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妙笔计划:肴天客栈 > 第7章 散播谣言
    听到弈星的法,公孙离立刻摇头。

    “不行,开元杂报可不是随便就能上的,上官繁老先生一向为人正直,他不想写美食推荐,就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没用。”

    “而且我们也不认识开元杂报的人啊。”

    “这事可不是靠钱能摆平的,而且很容易露出马脚,引发不必要的注意。”

    弈星继续道:“大家的思维不要那么僵化,不上开元杂报,我们可以上其他的渠道。哪怕是去路边买通几个乞丐、让他们散播流言呢?只要能起到攻击肴天客栈、鼓吹太平酒楼的作用,就可以了。”

    裴擒虎一听,来精神了:“这个俺有路子!俺在地下黑市打拳的时候认识几个买卖消息的人,只要有钱,完全可以让他们散布消息!”

    “不过……散播的消息范围不会太广,只能是在其他的一些酒楼、客栈、驿站、市集之类人流密集的地方散播。”

    弈星道:“那就足够了!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无从验证来源也无从验证真实性的谣言,既不至于引起大理寺、鸿胪寺的注意,又能产生一定的影响。”

    “至于谣言的内容,最好是稍微有一定真实性的。”

    “就……肴天客栈用的都是劣等食材,最初价格很便宜,就是因为劣等食材的价格低,后来涨价,是看到名气起来了,所以恶意涨价,利润极高;而太平酒楼用的都是上等食材,所以成本高,价格贵,利润低。”

    公孙离微微皱眉:“可是不行呀,上官繁先生刚在开元杂报上夸了我们客栈的饭菜,这么有人信吗?”

    弈星道:“谣言这种东西,再假也会有人信的。再了,我们可以,上官繁先生来之前,我们用的还是好的食材,但是上官繁先生在开元杂报上品鉴了我们这的饭菜之后,我们眼见着爆火,就偷偷地换成劣质食材了。”

    “为了加强这个谣传的可信度,我们还可以偷偷地去采买一部分劣质食材扔到后厨附近的巷,再买通售卖羊肉和蔬菜的摊贩,释放出一些捕风捉影的信息。”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只要这种负面的消息持续发酵,一定能劝退很多的顾客!”

    裴擒虎挠了挠头,有些费解地问道:“那俺们直接用劣质食材来做不就行了吗?”

    弈星摇头:“不行,万一劣质食材真的让顾客拉肚子甚至生病呢?大理寺和鸿胪寺肯定会来查,到时候我们还怎么去盯梢?更何况,我们就为了劝退顾客,就危害他们的健康,这可不是我们尧天队的行事宗旨。”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有人怀疑我们,却又抓不到证据,这样一来,才能在谣言持续发酵的同时又不被官差盯上。我们也能比较顺利地达成目的,尽可能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

    “我们要让别人怀疑肴天客栈在买劣质食材,却又不能被抓住把柄。正常食材和劣质食材的采买必须分开,采买劣质食材的人必须乔装改扮,不能让人看出来是我们客栈的人。”

    公孙离点头道:“我觉得弈星得很有道理,我们不能为了完成任务危害顾客的健康,而且也不能真的留下证据、被大理寺或者虞衡司盯上,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散布谣言算是比较适中的做法,而且有一定的可操控性。觉得谣言不够,那就多花点钱,可以循序渐进。”

    见众人都没异议,公孙离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们分头行动。”

    “老虎,你去地下黑市,找联络人,让他们开始散布消息;正常的食材我来购买,一切如常,然后你乔装改扮,故意去买一些劣质食材,扔到后厨附近的巷中;弈星,你的棋社跟客栈尽可能划清关系,别人如果问起客栈食材的事情,你就一概推不知道。”

    她稍微顿了顿,道:“哎,要是玉环姐姐在这里就好了,就可以跟老虎一起去地下黑市吧,玉环姐姐拿着钱,可以防止老虎把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

    裴擒虎当时就不乐意了:“阿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俺像是那种管不住自己的手、乱花钱的人吗?”

    公孙离和弈星齐齐点头:“不是像,你就是!”

    裴擒虎瞬间蔫了,垂头丧气。

    公孙离敲了敲桌子,干劲十足地道:“好了,那今天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按计划行事,尽快把顾客全都劝退,继续执行任务!”

    ……

    第二天一大早,肴天客栈的门口再度排起了长队。

    太平酒楼门口,原本全部菜品打五折的牌子已经撤掉了,换上了新的价目表。这份新的价目表相比于最初的原价,仍旧便宜了一些,大概便宜了两成左右。

    太平酒楼之所以被坊主警告,就是因为半价菜品已经低于食材的采购价,这触犯了坊市监管的相关律例,涉及到了不公平竞争。

    所以这次,太平酒楼不敢再乱搞,只是将菜品降价了两成左右,确保菜品的价格仍在律例允许的范围之内。

    太平酒楼不敢完全恢复原价,那样食客们就更不来了。在律例允许的范围内把利润空间压缩到最,至少还是能留住一些食客的,不至于完全崩盘。

    但即便如此,太平酒楼那边的生意却依旧不佳,甚至明显能够看出来,今天似乎格外冷清!

    虽然还是有不少带着机关人的达官显贵在进进出出,但相比于肴天客栈开业之前的那种盛况,已经是大不如前。

    有的时候人都有从众心理:别人都去,自己就也想去凑热闹;别人都不去,那么即使是一切免费,自己也得掂量掂量是不是有什么坑。

    现在,从众心理进一步拉开了肴天客栈和太平酒楼之间的差距。

    肴天客栈开门了,排在最前面的食客迫不及待地进入,后面的人则是非常淡定地继续排队。

    只不过排队的过程有些无聊,长安人又都是热情好客的性格,自然而然地就聊起来了。

    “太平酒楼这次恶意竞争本来是想搞垮肴天客栈,却没想到反而把自己给搞垮咯!坊主出面批评,这个负面影响可不是短期内能消除的,不知道太平酒楼还能不能回复往日的盛况。”

    “没办法,肴天客栈这水盆羊肉是真好吃!就这么吧,只要肴天客栈的掌柜不再乱搞,别再像之前一样一下子把价格涨个四倍,太平酒楼怕是永远都翻身不了了!”

    “确实,整个肴天客栈就全指望着这个大厨了!这个掌柜的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其实什么事都指望不上,她只要别添乱就行了!”

    这些人一聊到掌柜的,立刻有人接上了话茬:“肴天客栈多半要毁在这个掌柜的身上!你们听了没,自从上官繁先生点评了肴天客栈之后,这里名声大噪,结果这个掌柜的又想出来了馊主意!她把好的食材和差的食材混在一起卖!吃到什么,全凭运气!而且,据差的食材,越来越多!”

    众人皆是一惊,问道:“什么?!这是哪来的消息?”

    “不可能吧?上官繁先生点评了才几天啊?”

    “是啊,没听口味有明显下降啊。”

    “现在肴天客栈光靠这两道菜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何必再以次充好,就不怕坊主查吗?”

    “这消息来源是从哪来的?可不可靠?该不会是谣传吧?”

    显然,大部分食客的第一反应都是不信。

    爆料的人神神秘秘的道:“呵呵,是否谣传大家可以自行甄别。据有人去找肴天客栈采购食材的贩求证过,最近确实有不明身份的神秘人刻意来购买劣质食材,还有人在肴天客栈后厨旁边的巷内,找到了被扔掉的劣质食材。”

    “光是这两点,够不够让人怀疑?”

    “再了,这掌柜的有前科啊!肴天客栈第一天爆满以后,第二天价格就直接翻了四倍!这明显明这个掌柜的是个极其贪财、见利忘义之徒。现在肴天客栈的饭菜价格已经很高了,再涨价容易引起关注,但以次充好,一般人可是发现不了的!”

    “至于为什么还没有爆出来,很简单,一星半点口味上的不同,普通人是根无法察觉的!而且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上官繁先生点评过的店,味道和品质肯定是没问题的,就算我觉得不好吃,那也是我的口味问题,不是饭菜的问题。”

    “所以,这事完全是低风险、高收益,客栈掌柜原本又是个财迷心窍、涉世未深的姑娘,能不动歪点子吗?”

    听爆料者的有板有眼的,很多人也开始犹豫了。

    主要是肴天客栈确实干过大幅涨价的事,有这种前科,自然也就有了谣言滋生的土壤。

    有人愤而道:“我这就去质问他们!”

    爆料的人赶忙一抬手:“糊涂!你去质问他们,他们会承认吗?肯定不承认!甚至让坊主带人来查也不见得有用,你们以为长安城有那么多家客栈、酒楼,上官繁哪都不去,偏偏肴天客栈刚一开业就过来吃?太平酒楼刚打了五折,过了没两天,坊主上官茂就找上门来了,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

    “这明肴天客栈背景绝对不简单,肯定能跟坊主攀上关系啊!你们去找坊主查他们,那不是:堂下何人、状告本官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猜疑。

    ……

    这个道消息,就这么快速地传播开了。

    刚开始众人还是将信将疑,但越来越多的疑点浮出水面。

    有人到棋社问起这件事情,然而棋社的这位少年只是推不知道,这种态度就很让人生疑。

    按理,棋社跟客栈不是一家吗?不该维护客栈的形象吗?可这样的语焉不详,很像是在撇清关系,防止劣质食材的事情曝光,连累了自己。

    再加上坊市内确实有人在采买劣质食材,肴天客栈后厨的巷内也确实出现了被扔掉的劣质食材,而且上官茂坊主也始终没有现身调查……

    种种的疑点,让怀疑不断发酵,地下黑市请来散播谣言的人,也散播得越来越顺利。

    还有很多人煞有介事地到其他酒楼、客栈中,自己去肴天客栈里吃过,口味确实下降得厉害,以次充好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能不能吃到原汁原味的水盆羊肉,全看运气。

    很多去吃过的人都不太相信,但问题是长安城太大了,真的去肴天客栈吃过水盆羊肉的始终都是极少数,其他的人不明真相,自然很容易被谣言给蛊惑。

    更何况还有很多人觉得,肴天客栈开业之后短时间内就能如此火爆,这其中必有猫腻,这次的谣言又印证了他们的怀疑,自然变得坚信不疑!

    一传十,十传百,这谣言不断地散播开来,也在不断劝退那些想要到肴天客栈中一饱口福的食客们。

    ……

    三天后的早晨,肴天客栈再度开业。

    只是相比于前些日子,排队的人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

    显然,谣言逐渐传开了。

    棋社的生意倒是没有受到影响,人依旧不少,只是很多在棋社下棋的人,中午也都不在肴天客栈吃了,而是到附近的太平酒楼去吃。

    上官繁先生自从那天之后,也是再也没来过了。

    尧天队的众人心中皆是暗喜,计划生效了!

    按照现在的情形,只要再坚持几天,顾客自然会变得更少,到时候就能腾出时间来继续执行任务了!

    公孙离坐在柜台后,一边把玩着几枚通宝,一边琢磨着过两天应该在哪个位置盯梢。

    就在这时,裴擒虎靠了过来,神秘兮兮地道:“阿离,俺发现似乎有人在后厨旁的那个巷里转悠,在偷偷地翻我们扔掉的劣质食材。”

    公孙离不以为意:“之前不就有人在翻吗?应该是某些想要求证的食客吧。”

    裴擒虎声道:“但是这次的人跟之前不太一样……他好像是那个太平酒楼的伙计,跟之前来刺探敌情的不是同一个人。”

    公孙离愣了一下:“嗯?太平酒楼的伙计为什么要翻我们的垃圾?哦!明白了,太平酒楼的人肯定也是听到了谣传,所以想去求证一下!”

    “那这是好事啊!”

    “光是我们花钱散播谣言,效率还是有点慢了,如果太平酒楼那边也能帮帮忙,大张旗鼓地宣传一下,我们客栈的声誉肯定会受到更加沉重的打击!”

    目前肴天客栈这边只是找到了一个消息源,虽也散播了谣言,但效率并不算很高,客栈还是有一些客人的。

    如果太平酒楼能帮忙的话,简直是再好不过。

    关键是太平酒楼的动机很强烈,如果不是因为肴天客栈,太平酒楼现在的生意也不至于变得如此惨淡。

    裴擒虎也很高兴:“对,主要是还能给俺们省钱!找这些人散播谣言可是开销很大的,多留下点钱,任务结束之后分一分多好!”

    经过这段时间生意的火爆,尧天队盘下客栈的钱基本上都已经收回来了,再往后都是纯赚。等任务完成了,尧天队就按照当时出钱的比例把开客栈赚来的钱分一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对于一向穷苦的赔钱虎来,早就眼馋这笔钱很久了,为了散播谣言而花钱,裴擒虎相当舍不得。

    现在如果太平酒楼能帮忙掏这笔钱,那简直是再好不过。

    裴擒虎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道:“阿离啊,俺发现最近似乎也有一些大理寺和鸿胪寺的捕快们在附近转悠,这个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吧?”

    公孙离想了想:“应该不会吧?”

    “这些捕快多半是收到了举报,我们客栈卖劣质饭菜。但弈星这个计划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捕快们其实也抓不到我们的把柄,就算他们真的进后厨搜查,也找不到证据。”

    “只要这些捕快调查之后也找不到合理的结果,多半就不会再查我们了。”

    裴擒虎点点头:“那俺应该做什么?”

    公孙离道:“一切如常,不解释,不遮掩,如果有鸿胪寺的捕快过来,就大大方方地让他们查,对于谣言的事情,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裴擒虎点头:“俺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