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晋凌云被押入天牢, 暂不处置。

    白皇后虽早料到会出这结果,但真正发生了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无论晋凌云犯多大的错,总是会被轻而易举地放。明明后一层血缘关系的皮都被她揭来, 武德帝还是选择闭目塞听。这昏聩已经严重到白皇后无法接受的程度,她不明白,白清乐当真就有那么好?

    眼睁睁看着晋凌云被押送天牢,又逃过一劫。白皇后一句话不想对多说, 起身便拂袖而去。

    武德帝一看她脸冷来,心里顿时就一咯噔。

    “皇后?皇后!”皇后的背影消失大殿, 意识地追上去, “你莫生气。受害人是盛家的子嗣,这件案子让南阳王亲来处置实更有利于修复关系。朕也不是说偏袒她, 人关天牢,朕也没有放她的意思。只是让她侥幸多活几日罢了。”

    白皇后理都不想理会,带着人乘上步辇,头也不地离开。

    “皇后!”武德帝追着她的背影追到门外,白皇后连头看一眼都没有。武德帝心口咚的一,突之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立门口看了许久,高呵一声:“杨秀!”

    杨秀人就旁边站着, 闻言小碎步上前来:“陛。”

    “开朕的私库,南边不是送了几箱子东珠来?”武德帝眉头拧成一个结,“送一箱去未央宫!”

    杨秀眼珠子一转, 应了声诺。

    拂尘摔了一,刚想去办,又被武德帝唤住:“等等,再送一箱去纯和长公主府。”

    苏毓莫名妙收了一箱子葡萄大小的东珠。送东西的是个漂亮的大太监。这大太监苏毓有印象,滴血验亲的时候就站武德帝的身边。说起来, 武德帝身边伺候的人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杨秀算是中之。此时笑眯眯地看着苏毓,莫名就给人一的好感。

    “殿,老奴东西送到了,这就告辞了。”明明一幅二十七八岁的长相,偏称呼己为老奴。杨秀缓缓躬身像苏毓了一礼,转身便要告辞。

    苏毓亲送去宫外,仆从适时塞了一个荷包到手中。

    杨秀笑了一声,坦地将荷包塞进了袖子里:“殿,往后宫里遇着事儿了大可知会老奴。老奴虽说不当用,总归是御前伺候的。日日近身伺候,陛听不进旁人的话之时,多多少少会听老奴一两句劝。起不起得作用老奴不敢说,但老奴今日这话就说到这里了。”

    苏毓眼眸微闪,顿了顿,也笑了:“那往后便请杨公公多加照顾了。”

    说着,杨秀一甩拂尘便转身上了马车。

    苏毓立门边,目送着马车一点一点地走远。

    这杨秀有点意思。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也算是当今第一人了。虽苏毓正宫嫡出的公主,但与武德帝之间并无父女谊。今日算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按理说,杨秀这宫里的人精,不是该不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第一次见便直白地释放善意,苏毓颇有些疑惑。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杨秀的话信与不信另说,但想想己与前庭也没有利害关系。杨秀释放善意,似乎也没有损失。

    耸了耸肩,苏毓哈了一口气,转身府。

    日子转眼又是一深冬,十一月一过,腊月便开始降雪。

    北方的冬日便是如此,大雪是少不了的。徐宴的仕途似乎没有受苏毓身份变的影响,依旧跟万国凡老爷子身后做事。

    万国凡老爷子十分看重徐宴。带身边才几个月,已经徐宴参与到许多重大案件中。

    徐宴身上有一万老爷子十分欣赏的特质,聪颖且果敢,胆大又心细。或许是出身乡野草根的原因,徐宴身没有官宦子弟的浮躁气息,沉着冷静,且能从为百姓安身立命的角度看问题做事。虽目前还不能让当真着手去做什么实事,但徐宴每看问题,提出关店,总能让老爷子醍醐灌顶。

    正是因为这份独特和犀利,与徐宴共事是一件令人安心的事。万老爷子信任,渐渐倚重。这样一个做事靠谱的聪明人,纪还这么轻,将来必定不可估量。

    别说白皇后不允许礼法毁了徐宴的仕途,就是万国凡老爷子也不允许大历丧失这样一个栋梁之才。几乎苏毓身份确定的次日,老爷子为徐宴的事专门去找了武德帝详谈。

    武德帝原本就十分喜欢徐宴。喜欢徐宴的理由也很肤浅,就是一张得天独厚的皮囊。

    后来因为万国凡总是耳边夸赞徐宴是可造之材,将来极有可能是大历的顶梁柱。武德帝听得多了,就将这件事放心上。兼之徐宴出身草根,身后无世家大族支撑。出身干净,是个十分好控制和拿捏的对象。趁着还未被官场拉帮结派笼络,收住一个好苗子。将来即便是手握权柄,也只会忠于。

    武德帝来诩己识人善用,即便不通政务,依旧将大历治理得井井有条。事实上,论起看中,看重徐宴,实比苏毓这个亲生女儿更甚。还等着徐宴成长起来,接过万老爷子手中的担子,替处理朝政。此时是不会允许徐宴的仕途就此终结。

    武德帝将徐宴单独宣入宫中,关起门来详谈了一整天,给了徐宴一块令牌。

    徐宴接过令牌看了许久,是一张张开着翅膀的蝙蝠模样的铜器令牌。上面用特殊符号刻了字,若武德帝不解释,根本认不出来是什么字。除此之外,拍了拍手,赐给徐宴两个贴身护卫。

    两人是悄无声息地出大殿之中的,若非突出声,徐宴都没注意到。

    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少人,平平无奇的长相和不高不矮的身高。除了身形健硕灵巧,两人都是丢到人群里都找不到的普通。难得能武德帝身边找到这样普通样貌的随从,徐宴注意到两人的双眼异常沉静。这般安静地站一旁时,能轻易叫人忽略们的存。

    “这两位是?”

    武德帝摆了摆手,两人立即上前单膝跪:“桑七,武九。”

    徐宴愣了一,意识到两人身份有异,有些不解地看武德帝:“陛这是何意?”

    “这两个人往后就给你用了。”武德帝对己的眼光和做法十分有信,看中了徐宴便委以重任。徐宴这等一腔热血企图大展拳脚的寒门子弟,会感恩戴德,“令牌是一道暗令,紧急况能调动五百禁卫。朕给你这个,是让你往后只忠于朕。”

    徐宴眼眸微微一闪,立即跪去:“微臣必忠于陛。”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得很!起来吧,朕是相信你。”武德帝就喜欢这识趣的人,走到徐宴的跟前,拍着徐宴的肩膀笑得十分愉悦,“这令牌给你,并非就能随意用。只有紧急况可调动禁卫。徐宴,你可千万莫叫朕失望!”

    徐宴笑了一声,“微臣,谢主隆恩。”

    当日府,这两个人便贴身跟着徐宴了。两人随徐宴到徐家,苏毓还以为是徐宴从哪儿捞来的能人。等听清楚缘由,苏毓眉梢扬起来:武德帝做事都这么随意的?

    徐宴暗中冲苏毓摇了摇头,苏毓心领神会了。

    御赐的府邸不能空置,公主的身份恢复,徐家一家子搬进了公主府。公主府的仆从都是宫里拨的,早已□□好。几乎人一进公主府就能老人的带领各司职。事实上,拨人是白皇后亲过问,精挑细选过的。用着倒也不担心不怀好意的人混进来。

    一家子重安顿来,白皇后便正大光明地宣苏毓进宫坐坐。

    期待已久,从查清楚苏毓身份那日起,白皇后就等着这一日。想起去苏毓生产,孩子洗三,百日,她都没能以外祖母身份出,白皇后心就梗着过不去。如今都腊月了,孩子快满一周岁,白皇后要见。难得苏毓抽出空来,她便迫不及待地宣苏毓带两孩子进宫。

    这日一早,苏毓便乘坐马车进宫。

    苏毓也有一阵子没见到乘风,也确实有些想念。刚好两孩子认人起还未见过乘风,带过去让乘风看看脸。马车吱呀吱呀地听到了宫门口,母子三人刚马车便发有宫人抬着步辇等。白皇后似乎要将苏毓缺失的一次性补足似的,架子和排场都摆得足足的。

    苏毓上了步辇,宫人抬着母子三,从宫门口一直抬到了未央宫。

    凑了巧,苏毓抱着人抵达未央宫门前时,刚好武德帝刚巧从另一个方也过来了。因着强拖延处置晋凌云之事,白皇后已经有好些时日没有搭理。武德帝期间来过不少次,但次次被拦了未央宫宫门外。这是得知苏毓带龙凤胎入宫,便趁机一道过来,想必不会被拦门外。

    说起来,整个大历,胆敢把武德帝拒之门外的,除了白皇后,也没有旁人。这么多,后宫不管是真淡漠如菊还是假淡漠如菊的宫妃,武德帝来,她们一个个只有跪迎的份。

    苏毓领着仆从无声地了一礼,武德帝侧过身不与她对视。顿了顿,淡淡地开口让她平身。

    站起身的瞬间苏毓往后退了一步,示意。

    武德帝看到她退却没有动,目光直接越过她落到了苏毓身后仆从小心翼翼抱着的孩子身上。

    不得不说,这两小家伙的皮相实是夺人眼球。小小纪,已经清晰可见往后美人相貌。两人身上的衣裳是苏毓给专门制的鹅绒熊脸‘羽绒服’。胖嘟嘟鼓囊囊地两小团,嘟着两肥两颊,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咕噜咕噜地到处乱看。

    红彤彤的小嘴儿‘嗷嗷’地哼唧着,对上武德帝的眼睛,灼灼还咧开嘴无齿一笑。

    “这,这……”武德帝这看脸的人一子就被俘获了心,“这是毓娘的孩子?”

    苏毓扭头看了一眼,灼灼这小屁孩儿已经笑开了花。方思这只小猪难得醒着,睁着那那双雾蒙蒙的大眼睛吧唧吧唧了两小嘴儿,也笑了:“噫嘻”

    “……”苏毓点了点头,“龙凤胎,快一周岁了。”

    武德帝的心,方思看着歪了歪脑袋的一瞬间成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