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妙笔计划:肴天客栈 > 第9章 暗藏的线索
    “哦?考察学习?”李麟眼中的怀疑并没有消退,“去哪家酒楼考察学习?”

    公孙离不假思索地道:“太平酒楼!”

    之所以脱口而出,是因为她深知,李麟生性多疑,如果她稍有犹豫,肯定就会被识破。

    所以,公孙离下意识地把脑子里想到的第一家酒楼的名字给出来了。

    李麟双目微微眯起:“太平酒楼?那好像是你们肴天客栈的手下败将,你们去那边考察学习,能学到什么?”

    公孙离心中暗道不好,显然这个答案并没有成功地唬住李麟。

    但没关系,还能补救。

    公孙离赶忙道:“大人有所不知。其实我们客栈之所以能胜过太平酒楼,主要是因为我们客栈的饭菜口味胜过他们,而且他们在生意被抢走之后昏招迭出,先后因为恶意降价和造谣生事而被坊主责罚,因此才输给我们。”

    “但太平酒楼毕竟是个老字号,经验丰富,对跑堂和后厨的管理都十分严格。而我们肴天客栈刚成立不久,不能被暂时的火爆冲昏了头脑,还是得静下心来仔细研究客栈的管理,提升水平,才能更好地服务长安百姓,您对吧?”

    公孙离两个大眼睛忽闪着,满脸都写着真诚。

    李麟审视了公孙离许久,微微点头:“你们有这份心,倒是难能可贵。”

    着,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捕快:“你们两个,护送他们去太平酒楼考察。”

    裴擒虎脸上顿时变得相当精彩,好不容易才把嘴边的脏话给咽了回去。

    夺笋呐!

    这个李麟简直就是属狐狸的,表面上虽然表现得像是信了公孙离的话,但实际上却压根一点不信,还是要让两个捕快近距离监视他们!

    然而尧天队的众人还没什么,两个捕快先不乐意了。

    “大人,行动马上开始了,我们还想亲自立功……”

    两个捕快话还没完,李麟的脸已经瞬间沉了下来,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两人自知失言,赶忙低下头去:“是,大人!”

    李麟再次看向尧天队的三人:“请吧?”

    公孙离和弈星对视一眼,跟着两个捕头一起,往太平酒楼走去。

    而李麟则是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良久之后一挥手,招呼手下的捕快:“行动继续!”

    ……

    前往太平酒楼的路上,公孙离看了看弈星,后者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

    显然,弈星聪明绝顶,很清楚众人目前的处境。

    前几日,虞衡司的人手向这一带大规模地调动,今天李麟又带着捕快们在这一带巡逻,两个捕快又“行动马上开始”,显然,虞衡司是准备今天就动手,将这一带彻底搜查一遍,把那个神秘机关师给彻底揪出来。

    但这两个捕快牢牢盯住尧天队的三人,让他们没法轻举妄动。

    就算尧天队在人数上占据优势,但这毕竟是在闹市区,众目睽睽之下动手,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一旦有人去向虞衡司报告,等待尧天队的就是大批虞衡司捕快的围堵。

    到时候就算能顺利脱身,这任务也不可能完成了。

    但现在这个情况也没办法,只能装模作样地进入太平酒楼考察了。

    尧天队的三人和两个捕快来到太平酒楼的入口处,立刻有一位伙计上来招呼。

    公孙离一看,这个伙计她认识,不就是最初去肴天客栈刺探敌情的那个人么?

    好在后来散布谣言的事他没有参与,可能是掌柜的考虑到肴天客栈的众人认识他,所以才委派另一个跑堂去做。

    否则,此时这位伙计应该跟掌柜的一起在鸿胪寺的大牢里关着。

    看到尧天队的众人,伙计脸色一沉:“几位竟然还敢来太平酒楼?真是欺人太甚!”

    公孙离有点纳闷,印象里这伙计不是挺怂的吗?

    怎么今天突然硬气起来了?

    伙计这番话完,另外几个伙计纷纷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显然,肴天客栈的火爆让太平酒楼丢了不少的生意,酒楼上上下下的伙计们都受到了影响。

    公孙离非常客气地道:“我们是来贵酒楼考察,学习的。你不让我们进去,难道连虞衡司的大人们也要拦吗?”

    伙计看了一看这两位虞衡司的捕快,这才不情不愿地道:“既然如此,客官们请进吧。”

    尧天队的三人和两名捕快分别在两个空桌坐下,点了几道菜。

    伙计则是开始殷勤招呼。

    公孙离刚想夸他几句,就看到伙计微微弯腰,声道:“掌柜的,刚才人多眼杂,人多有冒犯,改天我再跟您磕头赔罪!”

    “您看……能让我去肴天客栈打杂吗?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公孙离有些哭笑不得,怪不得这个伙计刚才这么硬气,原来是表演给客栈其他人看的!

    这子倒是挺滑头,占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很懂“未雨绸缪”的道理。

    她摆了摆手:“等我们需要伙计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你。”

    伙计大喜过望:“谢谢掌柜的!那我先去忙了!”

    打发走了伙计,现场又陷入了沉默。

    虞衡司的三人也没法互相交流,毕竟两个捕快就在身边,只能假装自己真是来太平酒楼考察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太平酒楼的各道菜品时间安排得很合理,哪道菜先上、哪道菜后上都有明确的安排,即使是在人员爆满的时候应该也不会让食客等得太久,这一点值得学习。”

    “太平酒楼果然还是风流雅士聚集之处,来这里的食客竟然每人都带着自己的机关人,而且看起来非富即贵,可能这就是大酒楼的底蕴所在吧!”

    “确实,相比于我们客栈的食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太平酒楼就显得高档多了,而且食客们还全都带着自己的机关人,讲究!”

    “嗯,这些菜品都非常美味,值得参考。”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言不由衷地着一些违心的话。

    其实他们对太平酒楼的现状压根一点都不关心,但没办法,两个捕快在旁边盯着呢,也只能做戏做全套。

    太平酒楼经过前面连续几次的打击,客流量确实下降得非常厉害,但却仍旧有不少非富即贵的人出入其间,而且都带着自己的机关人。

    在长安城内,机关人也是上流人士的攀比之物,这些机关人一个比一个精巧,一个比一个风雅,有些机关人甚至还穿着全身的锦衣华服,带出门很长面子。

    在肴天客栈那边,虽然偶尔也有这种富贵人士,但不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不如太平酒楼。

    可能是因为底层的食客都被肴天客栈吸引过去了,所以此时太平酒楼内的上流人士人来人往,显得尤其显眼和醒目。

    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往这边瞥了一眼,特意看了看虞衡司的两个捕快,可能是因为比较少见。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带着自己的机关人往楼上的雅间去了。

    “咔咔。”

    机关人走着走着,步伐突然变慢了,有点像是哪里卡住了。不过很快,它就恢复了正常,继续跟着那个公子哥往楼上走。

    “喂。”

    公子哥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两个虞衡司的捕快。

    其中一个捕快道:“看你的机关人好像有点坏了,找个时间去修一修吧,否则可能会坏得更厉害。”

    虞衡司主管与机关人有关的案件,所以捕快们多多少少也都懂一点机关之术,看到公子哥的这个机关人似乎有点故障,好心出言提醒。

    公子哥点了点头:“多谢大人提醒。”

    罢,继续上楼了。

    两个捕快吃着酒菜,也是有些百无聊赖。他们明显很想聊一聊关于虞衡司行动的事情,但客栈内毕竟人员复杂,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闷头吃饭。

    很快,酒足饭饱。

    公孙离来到两名捕快身边道:“两位大人,我们已经考察完毕了,颇有收获,现在打算返回客栈了。两位大人还有公务在身,不如……”

    两名捕快站起身来,互相对视一眼:“我们职责在身,必须遵守命令把各位护送回客栈,请吧。”

    ……

    一刻钟后,肴天客栈再度开门营业。

    公孙离在柜台,一个劲地给弈星使眼色,然而弈星只是闷头下棋,不作回应。

    这事闹的,也真是够无奈的!

    本来打算今天开始踩点、完成任务,没想到又被李麟撞了个正着。

    那两名捕快在跟着尧天队考察完了太平酒楼之后,并没有归队,反而就在客栈附近转悠,显然他们是受到李麟的命令,将肴天客栈给监视起来。

    对于尧天队来,事情就变得麻烦起来了。

    客栈内,有不少慕名而来的食客,客栈外,还有虞衡司的人在巡逻。

    更要命的是,大街上经常能看到虞衡司的捕快们纷纷调动,目标就是之前裴擒虎一直在盯梢的那个时常有混血魔种进出的深宅大院!

    显然,虞衡司已经等不及了,今天就要对那个神秘机关师的藏身之处发动总攻。

    公孙离正在着急,弈星突然从棋社中走出来,冲她使了个眼神,然后来到后厨。

    火工正在忙碌着,在各种食材中穿梭,一份份的水盆羊肉和胡饼烹制出来,裴擒虎挨个端着去上菜,忙得不可开交。

    看到公孙离和弈星来了,裴擒虎还有些惊喜:“咦?难道你们看俺太累了,打算过来帮忙?”

    弈星翻了个白眼:“忙你的吧,我们有正事要。”

    裴擒虎:“……”

    公孙离有些好奇地问道:“是想出了怎么离开客栈还不被虞衡司发现的方法了吗?”

    弈星摇了摇头。

    公孙离有些失,但还是在思考着对策:“既然如此,我们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两个虞衡司的捕快,如果我们手脚利一点应该能在不惊动太多人的情况下把他们打晕。但这件事情也瞒不了太久,肯定会有客栈的食客去报官,这附近就有很多虞衡司的人手,这个消息会很快传到李麟那里。”

    “我们既要躲开虞衡司的纠缠,又要在虞衡司的捕快大举出动、搜寻那个机关师的情况下,先一步找到那个机关师,并将他打败、获得他身上的机关核心……”

    “难度很高,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弈星道:“这个方案失败几率太高了,是下下策。”

    公孙离发愁道:“可是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弈星沉吟片刻:“我虽然没有想到脱身的方法,但却对这个神秘机关师的身份和藏身之处有了猜测。”

    公孙离不由得很是惊喜:“真的?快?”

    弈星表情专注,显然是大脑高速运转,进入了深度思考状态:“你还记不记得老虎过,火工时常会有卡顿的情况?时间很短,但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其实现在也能看得出来。”

    公孙离盯着后厨正在忙碌的火工看了一会儿,发现它确实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动作迟滞的卡顿现象,只不过非常细微,并不明显,如果不是观察力敏锐,很容易忽略。

    而且,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毕竟机关之术本来就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机关人身上可能会出现各种千奇百怪的故障,像这种并不影响使用、也没什么太大危害性的故障,并不值得注意。

    但公孙离自然地联想到了今天在太平客栈见到的一幕,突然灵光一闪,道:“咦,我们在太平客栈遇到的那个机关人似乎也是……”

    弈星点了点头:“对,它们两个的问题完全一样!”

    “而且,疑点还不止这些。”

    “太平酒楼原本生意兴隆,可以是整个怀远坊最火爆的酒楼之一,三教九流汇聚其中,也不乏很多身家亿万的巨富或是精通琴棋书画的雅士。”

    “只是,我们肴天客栈火爆之后,太平酒楼的生意一千丈,很多食客都比我们客栈给抢了过来。”

    “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太平酒楼中却仍旧有许多带着机关人的富贵人士出入,似乎其他人都受到了影响,唯独他们还是对太平酒楼始终不离不弃。”

    “这一点,难道不可疑吗?”

    公孙离的两只兔耳朵竖了起来,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确实可疑!

    之前太平酒楼的顾客很多,三教九流都有,所以带着机关人的富人出入其间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但在肴天客栈把太平酒楼的大量客户都抢走以后,这些带着机关人的富人们仍旧不离不弃,甚至数量都完全没有减少,这就有些古怪了。

    而且,尧天队去太平酒楼考察的时候,公孙离注意到凡是去太平酒楼的食客,大部分都带着自己的机关人。

    在长安城内,很多人视机关人为自己的伙伴、朋友、家人,不管去哪,带着机关人都不会很奇怪。但机关人又不吃饭,就算有几个喜欢附庸风雅的富人喜欢带着机关人四处招摇、炫耀,甚至带到了酒楼中,但这种情况也该是少数情况才对。

    怎么会有那么多食客都带着机关人呢?

    公孙离意味深长地道:“所以,这批人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之前太平酒楼生意红火,其他的食客多,所以掩盖住了;现在太平酒楼的生意不行了,这批人像是河底的石头,终于浮出水面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太平酒楼宁可赔本也要抢回客流,就是在担心因为食客太少,容易露馅!”

    弈星点了点头:“没错。”

    “而且,那位公子哥带着的机关人,也出现了和火工一样卡顿的情况,如此相像的故障出现在两个种类完全不同的机关人上,确实是有些奇怪。”

    “除此之外我还注意到一点,我们之前一直盯梢的那个有混血魔种出入的深宅大院,跟太平酒楼,最近的地方其实就隔着一条窄窄的巷子。”

    “只不过它们的入口在两条不同的街上,而且一个冷僻,一个繁华,所以大多数人不会将这两个地方联系到一起罢了。”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到的情报,那个神秘机关师拥有一个能够改变机关人行动模式的机关核心,可以将和平状态的机关人改造成战斗状态,所以对于长安城来,这个机关核心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因为只要假以时日,这个机关师就能把很多和平状态的机关人改造,制造巨大的混乱。”

    “大胆推测一下,那个神秘机关师确实仍旧潜伏在这一带,那个深宅大院中确实有不少的混血魔种打手,但那都是他为了掩人耳目做出的障眼法。”

    “他的真身极有可能就藏在太平酒楼中,并利用太平酒楼牵线搭桥,为一些长安城内的达官显贵改造机关人,从而牟取暴利!那个深宅大院和太平酒楼暗中连通,一旦虞衡司派出人手去围剿,就会被混血魔种拖住,而那个神秘机关师则是可以利用太平酒楼来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这么想来,那天向我们推销火工的机关师苏牧羊,就非常可疑!”

    “老虎得来的卷宗上,这个神秘机关师其貌不扬,没有明显的特征,而且大部分人初见时会对他心生信任、自然地忽略他的威胁。”

    “我们见到苏牧羊时,也自然地没有对他起疑不是么?”

    “而且卷宗上还,这个神秘机关师性格偏执,强调机关之术的严谨,制作的机关人能做出许多常人都做不到的精确动作,在地下黑市极受欢迎。”

    “火工不正是因为能够精确掌握调料的用量和食材的火候,所以才做出原汁原味的胡饼和水盆羊肉的么?”

    公孙离不由得一惊,道:“我还想起来一件事,今早接到玉环姐姐的信,她虽然追查的人丢了,但她还是破译了几个关键信息:机关、武器、魔种,此人目前应该就在怀远坊,她现在正日夜兼程往回赶。”

    有没有可能杨玉环和他们追踪的同一个人?很多线索瞬间全都串了起来!

    但她很快就想到了一个疑点:“可是……如果苏牧羊就是那个藏身于太平酒楼的神秘机关师,他为什么要把火工送来帮我们呢?火工帮我们抢了太平酒楼的食客,岂不是导致他暴露了?”

    弈星解释道:“我们客栈能火起来,不仅仅是因为火工,也是因为老虎的食谱。如果没有食谱,即使火工用量再怎么精确,做出来的也是普通饭菜,不可能让客栈爆火,完全抢走太平酒楼的食客。”

    “相反,肴天客栈如果只是正常营业的话,反而还会对太平酒楼起到一定的遮掩作用。”

    “所以我认为,苏牧羊最初的目的,有可能是想要利用我们客栈作为退路,逃脱虞衡司的追捕。”

    “只不过他没想到老虎竟然真的搞来了最初的胡饼和水盆羊肉的食谱,跟火工这个机关人配合,让肴天客栈名声大噪,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他的计划!”

    “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会被迫比原定计划更早逃离,而他在逃离之前,一定会先来肴天客栈,取回火工!”

    “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得尽快做好准备……”

    然而弈星的话音刚,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骚动。

    虞衡司的人行动了!

    ……

    在那个深宅大院中,虞衡司的捕快们已经跟混血魔种打成了一团!

    李麟一身劲装站在高处,不断指挥着手下的捕快们从各个方向围追堵截,要将所有可疑人等全都困在这个院中,来一个瓮中捉鳖。

    大院周围的百姓已经全部疏散了,虞衡司布下了天罗地网,想要今天就抓到那个神秘机关师结案。

    至于更远处,比如肴天客栈,还是一切如常。

    因为经过几天的暗中观察,李麟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个院中混血魔种的数量,即使将隐藏起来的神秘机关师和机关人计算在内,虞衡司的人手也完全足够。

    李麟认为这次的行动万无一失,所以才觉得没必要把整个怀远坊的人全都疏散,那样的话有点闹得太大了,过于兴师动众,哪怕案子顺利办完了,也有可能会被司空大人责罚。

    捕快们努力地想要冲进去搜查,但这些混血魔种仍在负隅顽抗,仓促之间难以得手。

    李麟并不着急,他一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只是让捕快们收紧了包围圈。

    “严防死守,绝不能有任何的漏网之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