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7、第十七章
    昏暗的主卧,只剩徐宴手中的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两人一站一躺,静默无声地对视了许久。

    苏毓默默往里侧退了一点,退出他散发雄性气息的影子包围圈儿。虽没开口说,但那拒绝的意思聪慧的人有眼睛自然看得明白。

    徐宴一愣,倒是笑了。他今夜来此处,倒不是为了行那夫妻之事。事实上,两人成亲实打实算也有四年多,有过的肌肤之亲却少之甚少。

    一来,徐宴成亲之时确实是年岁尚小,实岁才十三,也就初初有过梦遗之后就完成父母遗愿与毓丫成了婚。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毓丫肚子也争气。糊里糊涂的几次毓丫肚子就揣上了。他本身是个寡淡性子,读书如饥似渴,对那等事儿却不大热衷。自毓丫怀孕以后,大夫说碰不得,他便再也没碰过毓丫;二来毓丫是从他四岁便来了徐家的,来了也不做别的事,就是代替徐氏夫妇照顾徐宴。说句稀奇的话,意识到毓丫是个年轻女子还是不久前的事儿,在此之前,她在徐宴心中就没有男女之分。

    但两人好歹是夫妻,徐宴虽然不大乐意跟毓丫同睡一榻,但过年前后这几日却是会在卧房歇的。以往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不过苏毓如今忘了这默契,徐宴倒也没拆穿她的误会。

    见她往里躺了,徐宴转身将灯搁到桌上,低头吹灭才转身回炕边。四下里安静无声,稍有一点动静都清晰入耳。悉悉索索的衣裳布料摩挲声,身边一处被褥陷进去,苏毓心口倏地一跳。

    她抿了抿唇,翻过身去,缩在里头。一面唾弃自己为美色所迷一面又竖着耳朵听。

    心悬在哪儿,然而等半晌,没见徐宴有什么动作。

    她悄咪咪伸头看一眼,窗外的光照进来,苏毓隐隐约约能看见男人宽大的肩膀和曲线分明的身形。呼吸声是背着的。再一看,就见徐宴的脸朝着床外身子快贴边儿了,已经睡平稳了。

    苏毓:“……”呵呵。

    莫名噎了一口气,苏博士对他的后脑勺翻了一对白眼,也翻过身去。

    与此同时,背对着她的徐宴眼睫颤了颤,没有睁开。

    一夜无话。

    次日,苏毓醒来,炕上已经没人了。徐宴雷打不动的每日卯时起,在书房温书做文章。即便是大年三十,他也没有懈怠。不得不说,这厮强大的自律真是绝了。

    坚持在炕上完成一套自虐的纤体操,苏毓擦着汗便急匆匆去镜子前照了照。

    显然昨夜的自作多情让苏博士的自尊心受到了些打击,她憋了一夜,憋到现在可不就憋得难受?苏毓趴在梳妆台前,左边脸右边脸都仔细瞧过。虽没有养到令苏毓满意的程度,却也已经称得上美丽了。低头再看看身材,胸脯不必说,腰肢比起之前细了不止两圈儿,可以算窈窕。

    前后看,左右看,她如今除了皮子粗糙一些,大小算个美人。苏毓于是冷冷地得出结论:徐宴这厮要不是个性冷淡,那就是个睁眼瞎。

    转身拿了件袄子披上,她起身去灶房提水。

    这一个半月来,她每日清晨提水擦身子已经成了徐家一家的习惯。因为苏毓的要求,徐宴也习惯了每日早起洗漱完,留热水给她。

    提了一桶水进屋擦过,苏毓又挑了一身簇新的袄子穿上。

    色泽她特意选的豆青色,毓丫是黄皮,穿绿的显白。仔细收拾了自己后,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素面朝天的脸,心里还是觉得气不过。等那日有空了,她怎么也得买一套胭脂水粉回来!

    心里那点小别扭,等徐宴从书房出来,苏毓没忍住给了他几个白眼。

    徐宴面上淡淡,心里却好笑。往日怎么没觉出毓丫的活泼?

    顾及她脸面,徐宴稳稳地受了这些白眼:“昨儿那猪肠似乎卤好了,今儿还做些什么?”红烧肉和糖醋小排收服了他的心,徐宴如今烹饪一道上知道苏毓的厉害,权当自己是个打下手的。

    乡下人过年就得吃肉,将一年没吃够的肉一次性吃个够。

    苏毓最擅长的就是做肉菜,忆起自己这一个半月以来少得可怜的吃肉机会,心里顿时燃起熊熊烈火。有限的条件下,她要将能做的肉菜都做一遍!

    “去将家里腌的那罐子咸菜抓一碗出来,做点鱼吃。”咸菜是毓丫腌的。毓丫做菜不好吃,腌咸菜却很有一手。老实说,这一个半月没肉的日子,苏毓有一半是靠毓丫的咸菜撑过来的。腌的味道恰到好处,清爽偏酸,十分适合做酸菜鱼。

    乡下肉贵,鱼却便宜。一来村口村尾都有河,想吃了去打就能抓到。二来鱼刺多味儿腥,这年头虽然有香料售卖,但大部分贫苦农人是舍不得花那个钱去买香料用,且就算买了也不会做。

    这般两厢拢在一处,鱼自然就不值当几个钱。

    腊月二十七那天,村里男人会打鱼的翠香嫂子还特地送了鱼过来。说是看望苏毓受伤,当个新鲜吃。徐宴不会做,就拿水养在缸里。这会儿苏毓说要做鱼,父子俩眼睛就看过来。

    “鱼也能做好吃吗?”徐乘风往日吃过鱼总觉得一股子土腥味,想起来都印象深刻。

    苏毓瞥了他一眼,公报私仇地恶意指使徐宴杀鱼。

    徐宴这双手以前就只拿笔,如今除了煮粥切菜洗衣服烧水,连杀鱼都要干。他此时立在院子里,一身青布麻衣,与那夜初见时打扮一样。没化的积雪反射阳光为他整个儿罩上一层荧边儿,他身姿笔直,与背后的皑皑白雪相称,更显得气度清雅,姿态卓然。

    此时听到苏毓说话,抬起眼帘。鸦羽似的眼睫半遮着眼睑,眸光阴翳,看人总有些似笑非笑的意思。

    苏毓理直气壮地与他对视:“总得学会,不然以后岂不是只煮粥?”

    徐宴倒也没反驳她,点点头:“可。”

    苏毓挑了眉,就真的教起他杀鱼。

    老实说,每次教导他,苏毓都有种智商上弱势的憋屈。徐宴确实是第一次杀鱼,但他的控制力和对事情的理解,让他很轻易就掌握了别人要练习多次才能勉强上手的事。

    鱼杀得干干净净,没留一片鱼鳞,腮也清理得干净,连鱼肚子里的黑膜都撕得看不见痕迹。他清了三次水后,将鱼整个儿规规整整地放在木盆中,人就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清洗手指。

    苏毓冷笑:“还不是不会生火。”

    某从容的背影倏地一僵,徐宴扭过头来。

    “生个火生半时辰,”苏毓微笑,“宴哥儿真的是能干!”

    徐宴:“……”

    苏毓揣着手转身会灶房,准备一会儿做鱼的香料。刚走两步,又转过身补一句:“对了,一会儿片也是你来片。我被人砸了脑袋,如今时不时手抖,拿不了刀。”

    徐宴默了默,拿起帕子擦干了手指,忍不住开了口:“你昨儿不是切过蒜?”

    苏毓:“……宴哥儿既然都学了杀鱼,不若连片鱼也一道学会。我观有些贵人喜吃鱼脍,宴哥儿将来是要高中的,总不能以后片鱼都不会。”

    ……这二者有何必然的联系?不过话说到这,徐宴也不多说点了头。

    还是那句话,徐宴这厮要是生在现代学了医,妥妥的顶尖手术医师。下刀都不带手抖的,眼睛到哪儿刀就哪儿。苏毓还是头回见到第一次片鱼就片得大小厚度一模一样的人。母子俩蹲在砧板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片鱼,发出了由衷的赞叹:“你这手艺不去当刽子手,可惜了。”

    徐宴:“……”

    酸菜鱼的鱼肉要提前腌制一会儿,苏毓将鱼片先拿去腌,转头又准备其他的菜。

    一家三口,不必做太多,大小八个菜过个年就够。苏毓是不喜欢吃剩菜的,八个菜,蔬菜至少占一半。这般两顿少吃些饭也能吃完。

    心里盘算着一会儿的菜色。徐宴起身去侧屋,拿了个铜盆,香烛,果盘和一袋子纸钱出来。王家庄有年三十吃饭前祭拜先人的习俗。徐宴虽然不信鬼神,但习俗还是会遵守:“毓丫忙得差不多就去里屋收拾一下,我带着乘风先去后山,你一会儿过来。”

    苏毓虽然不清楚这祭拜的习俗,但看他拿的东西也猜到了。看着材料配菜都备好了,擦了擦手去卧房换了身衣裳,扭头也往后山去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她走得快,跺了跺脚,每一会儿就到了。

    后山往日苏毓跑得多,为了找点吃的,捡点柴火,总是要上山。她很清楚,因这山上有野猪活动,村里人甚少在后山活动。这还是头一回在后山看到这么多人。

    她眼睛虚虚一扫,就扫到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徐宴。此时徐宴的香案都摆好了,带着徐乘风在一旁等苏毓过来。村里那些妇人看到徐宴,眼睛就没从他身上摘下来过。

    苏毓知道他受女子青睐,没想到中年妇女也逃不出他的美貌。

    有些好笑,她哈了口气,刚准备从后头绕过去。就看到一个头上绑了蓝布巾子的容长脸妇人拽了一下徐宴的胳膊。

    她声音压得低,在问徐宴:“听说毓丫这几年熬干了身子?大夫说有碍子嗣。宴哥儿啊,大过年的不是婶子说那丧气话,这女人生不了孩子就是那下不了蛋的鸡,养着也是白费粮食。你还年轻,前途远大,可想停妻另娶?就算不停妻,再娶一房也是好的。”

    徐宴的脸色冷淡下来,抓着徐宴袖子的徐乘风眨巴了眼睛,没听懂。

    那妇人也不晓得看人脸色,自顾自地继续说:“我家桂花明年也十六了。按理说早该说人家,但是这孩子你也知道,有些怕生,被人吓唬两声就不敢出门。”

    “这不,年前议亲被人家小伙子吓唬一场,躲在家里不愿出门了。”

    她叹了一口气,一幅给人占去多大便宜的态度,“别的我也不自夸,我家桂花那大屁股,那水灵灵的脸蛋儿。谁人见了她的不夸一句是个好生养的?婶子不图啥,就图你品性好,知根知底儿。宴哥儿啊,你往后多疼爱些,我家桂花给了你做小可好?”