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仙父 > 第545章 李靖入南洲
    ;

    第545章  李靖入南洲

    父亲去截教赴宴了?

    李平安仙识锁定着李大志的身影,目送着李大志离开南天门,朝东海南侧飞去。

    这里有个细节。

    父亲带上了那头黑豹,还真把黑豹当做了坐骑。

    一个胖仙人穿着宽袍、骑着黑豹腾云驾雾而去。

    这画面,主打一个圆润。

    李平安处置了通明殿送来的几本奏折,又去瑶池看望家里的两位孕妇,发现这两位正凑一起看戏听书,相处的其乐融融。

    仅休息了不到半天,李平安便动身去了东安城附近。

    他发现两个问题。

    “那要看谁请客,天帝父的面子,月老必须给啊!”

    ……

    让李靖有些头疼的,其实是天帝陛下安排下来的这个任务。

    若扮成凡人的岁月较短,那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若是这次任务的岁月跨度超过数十年、上百年,他该如何对周围的凡人解释,自己容貌没有变化、身体没有衰老?

    若是利用仙术模拟衰老的过程,那等自己老死了,这个身份岂不是白混了?

    一個问题是,封神大劫还没开始,他已是忙的团团转,好多事都需要他操心。

    “瞎说。”

    对此,他表示万分理解,且充分体量自家天帝老板的不容易。

    ‘要去哪才能找到谛听这种神兽呢?’

    稍后出门也骑骑白虎吧,跟自己父亲的黑豹刚好对应。

    此间着实热闹了一阵。

    “这我咋知道,”李靖叹道,“陛下事情太多了,三界的担子都压在了陛下肩上,陛下只是一时抽不开身罢了。”

    其次,他们去南洲具体做什么?

    陛下要谋划道仙封神劫,他该在这般劫难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暗中控制南洲凡俗的王?

    “啊,对,南洲还有神庭,月老就是神庭出来的,我突然想起,月老有次喝多了说这些来这。”

    陛下约定半个月后来寻他,结果天庭出现了一系列天劫变故,陛下就稍微拖延了一些。

    李靖最近有点头疼。

    首先就是容貌和寿岁。

    忽听有人轻笑:“你们几个知道的还挺多。”

    四兄弟开始传声:

    “东安城着实繁华,咱们去里面待着也能舒坦些。”

    李靖躺在树杈上,嘴里叼着一片树叶,与在四面放哨的魔家四兄弟传声聊天。

    还有就是……

    李靖听着这几个家伙的异想天开,嘴角多了几分笑意,缓声道:

    “上古遗迹肯定也轮不到我们,南洲仙人大撤退时,必然是早就搬走了。

    “此前西洲南部出现过圣母宫侍女找妖族购买人牲之事,侍女们买了人牲送入绝天大阵内部,这就说明圣母宫的侍女起码是能影响南洲的。

    如果南洲只有他们这一小撮的神仙,那岂不是可以让他们肆无忌惮、肆意妄为了?

    “而且南洲不是完全与外面断绝。

    “月老那么忙,也出来喝酒?”

    “神庭神灵,就是上次在血海大杀四方的那些?”

    他也有个小白虎坐骑,这么多年了,坐骑已经培养成了小高手,自己却没怎么骑过。

    魔礼青顺嘴就说了句:

    “这又不是啥新鲜事,那些老臣们啊,可喜欢跟我们吹牛了!尤其是等他们喝点小酒,天怒卫的牛都不够他们吹的……呃,谁说话?”

    “李大哥,陛下啥时候想起我们啊。”

    “诶,陛下让我们在城外等,我们就必须在城外等,老三你不要瞎搞。”

    陛下让他去凡俗之中暗中经营,那必然是要他作出一番事业。

    “南洲据说有海量香火功德,不过,这些香火功德已经被天庭抽来大半了,咱们天庭能建设的这么快,南洲香火功德功不可没啊。”

    李平安自一颗树下转出身形。

    当然,他们是天庭天将,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天庭形象,那种利用仙术在凡俗迫害凡人的事,他绝不会做。

    “哥几个你们说,咱们去了南洲之后,会不会遇到上古遗迹?我听闻,上古时南洲是人族的大本营,那时东洲只是方外之地,后来圣母和伏羲氏布置了绝天大阵,才让南洲与东洲分了家,南洲是凡人的了……说不定真会有上古遗迹,里面留着什么宝物。”

    今日又是天气晴朗,白云倦倦。

    林间响起了略带惊恐的呼喊,然后就是重物落地之声。

    热血退却后,他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好一阵,发现他们五个天将去扮演凡人,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

    少顷,李靖带着魔家四兄弟单膝跪地,抱拳高呼:

    李平安不无羡慕地畅想着。

    “我。”

    “拜见陛下!”

    “嗯,都起来吧。”

    这五个看着还挺年轻的天将同时起身,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李平安。

    “天庭事务繁忙,耽误了几日,送你们几件宝物算是赔礼了。”

    李平安左手划过,一只花篮自他袖中飘出。

    他来之前去了一趟天工阁(无灵之术研究中心的天庭新官名),找云中子老师要来了数十件灵宝。

    这些灵宝虽非先天宝物,却也是云中子精心炼制,三界间难寻。

    此间还有几件宝物是李平安特意选出来的。

    “你们一人只能挑一件啊!”

    李平安笑道:

    “可不要贪多!

    “这都是云中子老师亲手炼制,还有……不准选这个花篮,这可是先天灵宝,老师借我用用罢了。”

    李靖五人嘿嘿笑着。

    他们也不是虚伪的性子,也不去客套,凑在一起就开始挑拣。

    “我来这个,这个看着不错。”

    “嘿,这宝贝合我眼缘。”

    “云中子前辈果然是炼器大家!这般宝物以前咱们摸都摸不到啊!跟着李大哥果然能吃香的喝辣的!”

    “说话注意点,陛下看着你们呐!”

    不多时,五人各自选好了中意的宝贝,看的李平安眼前一黑。

    李靖选了一套连鞘宝剑,宝剑有斩天仙道躯之锐,剑鞘有蕴养元神之功用,佩戴于腰间,威风八面。

    然后……

    魔礼青选了一把青云剑;

    魔礼红得了一把混元伞;

    魔礼海这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抱着碧玉琵琶爱不释手;

    魔礼寿把玩着一只‘仿生类灵宝’花狐貂,这花狐貂还可模拟生灵化形,本身材质颇为特殊,培养得当可以炼制成‘良品’身外化身。

    四兄弟因是魔婴出身,本就长相偏凶恶,此刻配上四件宝物,站在李靖身后,威严大起。

    李平安抬手揉了揉额头。

    他真有点恍惚了。

    他走的每一步,是不是也在天道的统筹算计之内啊?

    李靖和魔家四兄弟,怎么一直都是他亲手推着,一步步成为‘封神剧本’中的样子啊?

    李平安冒出了彻底毁掉这个剧本,让他们五个不去南洲的想法,但这般想法刚冒出来,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div&nt;ntentadv"        纠结剧本不剧本的没意义;

    身在局中,本就很难看清全貌,切不可自乱阵脚;

    去完成自己的谋算,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才是正途。

    李平安转念一想,托塔李天王和四大天王,都是他这个天帝亲手培养的……

    还挺有趣。

    “五位,随我来吧。”

    他将花篮收入袖中,随手点出一指,五道身影各被气泡包裹,这气泡随之化作弹珠大小,飘去了李平安掌心。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五人没有任何不适感。

    李靖和四兄弟目中多了几分敬畏。

    对强者的敬畏。

    ……

    李平安离开东安城时,恰好看到两道流光自西面而来,正是天怒卫统领彩鳞带着九尾狐翠花来东安城开眼界。

    东安城中已有不少百族定居,这里也是天庭的改革重点区域。

    彩鳞是天庭天将,在此地行走自是无虞。

    ‘就是这九尾狐也不伪装一下,可别引来一些狂蜂浪蝶大打出手。’

    李平安摇摇头,转身赶赴圣母宫。

    路上,李平安对李靖五人传声叮嘱了许久,告诉他们南洲的风貌,以及南洲接下来会发生的‘大变故’。

    李平安还将一些注意事项写入了玉符中,让李靖他们去南洲之后时刻将这些玉符佩戴在身旁。

    这些叮嘱其实可以总结成一句:

    莫走错了路。

    至于,五人进入南洲后具体该如何行事,李平安并未做详细的布置,只是含糊地规划了一个范围。

    其他事,天道应该会安排好的。

    与李靖五人告别时,在圣母宫的衣柜前,李平安再次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们:

    “一定记住,我让你们进入南洲,是为了今后的大劫考量,并不是为了让你们去掌控凡俗王朝,更不是去宣扬天庭威严。

    “伱们可以试着在凡俗混到些许权势,不用太高,也不可太低,最好是掌握一些兵权。

    “这些都与未来的大劫息息相关。

    “若你们五个暴露,比如被其他圣人窥见,也不必担心,就当他们没发现你们,继续做自己的事就可,若有人对你们出手,我会立刻有所感应。

    “天庭永远都是你们的后盾。”

    五人神色肃穆再次单膝跪地,而后转身钻入衣柜中,迅速消失不见。

    李平安用云镜看了他们一阵,发现他们五个行事谨慎,刚进入南洲就遁入大地悄悄观察各处,满意地点了点头。

    散掉云镜,李平安示意一旁等候的左侍首向前,将衣橱关好封禁。

    一旁传来了女娲娘娘的嗓音:

    “是不是派的有点少了,五个天将能做什么?”

    “兵在精而不在多。”

    李平安嘴角带着微笑,笑容中满是‘看过剧本’的自信。

    圣母女娲自一旁宝塌缓缓现身,她正斜躺着翻阅几本东安城最近流行的画册书。

    所谓画册书,自然就是铸云宗出版集团搞出来的娱乐产品,仙人版漫画。

    仙人漫画的主要特点,就是画的特别快,大概日就能一刊;

    一个熟练的‘仙人画工’可以同时控制十几杆仙笔进行作画,此间内容大多都带点十八禁,在炼气士中颇受欢迎。

    李平安走去宝塌旁,有侍女立刻搬来宝座。

    女娲笑道:“还未恭喜天帝陛下即将为人父。”

    “多谢娘娘。”

    李平安笑道:

    “都是老君灵丹给力……娘娘如何看那天道婴灵之事?”

    女娲却反问:“你如何看待你这个长子?”

    “这感觉挺奇妙的,虽然知道我这个孩子是天道化身,但我离宁宁近了时,也能产生血脉的悸动,与靠近瑶池时的悸动一般无二。”

    “这就是生灵的本性。”

    女娲合上手中的画册书,笑吟吟地瞧着李平安:

    “这个孩子应该蛮重要的。

    “你要好好教导他。

    “这或许是对抗你那位老师的唯一机会。”

    李平安讪笑:“谈不上唯一机会,只是能给己方增加一丝胜算罢了。”

    “哦?你对你那位老师评价如此之高,可是有什么事是吾不知晓的?”

    “圣母没有正面感受过我老师的强横。”

    李平安目中多了几分回忆的神色。

    那是他倒数第二课,他需面对老师释放出的威压,他只要撑过六个时辰就算考核优秀。

    他那次撑了十二个时辰。

    但最后时刻,妄日老人应该是怕他妄自尊大,释放出了自身真正的威压。

    李平安当时直接吐了。

    ——这是他道躯最直接的反应。

    “不提这些了,”李平安笑了声,“先把眼前的道仙封神劫搞定,让这场大劫达到最理想的局面,才有资格去跟老师正式过招,不然投降算了。”

    女娲轻轻颔首,柔声道:

    “你压力太大了。

    “当前的态势而言,你与你老师并没有真正的矛盾,一切都是在假设这个天地能摆脱寂灭的命运。

    “而实际上,吾现在依旧看不到任何能让天地久存的曙光。

    “还是说说你这两个孩子的事,他们应当是一兄一妹,名字取好了吗?”

    李平安拱手道:“这不是在等您赐名吗?”

    “你父亲能愿意吗?”

    女娲笑道:

    “那吾给一个字,你们把这个字加进去就可。”

    “请娘娘赐下。”

    “情。”

    “情?感情的情?”

    “不错,”女娲叹道,“天道本无情,希望这个字能提醒他,让他不要离着生灵太远。”

    李平安简单应下,心情略有些复杂。

    “娘娘,您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动手改造绝天大阵?”

    “两三年后吧,等你忙完天道婴灵之事。”

    女娲正色道:

    “改造大阵之事牵扯太多、关系重大,吾不想你为旁事分心。”

    “好,我省得了,”李平安拱手道谢,“多谢娘娘体量。”

    “快回去陪着你两位夫人吧,瑶池竟还用术法遮掩孕相,当真无趣。”

    李平安不由莞尔。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大能亦然。

    于是,十个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