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01、第一百零一章
    苏家隔一年又新认了一个女儿回来的事情, 很快就在京中传开了。

    这些年来,定国公府那对夫妇闹出的笑话不少。京中勋贵们心里再看不上苏家夫妇,面上却不敢小瞧苏家分毫。定国公苏威于男女之事上略有些疯癫, 公事上却有不容小觑的能力。兼之宫里苏贵妃如今声势如日中天,膝下两个皇子都立住了。不出意外,那三皇子将会是板上钉钉的储君。

    谁敢笑话储君的外祖家?定国公可是准储君的亲舅舅,他们又不是嫌对家少闲得慌, 给自家找事儿。

    外人怎么想苏毓认亲这事儿,苏毓还不知晓。她如今才住进苏家, 且住进苏家的这时机不算太好。抵达京城那一日开始降雪, 连天儿地下了好几场大雪,真正的冰天雪地。除了偶尔去鹤合院陪老太太说说话, 苏毓大多时候都是猫在凌霄院屋里猫冬。

    北方的冬日太冷了,苏毓的身子又笨重,七个月的肚子比旁人都大上许多。

    她坚持每日在屋里来回地走动,虽然没生产过,但还是清楚孕妇若是不运动,没体力,将来容易难产。在这医疗水平比较低的古代, 苏毓在尽可能让自己更安全些。身边伺候的人看她这般走动都心惊胆战,生怕她一不小心碰着摔着。

    日子一日一日过去,苏恒看她那硕大的肚子心里就发慌。总觉得以前苏李氏怀苏泽曜之时, 肚子也没这么吓人的。想来想去不安心,拿了府上的牌子去请了太医过来。

    也是巧了,太医来的那日雪停了。日头虽没出来,但没风雪遮眼,太医来也便宜。请的不是别人, 刚好是那日在金陵替苏毓诊过脉的张太医。张太医人往苏毓的跟前那么一站,苏毓一眼就认出来。张太医却没想到定国公府新找回来的二姑奶奶是苏毓,冷不丁的看到,吓得一对儿眼珠子都瞪出来。

    皇后娘娘南下金陵是隐瞒了身份去的,这他身份一捅出来,不是连着皇后娘娘也给捅出来?

    张太医一脑门儿的冷汗,但人都被认出来,辩驳也没处去辩驳。

    苏毓蹙着眉头仔细打量了张太医,心里自然翻江倒海。在古时候,随行带太医的,只有皇室中人。身份低些的还不行……

    心脏咚咚地跳动起来,苏毓又想起白皇后给她的那个朱雀玉牌。朱雀凤凰,名字里带蓉的,这么上下一联系,白皇后的身份呼之欲出。不过,到底是哪一位还拿不准,毕竟跟金陵白家有关联的,白皇后和苏贵妃都有可能。但苏贵妃和皇后谁的闺名里有蓉字,还真弄不清楚。

    “那位,可是身子不好了?”苏毓试探地问了一句。她在苏家小半月,听到的风声不少。

    张太医原本还在想怎么圆过去。结果苏毓这么一问,他就知道苏毓是猜到了。指使着药童将药箱放下,他抿着嘴没说话,但那脸色却将该说的都说了。

    苏毓心里一咯噔,眉头紧紧蹙起来,倒是没想到去金陵的居然是皇后。自古以来皇后执掌后宫,一国之母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在没有皇帝的陪同下出宫游玩。但白姨那性子,也不太想个循规蹈矩之人。苏毓想起来,徐宴给她的那封信里是说过皇后乃白家女……

    若白姨是皇后,苏毓的心情顿时就复杂了。

    白皇后跟苏贵妃不对付,这事儿从苏毓还未上京就已经知晓。白皇后膝下无子,多年来坐镇中宫,靠得就是与武德帝多年的夫妻情分。苏贵妃就是那与皇后分庭抗礼的宠妃,膝下两子,背后又有家族做依靠。虽说多年被皇后压一头,但两人是互不相让的。

    她是国公府的姑娘,天然地站在了苏贵妃的立场。但出于自身感情,比起面儿都没见过的姑姑苏贵妃,苏毓是偏向白皇后。若是可以,苏毓是打心底不愿跟白皇后交恶的。

    “那位,身子还好吗?”苏毓也不清楚自己这什么心思,许是先入为主吧,她还是亲近白皇后,“听说重病卧床,已经许久不得起身了?”

    话都问到这份上,瞒也瞒不住。张太医摇着头重重地叹了口气:“娘娘心里苦。”

    一句话,给苏毓说得心酸。

    想想白皇后的处境,娘家远在金陵。但金陵白家人这还不是打心底为她考虑的亲人。白皇后虽说出身金陵白家,却只是跟白家沾亲带故的白氏族人。真论起来,她的亲娘定国公夫人才是嫡支。这般两厢一考虑,白家人帮苏贵妃都不定会帮白皇后。

    娘家靠不住,膝下也没有子嗣立足。唯一的一个公主,苏毓哪怕不出门也听说了她的威名。一个不惹事已经是孝顺的女儿,有,还不如没有。皇后娘娘是真的好竹出歹笋,生了一个这么会折腾的孩子。若非这些年来白皇后立身正,怕是早就被人拉下来。她的后位,其实就是空中楼阁。怪不得书中到最后,皇后姓苏不信白,苏毓心里有些难过,白姨该不会是这个时候去的吧?

    张太医也不好说什么,想着在金陵时娘娘打心底喜欢苏毓。便叹了口气:“娘娘的病是心病,除非她自个儿想通,过了这个坎儿。否则这么积在心里,早晚是要出大事的。”

    到底什么心病,张太医也不清楚。说着,他叫苏毓放宽心,手给他,号脉。

    苏毓慢慢吐出一口气,手递给太医号了脉。

    其实苏毓这肚子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端倪。这会儿号脉,不过是叫太医给个准话罢了。张太医果然如众人所想的,说这是个双胎。药,他也不给苏毓开:“月份这么大了,吃不吃保胎药也没太大的用处。是药三分毒,吃进去的不一定就都是好东西。你如今做得很对,别嫌累,能走动就多走动。只有当娘的身子骨健壮,孩子才会健壮。有了力气,将来生孩子才不吃苦。”

    早就猜到了,苏毓很平静地点点头。刚想起身送他出去,老太医看苏毓这大肚子不放心,摆手让她回去。

    苏毓这边平静,苏恒苏楠修得知了是双胎,却都高兴坏了。苏恒一早就亲力亲为替苏毓找好了稳婆。奶口的只找了两个,如今一听是双胎,马上又命人再去寻两个来:“总归是饿不着孩子。”

    苏恒半蹲在苏毓的跟前,盯着她硕大的肚子就有些藏不住笑。苏楠修也高兴,张口就问苏毓有没有去信给徐宴。说是若没去信,他就不客气代劳了。兄弟两人这兴奋不已的模样。一旁的苏李氏笑得比哭还难看,嘴上说着恭喜苏毓的话,垂在衣摆旁边的两只手都快攥紫了。

    当初她怀孕,苏恒可没有这么高兴过。当真是亲妹妹比妻子还亲么?苏李氏明知不该嫉妒,她此时盯着苏毓,心里止不住的冒出了酸水。

    “奶口的别急,我早就命人去找了。”心拧得要滴血,苏李氏面上还挤出了笑,“妹妹可尽早安心。你在家里呆着,嫂子跟你大哥总是替你安排妥当的。”

    苏毓抬眸看了她一眼,苏李氏忙垂下眼帘,一脸含笑地盯着她的肚子。

    她躲得很快,苏毓倒是没看到什么。于是扬起笑脸浅浅地对她笑了一下,苏李氏袖笼里的手攥了一下又松开。须臾,抬起眼帘也冲苏毓笑了一下。她这张脸其实并不算惊艳,清秀有余,美丽不足。与苏家三兄妹比起来,就显得有几分普通。但苏李氏胜在会笑,她一笑,叫人如沐春风。

    苏李氏也勾着嘴角,温温婉婉地笑。

    苏毓跟她是没冲突的,两人一个是未来的国公夫人一个是苏家已经出嫁的贵女。兼之苏毓有不是那等找事儿的性子,回到苏家来也都安安静静在自己院子呆着。自然想不到苏李氏心中九转回肠。

    双胎的好消息在苏家传开,各院的好东西便流水般地送进苏毓的院子。病重的老太太得知这消息,高兴得起身坐了半日。她过不来凌霄院这边,也不准苏毓过去瞧她,就打发黎嬷嬷代她过来给苏毓说了好些怀孕养胎的事儿。甚至将她身边颇通医理的刘嬷嬷派过来,往后就伺候苏毓了。

    玉兰阁更夸张,白清乐差不多将自己的私库搬空了。最名贵的补药,好东西,全都往苏毓的院子送。当天为了能来看看苏毓,跟苏威闹了好大一出戏。两人折腾的动静,天翻地覆。别说苏恒苏楠修了,就连苏毓这不知内情的都听到了。

    苏毓惊悚又无奈,怀个双胎,这父母的日子怎么过得跟唱大戏似的?

    苏恒尴尬,父母是这幅德行,苏恒一直瞒着没跟苏毓说。就怕她知晓了对苏家印象不好,不乐意跟他回来。但苏恒满了这么久,苏威白清乐夫妻俩却不知羞,自己把事儿捅到苏毓的跟前来。

    猝不及防的苏毓有几分尴尬:“……”

    “他俩闹了也二十多年了,从未疲倦过。”

    苏恒也不懂哪里人有这么深的情爱,人不是只对自己和血亲好就够了么?情情爱爱多无聊?他不懂父母到底为了什么纠缠这么多年,但打小看多了,他只觉得男女之情就是个麻烦,无聊透顶,“你也别当回事,两人折腾得翻了天,明日一过,还是会恢复成老样子。”

    苏毓:“……”虽然但是,就是有种天雷轰轰的感觉?

    ……行吧,跟她无关。苏毓来这里就是为了见见老太太,等徐宴父子俩上京,她就搬出苏家。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眨了眨眼睛,苏毓点了点头。

    苏恒目光落到苏毓的脸颊,明明是明媚的长相,但苏毓却有一种相悖的冷情气度。她长而卷曲的眼睫缓缓眨动,窗外的雪光仿佛碎在她的眼底,漂亮得不可思议。苏恒心神一晃,手缓缓搭在苏毓的脑袋上,揉了两下,缓声道:“你好好歇着,家中的事情只有人去处理,不必烦心。”

    苏毓脑袋上顶着一只手,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沉静地点了头:“多谢大哥,我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