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03、第一百零三章
    关嬷嬷这突然的一声, 将芍药铃兰几个人都吓着了。几人面面相觑,不懂关嬷嬷在惊讶什么。关嬷嬷却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奇的东西,围着苏毓便转了好几圈儿。

    “嬷嬷, 您这是?”铃兰扶着苏毓,十分不解。

    关嬷嬷却觉得这几个平日里看似精明的丫头,这时候怎么就蠢得过分?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跟前,眼睛跟瘸了似的都看不明白?心里泛起了波澜, 她没忍住,颇为失礼凑到了苏毓的身边。贴近处去看, 就更觉得相像:“这位便是, 徐家小娘子么?”

    “正是,”苏毓觉得这样的眼神她不陌生了, 当初白老爷子夫妇看到她也是这幅神情。一个人如此是意外,两个人如此是巧合,三个人也如此,这里头必然是存在某种联系,“怎么了?是毓娘哪里不对么?”

    “无事,就是觉得徐小娘子十分面善。”关嬷嬷心中再是惊悚,话却不能轻易说出口。深宫中几乎待了一辈子的人, 眼前发生再大的事情也能面不改色地吞下去。此时即便觉得苏毓跟年轻时候的皇后七八成相似,话也是不会说出来。她按捺住汹涌的内心,转身亲自引着苏毓去内殿。

    苏毓眨了眨眼睛, 自然也不会追根究底,点点头:“有劳。”

    一行人进了内殿,一股浓郁的药味儿就扑到苏毓的脸上。似乎自从进京,她到哪儿都要闻到药味儿。苏毓随关嬷嬷进去,就看到半躺在床榻之上的白皇后。

    曾经雍容沉静的美妇人, 短短四个月便得形销骨立,完全失了曾经的美丽模样。她靠坐在软榻上,那头乌发里夹了银丝,在苏毓看来,就是一夕之间老去。一股强烈的酸涩涌上心头,苏毓眼圈儿顿时就红了。明明只是短暂的交情,苏毓也不清楚自己为何有这么难过,但就是难受得厉害。

    白皇后在看到苏毓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许多。她身子骨弱,起不来身。那双亮了许多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毓硕大的肚子,难得有点儿精神:“慢点,慢点儿,多大的肚子,你也敢走这么快。”

    没有力气,她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但比起这段时日她郁结于心不愿开口,能开口说这么长一段话,已经足够令人惊喜了。

    关嬷嬷等人喜得眼泪快落下来,没想到这徐娘子真的有用。

    苏毓不晓得她们惊喜什么,只走到白皇后身边便很没有规矩地就在凤榻边坐下来。关嬷嬷眼皮子一跳,扭头见芍药铃兰几人习以为常的模样,心里更觉得惊异。

    “娘娘想吃蛋糕吗?”苏毓也不问她发生了什么,就很平常得问她一句。

    白皇后没说话,她只是温和地看着苏毓的肚子。

    苏毓留心到她的眼神,也平静地与她对视。一双与白皇后相似的眼睛里既没有安慰也没有同情,只是很平常的样子。她其实不太会安慰人,但苏毓觉得,白皇后与她在某种程度上性子是有些相似的。由己度人,若是当真过得不好,苏毓觉得自己不太喜欢苦情的安慰以及不必要的同情。所以,她收起了同情和心酸,笑了笑:“刚满七个半月,两个都乖巧得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会早产的。”

    白皇后一听早产脸色就变了下,轻声道:“好好照顾,若要是吃药调理的,不能怕苦。”

    “双胎早产正常。足月生产,反而容易出事。”

    “有这么一说?”白皇后打起精神,扶着苏毓的手坐得稳当了一些,“这我倒是不知了。不过你这身子还得请太医看过再说,上京城以后世家贵族之间关系复杂。旁人的事情别管,万万保重好自身。”

    苏毓听她嘱咐,忍不住笑了:“娘娘可想摸摸看?”

    白皇后刚想伸手,却一瞬间犹豫。自己如今重病缠身,这般可别给孩子沾染了晦气。

    苏毓见他面色犹豫,却没想到她的顾虑。她不等白皇后同意,直接抓着白皇后的手搭在了肚子上。虽然不清楚能不能感受得到,但苏毓坚信生命繁衍的气息总是会给人一股奇特的治愈力量。也是凑了巧,白皇后的手才搭上去,手掌心就被轻轻地踢了一下。

    白皇后眼睛这一瞬间亮得出奇,惊喜交加之下,竟然泪流满面:“这,这?!”

    “嗯,两个都很健康。”苏毓耸耸肩,“或许,还有些调皮。”

    “调皮好,调皮聪慧!”白皇后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哭了,等意识到,眼泪已经不自觉地一颗一颗从眼眶滑下来。她亮晶晶地盯着苏毓的肚子,仿佛这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真好,你跟宴哥儿的孩子……必定跟乘风一样聪颖异常,谁都比不得。”

    苏毓也觉得是,徐宴那厮的智商和皮相,除非当真是基因突变,否则很难生出蠢笨丑陋的孩子来。说到乘风,苏毓想起来,从袖子里掏出一叠信封出来:“乘风那小子人在金陵,还不忘日日给京城写信。”

    说起来,这也是苏毓嘱咐小屁孩儿养成的习惯。不能随苏毓一道来京城,苏毓便让他每日写一封日记。不拘什么形式,就写一写他白日里遇到的事情以及他的敢想,让他爹或者白老爷子装信封给她寄过来。小屁孩儿话痨的秉性,就算是写信也改不掉。让他写,他能长篇大论地写出三四张纸来。

    此时积攒了两个多月,厚厚的一沓子,至少两百多张。

    苏毓也促狭,将里头写得有趣的,还给恶意配了插话,装订成册。此时厚厚一沓子,配上一个胖兔子吃萝卜封页,上书‘五岁乘风谈人生’七个大字。一拿出来,看得人就忍不住发笑。

    原本装订成册的这事儿就是苏毓干出来的,做得时候没觉得好笑。但此时拿出来,苏毓自个儿看到却突然笑起来:“也是难为他话这么多。当初在家,让他每日写个十张大字都吝啬计较得厉害,写信却不拘起来。您瞧瞧,这小子话是真的多!”

    白皇后最喜欢乘风了,要不是乘风姓徐,家中有父有母。白皇后都恨不得将他抱进宫来养。此时看苏毓拿出这厚厚一沓子的‘五岁乘风谈人生’,倒是真心诚意地笑出声来。

    她都不必苏毓特意指点,从第一页,一点一点翻着看。

    上面都是乘风胡乱写得人生敢想,是的,就是‘敢想’。左右苏毓不是徐宴,对他的课业要求十分严格。苏毓就是都让他说,胡乱说什么都行。不会斥责,也不会反驳。久而久之,徐乘风在苏毓这里是什么话都敢说,什么脑洞都敢开。

    白皇后看着童言稚语写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生感言,笑得身子都发颤。一面看一面还去看苏毓配的那些促狭得要命的插话,越看越觉得妙趣横生:“你们这母子俩,当真是一个比一个怪才!”

    苏毓笑:“孩子么,养得活泛才聪明,教死了就不机灵了。”

    “这倒是,”白皇后也赞同,乘风就是比一般孩子聪明得多,“我们乘风就是不一样。”

    芍药铃兰听白皇后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一个劲儿地在旁边凑趣。她们也算是照顾乘风挺久的人,徐乘风这孩子讨人喜欢不是假的。四个未出阁的大姑娘,个个喜欢徐乘风。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回忆当初小屁娃子在白家别院学琴那段时日,做过哪些逗趣的事儿。

    说着说着,白皇后也笑得开怀。一旁关嬷嬷心里遗憾得不得了,没跟出去,倒是听得两眼一抹黑。

    白皇后看得仔细,也很慢,似乎怕一下子看完,看个几页就反复停下了:“这‘五岁乘风谈人生’能否放我这儿,叫我看上几日?”白皇后是真心喜欢,都开口讨要了。

    苏毓本身带过来就是为了逗皇后高兴的,能起到作用当然是好的。此时满口答应:“娘娘喜欢,这本就送给娘娘了。往后叫乘风也给您寄信吧。娘娘可是他的正经老师。”

    白皇后听到这话自然是高兴,点着头就连声说好。

    “娘娘要吃蛋糕么?”看她脸色可算是好了许多,苏毓就有问起了先前的问题,“正巧我这段时日琢磨了一种新口味的,乘风不在,做给娘娘吃?”

    白皇后其实吃不下东西,这段时日形销骨立,就是甚少进食。此时看苏毓挺着这么大的肚子,刚好心情也松快了许多,便点点头:“动手的事儿你就打发她们去做,你在一旁指挥着便是。”

    这是当然,苏毓就是想也没那个体力和条件。

    未央宫里就设有小厨房,小厨房里配了四个大厨。这些都是专门给皇后做吃食的御厨,这些年为了叫皇后娘娘多吃一口,那技艺早已出神入化。其实若真要动手,比苏毓这半桶水可强多了。苏毓这边得了皇后的应允,便起身去了小厨房。

    未央宫的宫人们这会儿看苏毓,恨不得将这个小娘子当菩萨供起来。甭管苏毓是不是出身定国公府,是不是白清乐的女儿,只要能哄得他们主子高兴,这就是他们的贵人!

    苏毓扶着芍药的手出了大殿,芍药铃兰凑到凤榻旁就喜得不行:“谢天谢地,娘娘您可算是愿意吃东西了。”

    推荐下,换源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白皇后手慢慢抚摸着‘五岁乘风谈人生’,幽幽地吐出一口气。

    “……这颗真是歹竹出好笋,徐小娘子真真儿是个贴心的,”梅香其实也是嘀咕,在白皇后跟前,她自然没那么多忌讳。一边扶着白皇后坐起身一边就道,“奴婢这般瞧着,徐小娘子跟娘娘在一起这股亲昵今儿,比长公主跟娘娘更像母女俩……”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关嬷嬷心里咯噔一下,眉头就蹙起来。仔细想想,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