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25、第二十五章
    徐宴回到破庙的时候, 苏毓和徐乘风已经收拾妥当躺下睡了。一大一小两张脸难得依偎在一起,火光映照在两人脸上,有种安宁的感觉。徐宴忍着冻得牙颤, 轻手轻脚地给篝火里加了柴。火势噌地一下冒上来,他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可算是缓过来。

    一旁的车把式倒是还醒着,闭着眼睛在火堆旁打盹儿顺带等徐宴回来。这会儿见他浑身滴着水还脸色发青, 十分狼狈的模样,着实吃了一惊。以为他是去汲水不小心摔水里了, 忙爬起来问他可还好。

    徐宴摇了摇头, 拿了干的衣裳去骡车换,小声地说了句‘没事’便让人赶紧去睡了。

    车把式看他不紧不慢的, 也没强求。徐家小相公跟旁人不一样,做事说话都是有一套自己的规矩。车把式对他心存敬畏,听话地去歇息了。徐宴则坐下身,慢吞吞地给锅里加水。火光剧烈晃动,他瞥了眼不远处的甄家坐的地方。这会儿人都在外头,就剩一个仆妇在满脸焦急地等。

    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徐宴又往火堆里添了柴。

    火势本来就不小, 没一会儿,隐约就冒起了水汽。徐宴一手掩唇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一手端起热水拿到外头, 将晚上吃饭用的碗碟都给洗了。

    他手脚很快,看似不紧不慢,但该做的事总是做得干脆又迅速。收拾完了碗碟,他别的也没管,将柴火往离床铺远点儿挪了挪, 掀了被子就在苏毓的身边躺下来。似乎动静惊动了苏毓,眼看着她闭着眼睛眼珠子转了转,又不动了。

    徐宴将脸往她身边凑了凑,闭着眼就睡了。

    这一觉睡得就很沉,一家三口睡着了就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何事。反正再醒来,甄家那边早已收拾干净。除了没燃尽的柴火还留着,仿佛人早就走了。

    事实上,因着甄婉落了水的这一场意外,甄家的人似乎觉得闹得有些大。唯恐甄婉夜里生病,一行人连夜收拾了行囊往金陵城赶去。

    苏毓自从进入毓丫的这具身体,睡眠质量便超乎寻常的好。每日几乎是闭眼就睡着,且雷打不动吵不醒。她忙完那些吃食就困了,夜里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有些诧异那些人走得那么早,苏毓起来看到水桶里装了大半桶的水,忍不住就瞥了一眼徐宴。

    徐宴难得没有早起,窝在被子里睡得很沉。徐乘风揉着眼睛爬起来,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苏毓觉得不对,走过去看了。这一看才发觉,徐宴脸红得跟吃醉了酒似的,呼吸也很沉。虽不至于像破风箱那样呼啦呼啦的,但对徐宴来说已经是不对劲。

    手往他额头一搭,烫得苏毓心里一惊。

    正巧车把式从外头进来,也替苏毓拎了一桶水回来:“徐小相公昨日夜里落了水,湿着一身衣裳回来的。许是这一路走回来冷风吹的,伤寒了。”

    苏毓眉头蹙起来。心道怪不得这里有大半桶水在。于是忙去了骡车,倒了一小盏的烈酒过来。烈酒还是苏毓为了做菜特地买回来的。没想到菜没做上,这会儿倒是用上。她快步走回来,徐乘风也知道爹病了,没多话招惹苏毓,乖乖巧巧地跟在苏毓屁股后面巴巴地看。

    苏毓麻烦了车把式煮水,将昨晚没吃完的那些冻水饺下了分着吃。自己则掀了被子,一手按住企图蜷缩起来的徐宴,解了他的衣裳带子,一手用棉布沾了酒精替徐宴擦手心脖子咯吱窝。

    这古代可不是现代,伤风感冒吊几瓶水吃几粒抗生素就行了。古代医疗水平低下,还挺多人死于伤寒的。苏毓手里头也没有别的药品可用,只能用烈酒快速替徐宴降温。

    车把式看她这一翻动作觉得稀奇,想着小年轻,家里没个长辈的什么道理都不懂。人都烧成这样了,还掀被子。于是忙上前来提醒道:“徐家娘子,你可万万不能这时候掀徐小相公的被子!这大冷天的伤寒,多搬几床被子出来,替他捂着!捂出汗就好了!”

    苏毓没法跟他说什么,只托他先把饺子下好:“冷水下锅,煮飘起来就能吃了。宴哥儿这边有我照顾就好,刘伯你且先去弄些吃食。”

    车把式见劝了几遍苏毓不听,叹了口气,也不好多管了。

    苏毓多擦了几遍,徐宴那烧得烫死人的温度可算是降下去。耳边的喘气声平缓许多,车把式顿时就惊讶了。许是不信,还好奇地伸脖子过来瞧。见徐宴当真舒服了许多,确实好转了,才在苏毓的耳边嘀咕:“发高热用酒擦身子还真的管用?”

    “嗯,”苏毓看他将水煮开了,饺子也下好了,便过来坐下吃,“烧得厉害可以紧急用。多擦几遍,多多少少对高热有些用处。”

    车把式一脸稀奇,心道,这秀才娘子就是不一般,懂得多。

    徐宴这回不知是伤着身子骨了还是不生病的人一旦发病就格外凶险,高烧烧了好几天。苏毓连番地替他擦身子,才控制着他没烧出大事儿。但这般病了四五日,人明显憔悴了一圈。不过人长得好就是这点好,人明明憔悴得很,看着却不埋汰,一股子我见犹怜风中不看折的娇花劲儿。

    苏毓这铁石心肠的女人看了都对他好了不少日,还挖空了心思在有限的条件里给他做点补身体的吃食。

    徐宴拥着被子坐着,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不紧不慢地舀。那根根分明的眼睫在他眼睑下留下参差不齐的影子,随着他眨眼睛,一颤一颤的。

    “先吃几天清淡的,”苏毓替他煮了浓稠的粥,弄了点肉肠丁儿和蛋白丁在里头,弄成了咸口的。徐宴这厮不仅是个肉食动物,还是个不爱吃甜的咸口党。这一点倒是跟甜食控的亲儿子徐乘风不同,“等到了金陵,安顿下来,给你做顿大菜。”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p,换源p, 安装最新版。

    徐宴平静的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苏毓看他手里舀了半天的那勺粥终于舍得放进嘴里了:“明日就出发吧,我身子如今好多了,可以起身了。”

    苏毓看他这别扭样儿就好笑,吃个饭还要人哄,德行!

    虽说徐宴说身子好了,但还是多歇息了一日,一家人才重新启程。

    离开破庙,走了大约两日半,一家三口就抵达了金陵。徐宴经了落水这一遭确实是消瘦了不少,本来身子算是同龄人中较为精壮的。原先穿着刚好一身的衣裳此时穿在身上,倒显得有些空了。不过好在精神还不错,入了城便去了牙行,找牙婆赁屋子。

    苏毓则带着徐乘风买东西。家里的田地卖了,等于回去的路都断了。虽说老宅没卖,但依苏毓看也等于卖了,他们一家往后再回王家庄去是几乎不可能。所以该买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就算往后回去,该买的还是得买,苏毓可不喜欢委屈自己。

    她不仅去拉了棉花被,纱帐,煤油灯等日常用品全都买了一遍。吃食便不必说,她还去成衣铺子买了几身衣裳。厚的薄的都买了两套。又裁了几尺布,预备做里头的衣裳。

    徐乘风看她这也要买,那也要买,心里忍不住忧心忡忡:“娘,咱们家不会很快就穷得喝西北风吧?”

    苏毓:“……”这死孩子的嘴还是这么的欠打。

    屋子赁得快,徐宴办事很利索的。两日不到的功夫,他便找着了一个不错的独栋小院儿。不大,就三间屋子,门前有一棵大榕树,院子里有一口井。这般看来,倒是跟他们在王家庄的院子有些相像。

    推开院子门往里头走,苏毓还小小地惊喜了一下。

    杂物间和柴房合并了一间,不占地儿。最重要的是,灶房十分的敞亮干净。总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另外,这屋子所在的巷子也好。这一条梨花巷子里住的都是读书人。豫南书院的竟然有两个,其余的虽是不是豫南书院的,但也是十分刻苦的读书人。

    家家户户妇人说话轻声细语的,巷子口玩耍的孩子也拾掇得十分干净。

    换言之,这一条巷子的读书氛围十分好,邻里关系也不用太复杂。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闹什么非撕不可的矛盾,读书人家讲究名声,大体是不会闹得太难看。

    “租金多少银两?”苏毓问。

    徐宴:“……”地方好,租金自然就贵。

    “……我往后得了空闲就会多抄些书,贴补家用的。租金的事情,你如今不必太焦心。”徐宴如今也算是被苏毓给练出来,这些宽慰人的话都会主动说了。

    苏毓无所谓,她其实就是随口一问。但徐宴这么说,她也就这么点头:“行。”

    她这般,徐宴难得有些感动。以往毓丫什么都不说就闷头做的时候,徐宴还没这么强烈的自觉和感动。被苏毓折腾个几回,他对她的这难得的体贴居然还有些受宠若惊。

    房子赁下来,他们当夜就搬进来了。

    徐家的院子在巷子的南边里头,左邻右舍家里都有考生。左边一家姓张,家里有个秀才在金陵的南山书院求学。来金陵好几年了,三十上下,下过几次场,没中,又回来书院读书。膝下有两女一子,长女已经出嫁,次女年芳十四,待字闺中。幼子倒是还小,五六岁的年纪,每日在巷子口跟同巷子人家的孩子玩儿。这会儿不晓得犯了什么事儿,正被母亲揪着耳朵打屁股。

    右边住的一家姓李,也是个举家迁往金陵求学的读书人家。这家相公年纪不算太大,但也二十七八了。下过一次场,也没中。似乎是明年有信心,如今全家戒备,全力以赴地供他读书。

    正对门的这一家还是个读书人家,姓严。但年纪不大,只比徐宴大个四五岁,二十二三的样子。跟徐家一样,是一家三口去年下半年刚搬来金陵的。这家的妇人年纪比较小,才十六七岁,但怀里也有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了。

    这家人很有意思,与旁边几家严阵以待不同,这家相公很悠闲。每日抱着那孩子满院子转悠,至少转悠半个时辰。那闲散散步的姿势,老实说,跟整个巷子的人家都有些格格不入。徐家一家人搬进梨花巷子的当日,他就抱着孩子在院子里。一双天生的笑眼,看人都仿佛带着盈盈的笑意。见着徐宴一家子,他先是被徐宴卓然于众的皮相给惊了一下,转而遥遥地冲徐宴点头。

    徐宴回了一礼,收拾完了以后,苏毓便带着伴手礼给去一一拜访了左邻右舍。

    原先苏毓不清楚情况,只以为梨花巷子这里只是读书氛围比一般的巷子浓厚些,这左邻右舍走一圈以后才晓得。梨花巷子不是什么普通的巷子,这是金陵城有名的读书人聚集地。通俗易懂的说,这就是整个金陵城除了金陵本地人和达官贵人以外外地读书人居住的巷子。这里头出过进士,还不止一位。

    这年代还没有学区房的说法,但孟母三迁的故事谁都听说过。只要想在读书这一条道上走出点名堂,外面的人挤破头也想赁这里的屋子。这般一来,租金如何不涨?

    甚至有些孤注一掷的人家,为了在这巷子里住下去,家里的妇人起早贪黑地给富贵人家浆洗衣裳赚那点辛苦钱贴补家用。一家人勒紧裤腰带地赖在这里,就盼着能蹭这巷子的福气,不说进士了,便只是考取个举人的名头也是好的。

    苏毓听了这一圈,仿佛又回到了现代,那种拼死拼活也要买学区房的既视感。

    还有妇人看在苏毓送的伴手礼还不错的份上,抓着苏毓的胳膊就一脸真诚地告诫她:“你可得看好了你家那位,这相貌也太不一般人了!你虽长得也不错,但到底比不得十六七岁的姑娘家鲜嫩了。往后可得用点心伺候好家里的相公。否则就是男人一旦生了外心,有你这张脸,哪怕内里是个草包,也一准能哄到富贵人家的姑娘。”

    “……”徐宴皮相招桃花这事苏毓早就麻木了,说徐宴内里是草包的话,苏毓还是头一回听。

    “徐家娘子这些年过得苦吧?瞧着比你家相公显老不少呢……”有一个拍拍苏毓的胳膊,一脸深有同感的怜惜,“是啊,家里男人光读书不管事儿。家里家外都指着你,一家老小吃喝拉撒指着你,贴补家用也指着你。女人家这么干耗着,可不就将人给熬老了?”

    苏毓:“……”她本来就比徐宴大。

    拜访过这些个邻里,苏毓扭头回家就将院子门关上了。

    徐宴在家里安顿好以后,就拿着不知谁给他的推荐信去了豫南书院。读书上的事情,徐宴从来都不必外人来操持,他一人便能处置妥当。

    当日去过豫南书院不到半日就回来了,看他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是被书院收录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是说豫南书院即便是有推荐信也要入院考试?”这事儿还是苏毓听巷子里的妇人说的,豫南书院收学子要求极为严格。达官贵人的子嗣进书院都得入院考试,寒门学子就更需要考验。

    “嗯,”徐宴点点头,“四月份开学,我在甲等班。”

    甲等?苏毓对豫南书院的班级分配不是很清楚,但看徐宴随意的态度,也没将甲等当回事儿。她确定徐宴已经被录入,接下来便开始满金陵城地转悠。

    徐宴给她买的那套胭脂水粉苏毓带来了,这回在金陵,苏毓对自己的要求更严苛。只要走出巷子,或者出门,必定便会仔细上妆。换好了衣裳便走街串巷地逛。苏毓的化妆手艺称不上精巧,但是在信息大爆炸时代生存过的现代都市女性,都掌握着一手不尴尬的化妆手艺。

    苏毓的手艺在这个巷子的妇人,已经算是十分的精巧了。

    原先苏毓初来乍到,见她家中也是供着一个公子哥儿一样的读书人,妇人们当她是同道中人,或者以为是同道中人中过得最惨的一个。但这十来天一过,经常瞧见苏毓打扮的花枝招展地出门,过了午膳才慢悠悠地回来。回来必定是不空手的,回回就拿点小点心小果子打发家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时常看到徐宴这仙人一样的哥儿带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孩子在灶房做饭的妇人们如今看苏毓的眼神,那就是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羡慕嫉妒恨外加看不顺眼了。

    更令人心里不顺的是,这家的相公脾气好得简直没话说。不像自家的秀才公,稍稍一句不顺心就要冲家里发火。家里家外为了叫秀才公读书顺心,那是说话都不敢扬声。这家倒好,相公照看孩子,对家里妇人不着家也不闹腾。

    被两块小零嘴儿一哄,父子俩还都挺高兴。

    有些家里格外不顺的,家里那位脾气格外大的,看着苏毓那是眼睛都嫉妒红了。这徐家娘子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嫁了这么个好脾气的相公!

    苏毓不知道外人怎么想她,反正她这半个月,差不多将金陵城的大街小巷都转变了。不得不说,历史上被称作是金陵的城池都格外的繁华,这个朝代的金陵也一样。

    布料,蚕丝,瓷器,甚至胭脂水粉都十分的发达。关于吃食,苏毓也仔仔细细看了,酒楼多,但是吃食的种类并不丰富。金陵这边的人口味偏甜,有些清淡。这边的厨子做菜自然也是偏当地人口味。但金陵其实算是一个非常大的贸易城市,往来的商旅很多,鱼龙混杂。天南海北的人都在这里。按理说,这里的人对食物的口味应该接受度是蛮高的。

    “我找了锦湘楼的掌柜谈了,”苏毓这几天尝过很多的酒楼菜色,虽然味道都不错,但是大厨的手艺真的太接近了,“预备找一天去亲手做一道。掌柜的会根据菜品的口味决定,收不收我手里的方子。”

    徐宴闻言点点头,苏毓想卖吃食方子这事儿原本他是该跟着一起去的。但是他想去,苏毓到不愿他跟着,只能让她一个人满城跑。

    “签约我跟你一道去,”别的徐宴可以让她一个人,但涉及文书的事情,他还是得亲自跟着放心些。怕苏毓拒绝,他淡淡地补了一句:“我不掺和你的事,你放心。”

    苏毓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这个朝代的律法,苏毓确实不及徐宴懂。另外,徐宴是个男人,这种事,男人在场会少吃很多亏。夫妻俩商量好确定了日子便一道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