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43、第四十三章
    夜深人静, 左侧屋的孩子早已经睡下了。苏毓坐在床边儿慢吞吞地给身上抹香膏子,一面抹,一面不免又盘算起别的赚钱门路。

    做任何事, 没有钱,都是不行的。

    去字画局卖字画虽是个挣钱的法子,却不能抓死了就认这一条路。并不仅仅因为这次的意外遭遇叫她心生胆怯,而是女子行事太高调确实不是一件好事。哪怕苏毓不愿承认, 这是这个社会的现实。但让苏毓就此放弃也不可能,画还是会画, 只是不会太频繁, 偶尔为之。

    另外,锦湘楼的分红按照约定是一个季度分一次的, 这还没到时候。银子没有到手,家中的银子撒出去,总给人一种坐吃山空的感觉。

    苏毓不喜欢这种错觉,总会想法子来保证家里的经济来源。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无论在哪里都必然要秉持的理财思维。

    苏毓想得入神,没注意门又被人从外头推开了。

    门吱呀一声关上,徐宴走到桌边, 将灯火挪到了床边的柜子上。这厮走路就跟那没声儿的猫似的,走到了跟前也听不见动静的。苏毓全身上下都抹遍了,抬头看到镜子里冷不丁地冒出来的一张脸, 呵地一声站起身:“……怎么推门都没个声音的?!”

    衣裳还没系上,里头小衣也没穿,就这般半合半开地挂在身上。

    徐宴的眸子幽暗,幽幽地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滑下去。

    才将将落到她半敞开的领口,眼神很直白地浓稠了起来。苏毓头皮微微一麻, 尴尬地伸手攥住了腰带便准备将衣裳系上。抬眸转一圈,注意到屋里的灯火暗下去了。她趿着鞋子起身,眉头就蹙起来:“哎?怎么将灯火挪到床边去?这么着,屋里怪黑的……”

    “……”徐宴嘴角抿了抿,缓步走过来,握住了苏毓系带子的手。

    苏毓手一顿,眼睫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没动。

    徐宴握着她的手几息,然后十分自然地接替苏毓的动作,替她系起了衣裳的带子,“往后,就别在窗边穿衣裳了……嗯,影子太显了。”

    脸皮厚如猪皮的苏毓忆起方才在窗边的动作,一瞬间脸颊爆红:“啊,啊?”

    “嗯。”徐宴替她系好了衣裳带子,手自然地落到她的胳膊,轻轻地握着,“院子门虽说锁了,在屋里换洗,卧房的门还是要栓。乘风那小子被教会了不闯门,但往后年纪小些的怕是不懂。”

    苏毓:“……”年纪小些的?谁?

    徐宴没说话,但那眼神的意思就很明显。明明是个文雅又克制的人,但在这等事儿上意外的直接。灯火被他拎到床边,光照着他的后背。苏毓就见他一双仿若揉碎了星光的眼睛。半遮着眼睑的浓密眼睫微微颤动,他眼睛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欲望,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

    须臾,苏毓舔了舔干涩的下唇,问了一句:“那,你洗漱过了?”

    徐宴黑沉沉的眼睛里光色一闪,脸上露出了浅淡的笑意。但这般浅淡,也已经是徐宴最外露的神情了。他偏过头,一手拄唇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我这就要沐浴了。”

    清凌凌的一声落地,意思不言而喻。

    屋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倒水声,门一开一关,伴随着男子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徐宴方才那一句在耳边回荡,莫名叫苏毓有种面红耳赤的心慌感。她侧卧在榻上,又想起了那日徐宴床榻之上的表现,顿时一股电流传出来,从后脑勺麻到了尾椎骨。

    不知过了多久,兴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苏毓心慌气短的感觉过去,昏昏欲睡,床帐被人从后头一下子掀开了。徐宴明明没有太多动作,但就是一股狩猎的气息在纱帐里蔓延开。

    他身上的水还没擦干,发梢滴着水。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下得大了,沙沙地打在树叶和屋上。仿佛苏毓此时的心境,有种模糊的错觉。苏毓哎呀了一声,翻身让开,睡到床榻里头。徐宴迈开长腿,十分自然地就上来。

    灯火摇晃,夜色漫长……

    ……苏毓脸颊微红,汗津津地起身,窗外的雨水早已经停了。床头的灯火不知何时灭了,里头的灯油烧得干干净净。几缕碎发黏在苏毓的脖子和脸颊上,她抬手伸手将头发一一拨开。徐宴便看到她格外通红的嘴唇,似乎还有些肿。

    徐宴手指在她的唇上抚弄了一下,低头在她轻咬了一口:“真是狠心。”

    苏毓发着抖,四肢颤得都抬不起来。

    她不想说话,懒懒地翻了个身就想睡下了。

    只是刚翻过身去,就被徐宴给捉住了胳膊。吃饱喝足的洁癖男人就很好说话,纱帐挂上去,打横将人抱起来就去了屋里隔开的盥洗小隔间。他先是替苏毓擦拭干净,而后又擦拭自身。然后手脚麻利地收拾了床褥,扭头发现苏毓趴在桌子上睡熟了。

    徐宴笑了一声,抱着人回床榻,相拥着睡着。

    不得不说,年轻人就是体力旺盛,耗得住。昨日夜里闹腾的那么久,次日徐宴还是精神奕奕地卯时起身,去书房晨读。甚至晨读完又做了早膳,不仅将昨夜脏了的褥子洗了,还顺带伺候了徐乘风洗脸洗手。临了,他还给苏毓烧了一大锅洗漱的热水,丝毫不觉将昨夜近一夜没睡。

    苏毓睁开眼已经是日晒三竿,人刚从屋里出来,手里就被塞了一封请帖。

    是柳家的请帖。柳家主母生辰宴,十日后,邀请徐家小夫妻俩去参宴。苏毓将请帖来回翻看了,一眼就看出这请帖出自女子之手。字帖上的字字体圆润,笔锋不显。哪怕写得规规整整,也看得出字体不佳,缺乏练习。不用说,苏毓脑子里直接冒出了甄婉的脸。

    老实说,在没跟徐宴有实质性进展之时,苏毓还没有这么强的被觊觎和被冒犯的感觉。但如今她跟徐宴这厮都纠缠了两回,苏毓对这个原书女主突然就生出了厌恶之心。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要去?”徐宴将来必然是要走仕途的,这种场合去当然是必然的,但苏毓已经预料到后面的麻烦,只觉得厌烦,“甄家的那个姑娘?”

    “不搭理她便是。”徐宴也觉得烦,被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黏上了,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好事儿。他这人清高,并非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苏毓想到原书中徐宴与甄婉的羁绊,被美色迷昏的脑子清醒了一瞬,看他的目光不由审视起来。

    徐宴只当她变脸是因为甄婉的纠缠,事实上,苏毓变脸也确实是因为甄婉的纠缠。这个姑娘丝毫没有世家贵女的矜持,行事可以说是轻浮放诞。他叹了一口气,淡淡道:“若是实在不愿,备份礼送去便是。徐家寒门,柳家看在甄婉相邀的份上给家里发请帖,不一定真盼着咱们过去。”

    这话倒是事实,苏毓目光在徐宴的脸上溜了一圈儿,挑着眉头收回了视线。

    甄婉对徐宴有想头是肯定的,徐宴却不至于对个没长开的姑娘起什么心思。别的苏毓不敢说,但徐宴这点人品还是有的。且不说甄婉什么想法,柳家既然递了请帖来,徐家定然是要去的。这里是古代,没那么多人权可以讲。徐家不去,那就是不识抬举。

    “预备送什么生辰贺礼?”苏毓沉吟了片刻,问道。

    徐宴倒是看得开,见她不计较了便道:“柳家知晓徐家的底细,且按着身份备礼便是。”

    这倒也是,徐家的家底如何,发请帖的人自然清楚。他们不需要太上赶着巴结,尽自己本分便是。苏毓将请帖合上,想着是不是该给一家子都做一身礼服。

    说起来,自从出事,她也好几日没出过门了。苏毓动了动酸疼的腰肢,心里感慨年轻人就是精力好。这般想着,苏毓又去屋里换了一身衣裳。从墙角拿了一柄油纸伞,刚推开院子门,裙摆被一只小手攥住。苏毓眨了眨眼睛,扭头往下面看去。

    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小屁娃子面粉团子似的小手攥着裙子的一摆,仰着脑袋问苏毓:“娘你去哪儿?”

    “……”自那日出事以后,徐乘风这娃子就跟跟屁虫似的坠在苏毓的屁股后头,如今倒是警觉得很。不得不说,苏毓还真有点感动,“去市集走一趟。”

    “我跟你一起去!”小屁娃子大声道。

    苏毓:“……”

    行吧,带小孩儿逛街虽然两辈子都没干过,但苏毓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徐乘风这小孩儿原先苏毓是带了偏见,实际上确实被徐宴教导得不错。听得懂人话,也不太会闹事儿。这般考虑了一下,苏毓就点了头:“那你去换身衣裳,身上这套脏了,不要穿出门。”

    徐乘风眼睛噌地一亮,扔下一句‘娘你在门口等我’,然后蹬蹬地跑进屋里。

    还别说,小屁娃子年纪不大,还挺臭美。往日毓丫替他做了不少衣裳,从苏毓的审美来说,穿在身上特别的显白。他慌里慌张的,还挑了一套跟徐宴有一套极为相似的青色小衫。小小一根萝卜头跑出来,像个包了青菜的白萝卜。睁着乌溜溜地大眼睛就拽住了苏毓的裙摆:“娘我好了,走吧!”

    第一次跟人逛街的小屁娃子没有体验过人世间的险恶,屁颠屁颠地跟着苏毓。等一大一小两人在布匹成衣一条街里转了三四个来回,拎了一手的东西,小屁娃子才终于感受到世间险恶。

    “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刚好在酒楼包厢吃茶的林清宇谢昊二人听到一道清晰地女声抱怨。

    两人一愣,挑了挑眉,同时看向了窗外。

    就见一个窈窕的妇人眉头紧蹙,低头看着不远处。

    两人的目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到一个三头身的‘青菜包白萝卜’男童。那男童听她抱怨,慢吞吞地走过去,从那女子手中接过两大包东西。用力到两边腮帮子肉抖地拎起来,一摇一摆地走在了前面。

    东西被接走,那窈窕的妇人就抄着手走在后面,优哉游哉的……

    不是别人,正是徐家的娘子和徐宴的独子。

    林清宇和谢昊对视一眼,眨了眨眼睛,噗嗤一声笑出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