢乐扔掉筷子,直接上手拿起一个包子细嚼慢咽起来。

    嗯!是她喜欢的玉米馅的,真好吃,心情更好了!

    刘芳见她吃得津津有味,也不打扰她了,管她什么理由,反正女儿能早起省了她不少力气就对了!

    常欢乐美滋滋地吃饭早餐,从车间里推出自己的粉红色小绵羊自行车,蹦蹦跳跳地跑去找王谦睿。

    王谦睿的作息时间从来都是雷打不动的准时,这时候他刚好在吃早餐。

    常欢乐理所当然地顺了一个鸡蛋。

    两人吃完早餐就一起骑车上学,今天的常欢乐难得有兴致自己骑车,也不需要王谦睿载。

    一路上,常欢乐兴奋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的都是一些她在女生群体中听来的八卦。

    比如说班上某某某同学家里最有钱,平常上下学都是父母开豪车接送的。

    谁谁谁家里是有矿的,是真的矿产,所以长得特别黑。

    学校初一年级那个女生最会化妆,化妆前、化妆后完变了个人,那个会化妆的女生在学校很受欢迎,很多高年级的男生都在追她。

    一路上,常欢乐很是兴奋,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转过头看王谦睿两眼。

    现在是上班、上学的早高峰,路上的行人和车子还是很多的,王谦睿担心她一不小心骑到机动车道上去,与她并排骑车。自己挡在路边缘。

    果然兴奋中的常欢乐一不留神就会撞上他的自行车,不过王谦睿很好稳住了,好在也没什么大事。

    王谦睿朝前看去,远远看见那个骑车的时候还是和走路一样跳脱的常欢乐,有些无奈地出声提醒,“欢欢,注意看路,注意安!”

    常欢乐伸出一只小手,摆了摆,“知道啦!”

    刚说完,就一溜烟地远远超过王谦睿,使劲朝前驶去!

    王谦睿急忙忙跟了上去,心想,下次还是他载着她比较安!

    常欢乐一大早美好、欢快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她忘记周一早上第一节课是班会课了。

    班会课,意味着什么,对于常欢乐这样的学生来说,意味着这是一节教育大会。

    一般来说,至少在应试教育阶段,班会课都是一堂褒贬大会。

    “褒”当然是对学霸式的学生来说的,而“贬”呢?

    当然是对学渣式的人物来说的啦!

    而常欢乐,刚好在天平两端的末端,也就是说,班会课对于常欢乐这样的学生来说非常痛苦。

    班主任老师嘴上的拿把削的异常锋利的利剑直接往你心窝子里面戳,就问你疼不疼!

    很不巧,常欢乐因为这次月考成绩相对于开学考入初中的那个成绩而言,在班上的排名直线下降,退了20个名次,在校退了300名次。

    班主任毫不客气,直接点名批评了一通。

    常欢乐表示很委屈,她也不想退步的好不好!

    哦,不对,小学升初中考试她能考的不错,在她自己看来还是有一点运气成分在的,也许,这次月考成绩才是她真实的名次。

    常欢乐很沮丧的想。

    按理说,对于这样的批评大会,常欢乐早就应该习惯的了,以往对于这样的批评她也不甚在意。

    人嘛,只要自己过得开心自在就好,管别人怎么想的呢!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老师居然在她心中的男神面前批评她。

    常欢乐心想我不要面子啦!

    班主任冯老师洪亮、因长期抽烟而异常暗哑的大嗓门从讲台上面传来。

    “这次月考啊,这次月考是你们升入初中以来的第一次考试,你们这些同学可真让我失望啊!”

    “我们的任课老师这次月考卷考虑到你们暑假浪了那么久,特意把题目出的简单一点,改卷也改的宽松很多,可是呢?可是你们是怎样回报你们老师的,以这种没眼看的破成绩回报你们的老师!”

    “你们说说,你们自己说说,你们还有没有脸不!”

    “特别是有些同学,进了初中就不好好学习,那名次啊,噌噌噌往下掉,早在开学第一天,我就谆谆教导你们进了初中一定得努力、认真学习,毕竟我们将要面临的是中考。”

    “中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能不能考上重点高中,考上重点高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能不能考上重点大学,考上重点大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以后能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都初中生了,你们还不给我好好学习,还不给我撸起袖子加油干!”

    “你们多学学我们班上的王谦睿同学和姚俊杰同学,他们两个承包的是校第一、第二名,是校第一、第二名啊,比重点班的那群小子不知厉害多少!“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我不求你们像他们一样厉害,但你们至少给我考个像样的成绩,不像现在,平均分还达不到及格分!”

    冯老师说多了,觉得嘴巴有点干喝,拿起讲台上放着的保温杯,猛灌了几口水,润一下嗓子。

    抬头看到讲台下面乌泱泱的一群脑袋,都低着头,他可以清晰看到底下人的脑漩涡。

    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猛地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吼道“你们听到没,要不要好好学习,要不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讲台下的同学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连大气都不敢踹。

    好在平常笨头笨脑的大个子体育委员醒木,连忙带头高喊了一声“听到了!”

    底下的同学猛地坐直身子,声音整齐划一,异口同声地喊道“听到了!”

    冯老师听到这气势如虹的声音,这才有点满意,刚想发表另一番高论的时候,下课铃声响起。

    冯老师蹙了蹙眉,看到底下装作没有听到铃声的学生,更加满意。

    终于大发良心,没有再训斥他们,道了一声“下课”便拿起讲台上的月考成绩单还有老年人保温杯优哉游哉地走了。

    底下端坐的同学顿时松了一口气,葛优瘫上演。

    常欢乐心情郁闷到底了,在男神面前别批评,她真的很不爽。

    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思绪混乱之间,常欢乐也没闭眼,无精打采趴着,往后看了一眼坐在第一组第六桌的姚俊杰。

    看到他整个前桌的女生聊得欢乐,并没有看向她这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点晦涩。

    “哎,男神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坐在第一组最后一桌的王谦睿则一直在观察着常欢乐,见到她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也知道了她此刻肯定是心情不好。

    不过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就没有向前去。

    想了一会儿,刚好看到大块头体育委员拿着几包零食从教室后门进来。

    想了想,拿出自己放在书包里面的饭卡,急忙忙地跑到一楼的小卖部买了一包麦丽素回来。

    本来想直接拿给常欢乐的,可他回来的时候上课铃声刚好响起,一向准时、分秒必争的数学老师在冷声响起的那一刻就走进教室。

    喊了一声“上课!”

    王谦睿只好把手中的麦丽素放进课桌的抽屉里面,想着下课的时候再拿给欢欢好了。

    接下来的几个课间,常欢乐都是一下课就离开教室,等到上课冷声响起才回来。

    因此,一个上午的时间,王谦睿都没有把他放在课桌里面的巧克力送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