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妙笔计划:肴天客栈 > 第2章 大厨的人选
    客栈中,尧天队的三名队员,裴擒虎、公孙离、弈星,齐聚一堂。

    杨玉环因为执行其他的任务,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行动,反倒是阴差阳错地避开了这令人尴尬的一幕。

    离开那日,玉环临行前,特意嘱咐过大家:“这次的调查事关重大,我必须单独行动,不过实在放不下心你们,离虽然灵动可有时容易轻信别人,虎子聪明却冲动没有节制,弈星呢……”她叹了一口气,目光在弈星身上:“又太内向沉默了。”

    公孙离眼中也是依依不舍:“可是调查任务关系到很多人的生命,师父也教过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杨玉环轻声道:“你们在长安行事也要谨慎些,多写信给我,我也好安心……””

    三人当时点头如捣蒜,目睹杨玉环的背影飘然远去,行进间衣袖随风轻摆,真是美呆了……他们心中想着一定要让玉环姐姐放心才好,可没成想这还没过几天,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来。

    这会儿,众人的表情各异。

    裴擒虎面带尴尬,公孙离有些无奈,至于弈星,以往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的形象不见了,换成了一副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千古残局,都没有现在遇到的状况离谱!

    弈星道:“所以……为了打消虞衡司的怀疑、不影响我们的计划,你就盘下了这个客栈?”

    裴擒虎赶忙纠正他的法:“不是俺,是俺们三个!尧天队是一个整体,这次的任务是俺们共同的任务,你们怎么忍心让俺一个人出钱呢?”

    “俺打拳根本没攒下多少钱,你们个个都比俺有钱,盘客栈的钱分摊一下不过分吧?算上玉环姐,你们每人给俺两贯,就当俺提前垫付了,怎么样?”

    弈星嘴角微微抽动:“不是盘客栈的钱一共才五贯吗?你一文钱不出,还要我们倒贴你一贯?”

    “再了,这事跟我们没关系,都是因为你警惕性太差了,被李麟逮到,你盘下客栈顶多算是将功补过,怎么好意思让我们为你的错误买单呢?”

    “玉环姐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况且她人也不在这里你还要她出钱,太过分了吧!”

    裴擒虎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梗着脖子道:“俺这不是为大局考虑吗!”

    “多出来的一贯,可以用来把客栈整修整修、维持日常运作、采买食材。再了,俺被发现是因为俺执行盯梢任务最多,哪像你,天天不出门,是在分析案情线索,实际上还不是偷懒!”

    眼瞅着两个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公孙离抬手示意两个人打住。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啦。”

    “盯梢的任务没那么简单,虞衡司也怀疑那个神秘机关师就在附近,所以安排了不少人手,李麟又很聪明,老虎被发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好在老虎急中生智,没有露馅,这一点值得夸奖。”

    “更何况,李麟肯定已经起疑了,哪怕我们换人盯梢,多半也会被虞衡司注意到。这家位置客栈不错,在这里盯梢反而更加安全。”

    听完公孙离的这番话,裴擒虎和弈星总算是停止了斗嘴。

    公孙离继续道:“危机还没有解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李麟肯定还会继续派人在这附近巡查,我们得把这个客栈开起来,才能避开虞衡司的耳目,完成任务。”

    “所以我觉得,大家也别怪老虎了,我们是一个队,同进同退。我们一起出钱把这个客栈经营好,以此为伪装,早日找到那个神秘机关师、拿到那个能改写机关人行动模式的机关核心,任务就完成了!”

    弈星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裴擒虎大喜过望:“俺就知道阿离你对俺最好了!”

    公孙离看了他一眼:“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们可以分摊盘下客栈的钱,但经营的事你得多出力。”

    “想要瞒过李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我们盘下了客栈却不认真经营,还是会被虞衡司怀疑的。”

    “我们最好是各司其职。”

    弈星想了想:“我可以做账房。”

    公孙离道:“我可以跑腿。不过……厨师呢?”

    两人一起看向裴擒虎。

    裴擒虎愣了一下:“啊?你们别看俺啊!俺也就是曾经饿极了搞点东西填饱肚子,做出来的只能算是应急食物,哪能做客栈大厨?”

    公孙离态度坚决:“可是我们两个根本都没进过厨房。这事除了你,还能谁干?”

    “再了,这事归根到底还是你惹出来的,你当然要负责最难的部分。”

    裴擒虎张了张嘴,还想再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只能垂头丧气地道:“好吧,那俺试试吧。”

    “不过……要是俺做的饭太难吃了,那李麟肯定还是要怀疑的。”

    公孙离沉默了一会儿:“嗯,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们就只能想办法到外面去雇佣一个大厨了。”

    “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情,为我们的客栈想个名字吧!”

    “虽是为了完成任务,但这总算也是我们盘下的第一家客栈,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公孙离脸上再度洋溢起了笑容,这个充满阳光的少女不管在什么样的条件下都始终保持着乐观,影响着身边的人。

    裴擒虎道:“就叫猛虎客栈!威风!”

    公孙离非常嫌弃地摆了摆手:“不行!”

    弈星想了一下之后道:“叫‘肴天客栈’怎么样?‘肴’是菜肴的肴,俗话,民以食为天,我们又叫‘尧天队’,正好是谐音。”

    裴擒虎表示抗议:“俺觉得还是猛虎客栈好听!”

    公孙离没理他:“好,那就叫‘肴天客栈’了!大家先去取钱,我去订做一个新的招牌,再订做一批新的桌椅,三天后,肴天客栈准时开业!”

    ……

    三天后。

    “肴天客栈正式开业!”

    定好客栈名字的当天,公孙离就给杨玉环写信,告知了详细,很快杨玉环也回了信,叫他们多随机应变,还主动提出要和大家一起平分客栈的本金。

    公孙离拿着信想:“玉环姐姐平时被人面冷心冷,其实是最大的误解,她最细致、体贴不过了。”心里一阵甜蜜。

    随着公孙离一声欢呼,覆盖着肴天客栈招牌的红布瞬间下,漂亮的新招牌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与此同时,现场也爆发出了掌声和欢呼声。

    只不过这种掌声和欢呼声却有点稀稀拉拉的。

    裴擒虎最兴奋,嚷嚷得最大声;

    弈星勉为其难地附和着鼓掌,一脸被迫营业的表情。

    公孙离这位绝色舞姬为了不过分地引人注目,并没有像平时在平康坊跳舞时一样身穿盛装,而是换上了一身便装,更是以薄纱遮面,将自己的美貌给尽可能地隐藏了起来。

    毕竟她要执行任务,太显眼的话会被虞衡司盯上的。

    此时,肴天客栈就像是一家普通的客栈一样,正常开业。

    只是却没有开业时应有的热闹。

    偌大的客栈周围,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偶尔有几个过路的人,也只是好奇地看了两眼,然后就一拐弯,直奔不远处的太平酒楼去了。

    就好像走晚了会被抓住一样。

    “哎,诸位客官别走啊,进来看看呗?不管是打尖还是住店都行啊!”

    “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裴擒虎努力地想要拉几个人到客栈里,结果全都可耻地失败了。

    弈星无奈地道:“我一开始就了,你之前让路人来试吃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裴擒虎非常不服气:“前两天那都是意外!今天我又去偷偷学艺了一下,改良了水盆羊肉和胡饼的做法,也重新采购了食材,今天绝对没问题!”

    弈星回给他一个非常礼貌的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公孙离一拍手:“好啦,总之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先回去吧。”

    回到客栈之后,裴擒虎直接一头钻进后厨。

    公孙离和弈星在客栈里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脸上的表情都有点惆怅。

    公孙离看着客栈外的街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虞衡司这两天应该就会上门,我们时间不多了。”

    “如果老虎这次做出来的饭菜还是不行,我们就得抓紧找大厨了。”

    弈星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我觉得这只是在浪费时间,还是抓紧时间找大厨吧……”

    前两天,在众人忙着订购新招牌、新桌椅的同时,裴擒虎也一头扎进后厨,开始了他的毒药研发,哦不,美食试验。

    裴擒虎选的是长安城内极其常见的两种美食:胡饼和水盆羊肉。

    胡饼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制作起来却并不简单,面粉、芝麻、洋葱、鸡蛋、清油、酥油、牛奶、糖、盐等原料的用量有非常严格的要求,火候也得控制。

    至于水盆羊肉,同样需要十几种配料,将胡饼撕碎泡着吃,简直是人间美味,深受长安百姓的欢迎。

    只不过……

    好吃的胡饼和水盆羊肉都是别人的,肴天客栈什么都没有。

    裴擒虎从黑市搞来了胡饼和水盆羊肉的“秘制配方”,然后就开始在客栈的后厨里开始了可怕的试验,做出成品之后,还非常热情地从客栈外面拉“热心顾客”前来免费体验。

    结果就是,三天之后凡是路过肴天客栈的客人,全都绕着走。

    太可怕了!

    附近的百姓都流传着一个吓人的传:原本那家冷清的客栈换人了,换了一个黑暗厨师,只要从客栈门口过的人,都有可能被强行拉进去吃一种黑乎乎的团状物和浆糊一样的汤水。

    客栈的大厨这是胡饼和水盆羊肉,但谁信?

    大家都,这极有可能是打着开客栈的幌子,实际上却是在进行某些危险的密谋。

    好在没吃出什么安全问题,否则估计早就会有大理寺或者鸿胪寺上门了。

    所以才直接导致了今天开业,附近的长安百姓全都避而远之,只敢远远地看一眼,根本不敢靠近,生怕一不心就被裴擒虎拉进去试吃。

    想不去也不行,裴擒虎劲太大了,根本没法反抗!

    按理,尧天队也没指望着这个客栈挣钱,劝退了顾客不是更好吗?

    可问题在于,李麟和虞衡司对裴擒虎的怀疑还没有消除!

    客栈的食物可以不那么好吃,但绝对不能难吃到让人怀疑人生。

    否则按照常理推断,哪会有人拿自己半辈子的全部积蓄盘下了一家客栈、却把客栈的食物做得特别难吃呢?这明显就不合理嘛!

    肯定是另有所图!

    一旦李麟再度起疑,那就全完了,不仅是盘下客栈的钱要打水漂,任务完成难度也会飙升。

    尧天队考虑的是,再给裴擒虎最后一次机会,还不行的话就花钱请个大厨。不要求饭菜做得多好,只要能糊弄过李麟就行了。

    如果再能稍微赚点钱,赚回来盘下客栈的钱,那就更好了。

    “来咯!客官您点的水盆羊肉!”

    裴擒虎跟其他酒楼和客栈的店二一样,一边吆喝着一边将托盘放在桌上,将托盘上的食物放在众人面前。

    白瓷大碗中,是像浆糊一样粘稠的汤水,让人完全看不出里面食材的本来面貌;而旁边的碟上,摆着三个黑乎乎、圆滚滚的饼状物。

    “怎么样阿离,我的手艺有所进步吧?”裴擒虎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

    公孙离有些尴尬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善良的她不忍心打击裴擒虎:“至少……至少外形上有所进步,胡饼看起来圆多了。”

    裴擒虎很高兴:“是吧?这是俺另辟蹊径,特意用大碗扣出来的,能不圆吗?大家别愣着了,快趁热吃吧,尝尝味道如何?”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另外两人,弈星和公孙离则是彼此面面相觑,谁也没去碰托盘上的筷子。

    弈星道:“今天没下棋,脑力消耗不大,没什么胃口。”

    公孙离也低头对了对手指:“我……我最近减肥,不能多吃。”

    裴擒虎叹了口气:“当初开客栈的时候是怎么的?俺们是一个队!是一个整体!你们作为队员,应该鼎力配合俺改良食物的口味才对!”

    “好吧,就知道指望不上你们。算了算了,俺再去客栈外边拉一个幸运儿来品尝吧。”

    弈星赶忙把他拦住:“算了算了,你再去门口拉客人,搞不好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从咱们客栈门口过了。依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赶紧去花钱请个大厨来吧。”

    本来众人还对裴擒虎做的饭残存着最后的一丝期待,但看到跟以往相比毫无进步的“水盆羊肉”和“胡饼”之后,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破灭了。

    裴擒虎还很不服气:“真的不再试试了吗?你们不要这么肤浅,不要光看外观啊。也许它看起来不好看,但吃起来很好吃呢?”

    公孙离和弈星全都露出了礼貌的微笑,那意思是“你扯什么犊子呢”。

    一时之间,客栈内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裴擒虎气馁的往凳子上一坐,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摸了一把脸:“要是俺玉环姐在这里就好了!”

    就在这时,客栈外有人探头:“请问……你们这边需不需要厨师?”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衣衫破旧、其貌不扬的人站在门口,正在好奇地往客栈中张望。

    虽是陌生人,但给人的印象却很和善,可能是附近的住户。

    弈星有些奇怪地问道:“嗯?你怎么知道我们这里需要厨师?”

    门口的人笑了笑:“我就住在附近,听你们这家客栈刚开业,经常拉无辜路人试吃黑暗食物,所以就想着你们可能需要厨师……”

    公孙离差点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没想到,裴擒虎此举竟然还因祸得福,引得厨师主动上门了!

    显然是裴擒虎做得饭菜太难吃了,臭名远扬,别人一听,这家客栈的厨师做饭竟然这么难吃?那我也有机会啊!所以才信心爆棚,主动找上门来。

    想到这里,公孙离立刻站起身来:“大厨快请进,我们后厨确实缺人呢。不知道大厨您怎么称呼?”

    门口的人摆了摆手:“我叫苏牧羊,不过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大厨,只是个魄的机关师。它才是大厨。”

    苏牧羊着,稍微错开身子,众人这才发现门外还有一个颇为敦实的机关人,跟常见的机关人有明显区别。

    长安城内有大量的机关人,这些机关人跟普通的长安百姓和谐相处,被很多人视为朋友、亲人,甚至是家庭的一部分。

    而这些机关人的造型各异,有身形瘦的,有体型庞大的,所擅长的事情也各不相同。

    当然,最常见的还是与人类体型相仿的机关人。

    但即使是体型相仿,这些机关人的外观、造型也会千奇百怪,对此,长安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是因为长安城内的机关术蓬勃发展,而机关师也分为不同的流派。

    风雅派的机关师主张通过共情交流来制造机关,通过言传身教、曲艺音律来与机关达成默契,制造出来的机关人往往于人的形象很接近,而且身形优雅,外观精致。

    而格物派的机关师则喜欢挖掘机关术的本质,制造机关人的时候也以实用为第一目标,所以制造出来的机关人千奇百怪。

    更别现在还有士族机关师和寒门机关师之分,前者传承古法技艺,相对严谨、保守,后者则是不拘一格、热衷创新。

    不同的理念碰撞之下,机关师制造出的机关人也就变得千奇百怪,偶尔看到一两个奇形怪状的机关人,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苏牧羊和机关人来到客栈里面,众人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造型独特的机关人。

    它的体型明显比其他的机关人要大,手脚粗壮、敦实,看起来与常见的机关人形象相去甚远,充满着力量感。

    苏牧羊介绍道:“它的名字叫‘火工’,是我花费了数年时间才制作出的烹饪机关人!”

    “你们不要觉得它看起来很笨重,实际上却很灵活。”

    “更何况,在处理一些大型佳肴比如烤全羊的时候,不论是切肉、断骨还是颠锅,都需要一定的力量。以其他机关人那种脆弱的身板根本不足以胜任,但火工可以!”

    “不过嘛,前提是将菜品的食谱念给它听。”

    裴擒虎感到很震惊:“这么神奇吗?只要俺将菜谱念给它听,它就能学会?”

    弈星也道:“如此来,苏先生您怕是长安城内极为优秀的机关师了。”

    苏牧羊微微一笑,颇为得意地捋着自己的长胡须:“这怎么好‘极为优秀’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

    “不过我在机关之术方面,确实有一点点心得罢了。”

    “我敢保证,这绝对是全长安城最好用的烹饪机关人!价格嘛……只需要区区的一贯通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