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40、第一百四十章
    当日, 莫聪是天黑之后离开徐家的。徐宴人在书房呆着半夜,苏毓不清楚徐宴与莫聪谈了什么,但接下来的一段时日, 徐宴又开始了早出晚归,半宿半宿的不睡觉。

    年关一日一□□近,苏老太君去世的伤痛渐渐平息。白清乐最终在腊月初十这一日搬离了苏家。苏威到底对她狠不下心,不仅让她带走了大批的嫁妆, 还挪出了京郊的一栋温泉庄子给她住。苏恒对父亲的安排没有太多疑义,毕竟白清乐再不好, 这也是他的生身母亲。

    只是白清乐搬离苏家这一日, 苏恒苏毓苏楠修三兄妹亲自送她。苏毓一大早便随苏恒过来别庄,兄妹三人看着以帕掩面哭得仿佛被抛弃的白清乐, 不知说什么是好。

    白清乐哭了半天,三个孩子谁也没有开口宽慰,到最后都有些哭不下去。

    苏恒早已看腻了她的这些把戏,顺手扶了一把准备起身的苏毓,淡淡道:“若是无事,我们便回去了。”

    白清乐拭泪的手一僵,立马扭过头来:“等等, 恒儿!”

    正准备转身离开的苏恒垂眸瞥了她一眼,扬起了半边眉头,冷淡地等着。

    一旁苏毓与苏楠修面面相觑, 无声地等着。对于白清乐这个母亲,苏楠修与苏毓一样,从认亲至今都不太了解。白清乐对子女素来不大关心,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喜怒哀乐里。出了事会哀求孩子出手替她收拾烂摊子,不出事, 从不会想起三个孩子。

    “留下用个午膳再走吧?”白清乐走过来拽住苏恒的衣袖,扭头又看向苏毓和苏楠修,语带哀求,“娘就只剩你们三个了,留下陪娘吃个午膳?啊?”

    苏恒的眉头拧起来,他盯着白清乐抓着自己袖子的地方,脸上差点控制不住露出厌弃的神情来。苏毓一看他这神情,连忙过来按住了苏恒的胳膊,顺势将他袖子从白清乐的手里拽出来。

    苏恒一愣,偏头看向她。

    苏毓扬起笑脸,淡淡地笑:“哥,咱们就在这里用过饭在走吧。”

    “用一顿饭也不耽搁。既然过来了,也不差那么一会儿。大哥,”苏楠修也走过来劝道。说实话,白清乐的所作所为对苏楠修的冲击才是最大的。他原先就一直不解苏威对他诸多苛刻的原因,这一次事情被戳穿以后,他自然就懂了。无非是他的身世有问题,“咱们兄妹三人也许久没一起用饭了。”

    关于身世,苏楠修有太多的疑问。他想问又不敢问。若是当真不是苏家的子嗣,他便没有脸面继续留在苏家。虽然问清楚对他没有好处,但苏楠修的傲气,让他对此事如鲠在喉。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恒看看弟弟妹妹,吐出一口气:“罢了,用罢午膳,我送你们回去。”

    白清乐不管是谁劝住了苏恒,她只要苏恒愿意留下来便是。虽然白清乐嘴上说着对三个孩子一视同仁,但事实上唯一叫她的母爱有点真情实感的就只有苏恒一个。会这样也无可厚非,一来苏恒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也是知晓她的事情最多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替她擦屁股;二来如今能让她依靠的只有苏恒。白清乐并非看不懂,她比任何人都敏锐。三个孩子之中对她有孺慕之情还会管她的,只有苏恒。

    “好好好,娘这就吩咐厨房做你们爱吃的。”白清乐擦了擦眼泪,忙转身去吩咐仆从。

    苏恒看着她高兴的背影,只觉得一口恶气堵在了心口。

    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居然是他的母亲。老太太因她去世,国公府因她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而闹出这些事情的白清乐本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却毫无悔意,一心只有自己。

    “我如今突然庆幸,你们没有在苏家长大。”苏恒笑得十足自嘲,“否则整日面对这些个糟污的事情,不晓得你们会长成什么模样。”

    “哥……”苏毓不晓得如何安慰,“既然两人已经和离,这件事至此便已经结束了。”

    苏恒确实盼着结束,但并不希望以这种方式结束。光老太君去世这一桩事,他永远不会原谅白清乐和苏威这一对自私自利的父母。

    他抬起手,摸了摸苏毓的脸颊,顺势替苏毓将鬓角的碎发别至耳后。苏毓如今早已习惯了他这番举动,倒也坐着没动。苏恒盯着她看了许久,扭头又看看苏楠修,幽幽地吐出一口气:“罢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毓娘,楠修,不管外人往后说什么,你们都是我至亲之人。大哥总会护着你们的。”

    苏毓身子微僵,顿了顿,也轻轻道:“这是自然,大哥永远是我的兄长。”

    苏楠修没有说话,喉结滚动了两下,轻轻地应了一声。

    兄妹三人坐了片刻。白清乐正好带着仆从小碎步从廊下回来。

    不得不说,白清乐算是苏毓见过的人里头最心大的人了。出了那么大的事,她居然没事人一样,笑得毫无阴霾。不知带回了什么东西,一脸兴高采烈的献宝神情:“去的好不如去的巧,刚好娘过去,拿轰动枣泥儿糕出锅。午膳还有一会儿,先来尝尝点心?”

    说着,她人就到近前来。身后的仆从将食盒打开,香甜的味道便飘了出来。

    苏恒的脸色一瞬间铁青,苏楠修也不遑多让。

    白清乐却好似未曾瞧见两人神情似的,亲自将点心端出来,张口便招呼兄妹三人吃。苏毓惊诧之余有些想笑,白清乐这脾性已经不止是没心没肺,可以算得上旁若无人的厚脸皮。毕竟两辈子见过的厚脸皮里,脸皮能厚到这个份上,她算是头一个。

    三个人坐着没动,白清乐一个劲儿地招呼三人尝尝。就在苏恒差点又要翻脸之时,院子的门里慌慌张张冲进来一个仆从。那仆从顾不上通报,哒哒地踩着木阶上来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几人面前。

    苏恒脸色一冷,蹙起眉头:“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

    来人是别院的仆从,仆从跪在地上抬起头。慌张的视线在几人中扫视一圈,定在苏毓的身上:“姑奶奶!出事了!徐家刚才来人,说是乘风少爷回金陵的路上,船翻了!人没了!”

    一句话落地,白清乐手中的玉著噹地一声砸在盘子上,几个人脸刷地就白了。

    苏恒苏楠修两人霍地一声站起身,苏楠修更是扑过来揪住仆从的衣领,将人整个儿拎了起来:“再说一遍!说!乘风出了什么事,你再说一遍!”

    仆从被提起来脸刷地就白了。

    他吞了一口口水,不敢看主子的脸色,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刚才徐家来人说,送乘风少爷回金陵的船在过淮河之时碰上了礁石。一时不慎,连船带人整个都翻了。徐家一行人被浪卷走了,乘风少爷年纪太小,一个浪打过来,他人没了……”

    白清乐慌张地攥着手,六神无主:“怎么,怎么会?乘风,我的乘风乖孙!”

    苏楠修的手抖了抖,红着眼圈扭过头去看向苏毓。

    跪坐在里侧的苏毓身子晃了两晃,人就这么倒了下去。他身边的苏恒本就时刻注意着苏毓。看到她身影倒下去便一把将人给捞起来,抱着便要走。

    “恒儿你要带毓娘去哪儿?!你们不用午膳了么?不,不是!”白清乐还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眼睁睁看着苏恒打横抱起苏毓便要往外走,她牵着裙摆便跟在后面追,“你先将毓娘抱到屋里去,屋里有床!楠修你去叫大夫!”

    苏恒本不想搭理她,但苏毓这幅样子他也顾不上厌恶白清乐。走抱着人往屋里去。一边走一边高声呵斥着仆从去找大夫。一时间兵荒马乱。

    苏楠修不信徐家当真这么倒霉。乘风那小子机灵得要命,一看就是未来的栋梁之才,怎么可能如此不济?天妒英才也不是这么妒忌的!许是仆从传错话,船翻了,兴许人没出事呢?乘风不可能会出事的。他当下不耽搁,爬起来便往院子外去:“大哥你看着二姐,我去徐家走一趟!”

    苏恒满心都是苏毓出事,哪里还听得见苏楠修说什么?

    仆从已经去请大夫了,白清乐无头苍蝇似的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人也跟进了屋内。屋子里苏恒守在苏毓的身边,晓得她是一时着急厥过去,但还是心慌。这时候倒是恼起别庄太远,离得远连大夫都不好请。张望了许久不见大夫过来,他干脆将苏毓抱起来,吩咐仆从备马。

    白清乐这时候进来,一看他这架势就慌了:“恒儿你这是要作甚?大夫一会儿就来了!”

    苏恒理都未曾理会,给苏毓批了一件大麾便抱着人大步流星地离开。

    别庄的院子不小,从白清乐的主院到门口走了将近一炷香。

    苏毓是在晃动的马车里醒来的。睁开眼时,人还在苏恒的怀里。苏恒看她清醒过来,大松了一口气:“没事便好,没事便好。”

    “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苏毓醒过来不哭不闹,但苍白的脸色很让人担心,“若是去医馆,那边不必了。我身子没事。掉头,送我会徐家吧。”

    乘风的事情虽然重要,但这已经两个月过去,再大的事情也事已成定局。倒是苏毓,刚才冷不丁地就倒下去,可差点没把苏恒的心给吓出来:“毓娘,你别这样,楠修已经赶去徐家了。宴哥儿人也在,这个时候赶回去也没有用。眼前就是医馆,你先叫大夫把把脉……”

    “掉头,”苏毓声音无比的冷静,“大哥,送我回去。”

    “毓娘……”

    “送我回去!”苏毓忽然掀开车帘,大声呵斥车夫,“立即掉头,回徐家!”

    ……

    苏恒看她这模样实在担心,拗不过她,只能吩咐车夫改道。

    马车回到徐家之时,徐宴红着眼睛迎出来。

    看到苏毓从马车上下来,他几步走上前。不顾外人在场,一把将苏毓从马车上抱下来搂到怀里,一手按住苏毓的后脑勺将她的脸藏到胸口,一只手捏住苏毓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三下。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却难藏哽咽地一字一句道:“毓娘,咱们乘风,人没了。”

    苏毓腰肢一塌,人便软在了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