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妙笔计划:肴天客栈 > 第8章 肴天客栈沉冤得雪!
    “鸿胪寺查案!闲杂人等速速避让!”

    今天的肴天客栈内,只有少数几桌客人在吃饭,鸿胪寺的几个捕快突然到来,直接将客栈前后门给全部堵住。

    在这些捕快身后,坊主上官茂缓步进入客栈。

    公孙离赶忙迎了上去:“各位大人,这是……”

    见到鸿胪寺的捕快们一拥而入进了肴天客栈,外面立刻就聚起了不少的人。

    上官茂面向外面的看客们,朗声道:“各位乡亲父老,有人举报,肴天客栈以次充好,我们兄弟几个奉命前来调查。如果情况属实,自然严惩不贷!但如果情况不属实,那就明有人构陷,我们也不会姑息!”

    为首的捕头一声令下:“兄弟们,给我查!”

    几个捕快似乎是怕肴天客栈销毁证据,快速冲进后厨,动作干净利。

    公孙离和裴擒虎等人在客堂站着,表面上有些慌乱,实则内心窃喜。

    鸿胪寺虽然不会查到任何的真凭实据,但这个事情肯定会传扬出去,进一步坐实肴天客栈有问题的传闻。

    捕快们进入后厨搜查,外面的围观群众们也越来越多,一个个议论纷纷。

    “大快人心!这家黑店终于被查了!”

    “就是,希望捕快大人们还我们一个公道!”

    “等着看吧,肯定有猫腻!这种黑心店家,就该查封!”

    围观群众们中,有不少人都是群情激奋,显然有不少都是故意来带节奏的。

    为首的捕头不为所动,耐心等着。

    很快,捕快们纷纷回到客堂复命:“报告大人,后厨中的羊肉、蔬菜等食材都是新鲜的,未见任何问题。”

    为首的捕头道:“把所有食材全都搬过来,让所有人一起做个见证!”

    众目睽睽之下,肴天客栈后厨的食材全都被搬了过来。

    客栈外围观的人全都伸长了脖子往里看,只见干净整洁的木盒中堆满了冰块,放着大块大块的羊肉,干净、卫生又很新鲜,各种蔬菜也完全没有打蔫的迹象,上面还带着水珠,一看就很新鲜。

    关键是这些肉量和菜量很多,完全能够满足肴天客栈一天的需求。

    “这……”

    围观的人全都傻眼了。

    鸿胪寺展开雷霆行动,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按理肴天客栈是没时间作假的。

    如果肴天客栈真的以次充好,那后厨里肯定会有剩余的劣质食材。

    可现在,找到的食材都是新鲜、优质的,而且足量,大家全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传闻中以次充好的劣质食材,在哪呢?

    公孙离和弈星对视一眼,不由得窃喜。

    可以,到这里为止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鸿胪寺上门,洗刷了嫌疑,但之前的谣言已经对肴天客栈的风评造成了损害。今天的事情不见得会被传扬出去,这也就意味着肴天客栈再也不可能回到之前的那种盛况。

    然而就在这时,坊主上官茂一挥手:“来人,将散布谣言之人带上来!”

    两个捕快领命,直接到客栈外,押上来一个其貌不扬的人。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人也是一时间财迷心窍,受人指使,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

    这人显然是一早就被鸿胪寺的捕快给抓了,此时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不妙,一个劲地磕头。

    上官茂沉声道:“到底是何人指使你造谣?当着各位父老乡亲的面,出来!”

    造谣的人战战兢兢地道:“、人刚开始是受到黑市中人的指示,但来源不明,后来,后来那伙人第二次找到人,人才发现,原来是……是……”

    上官茂面色一沉,朗声道:“是何人,如实来!若是不,就再犯一个包庇之罪!”

    造谣的人赶忙磕头:“人不敢!第二次找到人的,是太平酒楼的一个跑堂!”

    “虽然人也不清楚为什么要第二次找上人,但人愿意与他当面对质!”

    公孙离双眼睁大,宛如被一道晴天霹雳当场击中。

    完了!出事了!

    她看了看弈星,发现弈星同样也是一脸震惊和沉痛的表情。

    本来以为上官茂带着鸿胪寺的捕快过来查完后厨就结束了,可万万没想到,上官茂竟然抓了造谣的人,而这个造谣的人恰好是太平酒楼的人指使的!

    最开始的谣言,是裴擒虎通过地下黑市买的。地下黑市的人虽然收费很贵,但做事心,所以很难查出源头。

    可坏事就坏在太平酒楼见到谣言疯传,也动了井下石的心思。

    太平酒楼的掌柜多半是嫌地下黑市的价格太贵,也可能是找不到人牵线搭桥,所以就派手下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跑堂去办这个事情,不让中间商赚差价。

    结果万万没想到,上官茂早就在盯着这件事情,直接来了个顺蔓摸瓜!

    上官茂一副“正如本官所料”的表情,沉声道:“去太平酒楼!与那个跑堂当面对质!”

    鸿胪寺的捕快们护送着上官茂,押解着造谣的人,浩浩荡荡地往太平酒楼去了。

    在客栈门口围观的人群迅速地让开一条路,也紧随其后。

    大家都知道,有大热闹看了!

    眼瞅着客栈里的众人全都一走而空,尧天队的三人赶忙凑在一块,紧急商讨对策。

    公孙离有点傻眼:“现在这情况怎么办?”

    裴擒虎摇头:“俺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们定下的计划吗!”

    公孙离有些焦躁地道:“太平客栈未免也太蠢了,这事怎么能让自己人去干呢?去地下黑市找个人很难吗?”

    弈星沉思片刻,沉稳地道:“先不要慌,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个酒楼掌柜总不至于那么蠢,还把跑堂的留在自己酒楼吧?只要偷偷地把这个跑堂的藏起来,一切就没有对证……”

    结果他话还没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哭声:“掌柜的!我这可都是按您的命令行事的啊,您可不能不管我啊!”

    一个愤怒的声音道:“胡八道!我何时叫你干过这种事情!休要污蔑我!”

    弈星:“……”

    众人来到街上,只见围观群众在太平酒楼门口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太平酒楼的跑堂正跪在地上拼命地想要抱住太平酒楼掌柜的大腿,而掌柜则是气得把他一脚踢开。

    尧天队的三人面面相觑。

    显然,还是高估了这个酒楼掌柜的智商……

    但想想也正常,尧天队一直在长安城内执行秘密任务,认识黑市的人、做事手脚干净是很正常的,这个酒楼掌柜又没做过这些事情,难免粗枝大叶、露出马脚被人抓到。

    只是这样一来,后果也变得不堪设想!

    又有一个捕快上前道:“启禀大人,在太平酒楼的后厨搜到一些劣质食材,怀疑是深夜偷偷扔到肴天客栈后的巷用于栽赃陷害的!”

    为首的捕头面色严肃:“人赃并获,还有什么话?来人,将太平酒楼的掌柜和跑堂一并拿下,送到鸿胪寺好好审问!”

    上官茂道:“此案已经告破,本坊主自当广贴告示,为肴天客栈洗刷冤屈。如此良心的客栈,竟招来如此恶意中伤,真是岂有此理!若是不能还肴天客栈一个公道,本坊主有何颜面面对坊间百姓!”

    眼瞅着捕快们上前要缉拿自己,太平酒楼的掌柜也慌了,一下子跪在地上:“大人,冤枉,冤枉啊!”

    “人确实花了些钱传播谣言,可……可这谣言最初并不是人捏造的!人是看谣言已经传开,所以才鬼迷心窍,想要再添一把火……”

    “而且最初肴天客栈后巷的那些劣质食材,也不是人扔的,是另有其人啊!人冤枉!”

    上官茂冷哼一声:“哼,铁证如山,还敢狡辩?”

    “肴天客栈火起来之后,你们太平酒楼的生意一千丈,自然眼红,前几天就已经因为恶意降价被处罚了,没想到你们仍然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连造谣污蔑这种事情都做出来了,简直是天理难容!”

    “事到如今,竟然还不甘心认罪!那你倒是,除了你们,还有谁想置肴天客栈于死地?”

    “总不成,这谣言是肴天客栈的人自己买的、后巷的那些垃圾也是肴天客栈自己扔的吧?”

    “更何况,这谣言中还有吹嘘太平酒楼的部分,你们是最大的受益者,这事除了你们,还能是谁干的?”

    太平酒楼的掌柜愣了一下,随即无语凝噎。

    是啊,除了自家的太平酒楼因为生意一千丈而对肴天客栈产生敌意之外,其他人压根犯不着花钱去给肴天客栈造谣啊?

    可问题是……最初的谣言确实不是他们散布的!

    太平酒楼的掌柜之前喜出望外,所以压根也没细想,现在仔细一琢磨,这事确实非常离奇!

    最初的谣言到底是谁干的啊?

    但他已经没时间继续思考了,因为鸿胪寺的捕快们已经一拥而上,把他和跑堂的一起锁住,准备扭送到鸿胪寺去审问、定罪。

    太平酒楼的掌柜涕泪横流,一边大喊着冤枉,一边被拖走。

    “大人明鉴,这谣言最初真不是我们散播的!”

    “人冤枉啊!背后主使另有其人啊!”

    “大人,大人!”

    掌柜的声音渐渐远去,上官茂一挥袍袖:“哼,人赃并获,竟然还在狡辩,罪加一等!”

    “如此冥顽不灵之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泪,不上大刑多半是不会如实招供的。”

    他转向尧天队三人:“你等放心,本官一定会还你们肴天客栈一个公道!洗刷你们的冤屈!”

    尧天队的众人简直是苦不堪言。

    上官大人,给我们洗刷什么冤屈啊?

    这事就是我们干的啊!

    太平酒楼的掌柜确实没谎,他还真不是幕后主使……

    可来去,这事又不能承认,只能让太平酒楼的掌柜当这个背锅侠了!

    当然,造谣滋事倒也不算什么重罪,顶多是在鸿胪寺受审几天,再罚点钱。以太平酒楼的财力,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但问题在于,这件事情必然会很快传开,对太平酒楼的声誉造成致命打击!

    不仅如此,上官茂还要在附近张贴告示,为肴天客栈洗刷冤屈……

    完了,全完了!

    之前看热闹的众人已经是一哄而散,只是大部分人都在往肴天客栈跑。

    “真相大白了!原来肴天客栈用了劣质食材压根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这群造谣的真是太可恨了!该杀!”

    “以后只来肴天客栈吃饭,再也不去太平酒楼了!”

    “掌柜的,快,沉冤得雪这可是大喜事,快给我上一碗水盆羊肉!”

    尧天队的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只得长叹一声,各自去忙碌了。

    ……

    两天后,深夜。

    “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公孙离以手扶额,一脸的生无可恋:“尧天队还有任务在身,我们不能忘记啊!”

    裴擒虎梗着脖子,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装作理直气壮地道:“俺从来都没忘记啊……”

    公孙离看了看他:“老虎你最近跑堂跑得很勤,还偷偷的跑到柜台数今天赚了多少钱,这明显就是赚钱太多,有点得意忘形了呀!”

    裴擒虎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又没找到反驳的理由,只好羞愧地低下了头。

    公孙离又看向弈星:“还有弈星,最近也是沉迷下棋,无法自拔……”

    弈星沉默片刻,道:“这两天棋社来了两个高手,我们手谈得很尽兴,虽然他们的棋艺不算很高,但却让我对棋道有了一些新的思考……”

    公孙离很是无奈:“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次的任务实在拖得太久了,越往后拖,完成任务的希望就越是渺茫,如果真的任务失败,尧天队的威名可是要毁于一旦了!”

    弈星点点头:“嗯,如果任务失败,师父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裴擒虎也振作了起来:“啥也不了,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钱也差不多赚够了,哦不,我是,时机也差不多到了……不过,俺们是不是得重新制定一个计划?”

    看到大家再度达成共识,公孙离也是倍感欣慰,道:“我发现最近虞衡司在这一带的动作越来越频繁,多半是他们已经查到了什么线索。”

    “那个神秘机关师,应该仍旧隐藏在这一带,虞衡司等不及了,近期应该就会展开抓捕行动。”

    “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个机会。”

    弈星对此深表赞同:“确实。”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仿佛在与人对弈,快速思考着对策:“开客栈的这段日子,虽然消耗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往好处想,也几乎彻底打消了虞衡司对我们的怀疑。”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自己盯梢、找到那个神秘机关师的线索,现在这个计划已经行不通了。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制定一个新的计划。”

    “虞衡司盯梢了这么久,也没有再找到那个神秘机关师的蛛丝马迹,既然他们大肆调动人手,不怕打草惊蛇,必然是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要对这一带进行地毯式的排查和搜索,挖地三尺也要将那个机关师给揪出来。”

    “而我们依靠肴天客栈消除了虞衡司的怀疑,行事会方便得多,就可以想办法在虞衡司搜索、与那个神秘机关师发生冲突的时候,浑水摸鱼、渔翁得利……”

    “这几日苦思冥想,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机关师一向是狡兔三窟,必然也不会对虞衡司的调查一无所知,必然已经找好了退路。”

    “而我们只要能提前找到他的退路,就能赶在虞衡司之前,捷足先登!”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挂出告示,让客栈暂停营业,然后我们一起行动,寻找这个神秘机关师的退路……”

    三人伸手叠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

    第二天一大早,肴天客栈后的巷中。

    三人已经整装待发。

    客栈门口在昨晚就已经挂好了告示牌,是掌柜的有事外出,暂停营业。至于具体要暂停营业几天,没有详细明,预留了一些空间。

    这样一来,多几天少几天,都不至于被虞衡司给盯上。

    三人仍旧是穿着寻常的衣服,主要是为了不引人注目。

    “大家的任务都记清楚了吧?我们要尽快把这一带的情况给摸清楚,这样后续才好开展行动。”

    “老虎,尤其是你,一定要心行事,不要引起虞衡司的注意,明白了吗?”

    公孙离有些不放心地千叮万嘱。

    裴擒虎有些不耐烦地道:“好啦好啦,俺明白啦!俺绝对不可能犯同一个错误两次,阿离你就放心吧!”

    弈星“噗嗤”一声,对此表示不信。

    裴擒虎刚要理论,已经被公孙离给打断了:“好,那我们到了外面就分头行动,走!”

    众人身手矫健,快步向着巷外面走去。

    然而才刚走出巷,就听到有人冷冷地问道:“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听到这个声音,裴擒虎不由得“咯噔”一下,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虞衡司的李麟!

    三人转头望去,发现李麟正带着一队虞衡司的捕快在附近巡逻,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

    “这……”

    尧天队的三人一起僵住了。

    万万没想到,才刚雄心勃勃地想要离开客栈干一番事业,调查附近的情况、完成任务,结果才刚一出门,就跟虞衡司的人给迎头撞上了!

    这倒霉催的!

    开店开了那么多天,都没再看到李麟到客栈附近转悠,大家都还以为李麟已经彻底打消对这一带的监视和怀疑了呢。

    现在看来,也不知道是他们运气太背了,还是李麟一直在暗搓搓地监视这里!

    客栈的三个人一起出门,倾巢出动,确实是有点不合情理。

    采购?探亲?兑钱?不论是干什么,也不需要三个人一起啊!

    眼见李麟眼中开始逐渐显露出浓重的怀疑,公孙离急中生智,道:“大人,我们……我们三个是要出门考察!学习其他酒楼的先进经验,继续改善肴天客栈的经营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