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75、第一百七十五章
    徐宴这边紧急召集了人手, 准备好北迁的事宜,让廖原带人在北城外等着。

    三日,整整三日。婺城愿意随徐宴一道走的也只有不到三百人。不得不, 这是一既令人高兴又令人沮丧的数字。毕竟跟着一道走的人越少越,将来粮食的压力也会越小。

    日子一到,徐宴带着人离开了婺城。

    不过临行之前,徐宴为救济驿站的病情次找了万宝园谈。万宝园对他临走之前的恐吓嗤之以鼻。虽然并不认可徐宴危言耸听的言论, 但万宝园还是派人去救济驿站看过情况。在他确定那些人只是腹泻和高热,其中不少高热在大夫的救济下已经退了, 他没有放在心上。

    徐宴看他敷衍的态度也没有什么, 告诫也好,劝诫也罢, 他该给出的警醒已经给了。万宝园想如何处置,徐宴也无法预料。

    事情交代清楚,带上不到三百人的队伍,徐宴出去赣中。

    徐宴一行人走了不到十日,婺城救济驿站的伤病灾民失去管制跑出驿站。渐渐的,婺城开始冒出相似的病症。一传染一,等万宝园现情况不对, 婺城城北大片的区域已经沦陷。然而这时候采取措施已经为时过晚,情况似乎已经到了一不可控的状况。染上病症的人在城内四处流窜,就算官府采取措施, 一时间也根本无法有效地遏制病情。

    真正意识到大祸临头,是在徐宴走后的一月。万宝园吩咐手下人去查明病情,按照徐宴当初在时的手段处置,也没有办法阻止病情的传播。不过短短一月大半城池感染,婺城人人自危。

    与此同时, 徐宴已经带着灾民在赣中一四周山的村庄安顿下来。

    安顿下来之后,并不意味着所有事情都迎刃而解。事实上,瘟疫一旦爆,非特殊手段根本不能短时间内根除。徐宴在尚未安顿下来之前给赣中栾城的府尹写过信件。让栾城的府尹能切断赣南入城的路线。虽这般行径有些冷酷,但已经是防止疫情扩大的有效手段。

    徐宴吩咐手下人安顿好随行灾民带着几护卫连夜前往栾城。栾城的府尹是几年前才外放的京中高官的子侄,倒是对近来京中的消息灵通得很。徐宴人还没到,他已然表示了极大的善意。

    能好好话,真心地听话就已经不错了。徐宴也没那闲心与人寒暄,到了栾城府尹的府上将婺城如今的情况一一道明。并将能处理疫情的式都告知了栾城府尹:“目前尚未确定疫情的主传播式,但无外乎近距离接触。”

    “用尽式隔绝近距离接触,必然能有效地遏制瘟疫。”

    栾城的府尹虽然没有亲眼见到疫情的状况,但也足够重视。不管如何,徐宴没有必拿这种事哗众取宠。有了栾城的府尹支持,徐宴开始着手安排起后续防疫的事情。

    远在京城的苏毓看着一晃儿就入夏,徐宴还没有回来,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从三月份开始,苏毓没有收到徐宴的来信。不清楚赣南那边到底了何事,苏毓进宫打听,也不过是白皇后让她耐心等待而已。她有些心神不宁,在此之前通过徐宴描述的状况,苏毓已经推测出赣南地区瘟疫的可能。

    她看着庭院中早已抽枝芽的花草树木,盘算着若五月还收不到徐宴的信件,亲自去赣南。

    焦躁不安地等到了五月底,只等到徐宴的两封信。

    徐宴在信中粉饰太平地交代了一些情况,但对于疫情却没有详细的描述。苏毓知道他如今人在赣北的岳城,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赣州地域广,就算真的有疫情爆,以古代社会边缘地区的交通,这么短短时间内是根本没办法传播很远。

    人在赣北,苏毓看着赣州的舆图,仔细地分析了赣北的地貌。赣州山水。山,路不通,一般人走水路。初初爆瘟疫的地是在赣州的南边,而五河的源地在北的关拿山……这其实也算是一好事。河流不逆流,掐住了北上的塞,病情就能得到很好地控制。

    在打听了赣州瘟疫的症状,做足准备以后,苏毓当机立断地安排了京中的诸事宜。

    徐家的意还是照样做。苏毓的身份变化以后,身边能用的能人也了。苏毓如今光是华容阁这样的铺子就有三十家。火锅店更是开遍了华北的整片区域。买卖上的事情自有下面擅经营的人帮着经营,不济,苏毓也是有食邑的公主。到了这地步,如今也不怕家境窘迫。

    不过真走,两孩子不能带到赣州去。苏毓思索了许久,将两孩子送进宫去。

    白皇后激烈反对苏毓南下,虽然徐宴是苏毓的驸马。夫妻同心是一桩好事,但白皇后在如今的年岁终于还是学会了自私。她可以忍受徐宴出事,却无法承担失而复得的女儿身处险境。

    “不行,我不同意!”

    白皇后命人将两孩子带去偏殿,转过身来看着苏毓,严厉道,“你知晓赣州如今什么情况么就南下?你可知晓赣州四月底的时候爆了瘟疫,婺城的百姓已经死了大半。若是不慎感染了瘟疫,别大夫,就是京中的太医都没有找到对症下药的子!你去是送死,我不同意!”

    “母后,我是懂一些粗浅的医理的,懂得自救自保。”

    苏毓有些无奈,并非她心怀大爱,这时候非得去瘟疫爆地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什么的。而是苏毓在打听完赣州瘟疫的情况以后,觉得这病症有点像痢疾。占了后信息时代的宜,苏毓还真知晓治疗痢疾的子:“,徐宴还在那里,我不能舍弃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父亲可以找!”

    白皇后两手握着苏毓的手腕,不知不觉中捏得苏毓手腕疼:“毓娘,你才二十七岁。徐宴虽然不错,但也不过一稍微出众些的男子罢了。这底下三条腿的□□难找,两条腿的青年才俊少有少。为徐宴冒险委实不值得,母后不允许。”

    苏毓:“……”徐宴人还没死呢。

    “……母后并非那意思。”见苏毓的脸色奇怪,白皇后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

    事实上,这段时日,她的情绪确实有些不大稳定。

    白皇后深吸一口气垂下眼帘,许久,语重心道:“毓娘,母后这一辈子至亲只有你和乘风他们几孩子。你沦落在外那么年,母后实在无法让你为外人去冒险……”

    推荐下,换源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若我知晓瘟疫的治疗子呢?”苏毓不是没有现白皇后的异常。十四行,白皇后素来是沉静淡大义的人,她的神态上从来都是淡泊郎朗。如今不知为何,这段时日,她的眉宇之中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晦暗之气。苏毓有眼睛,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不清楚她为了何事心中郁结,但作为一半路认回来的女儿,苏毓心中担忧也无法点出来。有些事情只能等着白皇后愿意跟她。

    苏毓见她愣了下,重复道:“母后,若我,或许我知晓瘟疫的治疗子呢?”

    “……什,什么意思?”

    “瘟疫的病情况我曾去安家打听过,”有些情况不,但苏毓尽量将重点点明,“母后用过我曾经制作的药用面膜,应当知道,女儿对药材其实了解不少。我过去赣州,或许能帮到一些事情。”

    “你怎么会……?”

    ……是了,白皇后一直知晓苏毓并非一普通什么懂不懂的妇人。哪怕年幼时候身出困局,她的女儿也是肚子撑起一片的。她女儿与常人不同,有自己的过人之处。若是当真能帮到瘟疫,自己作为一国之后确实不该阻拦苏毓南下。白皇后的心里蓦地鼓噪了一下……但凭什么!

    她只有一女儿,为大历做冒险,武德帝那么子嗣谁不能去做?凭什么毓娘一弱女子去!

    “毓娘,你三思三思如何?”白皇后不知想到什么,眸色渐渐幽沉起来,“若是当真有什么事,大可让徐宴飞鸽传书与你细,不必你亲自去。”

    “母后,相信我,我没有您以为的那么大公无私。”

    苏毓去哪儿倒是不必白皇后允许,将两孩子交给白皇后,她起身告辞了:“有些事情我既然敢去,自然是心里有数。京中还有年幼的孩子在,我必然不会让自己真的身处险境。”

    白皇后还是犹豫,“事有万一,谁也不能保证……”

    “母后,我心意已决。”苏毓淡淡道,“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母后若是实在不放心我,不若服陛下,赐我药材和粮食,准备几太医与我随行。有医术精湛的太医同行,自然也不必太过担心。”

    就在苏毓在服白皇后助她一臂之力,准备南下的粮食和药材。赣南这边的瘟疫彻底爆,婺城在五月中旬,成了一座死城。万宝园在半月前带着大量的粮食药材以及随行的仆从,狼狈地从婺城逃出来。如今人在赣南的南岭码头被拦住了。

    他抱着胳膊站在船上破口大骂。不过短短一月,人已经变了一模样,没了趾高气昂运筹帷幄的模样,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