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被欺负了

 热门推荐:
    这个假期,王功成一家人聚在一起,有王功成父母、王功成的哥哥一家、还有姐姐一家。

    他们原本的家都在农村,也没有在市区里面买房,所以一群亲戚到市区里来都是挤在王功成家里。

    王功成这几年升得快,在市区里面买下一块地皮,建了一个三层小别墅,还有地下车库。

    本来这三层高的小楼房一家三口人住是卓卓有余的,两个老人也安排有房间,只是再加上四个成年人和四个小孩,房子明显就不够住了。

    分房间的时候也给曾倩雪闹了不少烦心事。

    四个小孩都抢着要住王谦睿的房间,曾倩雪不同意,被姐姐王梅指着她骂她小气。

    尽管这样被指着鼻子嘴巴骂,曾倩雪还是坚持捍卫自己儿子最后一点疆土。

    最后曾倩雪同意四个小孩可以进房间里面玩玩具,王梅内心愤愤不平,但也只能勉强接受这样的安排。

    尽管王谦睿很少回市区的家,但王功成毕竟还是只有他一个小孩,因此在装修上,对王谦睿的房间也是很用心的。

    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乐高玩具还有带着铁轨的小火车,以及各种各样的玩偶,玩偶是装修的时候装修公司送的。

    四个小孩看到这些玩具简直要疯了,在房间里抢来抢去。

    王谦睿就呆呆地坐到地上继续玩着他的乐高。

    对别的小孩的吵吵闹闹一概置之不理。

    王谦睿的两个比他小了三岁表兄弟相互之间闹了一番过后,觉得没意思。

    发现坐在地毯上玩乐高的王谦睿一直不理会他们,恶作剧的心态起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乐高,还把他已经拼装完毕的小火车一个一个拆开还原。

    接着把手里零碎的乐高片一把扔到王谦睿的脸上还有头上去。

    王谦睿对此不哭不闹,也不还手,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

    两个小男孩见状,觉得自己的行为没有引起注意,更加不高兴了。

    欺负的更加上瘾,想要引起王谦睿的注意,直接把房间里面的东西弄得乱糟糟的。

    王谦睿还是没有理会他们,放下乐高,站起来在书架上拿起一本书来看。

    可是待王谦睿看书看得很认真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过来,把书本抢了过去,当着王谦睿的面撕碎蹂烂。

    他们发现王谦睿对此还是没有反应后,更加不乐意了,直接上手使劲狠插王谦睿的胳膊、手臂、大腿,四处疼痛的身体让王谦睿条件反射,一把用力推开围着欺负他的两个小男孩。

    小男孩见他反抗,身体里面的恶劣因子惊醒,两人直接扑上去,把王谦睿推到在地,不停揍他。

    最后,王谦睿疼的哇哇大叫。

    曾倩雪此刻在厨房里面忙活一家人的晚饭,另外几个成年人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喝酒、聊天。

    完不顾儿童房里面传来的吵闹声,直到王谦睿奋起反抗,用力过猛,一把把两个小男孩推开摔在地上,一个小男孩摔疼了脑袋大哭,客厅外面的成年人才过来查看情况。

    看到大人过来后,两个小男孩指着王谦睿恶人先告状。

    王功成姐姐家的孩子李明轩站在他妈妈王梅跟前,哭的稀里哗啦的,“妈妈,这个傻子不让我们玩他的玩具,还打我、把我推开,撞到我头都起了一个包了!”

    王梅顺着儿子的脑袋一摸,果然起了一个包,顿时气的不着一处来,扬起手就朝着正坐在地上的王谦睿一巴掌打过去。

    王谦睿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到头一歪,已经脱去部分稚嫩的俊脸上瞬间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王梅嘴里骂骂咧咧的,“你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欺负我儿子,看我打不打死你!”

    说完,王梅再次扬起厚实的巴掌,就要煽到王谦睿脸上去。

    王梅扬起的巴掌还没来得及落下,原本在厨房里面做菜的曾倩雪过来了。

    她是听到吵闹声,担心王谦睿被欺负才放下手中的活儿敢过来的。

    曾倩雪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王梅扬起一个巴掌就要扇到自己儿子身上去的画面,吓得惊叫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被曾倩雪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吓,王梅手上刚要打下去的巴掌硬生生停住了。

    王梅忍了忍,看向门口站着的曾倩雪,犀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

    “我们在做什么,你儿子打了我儿子,我自然是在帮你教训、教训你儿子,不然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王梅气势汹汹,理直气壮地道。

    李明轩看到舅母过来后,有些心虚,靠在了王梅的怀里。

    曾倩雪看了一眼屋里面的人,四个成年人以及四个小孩。

    两个小女孩站在床上,怀里都抱着几个玩偶,一个小男孩站在她母亲身边,一个缩在她母亲怀里。

    两个小女孩衣着光鲜亮丽的,而两个小男孩衣衫有点凌乱,但远比不上她儿子。

    她的儿子王谦睿此时正坐在地上收拾着他的乐高,身上的衬衫被扯开几个扣子,皱巴巴的挂在身上,一边的俊脸还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看了这样的情况,如果她还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那她就白瞎了她接受了十几年的教育了。

    轻轻地呵了一声,曾倩雪义正言辞地说道“姐姐,我儿子做错了什么事,需要你用打骂的手法教育他,能和我说一下吗?如果他真的做了天地不容的事情,不用你出手,我这个母亲来亲手教育他!”

    曾倩雪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不忘了观察屋里面几个人的表情。

    除了王梅,其他几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显然是来看戏的。

    静默了一会儿,没人出声,王梅站出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儿子推打我儿子,差点害他把头都给撞破了,这还不算是大事,不值得我帮你教训他吗?”

    “你儿子小小年纪,傻就算了,还傻到想杀人,这简直是天理难容,就该教训他!”

    王梅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整个人看起来气势汹汹,明显是一副泼妇骂街样儿!

    曾倩雪听了她的话,看了一眼她那凶神恶煞、刻薄、满脸皱纹、黑黝黝的脸上一副老子说的就是理的样子,自知这种人有理也说不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