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如此处境

 热门推荐:
    接下来的两天,王梅一家和王建国一家照常在王功成家里住了下来。

    白天的时候他们两家人一起出去玩耍,晚上回来躺下就睡,直接把王功成一家当成自己家里一样。

    原本只要他们不去招惹王谦睿,无论他们做什么事,曾倩雪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第一天闹得事情也是有点大了,四个小孩也不敢到王谦睿房间里面搞乱。

    可是第二天的时候,王功成的父母到来,看到自家的孙子、孙女央求着玩玩具,又不敢进王谦睿房间拿玩具的模样,心疼极了。

    王奶奶便下令让曾倩雪把王谦睿房间里面的所有玩具搬出来,拿到客房给四个孩子玩。

    曾倩雪不想和他们吵架,而且身外之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拿了一些玩具到客房里面去。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一次王谦睿奶奶路过王谦睿房间的时候看到王谦睿还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玩玩具。

    王奶奶很生气,立马噗嗤、噗呲下楼找到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曾倩雪。

    王奶奶站在厨房的门口,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骂骂咧咧的,“曾倩雪,你居然私藏好玩具,不让给你的几个侄子、侄女玩?”

    正在水池边洗菜的曾倩雪回头看了气势汹汹站在门口的老人一眼,很平静地开口道“我没有!”

    王奶奶抬起手中的拐杖,气势汹汹地戳了戳地板,“你没有,你没有的话你那傻儿子王谦睿现在在房间里面玩的是什么?”

    “我告诉你,曾倩雪,你和你那傻儿子现在吃的、穿的、住的,一分一毫都是我们王家的,你敢藏私的话,看我打不打死你!”

    王奶奶说着、说着,抬起手中的拐杖,对着曾倩雪的后背猛戳了几下。

    曾倩雪疼的咬咬牙,没吭声。

    王奶奶都将要七十岁了,嗓门比她的女儿王梅还要大,经过岁月的洗礼,脸上皱巴巴的,皮肤软软地耸拉下来,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据说年轻的时候也很强势,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农村里面搞生产大队,一条村的人在一起吃大锅饭。

    王奶奶在生产大队里面有很强的话语权,常常欺负同期的一些年轻的妇人。

    在分饭菜的时候,总是偷偷挪别人家的分量到自己的菜盘里,别人说她的时候,她还可以把别人怼到不敢出声!

    和王奶奶同期的一些妇人现在年老了,见到王奶奶也是能躲就躲,一点也不想惹祸上身。

    现在,她的儿子王功成有所成就的,王奶奶平常在农村的家里还会经常到邻居家里唠嗑、唠嗑。

    看上邻居家的大米、番薯、玉米或者是一些青菜之类的农作物的时候,彩虹屁吹的贼响。

    说李大婶家里的大米很好吃、家的青菜长得贼好,梁大婶家的番薯品种好,玉米收成高。

    一顿彩虹屁过后,直接当着邻居的面开口,我家功成喜欢你家的大米、青菜,给我一点吧!

    王奶奶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绝对不会让你占她一丝一毫便宜的人,而自己占别人家的便宜确是毫不手软。

    不然在当年王功成爸爸下南洋的时候,还能凭借自己个人的能力养活三个儿女,并且有多余的闲钱送王功成到离家两千多公里的京都上大学。

    王奶奶戳着曾倩雪的脊梁骨,骂了一通之后,说了一通曾倩雪要知道感恩、要疼爱自己的侄子、侄女的话之后,转身上楼。

    上楼后的王奶奶就亲自到王谦睿的房间里,把房间里面的玩具收刮一空,部搬到客房去。

    曾倩雪楼上传来的动静,担心自己儿子被欺负,急忙忙擦干手,跟着上楼。

    接着曾倩雪和王谦睿就这样站在王谦睿的房门口,看着原本还拄着拐杖的王奶奶,扔掉手中的拐杖,把房间里面的玩具一件一件往外搬。

    因为有两个老人在,两个老人又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王梅和王建国两家人就更加肆无忌惮,完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了。

    第二天晚上,他们出门玩到很晚才回来,那时候曾倩雪和王谦睿都已经睡下了。

    可他们的孩子回来的时候说饿肚子,王梅和梁美丽在外面玩了一天,还带着两个孩子,也累了,两人都不愿意做夜宵了。

    王梅又把已经睡着的曾倩雪给叫起来,要她煮一些夜宵给孩子们吃,本着家和万事兴的原则,曾倩雪也不想她把王谦睿吵醒,就同意了。

    曾倩雪原想着大晚上孩子们吃清谈一些好消化,就想着可以给孩子煮上一碗白粥,煎几个鸡蛋作为配菜。

    怎知她把白粥煮出来后,孩子们不乐意,吵着要吃瘦肉粥。

    曾倩雪可不觉得任性的孩子还得天天惯着,表示不同意。

    曾倩雪原本想着他们你肚子饿,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那就继续饿着肚子!就算是小孩也要把握分寸,不能得寸进尺。

    曾倩雪和气地对他们说“没有瘦肉粥,你们要是不想饿肚子的话就吃,要是不怕饿肚子,就等明天再吃。”

    大晚上,小孩子闹气情绪来也是管不住的,李明轩和李明月听到吃的不是瘦肉粥,在客厅餐桌上大哭大闹起来。

    闹得孩子们已经睡下的爷爷奶奶都被吵醒了。

    被吵醒的王奶奶精神抖擞,看到自己疼爱的孙子、孙女在哭,立马开口大骂“倩雪,你这么吝啬干嘛,小孩子饿了要吃瘦肉粥,你就弄一碗瘦肉粥给他们憋,让他们吃一碗白粥算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饿着肚子怎么长身体,不是你儿子你就不心疼!”

    “你们家的钱都是我儿子在赚,你没有这个家出过一份力,你那个儿子当年跑大医院也花了我们功成不少钱,现在你对我们这些家人那么吝啬你说的过去吗?”

    “还不赶紧给他们重做一份瘦肉粥,也不是多难的事,让孩子大晚上吵吵闹闹的,你一个大人也不知道哄着!”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城市来的姑娘啊,没有我们功成,你什么都不是!你现在吃的、穿的、用的每一分都是我们家功成辛辛苦苦赚来的,现在居然还敢虐待我们,谁给你那个胆子的?”

    王奶奶年轻的时候在村里可是以恶名昭彰闻名的,曾倩雪为人和气,一些小事能忍就忍,当然说不过她,也没有反驳她。

    在王奶奶尖酸刻薄的话语和小孩子吵闹声中,只身回到厨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