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88、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场玩笑似的宫变, 一夜不到便消散于形。武德帝受了不小的惊吓。被救下来直至天亮都惊魂未定,久久不能平静。人赖在未央宫,非白皇后亲自守他方可。

    苏毓是天亮以后被传入宫中的, 彼时,徐宴已经随当朝重臣将余党清除干净。人在未央宫亲自迎苏毓进宫。浓厚的血腥气还未散,到处弥漫这一股腥臭的味道。苏毓的脸色有些沉重,看了一眼一宿未眠却不见疲态的徐宴, 神色藏不住几凝重。

    徐宴眼眸微暗,偏去, 躲过她声质问的目光。

    “人呢?”苏毓吐出一口气, 扶他的胳膊下了步辇皱眉看未央宫的方,“乘风怎么?”

    “乘风事。”

    徐宴一身雪青色常服, 发梢略有几凌乱却丝毫不掩他清隽的面容。东边晨光熹微,半明半昧的晨光中他衣衫纤尘不染,苏毓却看到了他背后枯骨成堆的肃杀。四周来来往往都是人,有些话也不方便此时说。苏毓轻轻叹一口气,随他快步进了未央宫。

    晋凌钺逼宫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哪怕苏毓曾两次提醒过白皇后,但晋凌钺并兵权,他们根本料不到晋凌钺有这的胆子和能, 调动禁卫军。

    未央宫正殿的凤榻,武德帝扶白皇后的肩膀大发雷霆。哪怕晋凌钺已死,他仍法咽下这口气。怒骂晋凌钺狼心狗肺, 并扬言要将禹王府阖府两百三十五口人全部斩首示众:“一个不留!狼心狗肺的东西,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白皇后想说这斩草除根的是你的亲孙辈。但禹王谋逆,这在哪个王朝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禹王是皇子抄家灭族是不能,但所有跟禹王有过往来的官员, 这一次都逃不过清算。

    武德帝清算下手的狠辣程度完全不输历史任何一位皇帝。短短几日,大批的官员下马。诸多跟禹王来往密切的官员被逆党的名抄家灭族。一时间,京中人心惶惶。整个紫禁城笼罩在一层血色中,就连道路两旁的垂柳都显几战战兢兢。

    大面积的清算,自然也少不了奖赏。武德帝捡回一条命,救驾有功的人自然个个要赏。徐宴作为此次事件中当居首功的人,自然更加是加官进爵。

    本就是府寺少卿,因救驾有功,册封镇公爵位,爵位隐蔽子嗣。本身更是到武德帝特许,不必考核直接进驻内阁,成为内阁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员。短短两年不到的时日,他一个寒门出身的学子便连升几级,直接将仕途走出了通天青云梯的架势。何况徐宴如此年轻,便压诸多有资历的老陈,朝中自然冒出少不了诸多异议。但禹王政变事件牵连甚广,大批的官员下马,委实空出了不少职缺。

    这次事件受益人不止是徐宴一个,徐宴这一届进士都有受益。徐宴趁机位,不仅是自身利,正好也为下面的人也空出了职缺。一来二往,徐宴倒是稳稳坐了督察院右副都御使之位。

    苏毓看官袍在身的徐宴,眼神深沉:“为何?”

    徐宴正蹲在地,半抱灼灼逗弄,小孩儿银铃似的笑声仿佛春光碎在院子里。苏毓的声音落下,徐宴的眉眼轻轻一动,抬起来。

    夫妻俩目光交汇,徐宴顿了顿,起身将灼灼交到嬷嬷手中,“带姑娘公子下去。”

    两个奶嬷嬷别抱起孩子,行了一礼退开。

    院子里很快就剩下小夫妻两个人。徐宴走到凉亭的石桌旁坐下,端起石桌中央的茶壶斟了两杯茶。苏毓跟在他身后进了凉亭,在徐宴的对面坐下。

    徐宴将一杯茶水推到苏毓的面前,眼睑低垂,鸦羽似的眼睫遮住了眸中的神色。

    “为何要这么做?”事实,自从苏毓发京中粮食变动,徐宴便已经查出了禹王私下里的动作。换言之,徐宴早就知道禹王逼宫之事。更甚者,禹王那么顺利地围了乾清宫,极有可能其中掺杂了徐宴的手笔。苏毓不想这么猜测徐宴,但徐宴表令人怀疑了。

    徐宴端起杯盏浅浅地呷了一口茶水,眼睑微动间,眸光明灭:“没有为么。”

    “你明知禹王私下的动作,按下不表。直到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方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徐宴,”苏毓其实知道徐宴在想么,但那么多条人命,他未免下手轻易了,“人命在你眼中算么?”

    徐宴眉倏地一紧,刷地抬起眼帘:“毓娘!”

    “难道不是么?”

    苏毓不排斥阴谋家,也清楚古往今来政治斗争都伴随流血。但徐宴从一个温尔雅略有些清高的读书人,短短几年之内便变成了这玩弄人命不眨眼的士大夫。这快速的转变,让苏毓觉胆寒:“若是你一早做好防备,完全能叫这场流血冲突疾而终。”

    能,他自然是能,但,他为何要那做?

    徐宴明白苏毓的心情,他却法顺从:“毓娘,朝堂之事,论大小,总归是要流血的。不死人的朝堂不是朝堂,那是孩童过家家。你心善,见不血,这些腌臜事我也不愿与你多说。你只要知道,我的所作所为,自有我的道理……”

    “么道理,不过是尽快往爬罢了。”

    苏毓情绪激动之下口没遮拦:“我知道你的。宴哥儿,你想爬去,你更想圣心,这些我都明白。但是这一场冲突死了多少人,禹王一家两百三十五口人我且不说。围攻当日五百禁卫军,这段时日以来抄家灭族的不下一手之数。千人的性命,就这么没了,你夜里不觉睡不么?”

    一番话没过脑子吐出来,掷地有声,院子里顿时就安静下来。

    八月里天气还有些热,一阵风过,庭院中树木枝叶被吹哗啦啦作响。苏毓看安静垂下眼帘的徐宴喉咙哽了哽,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但这件事,她实在心中难安。

    禹王宫变虽错不在徐宴,但是徐宴给了他这个机会。苏毓不惊奇他的手段,只是难以忍受枕边人的心狠。今年才二十有二,心性便已经狠辣到此等地步。将来还敢想么?是否在多年浸淫官场之后,这个人会渐渐面目全非,铁石心肠?

    “……我不设这个套,这些人便能活命么?”

    徐宴喉咙动了动,抬起眼帘:“只要禹王反心在,将来只会变本加厉。还是你以为,陛下有一颗慈父之心,对子嗣有诸多怜爱,能容忍禹王步步紧逼?”

    “为何不徐徐图之?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尽可能避免伤及辜?”苏毓当然清楚,她不是在纠结禹王宫变死人之事,她只是法忍受徐宴拿人命当儿戏。

    “我等不及。”

    徐宴会在任何人跟前装,却不会在苏毓跟前装,“我等不及,乘风也等不及。”

    短短一个月,杀了不下一千五百个人,徐宴心里难道就没有感触?

    有,他当然有。只是比起这一千五百多人,他更看重的是未来。徐宴站起身,高挑的身形影子罩下来,能将苏毓整个包裹进去。他走到苏毓的跟前,强硬地将冷脸以对的苏毓拥入怀中:“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人,为何要给他发展壮大的机会?毓娘,我不如你高尚,我就是自私。”

    苏毓下意识地要避开,身子一扭。

    徐宴却绝对不允许苏毓挣脱,死死抱怀里人。清悦的嗓音仿佛山涧雾霭,缥缈又冷淡:“比起别人,我只在乎你跟孩子的命。任何有威胁到你跟孩子性命的,我会一一除尽。不管会死多少人。”

    苏毓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他。

    “别用这等眼神看我,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并非一个高尚的人。”徐宴偏过,不与苏毓对视,“哪怕这些人辜,我都会如此。何况这些人并不辜。”

    他声音湮在喉咙里,有些模糊:“这些人若非立身不正,又何至于被清算?”

    “徐宴!”

    苏毓生气了,徐宴何等聪慧之人,如何不清楚苏毓在介意么。此时此刻,他还在模糊重点,“别给我打马虎眼!我是在于你讨论这事儿?”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那怎么办?”徐宴耍赖,“我就是这的人,自小便是。”

    若非骨子里薄凉自私,他何至于让苏毓吃了那么多苦?

    但这种话此时说出口便是火浇油。他只能打马虎眼。紧紧抱苏毓不放,他难嘀咕起来:“你已经嫁给我了,这辈子,你就只能是我徐宴的妻。哪怕如今窥我本性卑劣,也不能故弃我而去。我不允,也不会放手的,我没那么高尚……”

    “……你,闭嘴!”

    苏毓被他打岔给弄差点歪了重点,“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徐宴,我是在警告你,莫要为了捷径就走歪路!再这下去,你还会是你么?你还能守住本心,不会利欲熏心么?”

    “那你就看我啊!”徐宴打蛇随杆,当即要求道。

    “你……”

    “毓娘,”徐宴将人搂在怀中,“你看我,我便不会走歧路。”

    苏毓被他气笑了:“我看住你?”

    “看住,”徐宴郑重其事,“这个世界我会听的,只有你的话。你一定看住了我。”

    苏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