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68、第一百六十八章
    苏李氏刚才脑子一热, 鬼使神差地就下手了。等巨大的水花声在耳边响起,苏毓已经连喝了好口水。身上厚实的衣裳吸饱了冰水,厚重的棉衣带着人迅速沉下。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愤怒的苏李氏犹如被一瓢冰水浇到脑袋顶,如至冰窖。她迅速左右看了看,没看到人,整个人剧烈地颤抖起来。如今的苏毓已经不是那个苏家流落在外乡下二姑奶奶了, 这可是正宫嫡出的纯和公主,真正的金凤凰。一怒下将公主推水, 她是不要命了?!

    怕公主府的仆从听到动静过来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苏李氏灵机一动,咬牙心一横便往水跳。

    咚地一声, 巨大的落水声迅速吸引了仆从。

    事实上,苏毓吩咐仆从们推,他们也不该离得太远,实就在凉亭外的不远处候着。庭中的说话声听不见,但落水声却十分清晰。此惊慌失措地闯进来,一眼便看到苏李氏在冰冷的池水扑腾。她的脸冻得青紫,两手胡乱地拍打着水花, 水不停地往嘴灌。她睁不眼还在尽力在求救:“快,快救人!公主殿下才不心摔水,人已经沉下了!”

    仆从们一听这话四处看, 果然不见苏毓的声音。这般哪还顾得上分辨她话是真是假?纷纷往水跳。

    这锦鲤池子本就不深,至多一丈。用来养锦鲤,水温不算太低。毕竟这些金贵的鱼受不了太寒冷的水。但难就难在今日是一个下雪天。哪怕锦鲤池子四周做了保温来维持池水不结冰,但这种天下水已经冻得人四肢发麻。嘴哈出口的气能氤氲得眼前模糊,根本不便于找人。

    一群人在水中划来划, 苏李氏还在水面上扑腾着,仆从们只能先将她拉上。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人弄上,很快就找到苏毓。

    苏毓摔下来前撞到脑袋,没过神就先喝了不少冷水下,硬被厚实吸水的衣裳给拖累,就这么不受控制地沉下。等仆从们捞到她的人,她人已经被冷水呛昏过。

    抱上岸,仆从们一边替她挤出肚子咽下的水,一边立即请御医来。苏李氏裹着大麾跟在苏毓的身后,心虚得腿都站不直。不过这候仆从专注苏毓的况,倒是没有留心她。一群人将苏毓送主院,苏李氏就借口不给公主府添乱,换了身干净的衣裳马不停蹄地离了。

    太医来得很快,跟太医一道赶过来的还有未央宫的梅香。苏毓落水的消息穿进宫,白皇后立即就得知了消息。不过她身份不便,不能亲自出宫,只能打发梅香替她过来看看。

    来的太医是白皇后多年御用的张太医。

    张太医对苏毓的身体况是有点了解的,想当初白皇后金陵游玩,他还曾帮着苏毓诊过脉。当是完全没想到这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但也曾细心地留过脉案。后来苏毓产,他仔细留过脉案,是知晓苏毓的身子年轻的候伤到底子的。听说早年落水还烧伤过脑子,这次来自然得用心。

    马车匆匆在公主府门前停下,张太医带着药童进来就直奔主院。苏毓此已经沐过浴更过衣。人躺在床榻上昏昏沉沉的,神志有些不清醒。仆从们见太医进来,连忙让一条道。

    张太医快步走进内室,将箱笼取下来递给身后的药童百年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

    床榻的纱帐放下来,锦瑟心地从纱帐拿出苏毓的手腕递给张太医。张太医的医术十分高明,与妇科一道上更是大历第一人。他伸出两只手指按在苏毓的手腕上,四周便安静下来。

    诊脉的辰并不,主要苏毓除了落水,就是撞到了后脑勺。

    他诊完脉,又亲自看过苏毓脑袋上的伤,脸上没什么太大的表。梅香安静地在一旁看着。见张太医放下纱帐便起身书桌旁写脉案,子。想想,将苏毓院子的主事嬷嬷拉到一边问话。

    主事嬷嬷林嬷嬷本身就是宫出身,当初苏毓产,白皇后地拨出来伺候苏毓的。跟在苏毓身边也有一年,苏毓的许多事她都很清楚。后脑勺有伤,人还落水。这明眼人都清楚不可能是自己踩空摔的,实不必梅香问,林嬷嬷也打算将这事儿告给徐宴。

    怪不得苏家的少夫人跑得那么快,换个衣裳的功夫她便已经走了。林嬷嬷一想前段日苏李氏弄的那些个幺蛾子,心就对这苏李氏嫌弃的厉害。苏李氏的行径,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梅香脸色一沉,冷冷地道了一句:“我知晓了。”

    这些事暂且不谈,最重要的是苏毓没事。

    大冷天的落水就怕发高热,一旦高热,指不定有什么后果。苏毓的身子梅香也清楚,根骨很弱。垂眸沉思了片刻,梅香到张太医身边拿苏毓的脉案看。

    脉案没有多大事,唯一有点问题的是她的后脑勺,似乎伤到哪儿,让她神志颇有些不清醒。

    “张御医,殿下不有事吧?”伤到头颅的症状可大可,不能轻视。

    张太医写了好张子放到一旁晾晒,闻言抬起头来:“看殿下这两日的况如再断。落水不是大问题,受了凉,也受了些惊吓。殿下这些日事务繁忙,似乎有些劳神,身子骨有些虚。若这段日殿下没发高热,尽快清醒过来,应当不有大事。喝点安神的药物便可。”

    梅香点点头,嘱咐了公主府的嬷嬷有事及向宫汇报,当日便宫话了。

    不过况非常不凑巧,当日夜苏毓便发起了高热。贴身伺候的仆从用了各种法子替苏毓降温,都没办法维持超过半个辰。连番的高热,张太医连夜又赶了公主府。而此的苏毓,神志陷入了粘稠的记忆旋涡。仿佛整个人被卷进,无论怎么挣扎也拔不出来。

    一幕一幕画面在她的脑海展现,她仿佛被割裂成两个人。一个是过的自己,聪明,冷静,家境优渥,从到大活在称赞和鲜花中;另一个也是过的她,命途多舛,经历了拐卖,流浪,饥饿,麻木地与一个少年相依为命,挣扎在贫困和穷苦中。

    两个人仿佛是两个个体,但又同都是她。两边的记忆掺杂在一起,分不清过与未来。苏毓脱离了两个世界又深陷在两个世界的缝隙,过度的拉扯让她的灵魂失重。一种巨大的下坠感充斥着她的脑海,她想发出声音,想尖叫,但都无法口。

    晦暗的记忆杂乱无章,一儿现一儿古,她分不清哪个是她哪个是别认,彻底迷失……

    ……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一个世纪过。苏毓仿佛终于冲出水面,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睁了眼睛。

    耳边是白皇后惊喜中含着哽咽的呼声:“毓娘,你可算醒了!吓母后了!”

    苏毓高热了天不醒,白皇后在宫哪还坐得住,亲自过来守了两天了。

    苏毓的眼前还有些昏沉,虚虚睁着眼睛,她冒着虚汗的身子缓缓又坚定地被裹进了一个清香的怀抱。抱着她的人搂得很紧,双臂将她整个环抱。仿佛要将她嵌进身体一般,用力到苏毓都嘤咛出声。耳边是清晰的呼吸声,有一缕头发垂落到她的脖颈上,冰凉凉的有些滑腻。

    又过了许久,苏毓终于睁了眼睛……抱着她的人是徐宴。

    徐宴接南阳王府,到府邸没见到苏毓的人,却听到了她高热不退昏迷多日的消息,惊得差点当场失态。顾不上亲自从送南阳王一行人客院安顿,他叫来了管家安排便匆匆赶正院。眼看到躺在床榻上烧得浑身通红早已神志不清的苏毓,素来不发怒的徐宴当场爆发了。

    直接派人到国公府,将苏李氏的作为全部扔给苏恒。苏家媳做的种种,必须给他一个交!

    且不说苏恒如处置苏李氏,徐宴从归来就一直守在苏毓这。如今日过,苏毓可算是清醒过来。若是苏毓再不醒来,估计徐宴都想杀人了。

    “人醒了就好,人醒了就好……”白皇后心口的大石重重地放下。

    “御医呢?快请御医过来。”

    白皇后扶着关嬷嬷的胳膊站起来,连忙就招呼,“公主醒了,快点叫御医来诊脉!”

    一声令下,主院仆从立即忙碌起来,颇有些兵荒马乱。

    徐宴不管外面乱糟糟的况,抱了苏毓好一儿才缓缓地松人。高热了天,苏毓整个人都瘦了一团。脸色苍白,原本窈窕的身姿此看起来十分羸弱。她不说话,歪靠在徐宴的怀神有些懵。徐宴垂眸看着苏毓,见她安安静静的盯着床脚的一个挂饰,一句话不说。

    “毓娘?”徐宴将她脸颊旁的头发别到耳后,“怎么了?身子可有哪不适?”

    苏毓视线缓缓地动了一下,抬眸看着他。

    徐宴不知她这是意,任由她打量。

    除了张御医以外,还有好个御医也在。如今人都在偏屋歇息呢。苏毓高热醒不过来,太医正的人都被指派过来。此白皇后亲自传唤,御医们背着药箱匆匆赶过来。

    仆从们于是立即退,床榻边就剩下徐宴和白皇后两人。

    徐宴坐着不愿让,白皇后看在夫妻感好的份上往后退了一步,让御医进号脉。

    事实上,苏毓醒过来前高热就已经退了。以醒不过来,有太医猜是被梦境给魇住了。但这话他们敢猜而不敢说。白皇后唯一的女儿,哪能如此解释。此苏毓昏昏沉沉全因躺了太久,身子太虚。这般一个接一个太医上号脉,结果自然是好的。

    张太医最后一个,直言苏毓的身子需要好好补一补:“殿下这段日切记要好的歇息,切莫多思多虑。身子骨若不养结结实实,将来拖成大麻烦。”

    “别的,就没有大碍了,”御医们实也守了好日了,苏毓没事,他们自然也能松口气。

    白皇后是彻底放下最后的一点焦心:“既然如此,辛苦你们了。”

    给公主看病,御医们哪敢说辛苦?当下收拾了药箱,趁机告退了。张御医留了一个养身子的药,给了苏毓近身伺候的仆从:“补药要坚持吃,不能怕吃苦。”

    林嬷嬷接过药,亲自送张御医出门。

    确定人没事,白皇后这儿看夫妻俩默默对视的模样可算是笑出来。苏毓病了这日,她就没好歇息过。本来是有些话想说的,此也不多说。心一松下来,她自然也感觉到饿。扶着关嬷嬷的胳膊先出先吃点东西垫一垫肚子:“关嬷嬷,扶吾出歇息吧。这日,吾也累了。”

    关嬷嬷如不知她累?白皇后已经好宿没睡好了。

    两人出,主卧就空下来。

    苏毓忽然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黑黝黝的眸子有了点点闪烁的光:“宴哥儿……”

    “嗯,”徐宴听她声儿不对,转身取了手边的杯盏。单手斟了一杯蜜水端过来便递到她嘴边,“嗓子不适,先喝一碗蜜水润润。”

    苏毓嗓子确实有些沙哑,被子递过来,她便低头喝了起来。

    一杯蜜水很快下肚,徐宴轻声问:“再来一杯?”

    苏毓摇了摇头。

    躺了好日,高烧烧得她浑身没有力气。苏毓想坐直了身子,但此也只能靠着徐宴。嗓子干涸的感觉过,苏毓才缓缓又了口:“……我想起来了。”

    “嗯?”

    “我想起来了。”苏毓忽然抬眸盯着他的双眼,“落水忘掉的事,我如今全部记起来了。”

    徐宴:“……”

    过的毓丫和现在的毓娘,实都是她。苏毓虽然不明白为变成这样,自己为那样麻木懦弱地活着。她苏毓居然那样舍己为人,做着为别人奉献一的事。但关于过她都想起来:“……宴哥儿,我需要一点日捋一捋。”

    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来,徐宴的心口冷不丁的咯噔一下。

    虽然已经过很久,但重新想起来,有的事便历历在目了。苏毓不清楚现如今是什么感觉,但面对徐宴,她觉得心口不太顺畅。类似于一种幽怨,但苏博士不承认自己是个为作为幽怨的人。以她需要间理清楚,她到底怎么事。

    “你,毓娘……”若是曾经的毓丫这么说,徐宴大体坦然地走出。但面对此的苏毓,徐宴迈不这个腿。过的事明明才过两年半,但对于如今徐宴来说却已经很遥远。

    尝试了亲密无间,再归过相敬如宾,或者应该说隔阂的日子,徐宴无法接受,“不要讨厌我。”

    苏毓垂眸不知在想什么,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

    徐宴对她这个应不满意。环着她的肩膀,忽然将头递到苏毓的脖子。徐宴很敏锐,十分敏锐。察言观色的本事仿佛天,以,很直接地便捕捉到苏毓的犹疑。

    深吸了一口气,徐宴嗓音嗡嗡的:“毓娘,答应我,无论发什么事,先不要厌烦我。”

    苏毓从游移中清醒过来,鼻腔发出了很轻的一声‘嗯’?

    “过的错误我不否认,是我做错事。”徐宴有种捏紧了心脏的恐慌感,他只觉得不喜欢苏毓现在的状态。敏锐的洞察力让他感知到,若是不能在第一刻解除苏毓的心结,严重影响到他们夫妻往后的和睦。他抬起头,捏住苏毓的下巴让她看着他的眼睛,“你可以折腾我,但不要与我出隔阂。”

    苏毓歪了下脑袋,笑得懒懒:“折腾你?”

    “嗯。”

    尚未琢磨明白为自己变成一个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但说老实话,苏毓对于徐宴过理当然的享受她的奉养还冷漠对她的态度十分的膈应。或许是自我意识归拢,苏毓忍不住觉得委屈:“你觉得如今咱家的况,要怎么折腾你才能平息我过的怨?”

    徐宴说不出话了。徐家如今的光景,无论怎么折腾他也掩盖不了苏毓十年的蹉跎和辛苦。

    夫妻俩面面相对地沉默。

    腊月二十六,临近年关的前四日,又下了一场大雪。卧房烧了地龙,夫妻俩一声不吭地坐在床榻边,屋充斥着药物苦涩的味道。不知,屏风后头的窗户了一条西风,沙沙的雪粒子打进了门。很快又被门的热浪融化,化成了一滩淡淡的水渍。

    苏毓揉了揉头发,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罢了,宴哥儿,你给我日间想想吧。”

    并非是苏毓气,过的事突然想起来便来翻旧账。而是十年的辛苦和冷漠孤单,日复一日的为计奔波的点点滴滴,对一个妙龄少女来说有多沉重。苏毓突然一觉醒来便全部想起来,这种感觉,冲击力太大了。就算她再豁达,多多少少也无法直面这么多痛苦的忆。

    另外,最让她弄不明白的是,为她有两个人?一个灵魂分两半?那这未免也太惊悚。

    苏毓沉着脸深思的模样,徐宴一颗心沉下。

    徐宴知道关于过,他如今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毕竟现状如此,做任牺牲都不有太大的差别,反而有种马后炮的装腔作势。但是……

    “好,”无法辩驳,徐宴也只能妥协,“你先歇息。”

    徐宴心沉甸甸的,起身离。

    苏毓靠在床柱上,身体虚弱得动一下都全是虚汗。但苏毓的思绪却异样的清晰,她甚至能将刚到徐家的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她清楚地记得徐宴当的模样,徐家父母的温言软语。但她丝毫感知不到当自己的心境,仿佛她只是个旁观者,丝毫融不进也不被触动的感觉。

    实这种感觉,苏毓过也有。在现她冷静的学习各种技能,冷静地完成学业,冷眼旁观家族中的人。甚至于父母,她对他们也没有太多的亲昵感觉……

    苏毓始想一件事,她是什么候始对人有绪被牵扯的感觉?

    思来想,似乎是见到乘风的第一眼。她因为被这孩儿指着鼻子骂感觉十分的厌烦。虽然有很一段日她游离于人群外,但后来,慢慢地就融入了,她喜怒哀乐才慢慢被人牵动。

    以,这是为?灵魂分裂么?

    苏毓想不通。

    公主府这边苏毓的烦恼姑且不说,没个十天半个月的,苏毓很难将这件离谱的事捋顺下。国公府这边,苏李氏抱着苏泽曜逼迫苏恒收放妻书,破天荒闹了个天翻地覆。

    苏李氏一向怕苏恒,自嫁入国公府至今从未有过失态的举动。她总是心翼翼地侍奉着相公,照顾孩子。心翼翼,步步为营。不可否认,苏李氏是爱慕苏恒的。

    如不爱慕?她从年少候第一眼看到苏恒,就深深地恋慕上了这个俊美无俦的世家贵公子。

    她恋慕苏恒的皮相,恋慕苏恒世家公子的气魄,恋慕苏恒的家世才华,更加恋慕苏恒睡也不放在眼的高不可攀。这么难得的男子谁也不娶,却娶了家世样貌才学样样平庸的她,苏李氏心如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欣喜?仿佛一份珍宝就这么侥幸地落到了她的手中,她为了守住,连亲妹妹都能出卖!

    可随着日复一日的冷漠,年复一年的等待,这份心翼翼的感变成了怨恨。

    但是她不恨苏恒,这是她的美梦。她恨妄图打破她美梦的人:“你以为我什么不知道你麽?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麽?苏恒!别以为自己藏得很深,我早就知道了!你对苏毓心动了是不是?!你看上她了,以你憎恶我!因为我伤了她,你想替她出口气,以下狠心要休我!”

    话音一落,苏恒脸色瞬间大变。他嚯地一下站起身,勃然大怒道:“住口!你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