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35、第一百三十五章
    其实按照大历的礼法, 立储当日,除了进入内殿观礼的辅政大臣,所有朝臣都是跪在殿外。按理说, 在这种场合直视圣顔的,只有少数重臣。即使乘风相貌有异,仓促之下也不大会被发现。只要帝后认可乘风的身份,谁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放厥词。

    只是事有万一, 若是当真被苏威瞧出什么名堂。即使当场没有闹出纰漏,事后也会后患无穷。

    苏毓想要用妆容来遮, 在众人看来不切实际。但白皇后怜惜苏毓一片慈母心, 让她试试。

    徐宴从苏毓怀中将小孩儿接过来。乘风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被抱起来迷迷瞪瞪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他睁开眼看是自家亲爹, 咕噜了两声便又埋头睡过去。

    白皇后命人取来了胭脂水粉。徐宴拍醒了乘风,让他坐直了方便苏毓上妆。

    只能说古代的化妆品单品种类实在是匮乏,许多苏毓会用到的东西,以现在的生产技术并没有。苏毓用着现有的胭脂水粉,勉强化出一个能这样面相的妆来。

    这三个月里乘风起早贪黑,人其实消瘦了不少。原本圆鼓鼓的脸颊瘦下来,团子脸便自然而然地拉长, 显得消瘦秀气了起来。脸型方面的改变倒是帮了苏毓大忙。她再用笔将乘风的眼睛拉长,内眼角化得更尖。桃花眼变成了狐媚的柳叶眼,小孩儿的面相就偏狐媚女气起来。

    众人看得啧啧称奇, 徐宴与白皇后对视一眼,都有些震惊:“这,这……”

    苏毓又刮了些眉笔的粉末,均匀地涂在两颊颧骨下面。光照在脸上,明暗一对比, 将小孩儿已经消瘦秀气的脸颊拉得更细长。哪怕就近了看,脸型也是天差地别的变化。

    脸型一变,再配合眼睛的变化,乘风整个人面相精气神就变了。

    苏毓下手速度很快,一旁众人看她也没有涂上太浓的胭脂水粉。殿中的人一瞬间围上来,凑得很近看也看不出痕迹。正当她们还在惊叹,苏毓又快速用略白一点的珍珠粉在乘风的额头,鼻梁和颧骨的地方提高。明暗强烈对比之下,乘风的面相锋利了许多。

    “这么看,还像吗?”面相只是少许的变动,届时这种妆容再配合服装做调整,效果会更明显,“礼服到了吗?可以换上一并做出调整。”

    白皇后现在确信苏毓的作画本事是独一无二的了,人的脸都能当做画布。

    “用药挡住脸更引人注目。”此地无银三百两,越是遮越叫人心中生疑。

    老实说,胭脂水粉上脸的效果白皇后确实没想到。但是,妆容在夜里看与在白日里看还是有明显差别的。有些话不能说早,白皇后看了一眼徐宴。

    徐宴从头至尾没怎么开口,此时只是问了一句:“娘娘可知吴大人为何退让?”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是陛下亲口应允苏威代替吴文浒观礼。”白皇后摇了摇头,不禁心烦意燥。武德帝做事总是这般不守规矩,从年轻时半如此,从来没有一次让人顺心过。

    徐宴闻言垂下了眼帘。浓密的眼睫遮掩下,眸光幽暗。

    苏毓将胭脂水粉递给宫婢,顺势起身随宫婢盥洗室去洗了手。

    徐宴目送苏毓背影走远,忽然开口对白皇后道:“娘娘,发红疹的药物暂时便别让殿下吃。既然毓娘能帮得上,姑且听毓娘的。至于其他事儿,草民来想法子便是。”

    藏住乘风的脸是一件长久之计,乘风不可能永远不曝露在人前。一个人的面相不可能短期内就变成另一幅模样,幸运的是乘风才六岁。只要立储这一日不露馅,后期只需白皇后藏得好,不会出大事。徐宴看着妆容勾勒过的儿子的脸,只是三个月过去,乘风的模样已经与曾经的娇憨有了明显变化。可想而知,将来还会变得更多。让苏威不能出现在立储的现场法子,还是有很多的……

    “你有何法子?”若是可以,白皇后也不愿乘风吃那等伤身子的药物。

    徐宴勾了勾嘴角,淡淡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白皇后眉头蹙起来,倒也没有追问。她与苏毓一样,如今也算是看到了徐宴温文尔雅皮囊下不好相与的部分。这小子别看着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实则心黑手辣着。

    “若你的法子确保十成不出错,”白皇后叹息,“这等药物,不喂也罢。”

    深夜将小夫妻俩召进宫来商议此事,到最后,却还是否决了她的提议。白皇后倒是没有太多不满,毕竟将两人招来的本意便是,尽量避免孩子伤身子。

    “娘娘大可放心,草民不会留下纰漏。”徐宴笑了一下,“只是届时难为娘娘吹一吹枕头风。”

    “枕头风?”白皇后一愣,被他这么点了一下,白皇后才意识到自己钻了牛角尖。

    这些年她习惯了万事靠自己,有事情也是从自身找原因解决,倒是忘了武德帝的耳根子软,让他做主换了苏威似乎更便宜些。朝令夕改确实不好,但武德帝干得不在少数。突然之间醍醐灌顶。光想着如何避开苏威,倒是忘了,她可以让苏威不能出现在立储的大殿!

    “这,这倒是,是吾想岔了。”恍然大悟之后,白皇后眉头不禁又皱起来:“可若是让陛下改主意……”那必然得知道那日御书房发生了什么。

    抬眸看了一眼徐宴,徐宴眉眼幽沉:“尽快查清楚胡大人为何退出立储观礼的缘由。”

    白皇后这段时日只顾乘风立储之事,倒是忘了朝堂势力的变动。内阁大臣胡文浒到底出了何事,武德帝突然换成苏威,总归是有必然的理由。这么一想,白皇后意识到事情重要性。能在立储这一日让苏威顶替胡文浒,必然是内阁辅政大臣发生变化。

    “宴哥儿有何想法?”

    徐宴笑了笑:“不管是不是内阁势力变动,让国公爷进不了内阁便是。”

    刚洗漱完回来的苏毓闻言眼眸倏地一闪。

    夫妻俩目光交错,虽然没说话,但有些事彼此心知肚明。

    苏毓的脸上闪过挣扎,片刻后,低下头去。

    徐宴看她这幅神情,眼睛里漫起了细碎的笑意。苏毓的聪慧,远比他预料得更多。

    眼看着时辰不早,两人也不能留在宫中。趴在徐宴怀中的乘风已经睡着了。苏毓起身走到徐宴的身边蹲下来,手指摸着孩子的眉眼,眼里闪过心疼与不舍。想想,将孩子抱起来,苏毓扭头与白皇后道:“时辰不早了,娘娘,我且送殿下先去歇息?”

    白皇后听她喊‘娘娘’总是有种酸涩压不住,点点头:“去吧。”

    苏毓抱着孩子走了两步,又回过头。

    徐宴看出了她的心思,压低了声音对苏毓道了一句:“暂时不用药,你安心。”

    苏毓‘嗯’了一声,抱着孩子准备大步离开内殿。

    其实,理智上苏毓知晓自己的行为有些不理智,真正遇到事情,不能抱着侥幸就能度过的。但是理智明白是一回事,感情上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如此,她只能安慰自己化妆与起红疹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都是在表皮打马虎眼。本质上没有太大差别。

    最好的方式是彻底变了乘风的面相,或者彻底除掉知情人,这两者择其一才能真正的以绝后患。最怕的就是心狠又狠不到位,做一些自欺欺人的举动,反倒弄巧成拙。

    芍药在前面引路,她抱着迷迷糊糊抓住自己衣襟的孩子。乘风如今住在未央宫的偏殿,就离主殿不远。与徐宴说了一声,她人已经出去了:“我来送,送过去便回来。”

    人走了,大殿之中又安静下来。

    许久,徐宴又开了口:“娘娘,不出半个月,草民便会有些动作。在此之前,娘娘且耐心等着。”

    苏毓送完孩子回来,小夫妻俩便告辞了。

    回到徐家,大雪已经覆盖了整个紫禁城。小夫妻俩端坐在书桌的两边,彼此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桌案上的烛台噼啪地闪着火星子,徐宴慢慢地研磨,看着苏毓笔下的男子面孔一点一点显露在纸张上。虽然一早听说了白清乐的荒唐,亲眼看到画像上与苏恒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徐宴眼底还是浮现了淡淡的厌恶。

    “是这个人?”徐宴脑海里飞快地过着,寻找这张脸。

    苏毓其实也不确定,那日惊鸿一瞥,她只看到了模糊的脸孔。想着,她命人将如月叫来。如月自苏家搬出来以后,便没有贴身伺候苏毓了。突然被主子传唤,睡眼朦胧地便过来。

    徐宴将画作展开来放在如月的面前,“那日在国公府竹林,与国公夫人苟且的是这个男子么?”

    如月一看到这张脸就吓精神了。她瞪大了眼睛,脸煞白:“是,是。”

    苏毓与徐宴对视一眼,正要说什么。就看如月指着画像上男子的脸颊右侧,畏畏缩缩的语气:“这里,这里应该有一个痣。”

    苏毓于是在右脸颊点了一个痣:“还有哪里不对?”

    如月不晓得主子要做什么,捧着画,仔仔细细地看了许久。摇摇头:“没有了。”

    将人打发出去,屋里又恢复了安静。窗外的风雪越来越大,呼啸的寒风吹得树枝咔咔作响。徐宴让苏毓先去歇息,慢慢便将画卷了起来:“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来处置便是。”

    苏毓吐出一口气,点点头,转身去歇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