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83、第八十三张
    因着苏毓怀孕这事儿, 徐宴请了几日假没去书院。书院的诸多传闻,他不曾听说。此时白家的仆从火急火燎的,徐宴本人倒是意外的冷静。

    “老师怎么说?”不仅他自个儿冷静, 他这冷冷清清的嗓音还顺带帮着旁人扑了火。

    “老爷要您现在就过去,若是方便,请徐娘子也一并过去。”那仆从见徐宴不慌不忙,转悠了几圈, 刚好见苏毓穿好衣裳出来,轻声道。

    此时已经夜深, 左邻右舍被这动静惊醒了, 巷子里的灯火一盏一盏亮起来。

    如月拎着煤油灯立在苏毓的身后。陈家兄弟也出来了,不晓得发生了何事。徐家灯火通明的, 一院子人,吓得隔壁的婉仪小媳妇儿都跑过来问怎么了。苏毓不好多说的,就避重就轻地说了些话便打发人回去歇息。自己则进去换了身衣裳,随徐宴一道去白家。

    白家的马车进不去巷子,此时就在巷子口等着。一路从徐家院子到巷子口,被惊醒的人都伸着脖子往外看。天黑路滑,徐宴怕苏毓磕着碰着, 一手展开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护着,眼睛就没离开苏毓的身上。

    一旁白家的仆从看了心里忍不住嘀咕,就徐公子宝贝娘子的这股劲儿, 任谁家相公都做不到吧?外头的传言当真是,越传越离谱。

    心里嘀咕着,一行人来到巷子口。徐宴半扶半抱地将苏毓送上马车,便急忙赶去白家。

    东城梨花巷与南城白家还是有些距离的。马车抵达白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苏毓如今身子容易困乏疲惫, 这半个时辰的摇晃,晃得她脸色十分难看。

    下了马车,白家的人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徐宴也来不及多打招呼,随下人便匆匆赶去了白启山老爷子的书房。白启山老爷子等到如今还没睡,看到徐宴过来,张口便是一顿说:“才说这事儿得尽快来办,晚了一日两日指不定会被有心人利用,这立即就被人抓到把柄了!”

    苏毓人还在后头,还没露面,就听到老爷子中气十足的急斥。提着灯笼引路的仆从顿住脚,一幅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徐宴一手接过仆从手中的灯笼,揽着苏毓的肩膀将人半抱在怀中。一手摆摆,示意仆从退下去。仆从默默行了一礼后退下,徐宴便带着人踏入了书房。

    人进书房时,白家的另两个长辈也在。白家的主母林氏,白启山的长子白崇安都在。徐宴的师母林氏端坐在椅子上,听到门口有动静便焦急地站起身。这边还没开口呢,就见徐宴拥着一个窈窕的小妇人走进来,顿时脸色立即就是一变。

    白启山老爷子也收敛怒色正色起来。

    人进来的时候,苏毓是低着头的。见着光了,苏毓便缓缓抬起脸来。

    原本想说什么的白林氏看到苏毓脸的瞬间愣了一下:“……这?”

    然后迅速扭头看向了白启山,白启山自然也看清了苏毓的脸。别说,这灯光下看着,颇有些心惊。老两口面面相觑,彼此眼中都藏不住惊诧之意。

    徐宴还不知两人惊诧什么,将苏毓带到中央便道:“老师,师母,崇安师兄,这是学生的内人。”

    苏毓迅速换了一张脸孔,温婉地向几人行了礼。

    白林氏立即过来搭了一把手,将苏毓扶起来。凑近了看,眼中的惊异更甚:“毓娘是吧?”

    苏毓勾起了嘴角浅浅地笑。白林氏则亲热地拉着苏毓去椅子边坐下。

    人一坐下来,这时候才看到苏毓的白崇安也瞪大眼睛。不为其他,只因这小妇人跟宫里的那位年轻的时候也太相像了!当初白氏在白家进学,白崇安可是对这个聪慧的族妹印象极深。方才冷不丁一晃眼,她还以为见到了年轻时候的那位。

    此时有些话一家子人也不敢出口说,只目不转睛地盯着苏毓看。

    苏毓自然感觉到异样,与徐宴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莫名。徐宴眼眸微闪,问道:“不知老师师母在看什么?可是毓娘有哪里不对?”

    白启山捋了捋胡子,摇了摇头:“毓娘生得很是面善。”

    白林氏拍了拍白启山的胳膊,笑着让下人奉茶。茶水端上来,众人便围着桌案两边跪坐下来。茶香袅袅,烛火通明的,屋里一时静谧无声。白启山缓缓挪开视线落到徐宴的身上,才叹了一口气:“如今你打算怎么办?孩子都五岁了,跟毓娘的婚事总不能拖着。”

    徐宴今日已经得了苏毓的婚书,原本预备成亲仪式成了以后再去官衙备案。届时成亲也算是明明白白,少些叫人非议的地方。只是没想到事情耽搁了几日,变成了如今这模样。

    要说有多大事也不一定,就是这事儿事情闹出来以后,不管怎样,徐宴的名声有了瑕疵。

    徐宴这厢还未开口,倒是苏毓先接了话:“让老师操心了。我与宴哥儿的婚书其实早就有,多年前长辈亲自写的。多年前长辈过世,年幼时候都不懂规矩,不晓得婚书是要拿去官衙备案的。这么一耽搁,这才闹出这样的乌龙。如今我们知晓了,明日便会将婚书送去备案。”

    苏毓这么一开口,倒是叫白启山老爷子扬起了眉。

    显然,苏毓是不晓得徐宴早早来找他摊过牌,那些曾经的小心思也没隐藏,一一都说了。白启山此时看着温婉知礼言辞中都是替徐宴找补的苏毓,心里不免惊诧。外头都在传毓娘出身极差,相貌丑陋,难登大雅之堂。白老爷子虽说不大信传言,但多少会因此对苏毓的印象不太好。

    且不管苏毓这过于面善的长相,就说这慢条斯理的谈吐,也不像那等上不得台面的。

    “婚事自然是尽早办,越早越好。”白老爷子也是将两人当成自家晚辈,“但如今麻烦是是宴哥儿这名声!宴哥儿,读书人的名声可是比命还重的事儿。你这有才无德,忘恩负义的名声要是传出去,往后与你的仕途可是极大的阻碍!你可是得罪谁了?”

    徐宴早在听到这事儿的当时,心里就冒出了几个人选。

    其实也不难猜,他人才入豫南书院一个多月。平日里都在读书做文章甚少与人往来,自然就别提去得罪谁。虽说读书人重名利,但进入豫南书院的这些学子,不说所有人品性都好。但倒也不会为了一次月度考核的成绩就要折腾这等手段来。说来说去,这事儿十之八.九是桃花债。

    “学生平日里刻苦读书,甚少与人打交道,谈不上得罪谁。”猜是这么猜,但徐宴没证据也不会说得太笃定,淡声道,“除了当初的孙家,也就那日书院食肆里出的一场闹剧。”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说着,徐宴便将甄婉折腾的那些事说出来。这传言,甄婉那日也亲口承认是她传的,算不得徐宴污蔑。

    事实上,书院食肆出的那桩事情,事后也传到白启山耳中。说来,白启山还因这姑娘闹得一出关起门来骂了好一通不知羞耻。如今徐宴提起来,他倒是没想到:“是她做的?”想想觉得不大可能,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哪里能这么歹毒?没几日前还追着徐宴跑,这才几日就扭过脸害人?

    “甄家的姑娘当众出口侮辱内人,造谣抹黑内人名声。学生没克制住脾气,出口的话重了些……”

    “是不是甄家的那个独女?”甄婉,白老爷子不清楚,白林氏却是知晓的。

    徐宴点了点头:“正是。”

    说起甄婉,白林氏可是印象深刻。这姑娘来金陵也有一段时日了,性子飞扬跋扈,颇为骄纵。白林氏可是见过不少次,这姑娘仗着身份欺辱金陵城那些巴结她的姑娘了。不过这事儿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林氏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到底对甄婉印象极差。

    “若是她,那就不稀奇了。”白林氏冷哼一声,她就没见过那么骄纵的姑娘家!

    徐宴也十分无奈:“倒也没有证据。”

    从小到大,过于出众的皮相确实给徐宴带来不少便利,但同时也招来麻烦无数。连乘风这小子,小小年纪还不懂事儿呢,都学会看那些姑娘们的花招。

    “我已经命人去查了,过不了两日就该有结果。”

    “今日火急火燎地找你们来,就是要看看宴哥儿的态度。总是拖着婚事,说到底就是宴哥儿你的过错!这话我不多说,你们也都该明白。往后夫妻二人,可不能再如此行事。如今,你俩二人既然说是要成婚,那便尽早办。我与你师母都在,就做了这个主,替你们在白家办一场。”

    白老爷子瞥了一眼灯下俊美得晃人眼睛的徐宴,忍不住又劝了一句,“宴哥儿也别觉得厌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皮相这等东西都是天生的,长得好不是你的错。”

    徐宴愣了一下,自然是应声:“学生省得。”

    “还有,毓娘,”白老先生手里头还有些关系,关于两人的婚事,还能做得更妥帖些。将来若是有人查,也翻不出多少把柄。白启山越看苏毓越觉得她长得像白皇后,他是清楚苏毓的身份的。知晓她童养媳出身,也清楚这么多年她在徐家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就问,“你可还记得幼年的事儿?”

    徐宴倒是想起定国公府夫人是白家的姑娘,立即就意识到什么,便道:“老师,怎么这么问?”

    白启山瞥了一眼徐宴,倒也不隐瞒。在白林氏和白崇安紧张的目光中慢吞吞地吐出来一句话:“唔,她长得颇像白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