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南溪陆见深 > 第627章 温柔的宠溺
    霍司宴不解的看着她:“什么意思?”

    “那你什么时候缺一张床了,医院的床是单人的,只够一个人睡。”她。

    霍司宴反应够快:“念念,我挤到你了吗?”

    林念初:“……”

    她真是佩服这个男人的脑回路。

    她的是这个意思吗?

    霍司宴不可能不懂,所以他是故意曲解。

    “嗯,挤到了。”

    见他故意装傻,林念初只能没好气的。

    霍司宴几乎是立马就往边上退了退,然后拉着她的身子躺在了正中间。

    低沉的声音,再度从黑夜里传来:“现在呢?还挤吗?”

    林念初:“……”

    “若是还挤,你趴在我身上睡!”

    林念初被这句话吓到了,连忙道:“不……不挤了。”

    但是很快,她就重新找到了新的理由:“霍司宴……”

    “嗯!”

    黑夜里,他的声音格外低沉。

    若是仔细听,能发现已经染上一丝疲惫。

    “你头发好湿,好像还有水珠,都滴在我身上了,弄得我睡不着。”

    “是吗?”

    话落,他立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的确,发丝还是湿的。

    “念念,你等等!”

    下一刻,他直接起身,飞速走到浴室里。

    然后很快,林念初就听到了吹风机响起的声音。

    实在是困到不行了,林念初听着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再也扛不住困意,直接闭上眼睛睡着了。

    霍司宴吹干头发回来时,林念初已经睡着了。

    沉睡后的她,终于放下了芥蒂。

    不像白天那样针锋相对,温柔美好的像只软软的白兔,让人看着都忍不住咬一口。

    “傻瓜……”霍司宴轻拨起她额前的发丝,目光缱绻而温柔:“这么差劲的理由。”

    可怎么办?

    就算是这么差劲的理由,只要她开了口,他还是信了,然后照样去做。

    “念念,我不过是想抱着你睡个觉而已。”他低声轻喃。

    梦里,她感觉身后好像一直有一堵墙,滚烫,灼热。

    好几次,她都以为是假的。

    伸手摸了摸,但那温度烫的吓人。

    所以她又立马缩回来了。

    第二天,医生来查房。

    评估了一下林念初的情况。

    她的烧已经退了,除了身体还有点虚弱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霍司宴终于放了心,长舒一口气。

    “医生,我想今天出院,可以吗?”林念初问。

    医生认真看了一下,慎重的点点头:“出院也可以,但回家一定要特别注意,这几天千万不能再受凉了,好好保暖,好好吃饭。”

    听到可以出院,林念初立马用力的点了点头:“谢谢你,医生。”

    因为没有带任何人来医院,所以出院手续是霍司宴亲自去办的。

    他刚走,昨天那个护士突然神秘兮兮的凑到林念初身边。

    “林姐,你和你男朋友真的好恩爱啊!”

    林念初被这句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见她疑惑,护士一拍脑门,立马解释道:“对哦,你昨天睡得沉,肯定不知道。”

    “是这样的,昨天半夜我来查房,你男朋友抱着你一起睡在床上。”

    “咱们医院的病床不是很窄吗?我看你男朋友整个身子几乎都在外面,只睡了一半不到的位置,而你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他还一直亲着你的额头呢!”

    听着护士的话,林念初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可她清楚的知道,霍司宴的举动可以是因为一切,就是不会因为爱。

    “还有,悄悄的告诉你哦,你男朋友因为睡的太少的缘故,我查房出去的时候听到了砰的一声。”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摔到地上了。”

    林念初顿时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确定他掉下去了?”

    “八九不离十。”

    霍司宴办了出院回来时,就见护士拉着林念初聊的正开心。

    “聊的什么,这么高兴?”

    “没什么!”林念初。

    霍司宴听着她的话,整个俊脸一下子冷了好几分。

    就这么不想和他分享吗?

    他是洪水猛兽还是妖魔鬼怪?

    罢了,随她开心,不愿意就不愿意吧。

    出院后,林念初在家躺了几天。

    可能是她病了的原因,霍司宴良心发现,那几天对她还不错。

    一些事情也都顺着她,没有强迫她。

    最突出的一个就是睡觉,林念初强烈抗拒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霍司宴发过火,生过气。

    但见她坚持,最终还是妥协了:“好,这几天我允许你单独一个人睡在卧室里。”

    “但是念念,你记住,就这几天而已,等你病好了,我会搬回卧室。”

    林念初点头。

    虽然几天很短暂。

    但总比一天都没有要强的多。

    就这样休养了几天,林念初接到了导演的电话。

    是要去试演。

    虽然导演向她发出了邀约,但试演这个流程还是要走的。

    若是她没有参加就直接定下来了,总不过去。

    所以,她必须得想办法出去。

    爱情她这一生是不会有了,也不敢再奢望。

    但是事业,她总得抓住吧!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林念初特意找了霍司宴心情比较不错的一天开了口:“我明天想去看看溪溪和几个孩子,行吗?”

    她知道,没有霍司宴的同意,她根本不可能从这里出去。

    “感冒好了吗?身体觉得怎么样?”

    林念初点头:“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霍司宴:“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搬到卧室和你住在一起了。”

    林念初:“……”

    果然,这个男人时时刻刻都是精明的。

    此刻,她是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可为了能出去,最终,她也没能出拒绝的话。

    第二天,因为要去看溪溪,林念初特意起了个早。

    准备早餐一吃就出发去陆家,正好可以借着和溪溪出去逛街的名义,去参加那场试演。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

    刚下楼,霍司宴就走过来,自然至极的牵起她的手:“走吧。”

    林念初立马愣住了:“去哪儿?”

    “记性还是这么差,昨天不是要去看南溪和孩子们吗?睡了一觉就忘了。”霍司宴道。

    林念初此刻心里是凌乱的,崩溃的。

    “那个,你……你不去上班吗?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不用这么麻烦。”

    霍司宴却:“工作推了,我陪你一起去。”

    最终,林念初只能机械的被他牵着上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