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他说咬脖子就咬脖子?苏毓疼起来脑子不做主, 牙帮子咬酸了,就伸手去掐徐宴的脸。

    徐宴本就是极清隽的长相,有骨相撑着, 腮帮子上没多少肉。苏毓拉扯了半天就只是将他两颊的肉给拉红罢了。他肤白,一红便特别明显。徐宴也不在意,任由她捏着往两边扯。

    两人进了产房,立马就有仆从端着一大碗的鸡丝面送过来。送到苏毓的手边, 嘱咐道:“主子,先用些吃食下肚。生孩子还得有力气才能生。”

    苏毓一觉睡到刚刚才醒, 晚膳还没用。鸡丝面端过来, 她便坐在床榻上开始吃。

    肚子疼了一会儿又不疼了,除了身.下滑腻腻的感觉不太舒坦, 到又好似好了。苏毓捧着鸡丝面吃得欢,倒是将一旁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徐宴给看笑了。他一笑,屋里慌张的仆从就静下来。徐宴咳嗽了一声,搬来一个凳子,干脆就坐在苏毓的身边看着她吃面。

    这般看着,有仆从又端来一碗,小声地问他:“姑爷可也来一碗?”

    徐宴这样一幅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任谁也想象不到他捧着大海碗吃面的样子。但别看徐宴长得金贵,行迹做派上却没那么多讲究。仆从将鸡汤面端过来,他刚也好饿了。于是便接过来跟苏毓一人一大海碗, 就这么对面坐着吃起来。

    定国公府这边小夫妻俩吃面吃得欢,白彭毅接到如月报来的信儿。当下就去命仆从牵来一匹马,连夜进宫给白皇后报喜去了。

    消息递到宫中来的时候,白皇后正因为白日里见晋凌云一面余怒未消。

    彼时,她黑着一张脸立在窗前, 想着这二十五年来的种种。

    对于晋凌云这个女儿,虽说争执多过于温情。但白皇后自问对她的教育和爱护是从未少过的。哪怕晋凌云犯了那么多错,哪怕她脾性暴虐,嚣张娇蛮,她也一直在帮她收拾烂摊子。但晋凌云似乎从未体会到她的良苦用心,只会怨恨她不讲情谊,顽固不化。

    伤心么?肯定是伤心的。这么多年,就是一条狗都养熟了,何况是当亲生女儿养育了二十多年。

    “主子?”自从知晓晋凌云是白清乐的女儿,关嬷嬷对这个总是惹自家主子生气的公主殿下就一夜之间变成了恨。如今晋凌云不管做什么在关嬷嬷眼中都是错,认错也是错,“您别怄气了,不值当。”

    白皇后心里自然明白,但明白是一回事,失望是另一回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白皇后深深吐出一口气,转身又回到书桌边坐下。一天一夜,足够白皇后将所有的情绪收拾干净。过去的账不能不算,但算账也要找准债主。白清欢她不会轻易放过,武德帝她也不会让他好过。至于苏贵妃,白皇后冷冷笑起来。

    原先她是没想过插手储君之事,毕竟无子何必去掺和一场纷争?但如今她忽然不这么想了。苏雪既然那么喜欢争,她便跟她争到底!

    “毓娘那边如何了?宴哥儿进京,乘风那小子也跟来了……”虽说旁人不知晓苏毓的身份,但作为亲娘,白皇后总是担忧她的身份会被人发现,会被有心人暗害。

    “娘娘安心,小主子和姑爷身份不显,一时半会儿没人留意到。”芍药铃兰只能这么劝。她们也是突然间发现自家小主子身份,仓促之下也不方便送人过去。不过正是因为苏毓身边没有她们的人,徐家一家子又恰巧住进了苏家,实在令人放不下心。

    这会儿说起苏毓,白皇后便将晋凌云的事情抛去脑后。苏毓身边总归是要送人过去的,别的不说,就说这一家子都手无寸铁,马上还有两个小的出生。就白清乐那糊涂性子,苏家破风箱似的后宅。白皇后可不想哪日自己亲亲外孙莫名其妙被人给暗害了。

    “准备些人手,”四个奶嬷嬷是必须得有的,手脚麻利眼力好的侍从得有。白皇后忆起苏家十几年前连丢两个子嗣,实在信不过苏家那些仆从,“想法子送到毓娘身边。”

    关嬷嬷省得,这些事情,她们早在白皇后提出之前就在琢磨了。

    正当一屋子人说话,外头蹬蹬地跑进来一个小太监。小太监别的什么也不晓得,就听白彭毅大半夜赶过来就为了一句话,忙诚惶诚恐地将这句话递到未央宫来。

    铃兰听见动静出去看了,须臾,她一脸喜色地匆匆进内殿。

    白皇后还在琢磨着给苏毓身边送医女,想着苏毓要生产,不管产前产后都得有人照顾。就见铃兰凑过来便福了福身子,打断了殿中人说话:“主子,大喜事!咱们小主子将将发动了!”

    一声落下,殿中都是一静。白皇后眨了眨眼睛,刷地一下站起身:“此话当真?”

    “当真!”铃兰喜不自禁,想到从金陵归京这四个月里,可算是听到一件叫主子高兴的大喜事了。她有些激动,手攥在一起有些发颤,“传话的小子还在殿外候着,主子可要传他进来回话?”

    自然是传!白皇后大喜过望,“传!快传!”

    小太监也不晓得这苏家二姑奶奶生孩子跟自家娘娘有什么干系,此时就懵懵地进了内殿,扑通一声跪下去。白彭毅怎么说,他一股脑儿就学出来。反正半个字不差。

    白皇后激动得两眼放光,但又不能太表露出来。压抑着不敢笑,却还是忍不住道了一句:“赏!”

    “都赏!”白皇后背过身去,“今日未央宫上下,每人都赏!”

    关嬷嬷也有些激动,立即就下去安排。

    小太监晕晕陶陶地怀抱着一个鼓鼓的荷包出了内殿,根本就不晓得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未央宫这番动静不小,白皇后看了一眼铃兰,殿中的宫侍们都行了一礼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门一关上,白皇后便压不住嘴角笑意笑起来。她攥着手满屋子打转,高兴之后又有些慌。虽说是发动了,孩子到底还没生下来。自古以来啊,都是双胎难存的。白皇后忆起苏毓那硕大的肚子又开始担忧了。常言道,生子如过鬼门关。生一胎尚且如此,两胎自然更凶险。

    “是不是该宣太医过去?”人不在身边,越想就越怕,“这双胎出世,怕是要毓娘半条命!”

    她慌得满屋子打转,苏毓这边优哉游哉地吃完一碗面,不够,还又多要了一碗。

    徐宴眼睁睁看着她两大海碗鸡丝面吃下去,有些担忧地望向她的肚子:“这么多吃下去,会不会腹胀?”

    苏毓也看向自己的肚子,仔细感觉了一下,确实有点胀。

    “那怎么办?”徐宴坐姿笔直得像青竹,表情却茫然疑惑的仿佛遇到世纪难题。如此端正且郑重地提出建议道,“不如我抱你先去恭桶上坐一坐?”

    苏毓:“……那要是孩子趁机滑入恭桶,那就好看了。”

    “……”就不能想点好的,“你撑得住么?”

    苏毓按了按腹部,自己也不确定。

    小夫妻俩这离谱的对话惊呆了一众慌乱的仆从。两个稳婆你看我我看你的,都不大好意思上来赶人。徐宴这么仙气飘飘的一个俊美男子,看着都赏心悦目。但再赏心悦目,徐宴也是一个大男人。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自觉点自个儿出去,还在那跟孕妇扯些乱七八糟的话,当真沉着冷静得令人发指。

    听着他担心孕妇吃太多生孩子半途要去上恭房的话,就令人略显烦躁。犹犹豫豫的,一个容长脸的稳婆终于是下定决心:“姑爷,姑爷?”

    徐宴偏头看了她一眼,无声地询问:“?”

    “若是无事,姑爷您且先出去可好?”稳婆被他这一眼看得老脸一红,这年头,皮相好,哪怕做些离谱的事情都叫人没办法苛责,“姑奶奶这里耽搁不得,您坐这儿不大好,不吉利……”

    苏毓倒是没有什么非得徐宴陪产的心思。陪也行,不陪也行。

    徐宴眉头几不可见地蹙起来,他没有立即起身,反倒转过头来看向苏毓。

    苏毓被他这一眼看得莫名,眨了眨眼睛,无辜:“看我作甚?”

    “毓娘你要我陪你么?”徐宴是听说生孩子凶险的,双胎更凶险,“徐家没那么多规矩,不在乎那点事。”

    “听说有些男子见过女子生产以后就不行了,”苏毓想了想,选择实话实说。毕竟两人既然走到这一步,她跟徐宴是拆不开了的。若是为了这一次同甘共苦,影响两人往后的夫妻生活,略微有些划不来。苏毓觉得还是得斟酌,她上下扫了一眼徐宴,不确定地问,“宴哥儿……确定你可以么?”

    徐宴冷不丁地被她这一开口给噎住:“……”

    稳婆仆从们也被苏毓这么一开腔给噎住,面面相觑的,将那点笑意憋下去。

    产房内安静了一息,徐宴没忍住,脸颊憋红了。

    苏毓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冷漠又泛着红晕的脸看了一下,肚子又开始阵痛。这一疼起来就顾不上调.戏徐宴,她忙赶苍蝇似的摆摆手:“走走走,出去!我自个儿生!”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徐宴坐着没动,苏毓也不管他,哎哟地就叫唤起来。

    稳婆这时候也顾不上赶人了,忙指挥着仆从们端水端盆,拿毯子的,上手来摆弄苏毓的身子。苏毓见徐宴这厮直勾勾地盯着看,一把捧住徐宴的脸面目狰狞:“你给我别看!头扭到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