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93、番外之前世篇
    不知何时林间刮起了风, 吹得树叶沙沙地响。在这漆黑的夜里,无端地渗人。村民们挤挤攘攘地贴走,竹制的步辇咯吱咯吱地响。一行人摸索地走过蜿蜒的小路, 在林子的尽头抵达了山神庙。

    入眼是一座板件茅草屋大小的庙宇,破瓦矮墙,石阶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泥土。一对突眼铲蟾蜍的半人高石像坐落门前,风吹日晒, 表皮已经斑驳。两只石像分立大门的两边,弓腰缩背, 咧到嘴角的大嘴弯, 似笑非。两双凸眼瞭望小路,仿佛在迎接上山祭拜的人。

    这座庙年代久远, 已经十分破旧。青苔从地面石头缝爬升,爬满了庙里的墙壁。

    干旱三年,这庙却好似没被旱灾影响,少见的湿润。进了山神庙,正中央就是一尊似龙非龙的石像,表皮已经斑驳脱落。下座摆了香案和供桌。烛台倒塌,锈迹斑斑, 供桌上堆满了尘土。

    内里的空间太小了,最只能容纳四五个人。村民们将步辇放下来,哐地一声, 震醒了毓丫。月色从破败的门窗照进来,到处弥漫一股植物腐烂的刺鼻味道。在这大热的天儿,村民们只觉得庙里透心的凉。阴森森的气息自脚底板席上头顶,让人一阵一阵地冒出鸡皮疙瘩。

    “恒,恒先生?”抬步辇的人感觉尤甚, 仿佛有什么东西趴在他的肩膀上似的,“人就这么放下么?”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恒抬头看石像,手一挥:“将人扶下来,扶到石像面前。”

    村民们不明所以,但只要苏恒说的,自然照做。

    毓丫被两个汉子架着胳膊硬生生从竹椅上拖下来按到了石像跟前。嘭地一声骨头撞到地板砖的声音,听的人牙根发软。但这时候谁也没顾忌下手轻重,只巴巴地等苏恒安排。

    鲜红的血渗出来,流到地缝,渗透下去。

    苏恒拨了拨手腕上的佛珠缓步走上前,撩袍在毓丫的身边跪下了去。

    白袈裟此时除了几个血点儿,依旧干净。两人并排跪着,成贤名的对比。他低下头,从袖子里掏出一只木质的钵:“拿水来。”

    在如今的这个时候,水是非常金贵的。五河的水都烤干了,村民们为了一口喝的都要豁出命去。但苏恒要水不能不给,村长从担子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水壶,小心翼翼地递给苏恒。

    苏恒接过水壶,将整壶的水倒进了木钵里。清澈干净的水落入木钵的瞬间,跟进庙里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苏恒将木钵满满推至毓丫的手边,握住毓丫搭在身边的手缓慢而不容拒绝地放到木钵的上方。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拿刀来。”

    有人递上剪刀,苏恒捏着毓丫的指尖,扎了一个洞。

    鲜红的血顺着指尖低落到木钵里,快便化开,消失不见。苏恒松开她的手,不出意外地又挨了一巴掌。

    “快便结束了。”苏恒擦了嘴角的血渍。

    毓丫一言不发,只仇恨地瞪着他。

    苏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一幅任由她打骂的姿态。毓丫却用尽了力气,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苏恒一手扶住了她,垂眸凝视木钵。就看到木钵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水一点一点地泛涟漪。涟漪也越长越大,渐渐开始沸腾起来。

    藏在山神庙外的人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这一刻,忽然狂风大作。

    不知哪儿来的乌云遮住了皓月,方才皎洁无暇的月光瞬间被遮得干干净净。黑暗笼罩下来,火把的火光顺着狂舞的树枝而东倒西歪。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冒出来,林中响起了野兽的嘶吼。风越来越大,树枝被风搅动得猎猎作响。

    在一阵狂风肆虐,火把熄灭,村民们畏畏缩缩地缩一起,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从石阶上开始,啪嗒,啪嗒,一步一步地往庙里走去。

    阴森的气息在头顶盘旋,有胆小的村民已经吓昏过去。有那勉强撑住没有昏厥的,死死地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发出声音吸引了这突然冒出来的东西。与此同时,山神庙中起了雾。雾气弥漫庙宇,昏暗中,有两个矮小的影子渐渐凝实。

    毓丫双腿已断,跪在地上根本不能动。强烈的恐惧充斥了胸腔,极度惊恐之下,她意识却反而无比的清醒。她清醒地看苏恒施施然站起身,转身朝那两个古怪的影子拱了拱手。

    那古怪的影子脚踩着地板,像鸭蹼一样的脚掌拍打地面,走到两人一步远的地方站。

    “式神大人。”毓丫听苏恒这么唤道。

    两怪物没有说话,喉咙里却发出咕噜咕噜像婴儿又好似猫叫的响动。应当是在应对。

    式神?这两个丑东西就是神?毓丫心中如翻江倒海,但她的身体不知发生了什么,一动也不能动。方才抬步辇进来的村民跌跌撞撞地冲出去,惨烈的尖叫刺穿黑夜,仿佛有恶鬼在追。然而这两个怪物却没有追出去的意思,双眼冒红光,踩着脚蹼绕毓丫转了一圈。

    腥臭的味道从怪物的身上穿过来,毓丫忽然就恨起自己五感灵敏。眼前看不见,她耳朵听得见。鼻尖嗅味道,耳朵辨别方位,她清晰地意识到这两只怪物正离她不到一臂的距离。她僵硬地跪,不敢出声,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不知过了久,两只怪物还在绕圈。仿佛在打量什么东西似的,黏腻的目光黏在毓丫的头顶和肩颈。此时此刻,她的神经绷得仿佛拉紧的琴弦,一触即断。腥气的缠绕之外,感觉有什么湿润的液体洒到自己身上。闻起来有些古怪,像是蛇又像深海的咸腥气。

    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一双手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搀扶,不受控制地抬起来。

    毓丫:“!!!!!”什,什么东西……这是在做什么?!当惊惧达到极限,心跳到了嗓子眼。

    毓丫的瞳孔剧烈地颤抖,心跳也响如擂鼓。夜色笼罩下,无人能看得见她的恐惧。或许两只怪物能看见,但他们不止一次。毓丫秉呼吸,仿佛心跳能随时停止跳跃,衰竭而死。身边的苏恒不知去向,她的一张嘴好似被什么给堵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救命!谁来救命!谁来救救她!

    就在毓丫的精神快要崩溃,那两只怪物忽然后退了。黑暗中,嘭地一声轻响打断了毓丫的思绪。她好似溺水的人终于浮上水面,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连续不断的咳嗽声在这寂静的山神庙里显得鬼魅,一道寒光照亮了视线。

    苏毓低头瞥了一眼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的面前了一片有她小臂长的鳞片。

    姑且算是鳞片。青墨色,色泽由深到浅,水墨画一般晕染开来。

    虽然泛刀刃一般的寒光,但确实像是从什么猛兽身上扒下来的鳞甲。那厚重的色泽和落地的声音,鳞甲坚硬如铁。毓丫身体僵直不能动,只剩下一双眼睛能左右上下的转动。她拼命垂眸去打量这东西,可是苦于身体的僵直,并不能伸手去摸。

    耳边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她心口一滞,不敢再乱动了。

    毓丫吞了一口口水,拼命地嫁妆自己是聋子。却能越来越清晰地听到咕噜声,就像是贴在她的脖子后头一般令人头皮发麻……

    ……

    月亮不知何时从云层后面出来,一点一点照进了庙里。浓雾的遮掩,毓丫猛然意识到这两只怪物的身形,分明就跟山神庙前坐落的两只石像无异。所以,这是妖怪么?不是妖怪?苏恒方才唤他们式神?什么是式神?毓丫一无所知。正是一无所知,才更加的恐惧。

    无边的黑暗包裹着天地,鼻尖充斥这血腥气,古怪的人形蟾蜍。翻脸不认人的邻里,以及一心要她死的苏恒……苏恒到底想要做什么,凭什么她要遭遇这一切!!!

    “……贫僧知晓了。”

    不知何时,苏恒突然考古来,冷硬的嗓音一出便打断了毓丫的思绪。

    毓丫骤然抬起头,神情有些懵。

    月光照进山神庙中,苏恒不知何时站起身,白色袈裟在浓雾中显得缥缈。他双手合十向两个蟾蜍行了一礼,平静无波的嗓音极具穿透力:“三日后,贫僧必当将新娘送进庙宇。”

    这一声落地,毓丫突然就听懂了蟾蜍的咕噜声。

    他说:“这是山神给新娘的信物,请新娘务必妥善保管。”

    只这一句说完,山涧的浓雾便被一阵风吹散。月亮完整地从云层后面出来,皎洁的月色又一次披洒人间。风止万物静,除了地上的残枝乱叶,似乎一切又恢复了方才他们才来时的模样。村民们慢慢地睁开眼,不致发生了何事,就看到苏恒打横抱着毓丫从庙里走出来。

    毓丫衣衫凌乱,发梢濡湿。怀中抱着一片古怪的墨青色鳞片,像鱼鳞又像是蛇鳞。

    村长颤颤巍巍地走上前,他们也听到了庙里的动静。虽然叽里咕噜的声音吓得没听全乎,但那式神的最后一句话,他们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到底,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献祭么?怎么突然又变成了娶亲?信物,他目光落到毓丫怀中的鳞甲上……

    “你们做梦!”毓丫身体不能动,但硬撑一口气没昏,“只要我活着,你们休想得逞!”

    “你!”村长气急,从祭品变成新娘,他们始料未及。如今面对毓丫,早先的底气再也没有了。若是这死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山神的新娘,记恨他们,那整个村子岂不是完了?

    “恒先生,您看……”

    苏恒摇了摇头,手下用力一按,毓丫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回村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