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76、第七十六章
    将苏毓送回家的途中, 苏毓一句话没有说。

    天色渐渐黑了,天边昏沉沉的,梨花巷子里家家户户早已掌了灯。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巷子里, 耳边都是虫鸣声。徐宴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苏毓的身上,不知不觉两人便到了院门前。隔壁严家小媳妇儿怕苏毓这边看大夫会耽搁太晚,就做了两家的饭。

    此时严相公在院子里站着,张望了许久, 见小夫妻俩回来立马唤两人过去用饭。

    “已经做了,就在等着你们回来呢。”严家相公看两人兴致不高的样子, 没有问看大夫什么情况, 就道,“这个天儿吃食不能隔夜, 隔夜就馊了。”

    话说到这份上,自然要过去。苏毓抬头看了眼,婉仪小媳妇儿在屋里看着。于是便跟徐宴将手里头的东西放下,扭头就去了严家。苏毓先走,徐宴落在后面,拿了点东西去灶下。

    苏毓也没等他,自己就先过去了。

    同样是梨花巷子里的院子, 格局自然都差不多。严家的院子跟徐家比起来大小一样,都是小三间儿。不过严家院子里没有树,除了一些葡萄架子, 倒显得空荡荡的。徐家这边苏毓特地弄了些藤蔓的植物回来种,还特地打了架子,看起来才要比严家这边清幽些。

    进了屋,小婴儿已经吃了奶哄睡下。婉仪空出手来,从门外进来就给苏毓端了一碗蜜水:“毓娘姐姐你先喝点, 我这就去灶下将吃食端出来。”

    苏毓跟她来往多了,也不客气,点点头就接过来。

    说来,婉仪的吃食虽说做得马马虎虎,倒是很会煮茶。严家喝茶很多,哪怕是最粗糙的茶叶,婉仪煮出来也是有滋有味的。苏毓来喝过两回,偶尔看她一举一动,总觉得这姑娘有种古代仕女的骄矜感。不过这是严家的私事,婉仪小媳妇儿若不说,苏毓倒是也不会刻意去问。

    吃了一碗蜜水,苏毓心里躁动的感觉平复下去。

    今日太多的事情突然间挤到一起来,苏毓性子再冷静,心里到底是有些乱的。现如今沉下心来仔细想想,苏毓也不是不能猜到徐宴的想法。

    徐宴心思再明澈,到底还是有着时代的局限。他是个男子为尊封建社会里成长起来的人,哪怕再有想法也并未受过现代人权教育和男女平等思想的熏陶。如今能做到俯身去倾听和反思,已经是十分不错的品质。苏毓从不认为自己有多特殊,能够短短不到一年的日子改变一个古人的观念。但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情,她情绪涌上来,暂时无法冷静地处理这件事。

    所以,苏毓决定,问题可以事后解决,目前她需要晾一晾徐宴。

    徐宴自然不知苏毓所想,他此时正在煎药。

    徐乘风被送去了白家别庄,因着天色太晚,也没有人去接他回来。此时四下里静悄悄的,徐家的屋里就只剩徐宴面前的一盏油灯在发着光,到处都黑沉下来。

    端坐在小马扎上,徐宴的手里拿着个蒲扇,偶尔扇一扇风。

    小吊罐下炉火摇曳,炉火的火光映照着徐宴的半张脸,浓密的眼睫在眼睑下落下青黑的影子。徐宴的嘴角抿直,神情略带几分懊恼。

    事实上,徐宴的心情也是复杂的。对于毓丫,他一直以来都是感激的。这一点无可非议,父母去世后就是毓丫以一己之力扛起徐家的生计。很长一段时间,徐宴与毓丫相依为命。按理说,亲密无间也不为过的。但两人就是很生疏。

    不论谁对谁错。只能说一句:毓丫很本分,而徐宴感激她的同时,索然无味。

    两人当初成亲是遵从父母遗命。婚礼没操办,不曾去寻谁来做主婚人。就是毓丫在给他洗衣裳褥子后发现他长大了,夜里两人便睡在一处。那时徐宴十三岁,对男女之事半懂不懂。虽说知成婚意味着什么,但私心里,他对与毓丫做夫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排斥。

    幸运的是毓丫很快就怀上了,徐宴自那以后便自觉完成了任务,心中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理所应当地住在书房,一年到头都很少踏足毓丫的屋子。

    随着年纪渐长,读书越多,徐宴当然知晓自己的行为不对。但多少年过去,没人愿意回头翻旧账。毓丫从不提及,徐宴自然顺其自然地忽略这些事儿。长此以往,习惯成自然。

    小炉子里柴火噼啪作响,热气扑在脸上,有一种灼烧的感觉。眼睫的影子在脸上晃动,徐宴抬手揭开盖子看了看里面,一股苦涩的药味扑鼻而来。他盖上盖子,眼眸幽沉沉的,难得有些迷茫。

    虽说这句话说出口无情无义,但徐宴从不认为毓丫落水以后性情大变是一件坏事。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一个人久了也会孤独,也会渴望温暖。徐宴并非天生淡漠,只是过于早慧和父母去世,自幼孤独的长成环境促成了他如今吝啬感情的性子。

    苏毓落水以后脾气变坏了,家里却有了烟火气。徐宴很高兴,因为无伤大雅的吵闹只会让他安心。

    当然,再淡漠,徐宴也只是个俗人罢了。毓丫将自身收拾得干净,穿戴得妥帖。年岁渐长以后的他以一个男人的眼睛去看,两人朝夕相处的,他自然免不了俗地动了心思。

    水到渠成的事,日子也蒸蒸日上,徐宴不是个喜欢回忆往昔的性子,甚少将过去的事翻出来缅怀。

    但他与毓丫之间没有婚书是他的疏忽,这一点他无从辩驳。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膝盖,一下一下的,徐宴心中烦躁不安。慢慢吐出一口气,他也不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做了就是做了,哪怕他其实知晓规矩,他也确实没有提醒毓丫要去办。不管承不承认,曾经的他,确实就是在心底排斥毓丫。

    药味儿越来越浓,徐宴解开盖子看了一眼,确定药煎好了便熄了炉子。本想将要倒入碗中,但一会儿还得去严家用饭,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只好将吊罐放小炉子上,温着。

    徐宴去井边打水洗了手,又去换了身干净的衣裳,收拾了一下锁门去隔壁严家。

    严家这边已经等了一小会儿了。

    说来今日从山上回来,去到菜市口之时已经没有菜可买了。索性家里存了一些菜,婉仪又叫严相公去肉铺割了一斤肉回来。简单地做了三菜一汤,这会儿烛光下看着也算色香味俱全。婉仪想着苏毓十之八.九是怀了身子,怕她饿着,就在等之时给苏毓盛了一碗汤。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徐宴过来之时,苏毓刚好将一碗汤喝下去。

    暖黄的烛光下,苏毓捧碗坐在凳子上紧锁的眉宇似乎松展了许多。她听到脚步声抬眸看了一眼,徐宴迎着光走进来,那少有的俊俏皮相俨然在发着光。淡淡地收回视线,苏毓就随婉仪坐下了。徐宴目光落在苏毓的侧脸许久,也跟严相公坐下。

    夫妻俩在严家用了一顿晚膳,徐宴嘱咐苏毓他告知了先生明日回来,便与严相公一起连夜赶回了书院。

    苏毓回到徐家,徐家的几间屋子都掌了灯。灶上温了热水,苏毓捏了捏酸疼的肩膀刚踏入灶房,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儿。小炉子上还温着药,苏毓眨了眨眼睛,心情莫名松弛了一些。

    一碗药下肚,苏毓拎了些热水回房。简单地洗了个澡,苏毓便上榻歇息了。

    次日一早醒来,苏毓算着葵水的日子,还有三日,心里莫名有些慌。明明大夫的眼神都给了肯定,她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去白家别庄接人,苏毓难免就显得心事重重。

    白氏一边手把手教导徐乘风练琴一边便问起苏毓怎么了。

    夫妻房中的事情,不好往外说的。苏毓便笑说自己身子略有些不适,可能是这段日子累着了。这半真半假的托词,叫白氏皱起了眉头。白氏是打心底喜欢苏毓的,一听苏毓身子不好,二话没说就命芍药去将府上的大夫招来。苏毓连忙要拦,说是今日便去看过大夫了。

    但白氏还是坚持叫大夫过来。拦也拦不住,她身边的芍药扭身就去请了。白家别庄的大夫说是大夫,其实是宫里的太医。白氏身子骨不算太好,随行都是带太医的。

    太医以为是主子身子出事儿急吼吼地赶过来。

    结果来了被白氏一指苏毓,太医目光落到苏毓的脸上,上下打量了苏毓这眉头就扬了起来。跟着白氏出宫的太医,自然是十分擅长妇科的。那太医一看苏毓的脸色,就径自问苏毓葵水可来了。与回春馆的老大夫问得大差不差,但一句话就点醒了在座所有人。

    白氏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盼外孙不晓得盼了多少年,白皇后如今听到谁有喜都觉得高兴。仿佛在一旁看着也能沾点喜气似的,她惊喜地盯着苏毓的肚子:“这,还是得把个脉吧?”

    太医自然是要把脉的,号脉比回春堂的大夫还要仔细些。

    太医的医术自然就要高超许多。明明月份很浅,回春堂的大夫还说十日后再来,他基本就是断定了。不仅断定了苏毓是怀了,还说了与大夫差不多的话。嘱咐她切莫劳累,也不要多思多想。一个大夫这么说,两个大夫也这么说,那是十之八.九就是了。

    低头抚了抚小腹,苏毓心里十分复杂。

    一旁徐乘风小人家家的竖着耳朵偷听,其实也听懂了。他眨巴着大眼睛蹲在苏毓的身边,也学着苏毓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摸他娘的肚子:“娘,这是有弟弟了?”

    苏毓:“……你怎么知晓是弟弟?”

    “就是弟弟啊,”徐乘风不晓得从哪儿学来的话,“想要个弟弟陪我玩儿,就是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