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夜之庭药人 > 第992章 今朝已是同淋雪,此生便算共白头(全文完)
    又是一年的冬天。

    冬至。

    御龙苑下了久违的一场早雪,如鹅毛一般的雪自天空飘落,洋洋洒洒,染白了整个御龙苑。

    此刻的御龙苑仿佛置身在一个白色的童话王国。

    承欢在被窝里躺着,睡颜美好。

    厨房里,夜之庭穿着暖色的家居服站在料理台前……和着面……

    一众厨师和佣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眼观鼻鼻观心的利用一切感官,倾听自家的大少爷需要什么样的帮手。

    可是却发现,他们家大少爷对做菜熟悉的很。

    夜之庭左耳戴着蓝牙耳机,听到那边的来电,他挑了挑眉。

    “怎么,事情都办好了?”

    夜谦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是先生,都办好了。”

    “砰砰砰!”

    夜谦听到那边传来的声响,正牵着蔓蔓在商场里挑选礼物呢,听到这声音他赶紧道,“先生您在那边?”

    这么大声响不会是亲手在解决什么人吧?

    哪想夜之庭却懒洋洋的道,“承欢这段时间胃口变的厉害,是要吃饺子,正好今天又是冬至,在和面。”

    “……”夜谦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先生把夫人带回来之前,他很难想象像先生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厨房里……做菜……

    蔓蔓看到了兔子玩偶,松开夜谦跑过去,把兔子玩偶拿起来,抱着撒手不放。

    夜谦看着蔓蔓美好的侧脸,对着手机那边道,“先生,这次回来我想带你见一个人。”

    声音认真且郑重……

    夜之庭闻言挑眉,夜谦很少会给他引荐什么人,语气也鲜少这么郑重,夜之庭琥珀色的双眸里透着一抹了然。

    就在这时,夜之庭便听到那边的一个女声传来,“谦谦,我想要这个兔子玩偶……”

    夜之庭勾唇,“嗯,回来吧,正好今天冬至,一家人团团圆圆。”

    乍一听到家人团圆这几个字,夜谦眼眶顿时间便红了……

    御龙苑外面,知恩穿着红色的棉袄,戴着软软糯糯的毛绒帽子,脚上踏着一双红色的靴子,坐在大白的身上,冒着风雪跑进来。

    一张白皙通透的脸被冻的通红,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大大的双眸里像是盛满了星星。

    只不过仔细看,知恩的眼底有着一缕失望。

    祖宗和大白身后跟着一群女仆。

    到了门口,大白缓缓蹲下,知恩从大白身上下来,手手摸了摸大白的脑袋,又凑过去亲了亲大白的大头,奶音特别萌,“谢谢大白,亲亲。”

    大白用大头轻轻的顶了顶知恩的肚子,把知恩逗的哈哈大笑。

    路过玄关,佣人要过来给知恩换鞋,知恩却摆了摆手,嗓音软软糯糯的,“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换鞋这种事情我自己来。”

    话间,已经乖巧的蹲下来,自己给自己换鞋。

    完全没有一点自己还是个三岁奶娃的自知之明。

    客厅的沙发上,知予穿着浅色的圆领衬衫,灰色羊毛线衫外套,大人一般的正襟危坐着,正在看着全英文的全球财经频道,整个人透着一股沉浸般的美好。

    听到知恩进来的声音,知予只是用余光看了一眼,而后缓缓道,“过山车和海盗船没有玩上吧。”

    知恩刚换好鞋,便听到了知予这一声,她缓缓抬起头,道,“哥哥你怎么知道?”

    知恩喜欢游乐场,夜之庭便让人在御龙苑的后面建造了一所大型的游乐场。

    知予不缓不慢的道,“所有的轨道类设备,在雨雪天的时候,因为摩擦系数减的关系,不会开放。父亲早已经让人关掉了,我一早就知道。”

    知恩掐腰,“知予你坏哦,怎么不早告诉我。”

    害她受冻,跑过去又跑回来。

    知予依旧是一本正经的回答,“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我了也没用。更何况,你不是已经玩了摩天轮了么。”

    知恩嘴巴张的大大的,她一直都知道知予很聪明。

    知恩来到了知予的身旁,看了一眼电视上的全英文版财经报道,摇了摇头,“知予你看这些不会觉得无聊么?”

    知予摸了摸走过来趴在他脚边的大白,稚嫩的嗓音始终不急不缓,“米国股市三大指数集体下跌,截止收盘,跌幅1.63。欧洲股市同样萎靡不振,截止收盘,斯托克50指数下跌2.56。

    论坛有人这是股市买入的良机,也有人看衰几大国的经济,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很有。”

    知恩一头雾水,她特别不能理解自己这个同胞哥哥的脑子是怎么长的,“What?”

    她一点都听不懂。

    知予看了一眼睁着大大双眸的知恩,黑白分明的双眸里突然闪过一抹笃定的邪气,语气始终耐心道,“有产业跌,就意味着有新兴产业的兴起,这是一场新旧之间的博弈,只要找准时机就能够大赚一。”

    听到赚钱,知恩凑过去,“那么哥哥,你看了那么多的财经报道,有像粑粑那样赚过钱么?”

    知予神色飞往,只有在他感兴的时候,他的表情才会生动起来,一个是妈咪,一个就是和自家父亲比财富,“当然。”

    虽然没有爸爸多,但超过他是迟早的事。

    他早已经通过黑客隐藏自己的身份,利用虚拟身份,跳跃在各大证券交易所之间,博弈去了。

    到如今他赚的钱,即使没有父亲的支持,他也能够让妈咪粑粑以及知恩无忧无虑的过上三辈子。

    知恩对钱没什么概念,她拍了拍知予的肩膀,学着他的表情郑重的道,“好,那哥哥给我买布娃娃吧。”

    完,便跑去了厨房,抱着夜之庭的大腿撒娇,“粑粑,知恩饿饿。”

    夜之庭一米九以上的身高,把团子知恩衬的特别娇软糯。

    夜之庭正在包饺子,便感觉到腿上趴着一个家伙,他低眸看去,只见知恩仰着头,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闪闪发亮的望着他。

    知恩和知予没有遗传他的基因病,瞳孔是正常的黑色。

    这是他和承欢孩子,一想到这个,夜之庭心里便一暖。

    有佣人过来,要把知恩抱出去。

    知恩不要,抱着粑粑的腿不松手。

    撒娇般的唤,“粑粑~”

    她算是明白了,和粑粑打好关系,才能够拥有抱妈咪更多的机会。

    “粑粑抱抱~”

    夜之庭勾唇,嗓音特别柔情,“饺子还要一会儿,饿了就先去吃营养米糊,等会儿夜谦叔叔也要过来,粑粑要多做一些,现在抱不了你。”

    “嗷呜~”知恩把脸在夜之庭的腿上蹭着,然后道,“好吧,那粑粑要不要知恩把妈咪叫起来呢?妈咪喜欢雪,看见雪了肯定很开心。”

    夜之庭哪里不知道知恩的心思,轻笑一声,“去吧,可以轻轻的叫,但不准烦妈咪。妈咪不想起来,就不准再打扰她。”

    知恩特别开心,松开夜之庭的腿,仰望着高大的粑粑,嗓音软软糯糯的,“粑粑,你蹲下来。”

    夜之庭侧眸,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依着知恩在她面前蹲下来,“怎么了?”

    “吧唧~”知恩一口亲在夜之庭的脸上,“亲亲帅粑粑。”

    完,转身朝着厨房外跑去,短腿哒哒哒的跑……

    夜之庭视线一路随着知恩,良久收回视线,扬唇,修长的手拿过纸巾擦掉脸上的口水。

    睡梦中的承欢感觉到一坨软糯的团子在她的身上拱啊拱,她慢慢睁开双眸。

    见团子知恩趴在她的怀里,水灵的双眸望着她,特别可爱。

    “妈咪~早安。”

    承欢从床上坐起来,抱着怀里的可爱的知恩,露出一抹微笑,“知恩,醒这么早?”

    知恩嘟了嘟嘴,“知恩都从游乐场玩了一圈回来了。妈咪,外面下雪了,漂亮极了,妈咪要和知恩一起去玩雪嘛?”

    的奶音中全是透着对承欢的宠爱。

    承欢这才知道下雪了,她偏头朝着大大的落地窗看去,外面果然银装素裹,美轮美奂……

    “真的下雪了耶。”承欢眼里透着期待,“走,咱们去玩雪。”

    “嗯。”知恩重重点头,眼里全是对承欢的爱意。

    ……

    京都,

    鸿雁周围的单身公寓。

    幽一大早便从充满了蒋文勋气息的大床上醒来。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花洒声,回想起昨晚,幽的脸瞬间就红扑扑的。

    昨晚,

    京都第一场雪,幽屁颠屁颠的去蒋文勋的公寓找他,准备和他共进晚餐。

    蒋夕颜得知这个情况,决定助攻一波。

    没办法,她看着自家哥哥看得到却吃不到的情况,她也替哥哥着急。

    承欢都嫁给庭哥三年了,孩子都有了,哥哥却和幽貌似还在接吻层面。

    更为关键的是,她都和懿私定终身了。

    不行!

    索性就来一票大的。

    在知道幽要去找自家哥哥前,蒋夕颜这个姑子给幽送了一张碟,“嫂子,哥哥很忙的,这个碟是新出的电影,市面上还没有,我找懿帮我复刻的,送给你。你在哥哥的公寓无聊的时候可以解解闷。”

    幽见状,欣然接过来,“谢谢夕颜。”

    蒋夕颜眼里透着一股“奸计得逞”的意味。

    来到公寓,蒋文勋果然不在。

    一直等到了傍晚,蒋文勋还没有回来。

    幽觉得无聊,便想到了夕颜送给她的光碟。

    现在很少用这类光碟了,但蒋文勋怀旧,家里的电器都是复古类型的。

    幽播放好,随即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看电影。

    可就在这时传来了奇怪怪的声音……

    下一秒,幽便看见屏幕里不可置信的一男一女的一幕。

    一上来就如此疯狂,幽坐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看着这一幕简直惊呆了……

    这……这什么鬼?

    她想过去把电影关掉,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定格在了这奇奇怪怪的画面上。

    很奇怪,她的脚突然就软了下来,动不了了,眼神被眼前强烈的疯狂画面所抓取……

    这是她从未涉及过的领域,疯狂的领域……

    有一股奇怪的吸引力……

    蒋文勋回来时,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副画面。

    他顿时就愣在了当场,脸色一沉。

    下一秒,他抬步朝着幽身后走去,大手扯着脖颈处的领带,呼吸有点不顺。

    幽正看的又羞又迷,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男人的走近。

    直到她的耳边响起男人性感磁性的嗓音,“原来我家孩儿喜欢看这种。”

    幽一愣,随即“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也不知怎么的,或许是害羞,或许是其他,幽赶紧拿起手里的毯子捂住蒋文勋的脑袋,嗓音有点沙哑,“不,不准看。”

    “……”蒋文勋一把扯下套在头上的毯子,深邃的桃花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幽,“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

    幽看着蒋文勋,支支吾吾的,“大哥哥我……”

    幽本想吐出夕颜的,但又怕蒋文勋骂夕颜,便独自吞下了。

    见着幽手足无措的模样,蒋文勋忽然低笑一声,“孩儿,你在暗示我么。”

    此刻,电视屏幕里越发激烈起来。

    每一处都在挑战蒋文勋的忍耐力。

    幽咬唇,赶紧转身,跑到电视屏幕前,把视频给关了。

    她光着脚,低头不敢看大哥哥。

    完了完了完了,这次糗大了。

    她该怎么解释呢?

    “才没有暗示,”她糯糯的反驳,可没有一点威信力,幽在脑海里迅速的想着解决方案,啊对了,转移视线。

    “大哥哥,幽饿了,咱们出去吃饭吧。”

    对,转移视线就行了。

    大哥哥从来不让她饿着的。

    蒋文勋扯掉领口的领带,吐出一口气,他猛的抬眸看向幽,朝她伸手,“孩儿,过来。”

    幽不明所以,抬脚来到了蒋文勋的面前,“大哥哥……”

    蒋文勋忽然扬唇一笑,“孩儿饿了?”

    “嗯。”幽重重的点头。

    “可大哥哥也饿了。”蒋文勋突然一把拎起娇的幽,他俊眉懒懒一挑,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容,“大哥哥先吃饱了,再让幽吃。”

    “啊?”

    直到幽被轻抛进柔软的大床,被床垫回弹震动时,幽这才才幡然回神!

    但随之而来的是欺身而上的精壮身体,压得她几乎透不过起来!

    幽娇美的身躯呈现在他的眼前,肌肤雪白无瑕,细致得几乎可见淡青的血管,滑腻得有如顶级丝缎。

    像一朵即将盛开的惹人怜爱的娇花。

    幽身体微微颤抖着看着蒋文勋,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大哥哥的模样,她有点害怕,“大哥哥,幽害怕。”

    这令人心动的神情,颤颤巍巍的如猫儿一般的嗓音,瞬间摧毁蒋文勋的冷静!

    他在她惊慌的视线里,毫不犹豫的俯身吻向了她。

    他在她身上重重烙上他的吻,诱使他的女孩儿从惊慌变成迷惑。

    “别怕,大哥哥不会伤害你。”

    他的动作很轻柔。

    ……

    浴室里的花洒声停下,蒋文勋裹着一条浴巾就这么走了出来,肌肉线条流畅性感,水珠如水蛇般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流淌,划过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平添一抹魅惑……

    见幽醒来,蒋文勋扬唇,“醒了。”

    幽侧过脸不去看他,“我……我饿了。”

    昨晚她根本就没有吃,大哥哥他太疯狂了……

    蒋文勋拿过一旁的浴袍穿上,来到幽的旁边,骨节分明的手挑起她的下巴,“已经让人准备了孩儿最爱吃的,大哥哥抱你去。”

    幽任由他抱着,她全身无力。

    蒋文勋抱着她来到外面,把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眸看向幽,眼眸深情,又道,“孩儿,婚礼事不宜迟,我想把你赶紧娶回家。”

    “你……愿意么?”

    幽眨了眨双眸,随即嘟嘴,伸出手在蒋文勋面前晃了晃,“大哥哥,你求婚都没有戒指的嘛……”

    刚完,幽便见自己的中指上戴着一枚明晃晃的钻石戒指,她瞪大了双眸,“大哥哥你……你什么时候戴上去的?”

    蒋文勋握住幽的手,放在唇边印上一吻,剑眉飞扬,“昨晚情动之下给孩儿戴上的,孩儿忘记了?”

    “………”

    一句话又把幽唤回了昨晚。

    幽不自在的咬唇,“可是……可是我还没有答应呢。”

    “孩儿不乖。”蒋文勋凑近幽的耳边,低声呢喃,“昨晚孩儿情动之下了什么难道都忘记了?明明答应了大哥哥的求婚,现在不认账了?”

    幽故意不承认。

    “我没,我才没有。”

    谁求婚会在床上求的,大哥哥也太敷衍了。

    “没有?”蒋文勋剑眉下的那双眼幽暗深邃,“既然没有,那就再试一次好了。”

    着便把幽放在餐桌上,倾身上去…

    “……”幽赶紧推开蒋文勋,在他的“威胁”下赶紧答应,“答应,幽答应大哥哥的求婚,幽嫁给大哥哥。”

    呜呜呜~

    大哥哥也太坏了。

    蒋文勋这才满意,拿起一个虾饺喂给她,“真乖。”

    看到虾饺,幽双手搂住蒋文勋,道,“大哥哥,今天是冬至,幽想去找欢欢。”

    蒋文勋想了下,既然要结婚,就应该当面告诉庭哥和承欢。

    “好,吃完早餐,我和你一起去凛城。”

    “嗯。”

    ……

    御龙苑,

    承欢洗漱穿戴好,抱着知恩从楼梯上下来。知恩很乖,舍不得妈咪抱自己,便挣扎着要下来,“妈咪,知恩想牵着妈咪。”

    承欢便把知恩放下来,“好,那知恩牵着妈咪。”

    知予见状也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承欢纤细的腿,“妈咪,你睡醒啦。”

    模样奶的不行,哪里有和知恩在一起的沉着冷静。

    承欢蹲下来,捧着自己儿子的脸,在他白净的脸上吻了下,“知予早上好啊。”

    听到客厅传来的全球财经英文播报的声音,她摸了摸知予的脑袋,“知予又在听英文财经播报啊?”

    这家伙能听的懂这英文的专业术语么。

    知予把脑袋埋在承欢的脖子处,闻着妈咪的馨香,乖巧的回答,“听得懂。”

    他可是妈咪和粑粑的儿子,集合了两个大佬的基因,他的基因自然优秀。

    “真棒。”承欢一手牵着一个,眼里带着欣喜,“宝贝,咱们一起去玩雪啊,妈咪给你们堆一个大大的雪人。”

    “好哦好哦,堆雪人,妈咪堆雪人。”

    夜之庭从奢华的厨房里走出来时,承欢已经带着两个宝贝冲入了雪地里。

    雪花洋洋洒洒,如飞扬的般若,絮絮如丝,如鹅毛,一朵一朵从天上飘下来,承欢忍不住想伸手去接,丝丝凉意进入灵魂,引出埋在心中最深处,久久难忘的回忆……

    承欢又想到了第一次遇见夜之庭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

    夜之庭穿着大衣,站在别墅的门口,深邃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在雪地里肆意撒野的承欢,两个家伙也玩的不亦乐乎,体型巨大的大白在雪地里跳跃着,可眼神却始终在这三个祖宗身上,生怕她们三有个意外……

    看着这一幕,夜之庭的心里突然升腾起一抹名叫美好的东西。

    承欢感受到一股视线投射在她的身上,她捧着一捧雪,侧眸往别墅的台阶上一望,便撞进了夜之庭那快要溺闭她的视线里……

    心口处莫名的跳动着。

    承欢撒掉手里的雪,盯着头顶上的飞雪朝着夜之庭跑过去,她在夜之庭的面前站定,仰头望着夜之庭,视线定格在他的银白色的头发上。

    她指着自己头顶上的白雪,喃喃道,“庭哥哥,你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他看着承欢此刻欢快的像个孩子,心中一动,缓缓道,“嗯。”

    俯身,吻住了他此生唯一挚爱的女孩儿……

    今朝已是同淋雪,此生便算共白头……

    全文完。

    各位宝贝们,全文便到此结束了。

    这一本书,是姐姐来番茄的第一本,不算特别的好,但姐姐也在摸索中,会继续努力。

    心中有爱,便不会停滞不前。

    下一本新书姐姐会在十月中旬或者十一月份开,希望各位宝贝们继续支持呀。

    最后,姐姐再求一波免费视频礼物呀,么么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